這一覺睡得很沉。

她已經很久沒有睡得這麼安心踏實過了,司徒雲舒睜開眼,看到窗外湛藍的天空,心情愉悅的坐起身,伸了個大大的懶腰。

她環顧了一圈,也沒看到慕靖南。

已經上午十一點了。

他應該早就醒了,只是這個點,他去了哪,在幹什麼?

正想著,卧室門便被人輕輕推開。

慕靖南以為她還在休息,措不及防的看到坐在床上伸著懶腰的司徒雲舒,他勾唇一笑,笑意自唇角綻開的那一瞬間,清雋又優雅,「醒了?」

低沉的嗓音,一如既往的磁性好聽。

「嗯。」司徒雲舒點了一下頭。

發現渾身酸軟得厲害,心中暗惱,她的體力什麼時候這麼差勁了?

竟然連他都比不上?

折騰了一整晚,他神清氣爽的,唯獨她,一個人渾身酸軟。

慕靖南端了早餐進來,放在床頭柜上,在床畔坐下,順勢將她嬌軟的身子撈進懷裡。

「老婆,餓不餓?」

「餓。」

「我喂你?」

嬌妻引入懷 「不用。」讓他喂,這頓早餐就更不用吃了。

反正最後一定會變成他想做的事。

她可不想早餐還沒吃,又被他吃干抹凈。

「那先洗漱?」

「嗯。」

話音剛落,身子瞬間騰空而起。

「啊……」她下意識的抱緊他的脖子,緊緊的靠在他懷裡,深怕摔下去。

慕靖南朗聲笑了起來,「這麼害怕么?」

「你幹什麼呀?」嬌嗔的話,脫口而出。

「放心,不會把你摔了。」慕靖南低頭,在她額頭上印下一吻,「這可是我的寶貝,寶貝著呢,怎麼可能摔了。」

真是……越來越肉麻了。

美女董事長老婆 但罕見的,司徒雲舒心裡非但沒有厭惡,反而有些開心。

她想,自己大概是沒藥救了。

中了一款名叫「慕靖南」的毒。

兩人膩膩歪歪一番,從別墅離開去醫院,已經是下午了。

今天要去醫院做個全面的檢查,看慕靖南的傷口恢復得是否良好。

全程司徒雲舒都陪著慕靖南,耐心的陪著他做完每一項檢查。

檢查結果,他的傷恢復得很好,已經痊癒了。

得知這個消息的慕靖南,心裡還是有些忐忑,害怕這些天來的美好,會在這一瞬間煙消雲散。

對於司徒雲舒,說到底,他還是不自信的。

還是沒有把握的。

拿著檢查報告,司徒雲舒對醫生道謝之後。 石海羅天洞的海盜早已萬事俱備,就等著葯堂高手攻過來,每個人心中都是火熱的,都是亢奮的。

畢竟他們面對的對手是東州最強勢力。

幾十年來負隅頑抗至今,讓他們很是自豪,是海盜的自豪!

可以想象,海盜這被人唾棄的職業,還是有著自身的榮譽感。

八個島嶼的海盜集體出洞,各種戰船也都駛出了港口,弓弩長矛紛紛上弦亮出,營造出大戰在即的肅然氣氛。

所有人聞風而動,守護洞天的海盜也不例外。

他們紛紛拿著武器衝上戰船,嚴陣以待。

潛伏在暗處的古木,心裡竊喜,然後宛如鬼魅般,向著洞口飄了進去。

洞內的海盜早已離開,他非常輕鬆的一路來到山洞盡頭。

同樣看到一個流光纏繞的小門,然後毫不考慮的走了進去。

進去后,裡面的環境和之前一樣,有毒煙繚繞,有著被開採的痕迹。

但不同於太叔光的山洞,這裡此刻凌亂地躺著一群死人,他們均是臉色發青,身體僵直,嘴角有著血漬。

很顯然,這些是被抓來開採山洞的普通人。

看到這些人慘死洞內,古木微微皺眉,眼中閃過一絲冷厲,很顯然,他被這些海盜的所作所為給觸發了正義的怒火。

但此時,不是為他們報仇的時候。

古木來到開採的盡頭,繼而取出斬妖劍,開始挖掘起來。

僅僅是一會兒的功夫。

古木再次將山壁開出一個洞口,然後閃身進去。

又是一個很大的宮殿呈現在眼前,甚至連建造結構也和之前一模一樣。

八個巨柱支撐,詭異陰森的妖獸壁畫。

高台上同樣還有個金盒,盒內同樣還有金色的小球,散發著毒煙和金系靈力。

古木很謹慎的拿著斬妖劍觸碰了下金色小球,發現並沒有什麼異樣,便毫不客氣的連同金盒一起放入空間戒指內。

待得收走兩樣物品,古大少並沒有耽誤時間,然後走出山洞。

而當他悄無聲息地潛伏到第三座島上。

葯堂高手早已來到石海洞天的上空,在和八個島主對持。

雙方正在進行著毫無營養的嘴炮。

代表正義一方的葯堂,無非是想不戰而屈人之兵。

聽到這些老頭墨跡半天,古木只能給出兩個字——白痴!

海盜之所以是海盜,因為他們沒有了道德底線。

你和他長篇大論,在這裡廢話連篇,不如直接開打,直接打殘打廢,如此才最簡單,最能解決辦法。

古木不管他們在這裡廢話,而是很輕鬆的落在第三個島嶼,然後順利進入洞天。

不出意外,在和前兩個相似的山洞裡挖掘片刻,第三個洞天內同樣有著一座宮殿,也有著金盒和金球。

將東西收入空間戒指,古大少美滋滋的走出來,然後繼續去第四個島嶼。

而與此同時,外界天穹上,葯堂和幾個海盜頭目還在聊天打屁,這讓古木很是無語,心想著,這到底是來干架的,還是來家長里短的?

只要讓自己順利取走八顆金色小球,他們哪怕坐在一起把酒言歡,醉酒當歌,古木也沒絲毫意見。

如此,經過兩個時辰的辛苦勞作。

古木挨個將另外的島嶼都逛了一遍,同時獲得了七個金色小球。

但頗讓人意外的是,當他站在第八座宮殿內的金盒前,卻看到上面放著的不是金球,而是一本書皮泛著金光的古籍。

「奇怪,這裡為何會是一本書籍呢?」

站在旁邊,確定沒有危險,古大少這才將書籍拿在手中。

「莫非是武功秘籍?」古木暗暗欣喜,急忙翻開頁面想要看個究竟,可結果卻是相當崩潰,因為書籍上的字全是古文,就和當年葬龍山獲得的那四本古書一樣。

四本暗含天地玄黃的書,他至少還能認識書皮的名字。

這本倒好,一個字都不認識。

「既然放在這裡,肯定是個寶貝。」字雖然不認識,但卻不妨礙古木收走它的打算。

最終八個島嶼都被古大少光顧,裡面的寶貝也都弄到手,而且前者還很感謝八個島主,因為,在洞天內意念無法延伸,他想準確判斷至寶的方位,顯然難於登天。

而八個當家,一直派人挖掘,給出了最為清晰的線路。

古木每次來到一處,只要順著痕迹挖下去准能找到宮殿。

可以說,由於這些人的幫助,古大少坐享其成,最終獲得這些至寶。而八個倒霉的當家,如果知道,肯定會氣的吐血,畢竟他們來這裡挖了不少年頭,最終卻被這小子給撿漏了。

美滋滋帶著至寶離開最後一個洞天。

古木隱藏在暗處,這才發現,葯堂和海盜們終於結束了交談,開始真正的對戰。

「殺!」

「上!」

喊聲震天,殺氣凌然。

「嗖!」

「嗖!」

八個島嶼狼煙四起。

無數靈力,無數劍氣,甚至是長矛和弓箭在天穹不斷爆發。

海盜們的數量不少,大概有五百多人。

葯堂此番派來的高手也不少,兩方一旦交手,打的異常激烈,異常慘不忍睹。

二度婚寵:厲太太,我們復婚吧! 鮮血隨著靈力噴洒在空中,肢體隨著劍氣劃出優美的弧線。

這是一場視覺盛宴,也是一場死亡大戰。

而讓古木頗為意外的是,葯堂雖然有不少高手,但在遠方,卻有著一群年約十四五的少年,他們修為最高不過武士境界,已經開始參戰,而且還很默契的合擊殺敵。

「葯堂是州級勢力以上,此番前來滅匪,為何會派一群小菜鳥?」古木想不通,但稍許似有明悟,道:「莫非這些都是葯堂的後輩力量,此次來這裡,是為了歷練?」

想至此,古木頓然肯定下來。

「不愧是大勢力,竟然讓自己的後輩參加這種生死大戰。」古木暗暗佩服,這些小傢伙等級雖然不高,但和兇狠海盜廝殺,對武道就會有更高的領悟。

可是,有利就有害。

畢竟他們的實力太弱,面對海盜,只要稍加不注意,必然會隕落。

為了武道,用這個代價來換取,實在有些殘忍了。而古木卻不覺著殘忍。畢竟這個世界強者為尊,想要成長,就要無時無刻不在危險中歷練,否則又如何能夠成為真正的強者? 便拉著慕靖南從醫生辦公室離開。

她緊握著慕靖南的手,發覺他的手,一直在用力的回握住她。

司徒雲舒放慢了步子,慕靖南人高腿長,照理說,應該他走得比較快才對。

就算是以往,為了遷就她的步伐,他也只會跟她並肩而行。

今天是怎麼了?

怎麼走得這麼慢,心情不好么?

「怎麼了?愁眉苦臉的?」

慕靖南不安的問,「雲舒,我恢復了,你還會照顧我么?」

女人漂亮的眉眼,透著絲絲縷縷英氣,這是普通女人少有的,她聞言,眉梢微挑,「你在擔心這個?」

「是。」他大方承認,「我受傷的時候,你說,會照顧我直到我痊癒為止。現在我痊癒了,你還會照顧我么?」

他問得忐忑,問得小心翼翼!

醫院走廊,冷色的燈光下,他俊美的臉,稍顯蒼白。

緋色的薄唇,緊緊抿著,一雙漆黑的眼眸,固執的深凝著她,非要她給出一個說法不可。

那執拗的模樣,真是讓人不忍……

「走吧。」

沒有正面回答,司徒雲舒拉著他往外走。

拉了兩下,沒拉動。

她眉頭微蹙,轉過頭來,「你走不走?」

「……你還沒回答我。」

這個問題很重要麼?

照顧又如何,不照顧又怎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