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苦擊中,就會身體老化。被病苦擊中,就會身患絕症。

這種層次的攻擊,已經匪夷所思。

范浪深知這八苦八難的厲害,萬萬不能使其沾身,雙眼一凜,使出了一種特殊的手段加以應對。

他催動自身丹田,將丹田釋放了出來,丹田自成天地,擴散四周。

丹田是玄武者身上最為玄妙的部位,是茫茫武者路的起點,裡面的空間納須彌於芥子,可以無限微小,也可以無限龐大。

范浪突破到玄神境界,丹田得到翻倍加強,再用系統作弊翻了七倍,提升何其恐怖。

以他現在的丹田,甚至可以跟道域相抗衡!

以前都是以他的身體來容納丹田,現在翻轉過來,丹田放大無數倍,將他容納其中。這丹田之內的空間,看上去就像宇宙當中的混沌漩渦,其中浩瀚無比。

龍珠、天河泉眼、造化之碟等等玄妙之物,盡在其中,全都是范浪的倚仗。

轟隆隆!

丹田跟八苦八難撞擊在一起,彼此互相消磨,接觸的邊界,就好像兩支大軍在交鋒,彼此僵持不下。

魔羅天催動八苦八難,將雄渾澎湃的魔力注入其中,意欲將范浪的丹田擊破,卻未能如願。

這丹田的外圍,簡直就是銅牆鐵壁。

「長見識了,原來丹田也能這般厲害。」魔羅天嘖嘖贊道。

「還有更厲害的呢!」范浪聲音轟隆,丹田瘋狂運轉,好似一顆爆炸的星辰,釋放出混沌之光,毀滅周圍的一切。

魔羅天臉上的微笑一僵,感覺到了危險,不得不轉攻為守,將自己的魔道域重新轉化為偏向於防守的紅塵盡滅。他的周圍紅光閃耀,將范浪的攻擊吞噬化解。

雙方誰都奈何不了誰!

又鬥了幾招,魔羅天萌生退意,出招逼退了范浪,然後瞬移遠去,與范浪拉開了距離。

「范浪,我剛才就說了,我們半斤八兩,註定要打成平手。再打下去也沒什麼意思,等我想到別的玩法,再來會一會你。你可以好好猜猜,我下回是要殺光你身邊所有的人,還是把梵剎變得更強,讓他再來對付你?直接把神浩星毀了,似乎也是個不錯的主意。」

魔羅天說話之時,背後浮現出一扇空間之門,他的半個身子都沉入了進去。

嬌妻逆襲:改造無心老公 范浪出手追殺,周身龍群咆哮,轟向了魔羅天,結果撲了個空,魔羅天進入空間之門,轉身消失不見,想攔都攔不住。

被魔羅天帶來的魔族強者,也統統閃身消失,這些傢伙一個個都是大魔王級別的,現在都成了魔羅天的手下。

范浪看著餘波激蕩的半空,眉頭皺成疙瘩。

梵剎跑了,魔羅天也跑了,以後不知道還有多少麻煩。

「走一步看一步吧!」

范浪安慰自己,轉身投入別的戰鬥,聖光大陸的軍隊還在負隅頑抗,這支軍隊是聖光大陸的主力,必須消滅乾淨。

所有的聖子都被洗腦了,完全忠誠於梵剎,這場戰鬥連招降的餘地都沒有,只能徹徹底底的殺光。

梵剎都已經跑了,何況剩下的殘兵敗將,有范浪率軍戰鬥,這場戰鬥毫無懸念,就是一場單方面的屠戮。

之前梵剎揚言要滅掉整個炎龍學院,如今反倒是他的人馬被吃了個乾淨。 距離炎龍學院很遠的一處地方。

嗖!嗖!嗖!

空間蕩漾,閃現空間之門,眾多魔族強者瞬移而出,為首的正是一身黑紅衣甲的八苦魔羅天。

魔羅天凌空步出,揮手一斬,淡淡道:「我已經斬斷了空間軌跡,范浪追不上來了。」

眾多魔族強者追隨魔羅天,其中之一說道:「剛才會不會走的早了點?我們全都尚有餘力,再多打一段時間,可以給人族帶來更大的損失。」

「我此行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沒興趣做多餘的事情。」

「魔羅天,你是神浩星上不世出的魔族,這麼多年來誕生的魔族當中,屬你最為強大,一降生就有十四星級的實力。如今人族內亂,損失慘重,正是我們魔族大舉進攻的好機會。由你來領軍的話,有很大的希望徹底擊潰人族,建立前所未有的魔族帝國。到時候不光是煉獄大陸,整個神浩星都會變成魔族的天下,人族只能當牲畜,當螻蟻,任由我們宰割!」

「說完了沒有?」魔羅天突然發問,打斷了對方那熱情洋溢的言論。

「呃……說完了。」那名魔族強者一滯,後面的話被噎了回去。

「說完你就可以死了。」

魔羅天伸手一點,尖銳的指甲直接洞穿了那名魔族的強者的腦袋!

這一擊就好像打爆了西瓜,魔族強者的腦袋直接爆開,鮮血噴濺到了魔羅天的臉上。

身為這群魔族的領袖,魔羅天竟然毫無預兆的出手殺死了自己的手下。

事情太突然了,周圍的魔族強者全都嚇了一跳。

「魔羅天,你在做什麼?他只是叫你消滅人族,稱霸神浩星,你為什麼要殺了他?」另一名魔族強者怒道。

噗!

又是強大無比的一擊,直接將說話的魔族強者擊殺。

剩下的魔族強者見勢不妙,紛紛轉身逃走,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魔羅天連連出手,將這些魔族強者統統擊殺。

最後只剩下一名魔族強者苟延殘喘,但也活不長了,在彌留之際,他用僅存的一隻眼睛看著魔羅天,氣若遊絲的問道:「為、為什麼……殺我們……」

「因為我想試試背叛所帶來的快樂,你們全都說要效忠於我,一個個都想跟我大展宏圖,你們絕對想不到,我會突然殺了你們。」魔羅天回答道。

「呵呵……竟然是為了這種理由……我們……死的真冤……」

魔族強者一命嗚呼,死的非常不甘心。

魔羅天一臉淡定,彷彿剛才做的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他拉開領口,看了看自己的左胸口,那裡有著一個空洞,裡面空無一物。

他是一個沒有心的魔。

沒有心,就會空虛。

空虛就會找東西去填補。

然而他的空虛是一個填不滿的深淵。

只有最為極端的事情,才能讓他的情緒生出一點點的波瀾。

「這世上,還有什麼事情值得我去做呢?」魔羅天喃喃道。

……

早就逃之夭夭的梵剎一路狼狽的回到了聖光大陸,到了自己的地盤,這才稍稍安心。

他躲進了皇城的層層陣法結界當中,抓緊時間療傷,讓身體的殘缺處再生出來。

大部分的傷勢,他都能夠治好,唯獨體內的那股神秘劇毒還在侵蝕著他,各種解毒手段都沒用,只能用最單純的方式來壓制。

這種壓制不可能長久,要是不能解毒,他早晚會被毒死。

「范浪!」梵剎聲音怨毒,「我真是悔不當初,竟然讓你一步步成長了起來,如今甚至凌駕在了我的頭上,害我功虧一簣,落到這步田地。等我解了毒,鞏固了道域境修為,肯定要東山再起,將你擊殺!」

梵剎殺意滔天。

……

炎龍學院附近,戰鬥剛剛結束。

聖光大陸的軍隊已經全滅,無一倖存,屍體散落在殘破不堪的大地上,鮮血在流淌,硝煙在瀰漫。

面對眼前的慘狀,炎龍學院眾人的臉上卻洋溢著喜色。

他們高興的原因很簡單——殺別人總好過被別人殺。

這場聖光大陸掀起的劫難,總算是熬了過去,雖然有一些遺憾,但總體仍然是個大勝仗。

自會有人清理善後,范浪不用操心這些,此時他盤坐在半空中,正在閉目修鍊,穩固修為。

在剛才的戰鬥中,他升了一級!

這是從零到一的過程。

初步玄神境界,得到提升的是丹田,這是蛻變的基礎,下一步提升的將是靈眼。

玄神境界,每一個小境界內,都會引發某一方面的蛻變進化,就像是把玄武者之前的境界重走一遍。

提升靈眼,那靈眼就翻倍。

提升霸骨,那霸骨就翻倍。

等修鍊到最後,還會有一次全方面的提升,為凝聚道域打下基礎。

范浪緊閉雙眼,一雙靈眼正在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內外兩種力量灌注其中,既有內在的玄力,又有外在的天地靈氣。

靈眼得到這些力量的注入,本質結構都有所蛻變,變得超凡脫俗,脫離了凡人的眼睛。

從人到神的過程,就是一個捨棄與蛻變的過程。

旁人不敢打擾范浪,全都躲得遠遠的,由天縱丹聖親自為范浪護法,以防萬一。

人們看著范浪,議論紛紛。

「范浪現在的實力真是太強大了,連梵剎都能擊敗。」

「剛才這一戰多虧有他,否則我們就完了。」

「是啊,他簡直就是我們的救世主!」

「有這樣的強者坐鎮我們炎龍學院,以後還有什麼好怕的,連聖光大陸都不足為懼。」

「也不盡然,我看剛才那個突然冒出來的魔族也很強大,能跟范浪打成平手,他自報家門,好像叫什麼魔羅天。」

良久之後。

范浪突然睜開雙眼,眼中精芒四射,化作一道道光束,照耀百萬里之遙。

他現在的眼睛,當真達到了能用眼神殺人的程度,一個眼神就能滅殺敵人,連玄聖都能滅殺。

這次的升級,讓他的實力更近了一步,同時沖淡了之前的一些不愉快。

「范浪,師父得恭喜你了,你終於成了玄神!」天縱丹聖微笑道。 「走到這一步,確實不易。」范浪感慨萬千,一句簡簡單單的話,裡面不知道包含了多少風風雨雨。

「多虧了你,炎龍學院才能躲過一劫。」天縱丹聖道。

「師父見外了,更何況這場風波本來就是因我而起。」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就算你不去招惹梵剎,此人野心勃勃,也一樣會揮兵攻打炎龍大陸,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已。」

「強者交鋒,生靈塗炭,我跟梵剎都背負了累累血債。事已至此,斷無回頭之路,只能繼續戰鬥,繼續殺戮,直到神浩星上再無敵手,這天下就永世太平了。」

「梵剎逃走,後患無窮,還有那個叫做八苦魔羅天的大魔王更是強悍,可能比梵剎還要難對付。」天縱丹聖面露憂色。

這場勝利只是短暫的,威脅的陰霾,並沒有完全散去。

「梵剎身中劇毒,很可能會被毒死,而且我在他身上留下了印記,不管他逃到哪裡,都能鎖定他的位置。他現在身處聖光大陸的中心地帶,我能感覺到。」范浪提及此事。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他把毒解了,那就麻煩了。」天縱丹聖道。

「沒辦法,現在的局面成了一個僵局,我已經被牽制住了,不能再輕舉妄動,不能過去追殺他。」

「此話怎講?」

「那個魔羅天就是個瘋子,難以理喻,反覆無常,我一旦離開炎龍學院,他很可能會趁機將炎龍學院滅掉,實在不得不防。就像你剛才說的,他比梵剎還要危險。除此之外,我還有另外一層顧慮。」

「什麼顧慮?」

范浪伸手指了指天,說道:「天道連連受創,現在的情況很糟糕,要給天道一點休養生息的時間,以免天道崩潰。不能為了追殺梵剎,讓古大陸當年的災難重演。」

天縱丹聖順著范浪的手指抬頭望天,就見半空中遍布傷痕,一道道虛無漆黑深邃,就像是橫掛半空的深淵,天道法則的運轉極不穩定,甚至出現了混亂。

范浪突破玄神境界,再加上剛才的一連串大戰,對天地造成了極大的傷害,要是繼續加重這個傷害,後果不堪設想。

人不能自取滅亡!

仙界歸來 天縱丹聖點點頭,認同了范浪的重重顧慮。

就算范浪現在有能力跑到聖光大陸追殺梵剎,也不得不暫時罷兵。

這種互相牽制的僵局,恐怕會持續一小段時間,等到范浪有了打破僵局的把握,才能強勢出擊,橫掃天下。

隨後,范浪暗中動用系統,與遠方的侯光祖取得了聯繫,詢問那邊的情況。

聖光大陸大兵壓境,不僅在炎龍學院部署了重兵,還在大宛國留了一支軍隊,要連同大宛國一起滅掉。

剛才戰鬥打響,大宛國那邊也爆發了大戰。

聖光大陸的軍隊不可謂不強,但最後還是被大宛國給滅掉了,這都要歸功於星雲盟的力量。

星雲盟一直在范浪的背後蓬勃發展,如今光是玄神就有兩位,還有魔逍遙那樣的異族強者幫忙,已經成長為了超然勢力。

確認那邊沒什麼大問題,范浪又鬆了一口氣,然後下達了幾個命令,讓侯光祖去照辦。

結束談話,范浪飛身進入了炎龍學院,一路來到了一處隱秘的藏身之地,他那些家眷全都住在這裡,或者說躲在這裡。

范浪站在門口,猶豫了一下,這才打開了門。

屋內,四名女子齊聚,各有各的風韻,全都在等待范浪。一見范浪進來,四雙眸子都望了過去,神色各異,有情緒涌動。

「范浪……」

「你終於回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