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大地,腥氣刺鼻,駭然的一些守衛們,猶如喪家之犬一般,連滾帶爬踉蹌朝外跑去,至於內里的一切,他們再無法承受。

「殺殺殺!!」

體內氣息陣陣轟鳴,熱能精血擴散,上霄靈力轉化的越來越多,直至遍布全身,展現出一股恐怖的犀利鋒芒,比起星戮劍氣毫不遜色。

「轟轟轟!!」

就在轉化的時間裡,境界氣息連連突破,從初入鍊氣一重天的微弱,直至鍊氣九重天巔峰,半步築基之遙的恐怖,其中間隔時長,不過區區的一炷香時間。

而達到這個境界之後,整個監牢里,陷入死一般的寂靜,空空蕩蕩。只有囚牢被團團血色染紅的地面,才能證明之前的慘烈血腥。

「吱吱吱!」

鼻青臉腫眼神有些不好的雪白小狐狸,揮舞小爪,蹦跳在麥哈爾的肩膀上,似乎在雀躍的高興,根本沒有害怕的表情。

「給你!」麥哈爾將上霄劍氣玉簡遞給小狐狸,並撓了撓毛茸茸的下巴,「剛剛被揍的挺慘,現在解氣了,看把你得意的。」

「吱吱吱!」

雪白狐狸憤慨揮爪,一把接過上霄劍氣的玉簡,收入某種時空內戒一般的物質之中,顯出自己的一點不凡。

.(未完待續。) 是故意,還是巧合?

麥哈爾眼帘低垂,目中精芒流轉,上霄劍氣與劍指七星同根不同源,但恐怖的犀利,與無堅不摧鋒芒,強度一般無二,世間絕無僅有。

空間風暴將他傳送至異族少年的軀體里,調換靈魂,並用重要的雪白小狐狸,送來上霄劍氣,令他根本無法理解,事情接下來的發展。

「但在這之前,眼前的境況,還要解決。」麥哈爾喃喃,體內劍氣流轉,「上霄靈力現在只是上霄劍氣的基礎,與劍指七星牽引七星,進行生死蛻變,內外調和,產生極致劍氣不同,上霄劍氣依靠的,完全是外物入體,產生極致的融合。」

「而這種外物,最好是帶有無堅不摧鋒芒屬性的恐怖金石。」麥哈爾喃喃,對於常人來說,融合一次恐怖金石,就是一場必死之局。

可對即將進入神台境的麥哈爾來說,這就是一次迫在眉睫的蛻變,否則上霄劍氣難以突破神台境,達到該有的威能。

「尋找這種礦石,難!」麥哈爾又輕輕搖頭。

就在麥哈爾神色變幻時,在監牢門外,一股築基境的恐怖威壓席捲而來,瀰漫整個監牢之內,隨之一道中年身影,大步走了進來。

是陳傲天,這具身體的父親,第二階的神台天才!

「你做了些什麼?」陳傲天語氣顫抖,目光掃過監牢之內滿地殘血,隱隱浮現難以置信,與深深的不解之色。

他似乎有些不清楚,為何麥哈爾前後差距會如此之大,以至於血腥的手段,連他都微微觸目。

麥哈爾面對陳傲天,本能的不想面對這個慈愛的父親,低低道:「我得到了一份傳承,需要殺人,才能很快成長!」

「鍊氣九重天巔峰?」陳傲天此時方才看清麥哈爾的境界,瞳孔立時倒縮,一股恐怖駭然的情緒瀰漫全身上下,這種晉陞速度從所未見,「逆子,難道你修鍊了獻祭之法?你知道這樣的後果嗎?」

「不是!」麥哈爾堅定搖頭。

獻祭是通過勾聯契約靈魂,將生命供奉給異族的無上強者,以換取所需與力量,與混沌邊境里的神靈恩賜有異曲同工之妙。

但神靈只會剝奪你的信仰,可無上強者的獻祭,將剝奪你的性命以及靈魂,是一門十分殘忍,血腥的恐怖法門,已經很少流傳在世。

「我能看看嗎?」

陳傲天忽然收斂質問的冷然神色,擔憂道,以一種關愛的語氣問,是父親關愛孩子般的慈祥語氣,讓人不容拒絕。

面對陳傲天這個第二階的神台強者,麥哈爾點點頭,就算他不願,但面對強者,他沒有拒絕的可能。

況且上霄劍氣,次次九死一生的恐怖程度,足以讓人生畏,就算是陳傲天想要剝奪這套無上的仙法,自己改修,也不太可能。

若非有大勇氣,無懼生死未來,是絕不敢修的!

麥哈爾體內轟鳴,展開所有氣機,以及體內的情況。

而就在放開心神的一瞬間,軀體微微一僵,渾身冷然,放佛有一雙冰冷的目光掃過麥哈爾的軀體,看透了種種,以及最底層的秘密。

「神識,金丹境的標誌,你不是我的父親陳傲天!」麥哈爾恍然大悟般的冰冷叱喝,以一副驚怒交加的面孔,面向假陳傲天。

心念百轉,一瞬麥哈爾就已經確定,此人並沒有惡意,扮作陳傲天就是為了試探他的底細,能這樣做,有實力這樣做的只有陳家老祖。

「前世石,起!」假陳傲天低喝。

不管麥哈爾的驚怒大喝,假陳傲天手中飛出一塊青光閃閃的小石,靈力倒卷之中,投射出一股青色光華,籠罩向麥哈爾。

「嗡!」

麥哈爾神魂搖晃,眼前一花,在青色光華籠罩的瞬間,以往記憶種種,伴隨著青色光華的牽引撕扯,投向虛空之中,化作一道虛影。

虛影神色茫然,站在青光氤氳之中,不知所錯,卻是陳鴻!

看見是這一道熟悉的身影,假陳傲天滿意的點點頭,不由露出笑意,身影倒轉扭曲,轉眼之間,化作一位兩鬢斑白的中年青衫文士,大袖一甩,泯滅青光與陳鴻虛影,收起前世石。

「小傢伙,你很不錯,有大傳承氣運。」中年青衫文士道,滿含笑意,「剛剛之事切勿前怪,只是為了驗明正身,以防不測。」

「老祖出手,是正事,晚輩豈敢怪罪!」麥哈爾受氣般的道,盡量作出正常的姿態,口吻,小心翼翼至極點。

剛剛前世石的青光,牽扯情緒記憶,用作投影來判斷麥哈爾是否正常。

若非有異助,心神強大,現在的麥哈爾早已經被拆穿,並被金丹抹殺。

「既然知道是老祖我,還以這幅委屈語氣。」中年青衫文士搖搖頭,方才笑道,「看來是你想敲詐老祖賠償一番,說罷,老祖能做到的絕不吝嗇!」

麥哈爾一怔,旋即微笑,行一禮道:「老祖,我現在需要蘊含恐怖鋒芒的金石,作為融合修鍊,您可有?」

「蘊含恐怖鋒芒的金石?」兩鬢斑白的中年青衫文士呢喃自語,旋即哈哈一笑,拍手道,「有有有!真是巧了,正好我陳家有一顆蘊含恐怖鋒芒的金石,長久存留,無人能用,正好便宜你了。」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麥哈爾又是忍不住軀體一震。

這難道又是巧合嗎?

「陳鴻太放肆!」

「守住各處!」

「別讓他跑了!」

監牢外界,喧嘩聲大起,人聲吵雜之中,伴隨著幾股築基境的恐怖氣息席捲而來,直到此時,陳家的強者們,方才姍姍來遲。

「走!」中年青衫文士招過麥哈爾,率先走向外面,「我帶你去取那塊金石!」

「轟隆!」

天崩地裂,天地元氣滾滾,靈壓滔天。

金丹大道的無上恐怖氣息橫掃八方,外界喧鬧吵雜的人群,隨著這股威壓的席捲,整片天地陷入驚駭的死寂,無人敢作聲。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兩鬢斑白中年文士,帶著神色平淡的麥哈爾,霸氣走過,像王者巡視。

.(未完待續。) 深入陳家地底數千丈,麥哈爾才在金丹境老祖的帶領下,穿過層層阻隔的陣法,進入一片凹陷坍塌的環形腹地內,見到了金石。

見到這顆蘊有鋒芒之氣的金石,饒是以麥哈爾的心性,都忍不住一陣失神茫然,在看向兩鬢斑白的中年青衫文士時,嘴角不停抽搐。

「要用這顆金石做什麼,你隨意,全當是補償你好了。」青衫文士笑眯眯的,一臉和藹關切的說道,揮手間大大方方。

麥哈爾對此,冷冷一笑,森然道:「老祖,您老人家趁我沒發火之前,最好給我去抓一些半死不活的築基境強者來給我殺。不然,在您英明神武的教導之下,我可就要背叛陳家了!」

「沒大沒小!」青衫文士狠狠瞪了一眼麥哈爾,大怒道,「敢威脅你家老祖,你給老祖等著,老祖現在就去抓築基境的強者撐死你!」

青衫文士賭氣離開,面上的笑意,不減反增。

麥哈爾轉身看向這顆金石,並非它不好,而是它的體形過於龐大,足有二十丈之高,龐大的礦體,猶如一座小山,站在面前極為渺小。

坑窪龐大的金石上,不時泛起恐怖的鋒芒之氣,盈盈流轉,嗤嗤濺起片片鋒芒,周遭大片空間都為之割裂,出現道道裂痕。

恐怖的鋒芒之氣,削鐵如泥,無堅不摧。

若是貿然融入金石上的鋒芒之氣,麥哈爾可以想象,在一瞬間,無盡鋒芒之氣將他撕成粉碎,煙消雲散的場景。

這顆恐怖的金石,就算是有金丹境的超級強者,想要將其打造成一柄神兵利器,也是有心而力不足,從而讓金石長久沉眠在此。

「只能依靠熱能精血了!」麥哈爾微微搖頭。

上霄劍氣修鍊之難,比起劍指七星,有過之而無不及,若非有著劍道印記的存在,麥哈爾都想質疑,修鍊這種仙法,自己活的下來嗎?

就在這一晃神的時間,青衫文士左右手開弓,提著四位奄奄一息,全身染血的築基境強者回到此處,拋向了麥哈爾。

「這還差不多!」麥哈爾冷哼一聲,拔劍殺人,「不過老祖,這些人不夠,太少。要不老祖您將天鴻城古家,黃家的築基境全抓來怎麼樣?至於他們的金丹老祖,也行啊,小輩葷素不挑的!」

麥哈爾笑嘻嘻的說著,得寸進尺,沒有半分的不好意思。

「什麼?」青衫文士目瞪口呆,回過神,一巴掌就拍在了麥哈爾頭上,「你還葷素不挑,你當築基境和金丹境都是爛大街的貨色!」

對於青衫文士氣的差點跳腳,麥哈爾卻是笑眯眯的,有這樣不擺架子的好老祖,自然得好好宰一頓,栽培一下自己這位陳家子弟。

「老祖,您慢慢考慮,萬一我出了事,心疼的可就不是我了。」麥哈爾一臉感慨的搖頭,煉出恐怖四滴築基精血后,走向金石,並將小狐狸拉著腳踝,丟了出去。

「轟!」

狂暴的鋒芒之氣,在麥哈爾盤坐吐納的瞬間,被牽扯引動,渦旋匯聚,金光大放,金石之上的無盡鋒芒之氣,將整個軀體傾泄籠罩。

「嗤嗤嗤!!」

恐怖的鋒芒之氣,狂卷肆虐,牽扯籠罩麥哈爾全身的瞬間,迸濺炸裂起一捧捧鮮血,被無形的鋒芒之氣掃中,絞滅在虛空。

血肉模糊,鮮血淋漓的麥哈爾盤坐之地,鋒芒洶湧。 雲醉月微眠 連帶大地與空間,在這股鋒芒縱橫肆虐之下,都迸出裂痕,混沌朦朧。

「啊!!」

血染的麥哈爾面容猙獰,瘋狂大吼,雙眼赤紅。

在撕心裂肺的恐怖痛苦之下,上霄靈力在體內瘋狂顫動,牽引鎮壓恐怖的金石鋒芒之氣,產生驚天毀滅碰撞,將鋒芒之氣強自融入上霄劍靈力之中,開始上霄靈力至上霄劍氣的蛻變。

就在這種恐怖的蛻變之下,體內熱能精血化開,呈現肉眼可見的修復之效,並洶湧增長體內上霄靈力,源源不斷作著後續補充。

「嘶!」

站在不遠處觀看的青衫文士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氣,滿眼震驚,痛苦近乎癲狂的麥哈爾,卻還在堅定承受恐怖鋒芒之氣的絞殺,就算是他,見此一幕,都要心涼半截,產生寒意。

「我陳家出了一個好苗子!」忽然,青衫文士旁,突兀出現一道滄桑的白須老者,「值得栽培,集全族之力栽培。」

「大能傳承,殺人進階,太過於玄妙,承受的太多,希望他能撐下去。」又有人道,一道身影緩緩從黑暗之中走出,「若是成功,就是仙道人傑,以這種成長速度,天鴻宮的天才們,都要黯然。」

三道氣息浩瀚的身影並立,目光深沉,盯著鋒芒之氣環繞的麥哈爾,一眼不眨。

「大能仙法修鍊出的靈力果然不凡,高出我們太多個層次。」老者捋須微笑,目光渾濁,「小子心智定力不凡,自小承受太多,應該能挺過。」

「傲天小傢伙已經開始著手突破,不出幾個月,定能出關,倒時我陳家必將多出一位金丹強者。」青衫中年文士道,「以這小傢伙殺人進階的恐怖速度,若是讓他無限制的殺,又是一位不可限量的超級強者,我陳家當興。」

「可惜了大能仙法要求太高,就算要來,我們也無法修鍊。」黑影露出一張冰冷的面孔,淡淡嘆息。

老者搖搖頭,道:「我們限制仙法資源,不能更進一步,可眼下有這麼一個不可限量的小傢伙,何不將他培養起來,日後他強了,豈會忘記我們幾個老頭子。」

「現在這小子已經危險,我們三個老傢伙,必須出手。」青衫文士接著道,目光寒光乍現,「現從城中散修,外地之修開始下手,若還少直接偷偷殺進黃,古兩家,抓來築基境。只要能讓陳鴻轉危為安,就算得罪兩大家族,亦不懼。」

「走!」

兩人點點頭,三道身影化為三道幻影,幽靈一般消失在此地,直奔城中,開始動手。

而在眾老祖接連送來的築基境強者滋補下,麥哈爾體內轟鳴,氣焰滔天之中,一股屬於築基境界的恐怖氣息,席捲大地。

.

今天七夕,又是一年過去了.

.(未完待續。) 陳家宣戰!

古,黃兩大仙道家族在表示強烈驚怒的譴責之後,沒有多想陳家的大張旗鼓,兩家就以一種風馳電掣的恐怖速度完成聯合,抱成團。

「古家老祖!」

「黃家老祖!」

狂笑聲之中,四股金丹大道的恐怖氣息瀰漫在古家上空。光彩照人,霞光萬道,四道身影高立虛空,叱盪著波濤洶湧的滔天煞氣。

閣樓建築群密密麻麻的古家之內,立時衝出兩道金丹氣息洶湧的身影,六人對峙,威壓氣息相撞,在虛空之中產生驚天風雲。

「你陳家狼子野心,要戰就戰!」金丹低喝。

古家之外,無數高手強者身影聚攏而來,目光冰冷。

為首強者群之中,足足有四十多位築基境的強者聚攏,最顯眼,最前方的領頭之位上,一個滿頭白髮,背負長劍的青年屹立。

在白髮青年的肩膀上,還有一隻毛髮雪白的狐狸雀躍蹦跳,不時揮爪扯向白髮,自娛自樂,玩的不亦樂乎。

此人,正是突破后,出關的麥哈爾。

在天空之上六大金丹超級強者碰撞瞬間,滿頭白髮,背負長劍的麥哈爾,猶如一柄出鞘利劍,劃開空間,沖向古家迎面而來的強者們。

「陳鴻!」有人驚聲。

周遭四十多位陳家的築基境強者,氣息隆隆擴散,緊跟在麥哈爾身後,沖向古家,並以圍攏之勢保護白髮蒼蒼的麥哈爾。

「殺一人,得百賞!」

古家內,古,黃兩家強者瘋狂衝出,喊殺聲震天。

一道一道氣息轟鳴擴散,強者高手的混雜,相互交織。眨眼之間,五光十色,術法擊打,瀰漫起衝天殺劫血腥。

「嗤!」

劍光凜冽,長劍橫亘射殺出驚天鋒芒,上霄劍氣犀利迸發,在麥哈爾縱劍之下,嗤拉帶起一捧捧鮮血,與化為飛灰的屍軀。

四十多位築基境強者環繞麥哈爾周遭,擋下一位位攻來的築基強者,並以聯手之勢,重創重傷一位位強者。讓為首的麥哈爾出劍滅殺。

「築基六重!」

「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