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來到這裡,阿元的表現就與往時表現出截然不同的專制。

儘管葉靜徐還沒感覺到對方的專制有什麼氣勢,就像是一個固執的小孩子一定要達成他的目標,又哭又鬧的不肯走。

而阿元則是軟軟的捂住她的嘴巴幫她開口「你想要」。

葉靜徐哭笑不得。

好不容易掰下阿元捂住她嘴巴的白嫩手掌,「……好吧,我想要。」

阿元的決定讓他們留下來。

三個女生住在左右都是男生包圍的中間那個房間,這般明顯的姿態,同時警告了基地里心懷不軌的人,這三個漂亮的女人在他們隊伍中地位不低。

就是他們想要動手也要掂量掂量。

在基地居住的第一天平安無事。

第二天,所謂的基地主就過來了。長得十分高大,面容嚴峻,自帶凶神惡煞的氣息,偏偏要裝成衣冠楚楚的樣子,怎麼看怎麼彆扭。

看到隊伍里三個女生的一瞬間,眼睛閃過驚艷。隨後很快把目光移開,轉而跟裴雋以說話。

「你是昨天搬進來的異能者隊隊長?」

裴雋以見過了各色各樣的人,可從來沒有一個人有面前這位領主的滿身煞氣。

他不太喜歡跟這樣的人打交道,但為了阿元所說的機遇不得不開口,「是又如何。」

「呵呵……這位裴先生不必緊張。我只是聽說基地昨天來了一個很強的異能者隊伍,所以才想過來結交一番。」

「結交就不用了,我們只是借住一陣子,早晚要走。」

對方的臉色一下子就有點難看了,「裴隊長,話不要說這麼滿,要知道這個世界變得殘酷起來,我們同為人類應該互相幫助不是嗎?」

裴雋以像是聽不懂他話里的潛台詞,掃過一眼領主那些人,都帶著滿身的煞氣,從頭到腳都寫上「不好惹」三個大字。

「你說的話有道理,所以我們這不是遵守基地規矩,每天都出去搜集物資,上交六成還債,順便交住宿費嗎?」

他們錢貨兩訖,也是互幫互助了不是嗎?

「裴隊長!」對方冷冷的開口,「你應該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這是隱隱帶著威脅的意味了,「裴隊長也不想離開的時候車子會出毛病吧?」

他的目光盯著裴雋以,終於在說到車子的時候,看到裴雋以臉上一閃而過的慌亂。

果然,這群人沒有空間異能者。

領主對自己試探來的結果很滿意。

沒有空間異能者就好辦了。車子是他們唯一離開的工具,只要車子在手,他們還是可以談一談交易的。 光芒璀璨,龍吟聲震天,無數強者與那九條青銅神龍糾纏在一起,激烈大戰,太壯觀了!

轟隆隆!…

炎黃閣九大高層之中一共有三人出手,配合幾位老怪物級別的絕世王者,將青銅神龍打得連連倒退。

其中一位中年人骨骼粗大,身材雄偉,如霸王臨世,他一拳一腳都如同猛虎出閘,又如潛龍騰淵,威勢無比!

砰砰!…

隨著連續的拳印落下,青銅神龍身體出現一條條龜裂,連續在虛空中倒退。

另外一邊,千丈長的青銅神龍仰天怒吼,揮舞著如同山脈般的青銅龍偉狠狠地將已經化身為肌肉巨人的鐵金剛抽飛。

唳!

一直盤旋在高空中的白衣老者雙目陡然銳利,身上黑光噴涌整個人瞬間化作一隻黑色的巨嬰從天而降,雙手化作銳利無比的陰爪,深深地嵌入了青銅龍的軀體之中!

黑色巨英雙譯震動,抓著青銅神龍衝天而起。

吟!…

天地間驟然響起一聲略帶痛苦的龍吟,趙天聞聲望去,只見到在那天空之中一隻黑色巨鷹在盤旋,而一條青銅神龍已經幾乎被完全撕裂,正在從天空中墜落!

場面太震撼了!

沒想到完全爆發的炎黃閣高層竟然如此恐怖,每一個都是巔峰絕世王者,太嚇人了!

不過,一直在追逐朱雀化身的三條青銅神龍迅速分出了兩條怒吼著朝天空中的黑色巨鷹撲去,而趙天也終於趁機好好地恢復了一下,畢竟朱雀本源大陣並非那種常規意義上的布置在大地上的陣法,可以藉助大地氣脈之力,更多的還是要消耗本身所擁有的能量。

經歷剛才的激烈大戰,頻繁動用那種紫紅色的朱雀烈焰,朱雀化身中蘊含的能量已經消耗了許多。

趙天本身倒還算能夠堅持,肉身成聖之後具體最細微處發生微妙改變,無時無刻與天地能量產生自然交融,他體內彷彿有一條滾滾大河,生命能量幾乎源源不盡。

只是其餘的朱雀戰隊隊員卻已經有許多人快要堅持不住,很多女孩本身只有封號境界,在這種恐怖的能量消耗之下即便有著朱雀本源大陣中其他人的加持,也需要緩一緩才行。

如同紅寶石般的雙眼閃爍出一道璀璨的神光,趙天盤坐於百丈高的朱雀心臟之中,卻對外面的一切情況十分清楚。

趁著只面對一條青銅神龍壓力大減,趙天控制的朱雀如精靈般在那條青銅神龍周身不斷盤旋,絕不與之正面碰撞,只是偶爾利用火焰雙翼在那青銅龍區上留下一道道傷痕。

同時,朱雀張開嘴,身體內一股奇異的吸力產生,天地間磅礴的能量蜂擁而來。

一道道能量從四面八方洶湧而來,越是靠近朱雀就越是集中,到了後來因為太過濃郁竟然形成了一片乳白色的霧靄,被朱雀如長鯨吸水一般全部吞入了腹中。

這樣的場面格外壯觀,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在這場大戰之中趙天帶領著的朱雀戰隊表現得格外搶眼,憑藉一己之力同時牽制三條青銅神龍,無人能出其右。

而同樣屬於四象戰隊之一的青龍戰隊卻被兩條青銅神龍打的遍體鱗傷,相形見絀,讓不少人側目!

此刻,趙天完全沒有考慮那麼多,在吞下那堪稱巨量的天地能量以後,百丈高的朱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膨脹,僅僅十多個呼吸就化為了一隻展翅300餘丈的火紅色巨鳥,火紅的雙翼伸展開來,遮天蔽日,蔚為壯觀!

「殺!解決這條青銅長蟲!」

趙天大河,一團團火焰如太陽般綻開,朱雀扇動雙翼,朝著近在咫尺的青銅神農殺去!

尖喙、利爪、雙翅,朱雀發動了狂風暴雨般的攻擊,他的速度無與倫比,如同化作了一道紅色的幻影,不停的圍繞著那條青銅神龍旋轉,所過之處留下無數傷痕。

而且,一團團紫紅色的火焰瘋狂燃燒,那是更高層次的出去獵艷,連虛空都可以焚燒,更何況是青銅!

大量的青銅龍區被融化,伴隨著這條青銅神龍痛苦的哀嚎,無數液體從天空淌落,如同下起了一場暴雨,只不過這雨並非是水,而是火紅的銅水!

在朱雀的瘋狂攻擊下,這條青銅神龍很快就堅持不住了!

朱雀張嘴,從其口中一顆如同太陽般璀璨的紫紅色光球激射而出,狠狠的轟在了已經遍體鱗傷的青銅神龍頭部。

一輪刺目的太陽綻開,散發出無窮無盡的光與熱,耀眼的光芒甚至讓周圍不少正在戰鬥的強者雙眼刺痛,幾乎睜不開眼睛!

等到光芒散盡,眾人驚駭無比的發現,那條青銅神龍的頭部已經完全消失,正在朝著大地上跌落。

然而,趙天卻並未鬆一口氣,反而皺起了眉頭。

愛比煙花易冷 因為順著這條掉落的青銅神龍望向地面時,他赫然發現之前那條被白衣老者幾乎完全撕裂的青銅神龍竟然不知何時已經完全恢復,正緩緩從地上懸浮而起!

難道這種青銅神龍還有自愈能力,趙天狐疑,控制著朱雀主動出擊,扇動雙翼化作一道紅色的閃電,直接與還沒有從地面上騰空而起的青銅神龍大戰在一起。

「比之前更強了!」

僅僅是幾次交手,趙天就驚訝地發現了這一詭異現象,之前九條青銅神龍表現出來的實力相差不多,但是如今與自己交手的這一條卻隱隱有了突破絕世王者極限的力量!

而這條青銅神龍唯一的不同,就是曾經受到過重創,。

「難道這種青銅神龍不被擊敗之後會迅速自愈,而且實力還會不斷增強!」

趙天一邊與這條青銅神龍大戰,一邊仔細地觀察,終於肯定了這種變化的原因,青銅龍軀上多了一層淡淡的幽暗光澤,那龐大的青銅軀體似乎因為受傷而吸收了周圍龐大無比的幽暗能量!

「整個殷墟古都存在著一個龐大無比的陣法,似乎有著上古眾仙的影子,或許是想要將這個恐怖的神話戰場封印,但是卻又不知被誰改動了一些最關鍵的東西,十分的詭異!

經過數千年的童話,這九條青銅神龍已經徹底與這座大陣融為了一體,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幾乎可以說是不死之軀!

「簡直一下子變地獄模式了好吧,太變態了!」

趙天詛咒,趕緊通知其他人,憑藉著他如今的見識已經判斷出,在這殷墟古都之內就算是真正的仙人出手也別想真正殺死這九條青銅神龍! 「看來和情報中所說的一樣,這九條青銅神龍已經徹底成為了殷墟古都大陣的一部分,。

我們只能現在就動手了」

陳建國嘆道。

事實上,聽到趙天的提醒,炎黃閣九大高層並沒有意外,他們既然決定攻打這裡,自然提前做好了準備。

他們不但知道九條青銅神龍根本就是不死之身,每次死亡都會變強,甚至是這九條青銅神龍究竟是誰布置在這裡的都有所了解。

九尾天狐妲己!

或許是想要復活紂王,又或許是另有圖謀,總之,在軒轅遺族告知炎黃閣的消息中,這九條青銅神龍應該是九尾天狐妲己踏上星空之路前留下的。

明知道無法摧毀,但還是想要嘗試,如今既然證實了那個消息,陳建國等人也不再遲疑。

炎黃閣九大高層中上虞六人未出手,此刻,六人同時騰空而起,一人居中,其餘五人將其環繞,化作一道黃金天倫沖向前去。

目標,幽暗天瀑!

我與大佬夫君差一個暗號 不!更準確的來說應該是在那接天連地的幽暗天瀑中沉浮不定的一口黑色棺槨。

太不起眼了!

那口黑色棺槨破破爛爛的,灰撲撲,像是隨時都要散架一般,整個黑色棺槨不足一丈長,在數百丈寬接天連地的幽暗天瀑下如同一顆小黑點般毫不起眼。

然而就是這口表面看上去破破爛爛的黑色棺槨,不但藏有整個殷墟大陣的核心控制樞紐,甚至,商朝最後一任帝王紂王很可能也埋藏在其中。

神話時代商紂王都是頂尖的強者,曾經屠戮無數神魔,其軀體萬載不腐,蘊含著莫大威能。

「如果商紂王的神軀也受到負面能量的侵蝕,會變成何等恐怖的邪物!」

有人曾提出這樣的擔心,強烈反對這一次計劃,擔心因為這一次行動而放出一頭毀天滅地的怪物。

「商紂王的軀體不會實變!」軒轅遺族中有消息傳出。

後來,陳建國等人從軒轅遺族口中了解到了更多的上古隱秘,原來在那場浩劫之戰後,殷墟古都中雖然曾經隕落了無數神魔,但是最後所有超越凡人生命層次的強者的軀體都以經被帶走,唯一留下的神魔級軀體就只有商紂王的那一具。

而殷墟古都中無論負面能量再怎麼強大,終究改變不了本質,無法侵蝕近道生命的軀體。

凡俗生命與近生命之間存在本質差距,即便後者的絕對力量弱於前者,近道生命依舊可以輕易碾壓普通凡俗生命,二者之間的差距如天塹,難以逾越!

唯一的變數就是九尾天狐妲己留下的這九條青銅神龍,雖然軒轅遺族認為根本不可能,但是炎黃閣眾人卻對此不太放心。

上古大人物的手段,或許如今的人們已經難以猜度了!

如今不管其他,炎黃閣六大高手組成黃金天倫,一頭扎入了幽暗天瀑中。

「開!」

黃金天倫居中的那人正是之前那名中年美婦,她雙手十指飛快舞動,猶如同時有千萬隻手炸開,360枚古樸的符文飛射而出,一瞬之間就將那口破破爛的黑色棺槨籠罩在其中。

接著,中年美婦整個人瞬間靜止在原地,保持著雙腿盤坐手捏寶瓶印的姿勢,寶相莊嚴,彷彿一位女菩薩。

喝!

陳建國等五大高手同時暴喝一聲,磅礴的生命能量奔涌而出,朝著來路飛去。而那口黑色棺槨周身360枚符文同樣儘力不動,卻詭異地隨著眾人緩慢的脫離幽暗天瀑。

然而,黑色棺槨明明看上去很小,輕飄飄的,卻沉重得不可思議,彷彿其中藏著一座洪荒大山。

並且,隨著距離幽暗天瀑越來越遠,這口黑色棺槨竟然越來越沉重,還產生了一股詭異的反作用力,要把眾人反拉回去。

嗡嗡!…

六人化作黃金天倫飛速旋轉,發齣劇烈的震顫,拚命朝著遠離幽暗天瀑的方向拉扯。

雙方一時間陷入僵持,停頓在了半空中。

「憋死我了,本神獸終於可以出手了!」

突然,一股無比磅礴浩大的氣息降臨,虛空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隻百丈高的巨大螃蟹,渾身金光燦燦,有一種神聖感!

這隻巨大的螃蟹一出現,兩隻大鉗子就如同閃電般出現在那黑色棺槨後方,狠狠一剪。

砰!

彷彿有一根無形的鋼絲被崩斷,黑色棺槨在沒有之前的那種沉重感,很快被眾人拖出了戰場。

「大家戒備!」

黑色棺槨碰的一聲掉在地上,陳建國大步向前,他伸出雙手抓住黑色棺槨的棺蓋,就要將其打開。

「出手!」

幾乎在同一時間,在周圍黑暗陰影中同時升起了數十股強大的氣息,各種凌厲無比的攻擊從四面八方打來,目標正是炎黃閣剩下的眾人。

攻擊太猛烈了!很多人都忍不住出手,可以見到渾身都被籠罩在璀璨星光中的八極門門主,彈腿宗眾人結成的百丈神腿,甚至還有形意門的12位太上長老施展強大的形真形朝著陳建國等人殺來。

「「你們坑我!」

河蟹神獸一邊揮舞著巨大的鉗子拚命抵抗,一邊大叫。

「本來我們的實力是絕對可以壓制這些人的,只是現在白虎戰隊與玄武戰隊都不在,所以…」

那名中年美婦一邊戰鬥,苦笑著傳音說道。

同時,迅速無比的從懷中掏出一個白玉瓷瓶,抖手就扔給了河蟹神獸,而後者想也沒想的一口就將其吞了下去。

剎那間璀璨的金光從他身上迸發而出,河蟹神獸整個身體迅速膨脹,竟然化作一片巨大的虛幻光幕將剩餘的炎黃閣眾人籠罩在其中。

「大家不必白費力氣了,這層光幕是護國神獸以千萬民眾信仰所化,別說是你們了,就算是君主級強者來了,也休想短時間內打破這層光幕。」

見到光幕出現,中年美婦長長鬆了一口氣,笑吟吟的對著外面還在不斷攻擊的眾人說道。

別看剛才只是短短的幾個呼吸,炎黃閣眾人中就有數十人受到了重創,絕世王者都隕落了兩位,戰鬥得格外激烈! 「光谷之末,神靈百轉,萬化流傷,一切諸般念頭皆歸於無盡虛空,生死天問,不爭於天,不求與地,故不為天道所容,終至沉淪,永恆千百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