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慘叫,蕭冰,留無淵等人身體猛地彈射而起,向聲源處跑去。

「宗主,死者名叫海雲波,是冰河宗外門弟子,平時人也沉默寡言。」

「嗯?居然對一個普通弟子出手?」 巫旅 眾人不解。

「啊啊…救命!」這時候,又有人遭殃。

眾人的目光又被吸引過去,其實他們都在一大塊空地上,可依舊有人死,依舊沒人看到身邊的同伴怎麼就死了。

唯有凌風,看著海雲波的屍體,古怪看著。

這傢伙…明明還有一口氣。

難道?

凌風忽然想到了什麼。

「系統,我要兌換一個近戰技能。」

「叮~恭喜宿主獲得火影忍者中仙術:螺旋丸!消耗159個積分!」

「我靠…159!」凌風一時激動,居然忘記了系統就是個坑逼貨,小小螺旋丸張口就要159個積分,他氣得差點吐血,可是已經來不及多想,他手中的螺旋丸猛地出現,向著地上的屍體砸去。

「噗~!」

那具身體,居然刷的一下逃走了,凌風只悄悄觸碰了一下。

真的是兇手!

他們一共有兩個人,海雲波在假裝受到攻擊,吸引眾人的目光,而同伴則發動攻擊。 鳳凰古鎮,位於大漠邊緣鳳凰山下,已有千年歷史。

據傳,當年鳳凰古國一夜之間陷入地底,從此湮滅於歷史長河。

少數鳳凰古國之人因外出而逃過一劫,遂在大漠邊緣,魔鬼流沙河這條地下暗河流出之地,鳳凰山下重新建立了家園,並逐漸形成千年古鎮。

鳳凰古鎮的人大多以龍姓和鳳姓為主,其中鳳姓是鳳凰古國的國姓。

從天山下來前往大漠派所在的琅琊山,鳳凰古鎮是必經之路。

而最近的路則是沿著鳳凰古鎮中心通道走鳳凰谷。

作為學考古的唐明玉,地理學得也是不錯,不過除了天山清楚之外,鳳凰山和琅琊山她壓根就不知道,這兩個地方是在現代華夏所沒有的。

當然,宿主鳳梧桐腦海里有關於鳳凰山和琅琊山的記憶。

鳳凰山因其火紅的岩石地貌再加上每當花季漫山遍野都是火紅的鳳凰花而得名,小時候鳳梧桐經常跟父母前往鳳凰山遊玩,對於鳳凰山是比較熟悉的。

至於琅琊山,鳳梧桐只是聽父親提到過,穿過鳳凰谷,再走大概百里就能抵達。

琅琊山是大漠派的駐紮之地,是此次唐明玉嫁往的地點。

大唐國迎親跟唐代有些類似,那就是新郎是不去女方家裡迎親的,到了明清時期,開始要求新郎要到女方家親自迎親。

而作為半身不遂、神志不清只能躺在床上的凌皓龍,此時本身也無法親自參與迎親。

唐明玉對於古代婚俗雖然沒有太多的研究,但是在電視小說的耳濡目染之下,也知道古代對於婚姻是非常看重的,繁文縟節奇多,需要六禮,也就是納彩、問名、納吉、納徵、請期和親迎(迎親)。

而單論迎親這個步驟也有非常多的講究,然而唐明玉發現似乎一切從簡,就算是著急沖喜,好歹大漠派也是武林十大名門正派之一,怎麼可能這麼不講排場?

而天山派的反應也讓唐明玉充滿狐疑,唐無極向來注重排場,而這次卻默認了大漠派這樣的安排,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變身成仙 要知道這次出嫁的雖然是唐明玉,實際上表面的身份還是唐家大小姐唐明月。

一切的一切都透著古怪。

天才萌寶:爸比,抽獎送 事出反常必有妖。

作為網路寫手,唐明玉又不傻,知道這裡必定有什麼緣由。

只是到底是為什麼呢?唐明玉初來乍到,自然也不可能猜測的到。

反正是要逃跑的,唐明玉決定隨機應變。

接下來,唐明玉從頭到尾都像是一個木頭人一樣,任人擺布,從屋子裡被人抱出來,被抱上轎子,然後抬著往山下走。

天山南高峰海拔極高,終年積雪。

對於普通人來說,別說抬轎子,就光是積雪的山路走著也非常困難。

而這些大漠派的弟子卻是有兩把刷子,抬著轎子在雪山上健步如飛,使用的正是大漠派的獨有輕功「飛沙走石」。

唐明玉坐在轎子里心情越發凝重,前路難測,如何在逆境中生存下去,這是她現在必須要考慮的問題,不然等到碰到危險的時候就晚了。

哪裡才是最佳的逃跑地點呢?經過一番縝密的思索,唐明玉決定就放在鳳凰谷。

鳳凰谷地形複雜,岩石和岩洞眾多,還有非常多的地下暗河。

其中最讓她中意的是鳳凰谷里的鳳凰水庫,就在必經之路的旁邊,湖岸足有上百米之長,而她前身出生於江南水鄉,擅長游泳和潛水。

在唐明玉想來,大漠派這些生長在大漠邊陲的漢子都是旱鴨子,這絕對是一個逃跑的好機會,到時再隨便找個岩洞進去,他們想找到她比登天還難。

而如果過了鳳凰谷,前面便是一片空曠,唐明玉再想逃跑根本不可能。

想定了逃跑的計劃,唐明玉便開始在轎子里琢磨得到的九鳳噬天訣心法。

有句話說的好,成功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

在這個以武為尊的世界,唐明玉知道她想要自由行走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里,唯有不斷讓自己變強。

以前她是在自己的書里讓自己的女主變強,她擁有無數種方法可以讓女主通過各種渠道變強,因為她是創造小說的作者。

而現在女主就是她自己,所以她除了努力沒有其它捷徑可走,不然她恐怕很快會成為炮灰交了盒飯,這是她的一種危機感。

有些事想想是容易的,但真做起來卻艱難無比。

唐明玉發現雖然有鳳梧桐練習內家真氣的經驗記憶,但是這些似乎對於九鳳噬天訣沒有任何用處。

她嘗試了好多次,除了原先練習的鳳家心法那微弱的真氣之外,九鳳噬天訣根本就沒有任何進展。

說起鳳家心法,其實也算是一門頂尖的功法,學到最高的程度也是能夠成為武林中的佼佼者。

可惜,鳳家心法只有四層,後面的五層早已失傳,而當年八歲的鳳梧桐則是剛剛學了一層就遭遇滅門慘案,後面的修鍊法門她壓根就不知道,等於鳳家心法已經廢掉。

到底是方法不對?還是九鳳噬天訣太過高深莫測?唐明玉苦惱之下決定試試從唐明月那裡得到的少陽神功。

少陽神功乃是天山派特有的功法,純正平和,是天下少有的絕頂功法,只是它有一個易練難精的缺點。

就比如唐明月的資質乃是練武奇才,很早就達到了少陽神功三層,但是這麼多年過去,依然還是三層,想要進步非常困難,必須要有真正在修行上的體悟和際遇,才可能突破。

這也是唐明月一直沒有被唐無極獲准下山的原因,內功太差,下山行走江湖只有丟天山派的臉。

丟臉還好說,一旦被江湖上的奸詐之徒擄掠,那可就危險了。

還真別說,少陽神功的確是易練。

唐明玉琢磨了一下開始運行,便感覺到經脈產生了一絲絲暖和的少陽真氣,這跟鳳家心法的陰柔真氣決然不同,乃是陽剛之氣。

通過這個實驗,唐明玉得出結論,不是她太笨,而是九鳳噬天訣太難練,果然奇功不是誰都能練的。

難道她就只能眼睜睜看著這天下奇功而無法可施嗎?

不!

一定是方法不對。

只要找對了方法,就一定能練成。

可是到底要怎麼練才行呢?

唐明玉真的找不到一點頭緒。

既然沒法子,唐明玉覺得那就乾脆先練少陽神功吧,也許以後自然就能找到正確的方法,不然上天為何要讓她學會梵語,而那九鳳噬天訣偏偏就是梵語刻的,其他人都不懂就她懂呢?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幸好,我放了追蹤迷藥。」凌風也沒把握一擊把兇手擊殺,原本他就沒那種可以秒殺御空強者的能力,所以他做了雙重準備。

雖然平時系統一直在忽悠凌風,說什麼系統給的修為是至高無上的,花了那麼多積分並不是沒有道理,完全可以碾壓超凡境界的強者,甚至可以叫板御空高手,還用了一個比喻,說什麼用朽木雕刻的刀和用玄鐵仙金鑄就的神劍戰鬥力不一樣什麼的。

可凌某人怎麼會信?

越階挑戰?不可能的,除非用各種兌換而來的技能戰鬥。

凌風也瞬間消失在原地,抓另外一個兇手去了,顯然,另外一個兇手實力沒有海雲波強,他的行動軌跡,被凌風盯得死死的。

就在他又要動手事,凌風出手了。

「螺旋丸!」

居然是一個女子,這名女子匕首都已經伸出,尖銳的刀尖都已經抵住另一名普通弟子的后心。

可卻被突然出現的凌風襲擊,她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暗中居然有人鎖定住她。

她的實力也很強大,可他卻放鬆了警惕,觸不及防之下,肯定要吃虧。

奪愛:婚外燃情 「噗噗~」

女子匕首掉落,臉上的表情凝固,她的身體被螺旋丸穿透,轟出一個大洞,鮮血四濺,內臟橫飛。

她瞬息斃命!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若是正面對戰,凌風也許並不能第一時間擊殺此人。

「啊~」

慘叫的不是那名女子,而是周圍的人,他們見女子被殺,以為凌風就是兇手,驚駭大叫,連跪帶爬遠離。

「兇手…兇手!!」

「轟~」

兇手居然現身,瞬間,凌風被圍得水泄不通,刀槍劍戟,斧鉞鉤叉全部指向他,動作非常快。

也是無語,救了人還被當成兇手。

「咻咻咻~」

留無淵,古河,蕭冰等人立刻衝上前,手中的兵器燦燦生輝,就等著出擊。

「等一下!」

凌風扒開自己的面具。

「嘩……」

當看清他的面容時,眾人又驚又懼。

「是你!真的是你!」

「圍住他,圍住!絕對要在山河宗趕來支援之前解決掉他。」

眾人顫顫巍巍地道。

沒人想敢先動手。

「凌宗主,你這是為何?白天你不是信誓旦旦地說,此事與你無關嗎?」

「我早就說是他了,你們還記得那天那名瀕臨死亡的長老所指的地方嗎?不就是山河宗的方向?為了不生變故,我們還是殺了他吧。」圍住他的人,有個面色白凈的少年怒吼。

凌風靜靜撇了他一眼,並沒有反駁。

到這裡,大家以為事情已經明朗,唯有幾個宗門的宗主一言不發。

「我並不是兇手,這一點,我再說一遍。」

「不是?那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你手底下死去的女子又作何解釋?」有人道。

依然是那個白凈少年。

沒錯,那個白凈少年就是兇手之一,他積極鼓動大家動手,而且又站在第一排,就是為了待會戰鬥開始,好第一時間解決凌風。

「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那麼便要問問各位宗主了。」凌風暗中準備了許多佛怒火蓮,還兌換了許多一次性攻擊技能。

比如長生界中六字真言!

他還真怕這些人不聽他解釋,不計後果衝上來,那樣的話這一戰就不能避免。

「凌宗主這是何意?」

「問我們幹嘛?」

「問你們幹嘛?」凌風輕笑。

「難道不是你們邀請我前來幫助你們擒拿兇手的嗎?」

「我們哪裡…」古河原本想說,我們哪裡說過請你來?這話還沒說完,就被留無淵阻止。

「凌宗主的意思是說,你已經擒拿到了兇手?你殺死的就是兇手?」

「正是!」凌風回答。

「你說是就是?無憑無據!」好吧,依然是那個白凈少年。

「是不是,各位宗主一驗便知!」凌風『彭』的一下把女子屍體踢到留無淵等人腳下。

看他胸有成竹的模樣,留無淵等人還真猶豫了。

「各位別聽信此人的話,若是他真來擒拿兇手,為何要打扮成這副模樣?分明就是為了欲蓋彌彰。」白凈少年再次開口。

「幾位道友,反正檢查也耽擱不了多少時間,要不要尋求真相?」留無淵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