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就在這時,那些本來正在下單的人發現了件神奇的事情,從單十一商場購買任何物品都是5折優惠。

這下那些購物者瘋掉了,紛紛搶購下單。

昂貴的外星人筆記本;

價格高昂的蘋果、華為手機;

幾萬塊一台的航模、機器人;

還有其他的數碼產品,比如單反啊,psp,AR設備等等,全部在掃貨範圍內。

……

中海某高檔小區里,楚洋一臉病態興奮的看著顯示器,他不僅自己「薅」,還把這條消息早早散布到幾大薅羊毛聯盟里。

這當然不是楚洋好心,「有錢大家賺」有時候還代表著有難同當,一起薅就算出事了也是法不責眾。

至於單十一會不會因此被薅倒閉,那已經不在楚洋的考慮範圍內!

江山策:凰權天下 大規模集群式的薅羊毛,在4月3號晚上8點15分到8點30分這一刻鐘時間內,直接把單十一伺服器薅停了。 當單十一網站關閉那一刻,羊毛黨群里的人快樂瘋了。

5000多的任天堂psp,只要3000塊不到;

8000多的蘋果手機,只要4000塊不到;

30000多的外星人筆記本,只要不到20000萬;

另外什麼全息3D眼鏡,高檔筆記本、單反,航模,只要賬戶里有錢的,統統都在第一時間下單。

此時幾個參與薅羊毛的群里都在互相詢問。

羊毛1號:「我搶了2台mate10,你們搶了多少?」

羊毛2號:「我搶了4台iphonex。」

羊毛3號:「我搶了2台MacBookPro。」

羊毛4號:「我搶了一台賓得,還有兩套鏡頭。」

羊毛5號:「……」

就在這時有人曬出了一張手機扣費截圖,赫然是10萬。

下一個20萬;

再下一個30萬;

「……」

有人忍不住說道:「你們這種大額消費,人家商城根本不會認賬的,到時候一句技術故障,估計連根毛都撈不著。」

「他故障是他們網站的事情,跟我們有什麼關係?我們正常下單,正常扣款,他憑什麼不發貨?」

「就是。又不是光咱們搶購,單十一有本事都不發貨。」

「哈哈,我記得天義名聲挺響亮的,單十一要是耍賴的話,他們公司名聲可就臭了。」

「要是敢不發貨,咱們就集體到微博那邊罵他們公司去。」

……

這邊羊毛黨樂呵著,那邊普通用戶自然也有很多人撿到了便宜。

重生之最佳編劇 四五千的手機,到了付款那一刻才發現只扣了兩三千,網站出現這樣的BUG,膽子小的人不敢繼續買了。至於膽大的則是在第一時間搜索價格排名,找到那些高檔手機,用本來買OPPOR11的錢買到了iphone8plus。

不過也僅僅是這樣了。

普通用戶畢竟不如職業薅羊毛的膽大,在如今這個「路不拾遺」的年頭,誰知道多買了會有什麼後果?不發貨都算小事,萬一等來一紙訴狀那還不得嚇死人?

而與此同時,單十一網站關閉的消息在第一時間便傳開了,天義欣浪微博下面出現了各種質疑聲。

「卧槽,你們單十一網站怎麼關閉了?」

「嗎得,老子萬年才搶了個九折手機,你們就來了個伺服器無響應,這是要鬧哪樣啊?」

「能做出AR手機的公司,居然連個網站都會癱瘓,實在是太失望了。」

「我一直說天義上傳的視頻是合成的,你們還不相信,這下相信了吧?」

「我也相信。這種之前連名字都沒有聽過的公司,一看就是炒作出來圈錢的。」

「……」

單十一出了如此大的紕漏,沈心當然在第一時間知曉了。

等她趕到數碼城那邊的時候,整個公司里都是鴉雀無聲。技術部里,一幫人正在修補之前殭屍軍團鑿出來的漏洞,臉上個個都是赫顏之色。

堂堂天義科技、引領技術界浪潮的公司居然被人攻破網站,估計明天很多人都要笑掉大牙了。

「嗒嗒嗒–」

踩著高跟鞋的沈心來到蘇靜文身後,看著他一雙手在鍵盤上揮舞,沒有開口打擾。

作為技術部老大,剛上班一個月就鬧出這麼大紕漏,蘇靜文不僅臉上無光,心裡也是懊惱無比。

過了大概10分鐘,把撕開的口子修補好之後、蘇靜文轉身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面帶愧疚的說:「對不起沈總,這件事責任在我。」

獨佔甜心寶貝 沈心現在無心追究責任,而是急問道:「到底怎麼回事啊?」

「有人惡意大量註冊殭屍賬號來擠占單十一網路資源,造成伺服器資源匱乏,然後通過入侵的木馬程序來篡改後台數據。」

怕沈心不懂,蘇靜文又解釋了一遍,「對方應該對咱們公司做過一定的了解,所以才用這種野蠻又高效的DOS攻擊來撐爆咱們的雲伺服器組;之後採取人海戰術來搶購咱們網站的商品,防止反欺詐系統鎖定真身。」

沈心對計算機不懂,她現在也不關心這些,就問:「那現在怎麼辦?」

蘇靜文想了想說:「解決DOS攻擊唯一的辦法就是增加伺服器組,這樣可以一勞永逸。」

「這些你去聯繫,我要你在最短時間內恢復網站正常運作。」

蘇靜文點頭說:「我知道了。最多20分鐘。」

離開技術部,沈心又快步來到無線部,這邊七八個值班人員正在統計數據。

無線部老大羅麗燕,沈心的師妹,之前供職於綜合電商「1號店」,被她叫來了天義科技。

看到沈心進來,羅麗燕臉色不怎麼好看。

「什麼情況了?」

「一共下單了一億七千四百多萬,損失大概要到9000萬這個樣子。」

儘管預估到情況會很糟,但沈心怎麼也沒想到損失會這麼大。

「王-八蛋。」一向優雅的沈心也忍不住爆出了粗口。

……

韓義正在和一幫同學以及家眷在外面吃燒烤呢。

這一個多月來,他精力大多放在了做實驗上面,很少出外活動,難得今天天氣好、月亮圓,乾脆把所有人都約了出來。

就像之前張敏她們唱的那樣,如果有一天我變得很有錢,我就可以把所有人都留在我身邊……

把所有人留在身邊不現實,大家同學一場,最後全變成了上下級關係,連個吹牛侃大山的人都找不到,那樣也實在是太無趣了。

不過沒事經常聚聚,約出來聊聊天、吹吹牛倒是可以的。

大家吃著、喝著、聊著,想著臨近的畢業季,空氣中就散發出淡淡的憂傷。

羅春攀著韓義的肩膀感慨說:「一轉眼四年過去了,下一個四年,不知道我們還能不能像現在這樣聚在一起。」

沙嘉慕也跟著道了句:「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

韓義哈了口酒氣說:「別騷-情,人還活著呢,一切皆有可能。」

「韓老闆說的對。來,為這句話乾杯。」

宇文正雄和他那位胖妹女朋友也過來了,看到他們舉杯也跟著拿起了杯子。在仰頭喝下啤酒時、宇文正雄的餘光還在韓義側臉上掃過,心裡就有些感慨。

宇文正雄是為數不多知道韓義全部底細的人,知道這位同齡的同學,現在很可能已經身家過億。偶爾想到這點,宇文正雄就感到特別的慶幸。

如果不是因為碰到韓義,以他的能力畢業后只能找份撐不著、餓不死的工作,在大城市奮鬥個幾十年,運氣好還一輩子房貸,運氣不好打道回府,回到那個到2018年的現在人均工資都沒突破2000的小城。

可是現在呢,他已經早早完成蛻變。

女人,你火了! 經過半年多的努力,如今「義騎」區域化運營已經走上了正軌,公司也在附近7所高校投放了總數超過一萬輛的共享單車。而他這個區域總負責人,別的不說,月薪已經達到10000,那些還在跑校招會的同學有幾個能趕上他?

這也正應了那句話:傻人有傻福吧!

就在宇文正雄感慨著的時候,遠處幾道亮著刺目大燈的小車迅速駛來。

這邊是東門的大排檔,攤位跟桌子就擺在路牙子邊,很多車子也就順勢靠著路邊停放。

不過一般人都還算自覺,沒把人家風景給擋了,而過來的兩輛小車不同了,一直開到韓義他們桌子旁邊才「嘎吱」一聲踩下了剎車,車屁股後面湧出的一陣清灰也順勢飄了過來。

一桌聊性正濃的男女,都不約而同的皺起了眉頭。

「砰砰砰–」隨著開關門的聲音響起,兩輛小車裡下來七八號男女。

「喲,今天客滿嘛。」

「老闆,給我們整個大桌的。」

「快點啊,老闆你慢吞吞的幹嘛呢!」

「不好意思各位老闆,這就來……」

下來的這幫人嘴裡咋咋呼呼著,男的板寸頭、脖子上掛著大項鏈,嘴裡叼著香煙,女的濃妝艷抹、衣服暴-露,一副土旮旯「頑主」的樣兒,看得燒烤棚里的客人都不由放低了聲音。

所有城市都是這樣,每到夜幕降臨的時候總會出現這樣的人物和場景,這一點到什麼時候都不會改變。

原本這跟韓義他們沒什麼瓜葛,不過是被掃了興緻而已。

可事情往往就是這麼邪乎,那邊老闆娘還在跟兩桌客人商量呢,那邊一位掛著金包玉觀音的二流子過來了,也許是看出他們是附近學校的學生了,二流子挺牛逼的說:「吃完了沒?吃完就趕緊給哥哥們騰地方的。」

恰巧就在這時韓義手機響了。

拿起來看了眼,是沈心打過來的;看了眼時間,現在已經快九點了,估計是有什麼急事,貼到耳邊喂道:「什麼事?」

等沈心簡明扼要說完之後,韓義氣憤之下狠狠罵了句粗口。

站在他斜對面的二流子明明看到韓義在對電話說,偏還斜著眼找茬道:「你TM罵誰呢?」

韓義這正有氣沒地撒呢,見二流子一副天老大、地老二、他老三的樣子,更是邪火四溢,面無表情朝何瀟瀟、陳以墨等一幫女生說,「來,你們起來往後退退。」

等五六個女生起身離開后,二流子繼續用一副「動動我試試」的表情看著他。

韓義什麼話也沒說,繞了一圈快要來到二流子身邊時,猛的攥起桌上半開的酒瓶子,當頭轟了下去。

「砰-」的一聲脆響,酒液四濺中,二流子沒明白怎麼回事便暈暈乎乎倒了下去。 有時候說再多、罵再凶也不如一酒瓶子。

就好像現在,韓義一酒瓶子下去,那些還在嗚嗚喳喳的混混們全部失聲,傻愣愣的看著他;還有燒烤棚里那些客人也是,搞不明白怎麼剛說了兩句話就動手了?

等反應過來后,二流子的那些朋友一下炸鍋了,衝過來就準備動手。

「砰砰砰–」

萬年不發火的韓老闆都動手了,寢室里一幫好戰分子哪能甘人後?抄起酒瓶子就是一陣敲,拿著玻璃茬子懟著衝過來的一幫混混。

混混們的特色就是先詐唬,詐唬不了就罵,罵不過再人多欺負人少;碰到現在這樣的情況,一般只有腦子有病的人才往上沖,所以當然是第一時間叫人了。

「他么的,比人多是吧,打電話叫人。」

「喂喂喂,你在哪呢?青蛇哥被人打了,在……」

「黃毛,青蛇哥被人開瓢了,你快把兄弟們帶過來,我們在……」

作為韓義的司機兼「助理」、趙洪武當然第一時間便注意到這邊的情況,跳下車從馬路對面旋風般沖了過來。

第一時間擋在衝突的雙方跟前,背對著混子們,問韓義:「老闆,沒事吧?」

「沒事。」韓義丟掉手上的酒瓶子,甩了甩手上的酒液說到。

趙洪武又上下看了看,確定韓義沒事後,轉身「啪」的一巴掌抽在前面叫得最凶的混子臉上,把他直接抽翻在地。

「你他么……」另外一個混子手剛伸出來指著趙洪武,就被他一個小擒拿叼住了手腕。

「哎呦~疼死我了…快鬆手……」

「砰-」

旁邊一個躍躍欲試的男子,剛準備不顧一切的衝上來,就被趙洪武一腳踹在肚子上。

總共五個男人,地上趴三個,被拿住一個,最後一個還在打電話叫人的混子,此時一臉不知所措的表情的站在那裡,那「可憐巴巴」的樣子差點沒讓韓義笑出聲來。

想到公司那邊的事情,韓義也無心多待了,朝何瀟瀟她們說:「走吧。」

何瀟瀟既緊張又興奮的走了過來,看了眼地上一動不動的混混說:「他沒事吧?」

「裝的。」

趙洪武說了句、一腳踢在他的小腹位置,最先躺地上的混子悠悠醒轉了過來,迷糊的問到:「我是誰…我在哪……」

……

第二天單十一網站被攻擊,損失慘重的消息便傳了開來。網上一片熱議,而且大多都是負面新聞。

堂堂一個科技公司居然被人篡改了後台數據,你是小作坊嗎?從這件事引申開來看,所謂的「技術」也不過如此,至於欣浪微博上的那則視頻,現在看來疑點多多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