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炳權被羅征提在手中,已經是毫無法抗之力了,他現在唯一的指望就是藉由血囚之手,殺了羅征!否則他一定是死無葬身之地!

所以即使自己被羅征像提一隻死狗一樣提著,氣息衰敗不堪,不過在他眼中還閃爍出一抹希望。

只要血囚前輩出手就好了!

抹殺掉羅征,他羅炳權還有翻盤的希望。

「你,會被血囚前輩一口口的吃掉!最終的結果,依舊沒有改變……哈哈!」 一介書蟲 羅炳權厲聲笑道,剛剛笑了幾聲就有些上氣不接下氣。

「是嗎?」羅征似乎完全無視了卷向自己的那些血絲,而是繼續對羅炳權說道:「那我就讓暫且讓你這條狗命,多活一會兒,讓你看著,你自以為是倚仗的『血囚前輩』是多麼脆弱……」

說完,羅征將羅炳權隨手一扔,就迎向了那一縷縷的血絲。

血囚原本是想以壓倒性的方式幹掉羅征,聽到羅征的話,他眼中的厲色又增添了幾分,冷聲說道:「先天生靈在我面前還敢如此狂妄的人,真的不多了!希望你不要後悔!」

「後悔?」

羅征搖搖頭,此刻他並沒有躲避,而是伸出他的手臂,不閃不避,仍由那些血絲卷在自己的手上。

看到這一幕,羅家眾人的一顆心頓時又懸了起來。

在他們看來,羅征是青雲宗的弟子,在青雲宗內歷練之後能夠打敗羅炳權,姑且不算什麼難事。

可是那魔人血囚,乃是照神境的人物啊!

即使是初入照神境的人物,對於崇陽郡的武者來說,那就等於神一般的存在。

一個先天生靈都可以稱王稱霸的郡縣,照神境強者不就是神么?

羅征就這樣伸出手,似乎還仍由血囚釋放出來的血絲纏繞住自己?那不是死定了?

要說羅征這是自信故意被纏繞住的,他們根本就不敢相信,可羅征就這麼自信滿滿,不閃不避的被那些血絲給纏住了…… 羅徵用肉身硬生生扛住了羅炳權飛劍的攻擊,然後一擊把羅炳權打到重傷,已經震驚了羅家子弟,同時對羅征的實力有了一個極高的評價。

評價固然是高,可是就像當初青雲宗全峰大比的情況一樣,沒有人會真的相信羅征以先天二重的境界去打敗照神境的周丹。

現在羅征是先天三重境界,可是如何跟照神境的血囚對拼?

這種事情,除非親眼所見,否則很難相信。

血囚釋放出來的血絲纏上羅征的手臂之後,血絲就像萬千條小蟲一般,朝著羅征的皮膚之中鑽去。

這血絲之中蘊藏著血囚自身的精確,以及強烈的煞氣,即使寸許厚的鐵板也能鑽破,血囚平日里吸食人的血肉,便是依靠這些血絲鑽入人體內,進行吞噬。

被他吞噬掉血肉的人就只剩下一張乾癟的人皮和骨骼,下場十分凄慘。

「小子,慘叫吧,凄厲無比的尖叫吧!」血囚那張沒有皮膚的臉上,浮現出殘忍的笑容。

可是血囚一鑽之下,忽然感覺到了不對勁。

他那無堅不摧的血絲,竟然鑽不進羅征的皮膚之中!

怎麼會這樣?

相比羅炳權,血囚對羅征身體的強橫程度更加直觀。

因為羅炳權是利用飛劍去擊殺羅征,那些飛劍只有少量的真元操控,被羅征彈飛之後羅炳權只是覺得不可思議,他或許還思索羅征是不是有什麼獨特的護體法寶。

而血囚則是直接利用真元化作血絲,去鑽破羅征的皮膚,從血絲之中反饋出來的信息十分直觀,這羅征的皮膚強度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那無堅不摧的血絲對羅征絲毫效果都沒有。

就在血囚驚愕之際,羅征冷笑一聲:「漂在空中很累吧?給我下來!」

說完,羅征被血絲纏繞的那隻手忽然握緊拳頭,朝著地面用力一扯,同時往地面上狠狠的捶了一拳!

「嘭!」

巨大的力量將地面捶出了一個大坑,這一拳發出的聲音還沒有散去,頓時又傳來「轟!」的一聲巨響,便是血囚在半空之中被羅征硬生生的拽下來,以極高的速度墜落在地面上,所散發出來的聲音。

地面被砸開無數道裂縫,而羅征的不遠處產生了一個人形的坑洞,從那坑洞之中就有一道道的血腥味傳來,那濃烈的血腥味讓人作嘔。

一個呼吸的時間之後,從那坑洞之中驟然爆射出一道血瀑布,那血瀑布濺射在周圍的地面上,那地面上的石板頓時漆黑一片,同時發出茲茲的聲音,瞬間石板就被消融掉了,那血瀑布竟然擁有如此強大的腐蝕性。

不一會兒,就從那坑洞之中伸出一隻血手,此刻血囚渾身都沐浴在一層血色的光芒之中,宛若從血池之中誕生的生靈。

「我好意外,青雲宗的弟子都強悍到這種地步了嗎?你不過才是先天三重而已,竟然能逼迫燃燒萬魔之血,激發血魔之身!」血囚臉上也被一層血光籠罩,只看到一對通紅的眼眸,此時此刻他已經不能稱之為人了,而是一隻貨真價實的血魔。

看到血囚竟然變成這幅樣子,身上的氣勢更是大幅度的增加,羅征臉上也流露出意外之色。

看樣子殺戮之道真的是一條捷徑,若不是因為修鍊殺戮之道容易被煞氣反噬,不知道天下有多少武者都會走上這條道路。這血囚僅僅只是照神境一重境界,而且他的根基也遠遠不如青雲宗的弟子穩固,但是依靠秘法激發體內的煞氣之後,竟然可以將實力暴增。

這血囚不知道屠殺了多少生靈,殺了他自己能夠活得不少煞氣吧,此時此刻羅征已經懶得跟他廢話,身形驟然一動,扭出一個詭異的步伐,手中的流光長劍輕輕一挑,一記劈劍就此斬出。

「死!」犀利如斯的流光長劍,斬出一道燦銀色的劍芒,直奔血囚而去。

「沒用的。」血囚一揮手,自他胳膊之中凝結出一道道的血色結晶,層層疊疊的血色結晶如同一塊塊血紅色的翡翠,在血囚的胳膊上形成了一塊厚厚的盔甲,那每一道血色結晶之中都蘊藏著濃濃的煞氣。

「噼噼啪啪啪……」

羅征這一記劍芒不知道斬碎了多少結晶,但最終還是被擋了下來。

血囚冷笑一聲,「你的實力的確讓我感到意外,不過,你註定還是要成為我的美食!」

「噗噗噗噗噗噗!」

從血囚身上瞬間爆發出六根血紅色的骨刺,那六根血色骨刺每一根都長達數丈,彷彿一隻蜘蛛的長腿,瞬間將羅征包圍起來。

「成為我血肉的一部分吧!」血囚狂笑一聲,六根血色骨刺朝著羅征倒刺過去!

就在這時候,一位美麗的少女悄無聲息的漂浮在不遠處,淡淡的說道:「哥哥,要幫忙嗎?」

聽到那少女的話,血囚這才發現她的存在。

這個少女是什麼時候來的?她一直在這裡?為何我沒有發現她的存在?

這個少女的修為是,照神境?

她喊羅征為哥哥?羅家子弟之中竟然有一位少女是照神境的修為?

在血囚來看,羅征的實力固然讓他驚訝,可是畢竟是先天生靈,血囚不可能輸給他,即使萬一不敵,他還可以飛!羅征是先天生靈,也不可能追上他,所以血囚與羅征的戰鬥具備強大的心理優勢。

但若是羅征身邊多一位照神境強者就不一樣了!這位少女的修為比他只高不低!血囚遇到她根本就沒有勝算的把握。

「不用你幫忙,我就結束這場戰鬥吧,」羅征微笑著說道。

這是什麼意思?血囚完全反應不過來了,不用那少女幫忙,就想結束這場戰鬥?聽羅征的口氣,似乎隨時都能夠解決自己?這傢伙是不是太天真……

血囚的念頭還來不及轉過來,就見到羅征的手中閃爍出一點銀光,朝著自己的面部直射而來。

那一點銀光,正是殘破飛刀!

這殘破飛刀來勢極快,幾乎是瞬息而至,情急之下血囚想要躲避,但緊接著腦海裡面就感受到一陣莫大的痛苦,幾乎讓血囚停止思考。

「啵!」

殘破飛刀輕而易舉的從血囚的脖子處閃過,將血囚的脖子齊根斬斷,大量的鮮血從他斷勁處噴薄而出。

血囚的頭顱滾落在一邊,雙目之中幽幽的紅光黯淡下去,原來是我,太天真了……

看著血囚緩緩歪倒的屍體,羅征搖了搖頭,輪單純的戰鬥力來說,變身為血魔的血囚戰鬥力的確很強,至少能夠打敗周丹,甚至有實力跟王允一戰,只不過那是指硬碰硬的情況。

可惜這種江湖出生的武者身邊的資源太少,靈魂根本就沒有鍛煉過,碰到羅征的《驚魂刺》根本就沒有任何抵抗的辦法。

如果羅征不是想要快點解決這場戰鬥,完全可以依靠《驚神刺》的攻擊,將血囚的腦海攪成一團漿糊,讓他成為一個白痴。

相比之下,青雲宗出生的武者,要麼靈魂特彆強大,要麼就擁有特殊的方法對自己的靈魂進行防護。

當血囚死透了之後,一縷縷的煞氣從血囚體內湧現出來,煞氣一般情況下並沒有顏色,只有濃郁到一定程度才會顯露出淡紅色,除非大量的煞氣凝結后才會呈現鮮紅色。

然而這血囚的煞氣竟然是一深紅色的!

「這麼多煞氣,這傢伙到底屠殺了多少生靈?」 靈魂契約:惡魔的復仇天使 羅征淡淡的想著。

那一縷縷煞氣不斷地打入羅征的身體,在羅征的身體之中聚集起來,相比之下,羅征剛剛殺掉的那幾個人,所得到的煞氣簡直不值一提。

約莫數十個呼吸的時間之後,血囚體內的煞氣終於在羅征的體內聚集完畢,最終變成了三塊深紅色的血色結晶。

「三塊血色結晶,這就是三份煞氣嗎?」羅征能夠感受到這三塊血色結晶也是一種特殊的能量,這能量便是由成千上萬的生靈臨死前的詛咒而形成的,生靈死去的時候的詛咒,可以想象並非什麼好東西。

只不過凡事有利有弊,這煞氣雖然會反噬自身,不過若是將煞氣運用起來,威力也是出奇的大,例如血囚的根基遠遠不如周丹,可是爆發出來的實力卻比周丹要強,這就是依靠煞氣才發揮出如此實力。

「這三份煞氣潛伏在我體內,對於我來說是有害的,還好我與殺戮劍山建立了聯繫,可以將煞氣存放在殺戮劍山,」羅征心念一動之下,這三份煞氣瞬間就消失了,而羅征感應到自己的身體某處傳來一絲能量的涌動……

把煞氣存入殺戮劍山,原來這麼簡單,不知道我能在殺戮劍山存放多少煞氣?

就在羅征思考的時候,不遠處一道人影正在飛速逃竄,那正是跟在血囚身後的羅俊逸!

羅俊逸如何能想到,羅征竟然隨手就把血囚給宰了!

那可是被官府和青雲宗聯手追殺的血囚啊!這血囚的實力在這幾個郡縣之中幾乎是無敵的存在,即使官府和青雲宗派遣了不少高手來圍剿血囚,還是被他硬生生的逃走了。

現在竟然被羅征頃刻之間抹斷了脖子……

羅俊逸只覺得背後發冷,他現在的腦海裡面除了逃跑,已經無法思考任何問題。

不過沒有走出兩步,便有一位少女悄無聲息的攔在了羅俊逸的跟前,那少女笑面如花,正是羅嫣,只聽她輕聲說道:「三叔,你是想去哪兒?」 迦南學院,隨著魂天帝的到來,頃刻之間便化為了一方岩漿世界,岩漿噴涌,肆意流淌,整個黑角域也都被岩漿給完全覆蓋了。

放眼看去,這方天地,一片赤紅,熾熱的高溫瀰漫著,空間都被炙烤地扭曲起來了。

在那赤紅天際之上,一道道氣息強大的身影匯聚著。

這可怕的溫度,對於這些身影沒有絲毫影響,因為此刻站在這裡的,皆是這方大陸上的巔峰強者,在場的每一人都足以稱霸一方。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皆是看向了矗立在岩漿世界中央的那一道磅礴大氣的洞府大門,古帝洞府,簡單的四個字,彷彿透著無上的威壓一般,竟令人不覺生出一抹濃濃的敬畏之心。

「古帝洞府,我記得這裡似乎還有著一條太虛古龍……」蕭寒目光閃爍,視線在那岩漿世界中掃視開來,那條太虛古龍乃是太虛古龍一族上一代的族長,燭坤,同樣也是一位九星巔峰層次的強者。

不過蕭寒看了半天,靈魂力量也在那岩漿世界中搜尋了一番,可是依舊未曾發現老龍皇的蹤影,隨即蕭寒也是苦笑,這怕就是結局發生變故的預兆了,那位燭坤乃是九星斗聖巔峰強者,本來也是他們這邊一位強大的助力,而現在,沒了。

蕭寒苦笑了笑,隨即也是不再糾結於此。

望著那現世的古帝洞府,魂天帝的雙目中也是布滿火熱之色,他魂族謀划千年,這一天終於到了。

隨即魂天帝手掌一招,一枚古玉出現在手掌上,八塊古玉齊聚,他手中的,自然是陀舍古帝玉,也是開啟古帝洞府的鑰匙。

古元沒有輕舉妄動,此刻動手,沒有任何意義,開啟洞府,已經是大勢所趨,現在他要做的是進入洞府中奪取那一顆帝品雛丹,唯有如此,方才能阻止魂族的陰謀。

魂天帝身影一閃,出現在了那府門之前,在那府門之上,有一塊凹下去的地方,自然是放置陀舍古帝玉的位置,隨即他才古玉放了進去。

咚!

霎時間,那奔涌的岩漿瘋狂翻滾起來,百丈府門顫動著,一絲絲光亮開始從那兩扇門的縫隙中投射出來。

眾人的目光皆是緊張地盯著。

很快,兩扇厚重的大門開啟了,一股神秘的氣息撲面而來。

魂天帝一馬當先,第一時間便沖了進去,古元等人緊隨其後。

蕭寒則是頓了頓,沒有跟進去,既然大陸將陷入浩劫,那麼即便進去想必也是於事無補,而且實力差距擺在那裡,兩位九星斗聖強者,若是瘋狂起來搶東西,誰攔得住?更何況,在那洞府裡面,最為珍貴的,可不僅僅只有那一枚帝品丹藥。

這般一想,蕭寒便沒有跟進去,他還是抓緊時間想想,他該如何踏入帝境吧,隨即蕭寒身影一閃,來到了那道磅礴大氣的府門上坐著,靜待洞府中的爭奪結束。

而一切,的確跟斗破的歷史一樣,魂天帝奪走了帝品雛丹,他們這邊只有古元這樣一位九星斗聖強者,要擋住兩位瘋狂起來的九星斗聖顯然是不可能的,斗聖強者之間,每隔一星差距極大,更別說高階斗聖之間的差距了,那根本不是數量能夠彌補的。

「中州浩劫……」站在那府門之上,蕭寒望著那離去的魂天帝和虛無吞炎,目光閃爍著,這跟原著中所記載的一樣,帝品雛丹被魂天帝奪去,魂天帝閉關修鍊,吞噬源氣后,最終晉級斗帝之境,大陸籠罩黑雲,一場浩劫降臨。

「如今魂天帝奪走帝品雛丹,大陸危矣!」古元一行人也從洞府中掠了出來,各個氣息急促,想來剛才歷經了一場激烈的大戰,面龐上也都是帶著一抹憂慮之色,魂天帝乃是九星斗聖巔峰,如今獲得源氣,那麼晉級斗帝,只是時間問題罷了,而一旦魂天帝破關而出,那麼他們這些跟魂族作對的人,必定都將死無葬身之地。。

「那也未必,魂天帝能成帝,我們這邊,同樣也能造就一位斗帝強者。」蕭寒說道,本來是由燭坤道出的秘密,如今自然只有通過蕭寒之嘴說出的。

「造就一位斗帝?」聞言,蕭炎等人皆是有些不解,沒有源氣,如何造就一位斗帝強者?

蕭寒一笑,沒有多言,身影一閃,掠進了古帝洞府。

蕭炎等人皆是疑惑地跟了進去。

很快,蕭寒來到了一方遼闊的廣場之上,其上,有著二十二根石柱,自然是原先擺放二十二種異火的地方,鬥氣大陸異火榜上,總記有二十三種異火,排名第一的,乃是由二十二種異火合成的火焰,也就是當年陀舍古帝的由來。

「這裡有什麼奇特嗎?」蕭炎疑惑問道。

「當然,這異火廣場,能讓你踏入帝境!」蕭寒道。

「確定?」蕭炎有些懷疑。

「騙你不成,先抬走再說吧!」蕭寒道。

「我抬?」望著那方寬敞的異火廣場,蕭炎嘴角不覺抽了抽。

「加油!」蕭寒拍了拍蕭炎的肩膀,隨即掠出了洞府,古元等人給蕭炎投去一個愛莫能助的眼神后,也退了出去。

蕭炎無奈苦笑,隨即施展出了一部天階鬥技,九丈琉璃身,身體當即暴漲了數倍,而後他只能硬扛著異火廣場朝著外面走去,每走一步,空間都在瘋狂震動,這異火廣場並非凡物,即便蕭炎乃是斗聖強者,但是抬起來依舊吃力,不過蕭寒說這事關斗帝,蕭炎也只能甘當辛苦的搬運工了。

費勁弄出洞府後,蕭寒這才出手,施展空間之力幫蕭炎將異火廣場運回了天府聯盟。

「這異火廣場中到底隱藏著什麼?」天府深處,蕭炎看著蕭寒,好奇問道,一旁的古元等人也是疑惑不已,也是沒能看出門道。

「你將異火之力爆發出來,再去靠近這異火廣場。」蕭寒道。

蕭炎點頭,隨即調動異火之力,周身有著可怕的異火流轉著,蕭炎朝著異火廣場走去,最後,則是在眾人那驚訝地目光之中,蕭炎直接消失了,那場景,就像是蕭炎走進了廣場之中。

「這是怎麼一回事?」古元等人感到驚訝不已。

「不用擔心,蕭炎要在裡面閉關一段時間罷了,待得出關之日,想必就是斗帝了。」蕭寒說道。

說完,蕭寒也是不再多留,隨即朝著天府之外走去,蕭炎能得陀舍古帝傳承成帝,而他的帝路,則還是八字沒一撇。

系統說了,終極任務是拯救鬥氣大陸,這就說明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很有可能即便蕭炎成帝,依舊不能阻止這場浩劫,最後那一場雙帝之戰必然會生某種不可預測的變故。

蕭寒站在天府之外那一方極長的台階頂端,俯瞰著中州大地,目光閃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