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重見天日,周浪頗有些劫後餘生之感,看了眼身後的萬佛洞,不由得的深深呼出一口氣。

「此地,是我的蛻變之地啊。」

突然,10餘只暗綠綉眼鳥,向周浪急速俯衝而來。

此地為初級危險區域——千佛山。

神變歷之後,此地代表性的變異獸便是這暗綠綉眼鳥,為初級變異獸,有主動攻擊性。

上體包括兩翅的內側覆羽概純草綠色,頭頂和尾上覆羽均有黃色渲染,前額最為鮮亮,眼先和眼的下方黑色,眼周具一圈白色絨狀短羽,故名「綉眼」。

「chi-i,chi-i,chi-i」

10餘只此鳥,急速振翅,音調清朗而顫動。

那鳥喙,可以輕易洞穿人的身體,即便是一般的初級武者,見到10餘只一起出現,也要避其鋒芒。

周浪之前來的時候,沒少受了此鳥苦頭。

此刻,周浪微微一笑。

鬼臉蜘蛛獸魂發動!

瞬間,周浪宛若穿上一件鬼臉蜘蛛能量外衣。

「喝喝喝喝喝喝喝!」

周浪揮動蜘蛛步足,那十餘只變異鳥,宛若刀爆肉球般。

獵愛蠻妻,狂傲總裁勢不可擋 噗噗噗噗噗——

一連發出十幾聲,被直接切成兩半,血肉橫飛,掉落地上。

叮,恭喜獵殺:初級變異獸「暗綠綉眼鳥」,獲得初級獸魂(一次性消耗)x1

叮,恭喜獵殺:初級變異獸「暗綠綉眼鳥」,獲得初級獸魂(一次性消耗)x1

……

叮,恭喜獵殺:初級變異獸「暗綠綉眼鳥」,獲得初級獸魂(一次性消耗)x1

……

獲得了6個一次性消耗獸魂,這個爆率還可以吧。

周浪咋舌,檢查這是什麼獸魂。

手上,出現6枚暗綠綉眼鳥的眼球,晶瑩剔透,宛若瑪瑙。

不過,這6枚可是「爆炸」屬性。

「好像略叼。」

周浪決定試驗一枚。

他將一枚眼球扔了出去,扔的遠遠的,足有二十米開外。

「轟隆——」

眼球爆炸,波及範圍半徑五米,地面一片焦黑。

「這威力可以啊,一枚能炸死一群普通人,至於初級武者,躲不開,一枚也絕對能炸死一個。中級武者就不一定了,而高級武者的話,除非高級武者不護體。」

周浪分析著手中的新獸魂,得出的結論是,這東西很厲害。

「哈哈哈,分分鐘爆炸小王子的節奏。」

於是,周浪開始獵殺這片區域內的暗綠綉眼鳥。

千佛山區域,如今到處都是大片的闊葉樹,針葉樹,十分適合暗綠綉眼鳥生存。

周浪一路而去,獵殺了足有200-300隻,得到了100多眼球獸魂,爆率差不多是一半多。

還好獸魂是可以收入體內的,否則這麼多,怎麼放還是個大問題。

不過100多此類獸魂了,也能用一段時間,周浪暫時不想繼續狩獵此鳥。

而此片區域也終於走到了盡頭。

一代懶仙 「終於走出來了,家,我要回來了。」 走出這片區域,周浪駐足不前。

「那五個人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難不成,現在我家裡,有一個我嗎?」周浪沉默片刻,覺得還是低調點前去。

神變歷時代,人們的穿衣打扮,奇裝異服習以為常。

加上武者經常受傷,所以大街上經常能夠看到半張臉、整張臉纏著繃帶的人,周浪如今,就將整張臉纏上了繃帶,打算「易容」一番。

至於金剛降魔杵與卍字黃皮葫蘆,有點拉風,所以也被纏上繃帶。

這麼一來,周浪頗有點木乃伊的風格。

他這打扮,走在大街上,雖然有人會多看一眼,但是並沒有人太關注他,因為街上比他打扮稀奇古怪的太多了。

光明小區,這是周浪家所在的小區。

是世界武者七大勢力之一,財團勢力武者們的小區之一。

周浪的父親,是一個小武者,年輕的時候狩獵變異獸,攢了一點小錢,嚮往與世無爭的日子。

所以退役,成為了一個啃老本的無業游民。

這小區的房子,也是當武者的時候,從財團勢力手中買來的,受到財團勢力的保護,若是被變異獸襲擊,財團勢力有義務保證其中居民的生命財產安全。

周浪有些躊躇,在小區外徘徊不前。

「若是那個家裡,真的有一個『我』,那麼我到底該以一種什麼態度面對?」周浪很是糾結。

畢竟他這個周浪,也不是這個世界原來的「周浪」,所以如果這個家裡還有一個「周浪」,那麼對於這個世界的父母來說,兩個都是冒牌貨才對。

又或者說,那個家裡的「周浪」才是真的,被那五個人殺死的「周浪」,或許本來就是個冒牌貨?

周浪心裡那叫一個彆扭。

他糾結,他抓頭髮。

「轟——」

小區內,爆發一聲驚天巨響。

「我的天哪!」

周浪大驚失色,他看到其中一棟樓的頂層一戶,竟然炸開了。

整個房頂都被炸飛,遠處都能看到黑煙滾滾,焦黑一片。

「媽的,那是我家啊!」

周浪撒腿就往那邊跑,一邊跑,他一邊罵罵咧咧:「一定是可惡的財團勢力,想要掩蓋他們的陰謀,這群狗東西,讓我知道這一切是誰做的,將來我一定滅其全家!」

來到樓下,此刻早就聚集了一群看熱鬧的人。

「天啊,這是誰家,怎麼爆炸了?」

「太可怕了,是老周家吧?」

「我的天啊,這是怎麼了?」突然,一名約莫四十幾歲,一看有武者底子的中年男子,略有點帥,沖了過來。

「老頭子,你等等我。」身後,緊跟而來一個氣喘吁吁,年齡相仿,依稀可見年輕時美貌的中年女人。

「爸、媽?」周浪虎軀巨顫。

太好了,他們兩人沒在屋子裡。

狂情總裁太毒辣 「小海、小浪還在家裡啊!」周父火急火燎。

「什麼?大哥還在家裡?」周浪身體巨顫。

千萬不要出什麼事情啊!

周浪也是緊隨其後,往樓上沖。

來到了家門外。

就看到防盜門都被爆炸的衝擊波撞開,地上,躺著兩具……

屍體?

周父大驚失色,他的眼中只有地上兩人。

上面一人,全身焦黑,已經碳化,下面一人,整個左臂被炸的稀爛。

「咳咳。」下面那人劇烈咳嗽起來,用微弱的聲音呼喊著:「小浪,你為什麼要救我?」

「小海!」周父希望又失望。

周浪也是一陣驚駭。

那碳化的屍體,竟然是自己一直糾結的那個「周浪」?

而他,竟然救了周海?

好兄弟啊,就沖這個,我也不糾結到底誰才是真的「周浪」了。

若是你不死,我便與你做真的兄弟又有什麼不可以的?

若是你死了。

你的仇,我給你報!

財團勢力,你們等著消亡的那一天吧!

周浪趕緊去檢查碳化的「周浪」。

鼻息全無。

脈搏全無。

體內能量全無。

死透了!

周浪失落的搖了搖頭。

周父如同遭到晴天霹靂,周海也是痛不欲生。

「爸、哥,我沒死。」周浪趕忙解開頭上繃帶。

周父與周海都是震驚無比,看了看地上的碳化「周浪」,又看看這個纏著繃帶的周浪。

「這位是我好兄弟,我之前有點事情,讓他代替我,照顧你們一段時間,沒想到竟然發生這種事情。」周浪氣的咬牙切齒。

「對了,你們就當是我死了,對外就這樣宣稱就可以。」周浪趕緊將繃帶纏上:「我懷疑,這件事情,有一個大陰謀,我被意外捲入了漩渦之中。」

「躲不掉嗎?」周父蹙眉。

「有些事情,哪裡是這麼容易躲掉的?」周浪搖頭:「更何況,我與做出這一切的幕後黑手,有不共戴天之仇,將來我一定要滅殺此獠!」

周浪義憤填膺,周父與周海知道此刻也無法多說什麼。

趕忙去檢查周海的傷勢,他傷的很厲害,雖然不至於致命,但是左臂是完全殘廢了。

「快點送醫院。」周浪趕忙道。

「對對對。」周父趕緊打電話。

「爸、哥,見過我的事情保密,我會儘快加入一個新的勢力,到時候帶你們去安全的地方。」

「我想可能他們是針對我的,我死了,他們或許就不會針對你們了。」

周浪神色凝重,這種弱小無力之感,實在是太糟糕了。

看著周海的斷臂,那裡觸目驚心,周浪非常內疚。

嘆氣道:「哥,這條手臂,你也別太擔心,等我成為基因武者的那一天,就可以得到斷肢再生的藥劑,一定可以幫你治癒傷勢。」

「小浪,你多加小心啊。」周海想再說什麼,但終究只是化作了一聲嘆氣。

「爸,你們有安全的地方去嗎?」周浪十分擔心家人安危。

「你放心好了,我當年也是個武者,我會去祖宅避一避風頭,到時候你去祖宅找我們。」周父決絕道。

「那好吧,我要去加入一個新的勢力,並且會快速達到可以與財團勢力比肩的高度。」周浪自信滿滿。

「財團勢力啊,那可是個龐然大物,不然我們隱姓埋名吧。」周父有些擔憂。

「放心好了,我已非吳下阿蒙。」周浪依舊是信心滿滿。

不知道為什麼,周父與周海這一刻,都十分的信任周浪,覺得是他的話,就一定能夠實現他的諾言。

獒唐 「小浪,你放心去吧,我也是武者出身,自保還是可以的。」周父安慰周浪:「我們會簡單的給小海處理一下傷勢,並將你這位好兄弟的骨灰帶走,我們祖宅也只有我們周家人知道,相信短期內是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嗯,我會儘快,在散修聯盟取得地位,到時候獲得他們的庇護,將你們接過去,相信到時候財團勢力也不敢輕易招惹散修聯盟。」周浪神色凝重。

「好,你也多加小心啊。」周父也是神色凝重。

氣氛一時間,有些壓抑。

不過,神變歷時代,人們從小見慣了打打殺殺、爾虞我詐,反倒是比公元歷時代的人,心理承受能力強很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