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懷鈺已經聽說楚銀南劫持他媽咪的事情,但忍著沒說。

「媽咪也好想你……你怎麼瘦了這麼多,是不是那邊的伙食吃不慣,還是訓練太苦了?」

秦懷鈺主動摟住了秦菲的脖頸,窩在她的肩膀那笑著,「媽咪,我沒事。看到你們一切都好,我也就放心了。

東方王子愣在當場,嘟著嘴巴,顯然有些不開心了。

同樣感覺被冷落的東方王妃,倒是直接,「哇」的一聲哭了,還撲過去抱住了秦菲的大腿。

原本就煽—情的畫面,被東方王妃這突如其來的哭聲攪合得,愈發不可收拾。

「王妃,你鬆手!」王子皺眉,想將妹妹拽開。

其實仔細想想的話,他這個大哥也確實更需要他媽咪的關心。這麼小的年齡就獨自闖蕩在外,在軍校里肯定吃過不少的苦。

「不要!媽咪是我的,我也要媽咪抱抱……還要讓哥哥親我。」

秦菲還完全沉浸在跟秦懷鈺久別重逢的喜悅中,聽到女兒這麼說,一時間還沒反應過來。倒是秦懷鈺有些尷尬地提醒,「妹妹還小,媽咪可別偏心啊!」

「你們都是媽咪的心尖寵,缺一不可!」親菲後知後覺地調侃了一句。

「哥哥,抱抱!」王妃雙手張開,本該是滿臉淚痕的小臉上早就蕩漾著燦爛的笑容。

微微愣神后,秦懷鈺伸手將東方王妃以公主抱的姿勢抱了起來,然後緩慢地轉了一圈。

東方王妃興奮地尖叫,「哇塞,哥哥好棒哦,可不可以再轉快一點?」

曾幾何時,爹地好像也抱著媽咪這樣轉過,感覺真好!

秦懷鈺勾唇笑著,逐漸加快了旋轉的速度。

「王妃,快下來,別摔著了。」

王妃躲開了秦菲的手,緊緊抱住了秦懷鈺的脖頸,撒嬌道:「不要嘛,大哥哥的懷抱好溫暖,我長大了要嫁給鈺哥哥。」

秦菲「噗嗤」笑出了聲,而站在一旁的王子,整張臉都黑了。

今天絕對是他的遭難日。

大哥回來后,他媽咪奮不顧身地抱住他又是親,又是噓寒問暖……而王妃這個小跟班,如今揚言要嫁給自己的大哥?

感情她之前那麼黏著他,是因為自己太無聊,而退而求其次才跟他玩的?

聽到「嫁」那個字,秦懷鈺腳下一頓,險些將臂彎上抱著的小丫頭扔了出去。

東方玉卿從廚房裡出來,看到的就是這一幕,突然有種歲月靜好的感覺。

第一次覺得被團團包圍住的秦懷鈺是他的神助攻,看來郁林均的提議不錯,回頭要給他準備一份大禮才行。

東方玉卿冷不丁說了一句,「王妃,你大哥長途跋涉很辛苦的,你別總纏著他。」

東方王妃鬱悶地「哦」了一聲,原本巧笑嫣然的小臉瞬間變得鬱鬱寡歡。

秦懷鈺小心翼翼地將東方王妃放到地板上,然後裝模作樣地往廚房走去。

媽呀,他家妹子也忒豪放了,她就是想嫁,他也不敢娶啊!

「餓了吧?先喝杯溫牛奶,早餐馬上就好。」

看著東方玉卿身上系著的圍裙,秦懷鈺忍不住打趣,「看樣子我媽咪過得還不錯,至少不用整天圍著鍋台轉。」

聽出了兒子口中的揶揄,東方玉卿不氣,反倒欣慰一笑,「嗯,謝謝兒子的認同,你媽咪是我想要廝守終身的女人,自然不捨得她累著。」

「那你昨晚幹嗎趁火打劫?」

秦懷鈺的一句話懟得東方玉卿啞口無言。

好吧,他知道這個臭小子昨晚連夜趕回來就是為了早點看到他媽咪,順便還能趕上過生日。

殊不知他正忙於「耕耘」,直接掛斷了秦懷鈺的電話,最後房門被敲響時,才迫於無奈地停了下來。

儘管好事被打擾,但也不影響他看到大兒子時的好心情。

「鈺兒,你長高了,讓爹地抱抱!」

東方玉卿彎腰下去,還沒碰到小傢伙的肩膀,就被及時躲開了。

「既然我媽咪睡了,那麼明天見!」秦懷鈺眸底快速劃過一抹失望,然後轉身離開。

看到秦懷鈺頭也不回地進入自己的卧室,東方玉卿才尬笑著回房。

說實話,他心裡很不是滋味。大概是知道自從兩年前,迫於無奈跟秦菲離婚後,這個大兒子就對他有了成見。

當時秦菲確診為失憶,而秦慕年的腿粉碎性骨折……雖然手術很成功,但在秦懷鈺的認知里,是怎麼都無法接受自己的父母離婚吧? 黃極主雖然心存僥倖,希望方昊天和魯平不要闖出大禍。

然而他跟眾人一樣,看著不斷下陷的夏鼎殿而不能為力,內心中的忐忑更濃了。

「黃極主。」千泰陽和崔圭主同時看向黃極主,千泰陽聲音冷厲,「方昊天和魯平是代表你黃家進入夏鼎殿,現在夏鼎殿變成這樣,定然是他們兩人在摸鼎時闖下了不可饒恕的大禍。」

說話中,千泰陽眼中驟現殺機。

「不好。」

黃極主突然臉色劇變,但還是慢了。

「啊!」

司寇升、高旻、張晉都發出慘叫,三人都有一條手臂炸開,黃武則是如遭雷擊,一身修為驟減,變成了虛空神境初期。

四人突遭襲擊,莫名其妙。

隨之看到千泰陽幸災樂禍,詭笑滿臉,便一下子知道是千泰陽暗中告狀,最終千泰主出手懲治他們。

「千泰!」黃極主怒吼。

「轟隆!」

千泰陽幾人的面前突然大爆炸,隨之崔圭主和千泰陽都站了起來,竟然兩人聯手擋下了黃極主對千泰陽等人的擊殺。

千泰陽想到是怎麼一回事,頓時臉色發白,驚恐不安,但又為千泰主和崔圭主聯手而心喜。

「黃極主。」崔圭主聲音平緩低沉,「你黃家派進的兩人闖了大禍,千泰主對他們做出小小懲罰不為過,此事就這樣揭過了。」

黃極主怒極而笑:「好,好,很好。」

他生生將這口惡氣咽了下來。

沒辦法,他們三人的實力在伯仲之間,現在對方聯手,他肯定打不過,如果真要拼下去,他會受傷,而黃武等人可能就要命喪於此。

「你們沒有錯,回去我會儘力彌補你們。」黃極主暗中傳音給黃武等人,「特別是你,黃武,你一定要記住今天之恥。你們四兄弟我一直最看好你,以後能不能滅了崔圭家和千泰家就看你了。」

「是,老祖。」黃武和張晉他們精神驟振,雖然受了重傷但有黃極主這話,四人覺得反而賺了。

黃極主此話,也意味著黃家的家主之位已經非黃武莫屬了。

「轟!」

夏鼎殿徹底陷入地底,一層波光而過,夏鼎殿原來所在的地方變成了一塊大平地,好像夏鼎殿從來沒有出現。

「嗡!」

虛空震蕩,兩道人影突然平空而現,不是方昊天和魯平還能是什麼?

「是他們。」

「他們出來了。」

「他們好大的膽子,闖了大禍竟然還敢出來?」

四周有人叫嚷,千泰陽叫的最歡。

在夏鼎殿內,千泰陽受挫,他自是記恨上黃家了。

重生之公主千歲 「跪下!」

千泰主和崔圭主突然大喝。

「轟隆!」

千泰主出手,大手鎮壓,要將方昊天和魯平擒拿,但出手很狠,是要將方昊天和魯平打成重傷。

黃極主全力出手,但崔圭主和千泰陽早就商量好了,崔圭主全力阻擋黃極主,不要他救人。

「砰!」

勁氣炸開。

千泰主的大手掌被擊散,方昊天和魯平走上前來。

「這……」眾人大驚,方昊天和魯平竟然能抗衡千泰主?

千泰主也是震愕當場。

黃極主和崔圭主也看向方昊天和魯平,同樣震愕。

「怎麼回事?」

方昊天看到黃武四人重傷的樣子,頓時臉色生寒。

黃武簡短將經過說出來。

方昊天和魯平身上的殺息越來越濃。

黃極主趕緊傳音道:「我、千泰主、崔圭主三人,實力相當,現在他們兩人聯手,所以我也無法跟他們討回公道。」

方昊天和魯平對視了一眼,黃極主是這樣的態度那就好辦了。

魯平暗中傳音給方昊天,笑道:「你剛晉陞造物主境,就拿千泰陽試試手?崔圭主由我來對付。」

「雖然殺不了他們,但也要讓他們付出沉重的代價。」方昊天聲音低沉,「我們兩人就要離開,若是能將千泰主和崔圭主打成重傷,黃極主就有機會打壓這兩大家族,這份功勞在我們離開后自然是算在黃武的頭上,是我們離開前為他做的最後一件事了。」

「嗯。」

方昊天和魯平達成了協議。

然後由方昊天跟黃極主道:「我們決定替四少爺他們討回公道。我們有把握打傷千泰主和崔圭主,前輩以後如何做,我想前輩比多們更懂。」

黃極主聽著內心劇震:「你,你說什麼?你們有能力打傷他們?」

「是的。」方昊天很肯定。

黃極主真的震驚了。如果方昊天和魯平真能打敗千泰主和崔圭主,也代表他們的實力比他黃極主也要高啊。

「小武果然是有大氣運者,我沒有看錯,竟然讓兩個這樣的人物輔助他。」黃極主大喜,對黃武更加看重了。

「千泰主,崔圭主。」方昊天開口,聲音洪亮,「你們不知情況竟然就敢出手傷我家少爺,傷我三個兄弟,你們必須要給我們一個交代。」

「什麼?」

千泰主和崔圭主瞪大眼,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而四周的人也是個個震驚,兩個黃家的客卿,竟然叫嚷著要千泰主和崔圭主給交代?

黃武和張晉三人也是驚呆。黃武急急道:「兩位心意我們明白,這份情義我們知道,但千萬不要衝動。」

「四少爺,我們自有分寸,你不需要擔心。」方昊天輕笑,「他們傷了你,就得付出代價。哈哈,你就等著回去當家主吧!」

「嗖嗖!」

方昊天和魯平突然暴起。

方昊天向千泰陽揮劍,魯平則是向崔圭主出拳。

「這,這……」

看著兩人竟然向千泰主和崔圭主出手,四周的人都驚呆到要石化了。

這世上還真有這等不怕死的人啊!

突然間,也有人對方昊天和魯平生出敬意。

雖然這是找死行為,但試問在座這麼多人,又有幾個人在兩位造物主境的強大面前有出手的勇氣?

然而千泰主和崔圭主的臉色卻是變了,他們終於感應到方昊天和魯平的氣息已經由虛空神境升到了造物主境,然後到達了不在他們之下的威能。

「造物主境。」

千泰主和崔圭主的心直是下沉,突然感覺到不妙,剛才兩人藉機打壓黃極主的行為太魯莽了。

有了三個造物主境的黃家,豈會甘心被他們打壓?

「轟隆!」

方昊天四人瞬間打成了一團,轉眼就打到了虛空上去。

因為四人都不想在地面上打。

千泰家族和崔圭家族都有很多人在地面上,如果四人不怕波及,別人死,他們家族的人也要死。

方昊天和魯平本意就是不想波及別人,所以也願意到空中去打。

「砰砰砰……!」

空中的對戰,已經到了極度可怕的地步,從天而降的威壓,地面上境界稍低的人都感到窒息,彷彿下一刻就會讓自己爆炸,嚇得這些要都趕緊後退,退得遠遠的,免得被波及而死。

造物主境的對戰真的太可怕了,空中氣流狂攪,彷彿末世,彷彿要將天穹打穿。

黃極主護著黃武和張晉他們,靜靜看著,他自是地面上所有人最沒有壓力的一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