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沉默的天女,葉凡笑道:「師傅不用擔心,如果弟子要想禍害早就禍害了,哪裡還用得著等到現在。」

天女哼道:「這次有不少勢力會針對我們兩派,到時候肯定會陷入眾矢之的,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

葉凡冷笑道:「師傅不用擔心,這回咱們一定要讓這些傢伙付出代價。」

天女挑眉道:「要想讓他們付出代價,我們聖女殿至少要有一個半神才行。」

葉凡立時笑道:「師傅不用擔心,弟子今後一定會在你身上多多努力的。」

天女嘴角抽搐一下,對於葉凡的話不知道說什麼好,她剛剛絕對沒有這個意思,不過想到提升的方式,發現還真需要她躲在自己身上努力。想到這裡,天女臉有些熱,這種情況絕對是她第一次遇到,面對害羞的情緒還是壓不住。

「你還有什麼事兒嗎?」

葉凡急忙道:「弟子想要進入聖女池,不知道是否可以?」

天女點頭道:「這個沒有問題。」

葉凡有些驚訝,天女如此爽快答應了,居然沒有提出要求,讓他很是意外。不過既然她不說,自己也就沒有必要主動提出來不是。

「那師傅陪我一道去如何?」

葉凡的眼睛火辣辣的,天女聞言俏臉一紅,她急忙道:「你跟天茹去吧,為師就不去了。」

葉凡不甘心道:「師傅啊,弟子這次或許能夠藉助聖女池蛻變,如果能有師傅在一旁護法,弟子修鍊時更加安心啊。」

天女搖頭道:「不了,如果我跟你一道進入聖女池影響不好,你跟茹兒不就是夫妻,沒人會說閑話。」

葉凡驚訝的道:「師傅難道想要跟弟子在聖女池做其他事情嗎?」

天女聞言俏臉一紅,惱道:「再胡說八道,為師不讓你進去了。」

「弟子不敢。」

葉凡微微一笑,瞬間上前抱住天女熱吻一番,這才心滿意足的離開。

天女目送葉凡離開,搖頭苦笑,她沒想到自己居然會被這混小子拿下。要說愛上了葉凡到不可能,天女知道自己之所以回屈服,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被這小子趁虛而入了,現實用修鍊的事情誘惑,然後趁機下手,既然都親親我我了,心理防線自然脆弱了很多。

天女到沒有什麼後悔的,作為一名武者,晉陞半神的誘惑實在是太大,跟葉凡成為道侶也不算什麼驚世駭俗的事情,沒看到這小子跟杜瑤都好上一年了,雖然很多人都在說,但是對方一根汗毛都沒有損失,反而還能晉陞半神,如果自己晉陞了半神,其他人說什麼也傷害不了自己。

可以說只要能晉陞半神,天女真的不在乎外邊人說什麼,在焚天城師徒同侍一夫的離職多得是,這可不僅只有葉凡。

……

「你跟師傅都說了什麼?」

天茹一臉的疑惑,她沒想到師傅居然如此好說話,讓她跟葉凡一到家進入聖女池在,這種待遇簡直不可思議。

「這可是我用一本聖書換來的,你以為事情真的那麼好解決。」

葉凡一臉的鬱悶,似乎自己吃了很大的虧一樣。

天茹立時笑道:「我是說師傅居然只要一本聖書,這實在是太令人驚訝了。」

葉凡暗笑,他自然知道天女為何只要一本了,畢竟那是他們的定情信物,如果再要的話肯定會讓這種關係變質,看來最後沒有在進入聖女池做出刁難,也是處於這種原因,這可不僅僅只是害羞而已。

天茹雖然疑惑,但是並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糾纏,她的心思完全被進入聖女池給吸引了。作為一名聖女殿的弟子自然清楚聖女池的種種好處,當確定可以進入時,她就拉著葉凡直奔聖女池。

聖女池乃是重地,絕不是什麼人都可以進入的,葉凡手中有天茹給的令牌,所以跟天茹一路暢通無阻。聖女池說來就是一個溫泉,只不過內里蘊含著非常特殊的力量,剛剛踏足這片地方,葉凡就感到聖女池的名不虛傳。

「青鸞了?」

「她去武庫了,現在一時半會兒是不會出來的。」

天茹臉上掛著笑,她的心情很好,也不招呼葉凡,脫掉身上的衣物,直接進入聖女池。如今跟葉凡有了一年的夫妻生活,美麗的聖女對於在他面前不穿衣服已經習以為常了,所以脫得很是利索,同樣自然得很。

「愣著幹嘛,還不快下來。」

天茹臉上儘是興奮之色,難得這妞還不忘邀請葉凡一同來洗鴛鴦浴。聖女都毫不介意了,葉凡哪會猶豫跟不好意思,他很快看齊跳入聖女池內。

聖女池有什麼獨特之處?

如果不是真正進入其中,葉凡絕對不會明白聖女池的獨特,他發現並不是因為神泉內蘊含了什麼獨特能量,能夠供人吸收,真正的原因是整個聖女池內有一股非常獨特的氣場。

這個氣場真的非常有意思,處於聖女池內,葉凡發現自己的聖體直接切換而出,接著聖輝從他的身體中釋放而出,那一刻將整個聖女池都染得神聖一片。

這種變化讓一旁的天茹目瞪口呆,她不是第一次進入聖女池,但是這種變化卻從未有過。

天茹暗暗吐槽,自己這個正牌聖女都得不到聖女池的垂青,這混蛋一個外人,居然好處不斷,實在太沒天理了。

葉凡的心情很是激動,聖女池中的力場非常霸道,同樣也非常溫柔,他發現自己體內的劍道法規都跟著震動,一種共鳴出現在彼此間,一條條神道竟開始壯大。如今蕭戰體內的劍道法規全都蛻變為本源劍道之法,每一條都非常純粹,在他看來已經不可能再有任何的晉陞了,但是現在的蛻變卻在告訴他自己當初的想法有些可笑。

晉陞對葉凡來說自然是天大的好事,這表明他的劍之道在沒有達到圓滿前,還有很大的可挖。

「轟!」

劍道法規很快就就有了變化,每一條神道達到了自身的極限,那一刻葉凡體內的所有劍道法規幾乎同時爆發出共振。

「轟隆!」

身體就像被炸開一樣,葉凡心神巨震,那一刻他感覺自己的身體都被炸開,恐怖的劍道力量似乎要將他的身體撐爆。

蛻變來得很快,遠沒有葉凡想象中那樣的艱難,當所有劍道法規達到極限時,圓滿就已經來到。葉凡清晰感應到自己正在邁入天尊境界,同樣他的劍之意、劍之法、劍之力都跟著衝擊極限的屏障,正打算衝進媲美半神的檔次。

「親愛的,你這時候最該做的就是過去將那位聖女臨幸了,因為高品質的關愛能夠帶給她難以想象的滋養,或許能夠讓她突破聖女心經的桎梏,一舉邁入地尊的行列。」

魔媚的聲音在葉凡的腦中回蕩,充滿戲謔跟蠱惑,聽到她的話,他立時回過神來,聖女池有如此效果,如果彼此進行雙修,或許他能將自己獲得的好處帶給她也說不定。

葉凡對於自己的女人從來都是毫不吝嗇的,所以他閃電間出現在天茹的面前,濃郁的神聖光芒那一刻讓他顯得無比的高大,只看得天茹眼睛都露出迷醉來。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就簡單了,葉凡瞬間祭出自己最強的劍道,面對他這霸道到極點的劍招,她根本毫無招架之力,聖女池內有史以來第一次發生了男女的真摯感情交流。

很多時候第一次總是會產生不一樣的效果,就好比現在的葉凡跟天茹,本來根據魔媚的說法他能夠帶著天茹邁入地尊的級別,這一點很快就實現了,不過他很快就發現這一切都只是剛剛開始。

當天茹成功邁入地尊的時候,隨著葉凡的邁入天尊級別,那一刻可怕的塑造出現,她所修鍊的聖女心經發生了難以想象的蛻變,澎湃的神聖力量從她的身體中湧現,這種感覺就像她忽然化身神聖海洋,身體中彷彿有無窮無盡的神聖之力。

神聖之力就是聖女殿所修鍊的一種特殊力量,此刻聖女體內的神聖力量達到不可思議的程度,這是一種質變,直接超越她本身境界所能承受的極限。

兩人的變化都在劍法的祭煉中蛻變,葉凡就是唯一的主導者,隨著他的提升,天茹會跟著提升,這個效果好到誇張的地步。

……

「怎麼可能?」

聖女池乃是聖女殿的禁地,這裡禁止任何外人進入,同時就算是聖女殿的門徒在沒有獲得允許前也不能進入這裡。

只不過今天有些意外,聖女池外聚集了一群人,她們都是聖女殿的長老,這時候她們聚在聖女池最隱蔽的地方,雙目炯炯有神的看著聖女池中正在發生的事情。起初這些長老還是很不好意思的,不過在發現天茹的聖女心經持續暴漲之後,她們都看的目瞪口呆,哪還顧慮非禮勿視。

天女嘴角綻起一個弧度,既然決定要跟葉凡成為道侶,她自然要好好謀劃一番,她可不會將自己孤立,那太傻了。 天女對於聖女殿這些長老們還是非常清楚的,一旦讓她們知道葉凡擁有讓她們更進一步的能力,她們絕對坐不住。

「難道一定要通過這種方式才行?」

一個個長老都看得面紅耳赤,她們都是從未經歷過戀愛的女人,尤其是這種最真摯的情感交流,只要想到自己要跟天茹一樣被一個男人如此的愛著,她們哪裡能夠自在。

天女笑道:「不滿諸位,我曾今嘗試過。」

天女的話一出,立時就讓一群長老們瞪大眼睛,她們不可似乎的看著她,似乎驚駭於她的勇氣。

天女失笑道:「你們誤會了,我並沒有跟人這樣修鍊過,之所以知道這些也是聽這小子說的,當時他也就握著我的手,那一刻我體內的力量激動了,雖然不像茹兒這樣強烈,但是絕對出現了雙修的效果。」

「那能夠讓我們突破嗎?」

天娥一臉的期待,如果能夠幫助自己修鍊,跟葉凡握握手是沒有問題的。

天女搖頭道:「我說太膚淺了,如果我們只是普通仙尊或許還好辦,可惜我們都是資深天尊,如此一來僅僅握手自然是不夠的。」

「那殿主有沒有更進一步?」

一個個長老都期待的看著天女,這一刻絲毫沒有長老覺得她們的宮主應當聖潔,不應該被男性這種生物玷污。

對於眾人的期待天女非常滿意,她就緒要讓所有長老都認同,這樣一來自己跟徒弟一道成為葉凡的道侶就不會引起這些傢伙的激烈反對了。

「更進一步倒也有,這小子什麼樣的秉性大家也知道,所以他趁我分心時將我抱在懷中,那一刻讓我吃驚的事情發生,自己體內的聖女心經居然有了突破的徵兆,這還是自從我晉陞仙尊開始第一次碰到。」

「真有這事?」

「真是太不可思議了,居然能夠發生這種事情。」

一群長老都震驚的看著天女,她們似乎想要看一看她是不是在忽悠大家。

「殿主,你不會被這小子霸王硬上弓了吧?」

一個個長老面色古怪的看著天女。

「你們難道似乎瞎子嘛,我迄今為止還是處女。」

天女不滿的哼了一聲,續道:「我也就跟這小子接吻而已,效果非常不錯,所以我決定了,往後要跟他多多接觸,如果確信要走到最後一步,我就算放棄殿主之位不要也會選擇跟他成為道侶。」

天女完全就是一副豁出去的架勢,她扔下這句,目光掃過所有長老,沉聲道:「大家都明白我們聖女殿的窘境,你們今後還是找一個合適的男人吧,然後大家共同制定一個招收道侶的辦法來,最好讓其他宗門的弟子以入贅的形勢進入聖女殿。」

「這樣不好吧?」

「對啊,聖女殿應當純粹才行,如此一來,怕是會出亂子。」

一群隊友天女的提議目瞪口呆。

天女皺眉道:「你們說的也沒錯,所以這個政策不能放開,我們只是針對那些核心弟子中的精英,如果物色到合適的就讓他們成為道侶,如此一來,我們聖女殿就會有半神的誕生了。」

「這個提議不錯,一旦潛力足夠的弟子,就應當找一個合適的男修。不過但凡這種核心弟子都不能嫁入其他宗門,她們必須一輩子跟聖女殿綁在一起。」

一群長老開始商量起來,既然聖女殿的功夫要練到最高境界需要找一個男修,她們自然沒有必要限制,反而還需要鼓勵弟子找一個伴侶。一群有需求的女人聚在一起很快就能商量出接過來,在天女的主導下,一切都向著她射向的方向發展,有了這些規定,她跟葉凡成為道侶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最後甚至就連殿主的位置都不用讓出去。

商量完宗門大事,現在就輪到了這些長老們的私事了,她們都是頂尖強者,要想找一個雙修對象可不容易,所以她們的目光紛紛看向正在將天茹愛得死去活來的葉凡,無疑這就是最合適的對象,她們相信彼此能夠雙修,一定能夠晉陞。

只不過這種事情不可能是她們一廂情願的事情,所以最終能夠如願的只有少數。當然了,一群長老也只是覺得葉凡合適,但是她們並未想過彼此真的如此,不少人心目中其實有對象,只不過這些年來因為宗門的事情被耽擱了,不少都決定抽空去找自己的老相好去。

一群長老各有心思,真正在打葉凡注意的非常少,也就虎視眈眈的天女跟一旁雙目炯炯有神的美女。

這人是誰?

她的身份非常高,如果說天女乃是殿主的話,那麼她就是聖女殿的大祭司。聖女殿有些類似於宗教組織,除了殿主外,還有祭師的存在,她們主要就是負責聖女殿的一些規章制度,讓整個聖女殿保持純潔。

天女為何要將大家召集起來,她的目的其實就是想要獲得這位大祭司的認可,如果大祭司不同意,她就算是殿主也無法將這些推廣開來。從現在來看效果非常不錯,不過天女需要頭痛了,因為她發現大祭司似乎對葉凡很感興趣。

大魏霸主 這是一個競爭對手啊。

天女現在還沒有跟葉凡確定下道侶的關係,她擔心這小子被大祭司誘惑,忘了她這個師傅,所以決定要儘快將一切付諸行動,她看得出來,如果生米煮成熟飯了,這小子肯定會負責的。

……

葉凡自然不會知道聖女殿因為自己迎來了一次變革,他跟天茹的修鍊持續了數天的功夫,當一切結束時他驚喜的發現自己的修為終於突破了。

天尊!

葉凡發現這個修鍊還真是順利,體內九種劍道,每一種都非常的完美,磅礴的劍道之力才身體中怒涌,神念輕輕一動,他甚至感覺能夠掛起一陣風暴。

真是強啊!

葉凡很是吃驚,九種劍道之法達到圓滿之後,他發現居然形成一個非常完美的整體,雖然沒有融合在一起,但似乎跟融合沒有任何區別。

這是……

葉凡震驚的發現,自己的力量根本就不是什麼劍尊,體內的劍道之力從體內的元竅出來,立時匯聚成一股,那一刻妥妥的半神級別劍之力。

九九歸一就是半神啊。

葉凡驚喜萬分,效果遠遠超乎想象,他雖然不是半神,但是卻又是名副其實的半神,因為他體內的劍之力並不是一種媲美,而是真正屬於半神之力。

真是不可思議的啊。

葉凡現在非常期待宗門排位賽的到來,那個時候他一定要讓這些傢伙知道厲害,尤其是那個什麼少城主,如今的他可是相當於半神的存在,尤其這個半神還是攻擊力最強的劍客。

現在葉凡可以稱自己為半步劍神了,他的實力將提升到一個難以想象的地步,碰上真正的半神完全可以正面將之轟殺至渣。

葉凡的收穫非常大,同樣巨大的還有天茹,這女人驚喜的發現自己的實力居然達到天尊境界了。

真是太好了!

天茹很是激動,她知道自己終於又追近了跟狐芷的距離,本來對於這個競爭對手達到天尊巔峰感到絕望的,沒想到這回居然如此給力,一下子讓她達到天尊境界。雖然跟狐芷還有很大的差距,但是這個差距看上去並非遙不可及,這讓天茹充滿動力。

修鍊完,自然需要離開,葉凡跟天茹離開聖女池,不過他們剛剛出來,就看到天女已經恭候多時。

「師傅!」

天茹一臉的喜色,她自然不知道自己師傅從頭看到尾,所以急忙將自己的收穫告訴自己的師傅。

天女臉上神情很是自然,一點都看不出已經做出驚世駭俗決定的樣子,勉勵一番自己的徒弟,她這才看向葉凡道:「既然你已經達成自己的目的,那不如現在就回去,好好備戰,爭取在宗門排位上獲得好名字。」

天女的話很是自然,天茹自然開心表示一定監督葉凡,而他則是感覺很是疑惑,難道美人兒殿主不想要晉陞到半神了?

「這是我答應送給你的東西,現在給你吧。」

就在葉凡疑惑之際,天女將一個錦盒交給他,這東西看上去是一件寶貝,內里有空間波動,顯然空間要比想象的大很多。

葉凡一愣,看著含笑的天女,他忽然記起來,自己送她定情信物的時候,她也說要送自己的。

「師傅啊,你送他什麼啊?」

天茹可不知道自己師傅跟葉凡之間發生的事情,她想要強過葉凡手中的錦盒,不過卻被她的師傅一瞪眼,呵斥道:「看什麼看,又不是給你的。」

被師傅呵斥了,天茹有些委屈,不過到沒有對象,而葉凡卻是察覺到了什麼,顯然這是天女送的定情信物,自然不想讓自己的徒弟知道。

葉凡離開了聖女殿,說實話,他心中充滿疑惑,不明白天女到底在搞什麼。

「師傅到底送你什麼東西,居然都不許人家看?」

天茹有些耿耿於懷,目光老往葉凡懷中妙,要不是這是街上,她或許真的想要搶過來。

葉凡直接收進體內,根本不給天茹機會,既然天女不想讓自己徒弟知道,在不了解是什麼前提下,他還是藏著一點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