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林寒乃是這一屆的新人王,這已經代表著他有著巨大的潛力,自然是引起幾大殿主的欣賞和爭搶。

不過,林寒發現,有幾位殿主沒有說話。

其中,就包括那最先出聲的女殿主,他們都是端坐在各自的寶座之上,在神光中沉默,沒有要招收林寒的意思。

對此,林寒倒是理解。

雖然自己是這一屆的新人王,但天劍門天才何其之多,猶如恆河之沙,自己的潛質,不一定每個人都覺得驚才絕艷。

「加入葬劍殿。「

突然,一道清冷的女子聲音在林寒腦海中響起。

「為何?」林寒神色無波,但心中卻是一震。

他看向前方九尊寶座,眼神深處有著一絲驚疑不定。

是九尊殿主中的某一位在給自己傳音,還是另有他人潛伏在這大殿之中?

「大日乾坤劍的傳承之地,就在葬劍殿中。」那清冷的女子聲音再次在林寒腦海中響起。

「你怎麼知道我想要大日乾坤劍的真正修行之法?」林寒心神頓時驚道。

「這個你就不用管了,你只需要知道,若是你想得到真正的大日乾坤劍傳承劍術,必須加入葬劍殿,進入葬劍殿深處的劍冢。」那清冷女子的聲音再次響起,隨即便是不再言語。

對於這個神秘女子聲音,林寒心中有著一份猜測。

看來,是自己先前在分門爭鬥中,使用大日乾坤劍被有心之人發現了。

而這清冷女子絕對和自己的師尊赤陽王有所聯繫,不然,她為何特意關注自己,甚至是引導自己去獲得大日乾坤劍的真正傳承之法。

「我要加入葬劍殿。」

驀地,林寒出聲了。

爹地,媽咪生氣要哄哄 「你要加入葬劍殿?」

幾大正在爭論的殿主頓時停下了,他們語氣都是帶著一份詫異。

沒想到,林寒最終選擇的是葬劍殿這個已經落魄的天劍門一脈。

不過,這是林寒的自己選擇,幾大殿主也不再多說什麼。

「我葬劍殿一脈如此沒落,你為何要選擇葬劍殿?」最中央的那寶座之上,神光中傳出一道蒼老的聲音。

那聲音,似乎帶著無盡的疲憊。

「只有沒落的人,沒有沒落的脈系。」林寒出聲說道。

語氣中,帶著一份隱隱間的鋒芒,直指葬劍殿沒落不是脈系傳承問題,而是掌控葬劍殿之人的問題。

「放肆小子!」

「你竟然敢暗諷棄師叔!」

「這小子真的是口無遮攔。」

九尊寶座之上,傳出一道道斥責聲,一股股恐怖的威壓,瞬間席捲林寒的方向。

「我所言無錯,問心無愧!」

林寒鏗鏘出聲,他站立在那裡,傲骨錚錚,一股衝天的劍意,瞬間將九尊寶座上覆蓋下來的威壓全部撕碎。

他站在那裡,仿若一柄衝天利劍,有著不可直視之鋒芒。

「好!」

驀地,那中央寶座上的蒼老聲音響起,裡面的神秘存在猛地道:「希望你入我葬劍殿,不要後悔!」

……

葬劍殿一脈。

一座山峰之上,兩人正並列而行。

「沒想到林兄也被分配到了這葬劍殿一脈中。」說話的,是一個身穿白衣的俊朗男子,衣冠勝雪。

正是荊天羽。

而他身旁,一個青衫少年,背負銹劍,正是林寒。

此時,距離新人考核已經過去了好幾日,那被選中的三千弟子都被分配到了九大殿中。

林寒沒想到,自己竟然在葬劍殿這一脈中碰到了荊天羽。

也算是緣分吧。

「林兄,你如實說,當日在那惡魔小世界中,那詭異的骷髏魔頭,到底是不是你所斬殺?」突然,荊天羽神色帶著一份濃郁的好奇,頓時問道。

聽此,林寒笑了笑,這荊天羽的性格,頗為豪爽,他倒是也不想再隱瞞,頓時點了點頭。

「果然是林兄你救了我們!」

得到了林寒的肯定,荊天羽目光滿是興奮,他頓時道:「我就知道,那種鬼地方,怎麼可能會突然有什麼神秘強者出沒,慕容心月和我,其實在新人考核后,就有所懷疑,那骷髏魔頭是林兄你所殺。」

說著,荊天羽鄭重對著林寒抱了抱拳,道:「多謝林兄救命之恩!」

「大家都是師兄弟,何須言謝。」林寒笑著拍了拍荊天羽肩膀,道:「接下來的日子裡,還需要荊兄的照顧。」

林寒所言,是因為荊天羽這幾日,準備將拜入天劍門的新人聚集在一起,組建一個宗門中的弟子派系。

這種宗門中的弟子派系,其實很是常見,別說記名弟子和外殿弟子,就是內殿弟子,甚至是真傳弟子,都是有著暗中操作,水很深。

因此,林寒此時才開玩笑讓荊天羽以後照顧照顧自己。

因為,荊天羽若是成功組建了一個新人弟子派系,就算是新人弟子的領袖者了。

「林兄說笑了。」

荊天羽苦笑著搖了搖頭,道:「之所以有這個想法,主要還是看到每年新人弟子進入宗門后,都會受到一些老弟子的壓迫,掠奪他們的門派福利等等,所以,若是我們新人弟子能夠聯合起來,說不定就能夠避免這種情況發生。」

「荊師兄,不好了!」

驀地,一道急切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唰!

下一刻,一個新人弟子飛速而來,他看到荊天羽身旁的林寒,頓時抱了抱拳,道:「林師兄好。」

「嗯。」林寒笑著點了點頭。

緊接著,那弟子不再猶豫,立馬看向荊天羽,道:「不好了荊師兄,我們新人弟子區來了一幫老弟子,自稱是一個叫『血衣閣』的派系,要強行徵收我們新人弟子剛剛從宗門上層接收的丹藥,這些丹藥,可都是我們的命根子啊,其中就有荊師兄和林師兄你們的一份,但現在都要被那血衣閣給掠奪了。」

「欺人太甚!」

荊天羽目光露出怒意。

「走,去看看。」

林寒也是眸光露出一絲沉色,頓時道。

這才幾天?

老弟子中的一些派系就欺壓上門了? 那些初戀時心動的美好之感在林北望的心底蔓延著,她緊緊的摟住了陸寒徹,再次充滿愛意的喊了聲,「寒徹……」

正喘著粗氣,情難自禁的陸寒徹突然睜開了雙眼,停止了手中的動作。他眸子底一片陰霾升騰。

林北望睜開了雙眼,茫然看著陸寒徹。不知他這又是怎麼了……

空氣里一片尷尬的沉默。

林北望的手機恰時響起。

林北望偷偷鬆了口氣,拿起手機走到了偏處接了起來。

「喂……」林北望有些茫然這個陌生號碼。

「二小姐,我是阿翔的朋友。」

林北望手中動作停滯,翻著白眼,努力回想了一遍這個聲音,腦子裡靈光一閃,終於人頭和聲音對上了號。

「怎麼了?韓墩出什麼事情了?」

「邪非在鬧,說要見你。我不知道他在耍什麼花招,想了一下,覺得還是要告訴二小姐你一聲。」

聽到電話里「邪非」二字,林北望偷眼看向陸寒徹的地方,發現陸寒徹沒有注意到她這邊。

她小聲的對著電話說到,「好,我一會就來。」

掛了電話后的林北望在心中吐槽,這個邪非,還真的是不安生,但是若是不去看一眼,萬一他真的在自己手裡出了什麼事情,那她怎麼和莫姨交代!算了,還是得親自去看一下。

林北望拿著電話走進了客廳,她看著陸寒徹的神情有些閃躲,在腦海里尋思了一個借口,話到了嘴邊說出來的卻是,「你怎麼跑我家裡來了啊?今天不用處理公司的事情嗎?」

話一說出口,林北望就後悔了。想捂著自己的腦袋,大聲罵自己一句,「白目啊!」

是不是戀愛中的女人真的智商就直線下降了啊……

果然,陸寒徹聽到林北望這麼一說,本來面無表情的俊臉上,立馬陰雲密布,他環抱起雙臂,深邃的眼眸微眤,光潔的下顎線微昂,嗓音冰冷的說到,「這幾天,我先徵用你家幾天。一會王術會把我的衣物送過來。」

語氣霸道不容置疑,林北望一頓以為自己聽錯了。

這哪是徵用,分明就是登堂入室啊!

「那個……」林北望說著,不由自主的咽了一下喉嚨,怯怯的說到,「我……我……還沒做好同居的準備……」

這話顯然說的底氣全無。掰掰指頭認真算的話,他們先前在海濱別墅的時候其實已經是同居的狀態的……

林北望想到這裡突然大大的眼睛一亮,心中揣測著。也不知道最近恢復彼此正常的身體狀況后,他有沒再在往自己的賬戶上打錢了……

她邊這麼想著,邊在一旁暗暗掐指頭算。

錢這種事情她林北望一向是最認真的……

低著頭,認真盤算的林北望絲毫沒有察覺到一道高大的身影正在靠近著自己,他微眤的眸子正充滿危險性的看著林北望。

他把手撐在牆壁上,冷冽的氣息壓迫而來,他看著林北望,聲調陰沉的說到,「怎麼,你這算著手指頭的樣子,是準備收我房租?」 很快,在那弟子的帶領下,林寒和荊天羽就來到了事發地點。

極品妖孽養成系統 那裡正是葬劍殿一脈的新人弟子所居住的區域。

但此時,一眾新人弟子,卻是被一群身穿血色衣衫的老弟子給圍住了。

其中,一個身披血色大袍的年輕男子,神色帶著一份陰厲,正狠狠盯著一眾剛剛從宗門上層領取每月福利的新人們,冷聲道:「將所有靈丹和靈藥都交出來一半。」

「這些都是我們應得的,你們欺人太甚!」一個新人弟子神色帶著怒意,頓時道。

「啪!」

但下一刻,一個巴掌立馬扇到了他臉上。

是那個身披血色大袍的年輕男子出手了!

他修為深厚,直接一巴掌將那新人弟子扇飛,森冷一笑道:「這是天劍門的規矩,你們來到葬劍殿,就要遵循我『血衣閣』的規矩,抓緊交出來一半丹藥,不然,讓你們以後吃不了兜著走。」

「是誰想讓我們吃不了兜著走?」

驀地,一道冷冷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眾人紛紛望去,頓時看到了不遠處走來的荊天羽和林寒。

此時,荊天羽一臉的怒意,冷冷盯著那血袍男子,道:「你們老弟子也太囂張了!」

「新人弟子就該好好聽話,囂張?我們有囂張的本錢!」

那血袍男子森冷一笑,竟然轟然爆發力量,瞬間朝著荊天羽的方向一手抓去。

「轟」

一股恐怖的氣息瞬間衝出,那血袍男子竟然有著地罡境大成的修為,此時殺來,竟然手掌凝聚出一尊血色的罡元巨爪,要將荊天羽生生重傷。

「蒼天刀訣!」

鏘!

荊天羽沒想到這那血袍男子竟然不顧同門,直接下狠手,他驚怒之下,頓時拔出背負長刀,瞬間一刀斬出一股凌厲的刀芒,直接迎戰。

「嘭!」

冰冷的刀芒和血色巨爪碰撞,轟然破碎開來。

蹬蹬瞪!

蹬蹬瞪!

下一刻,兩人都是紛紛後退了幾步。

竟然平分秋色。

要知道,荊天羽可是今年新人弟子中最頂尖的弟子存在,他的戰力還是極其強橫的。

若不是今年冒出了個林寒,說不定今年的新人王就是荊天羽了。

因此,他一刀與那老弟子平分秋色,林寒並沒有感到奇怪。

而對面,那血袍男子神色微微變得難看,他沒想到,這突然出現的新人弟子,竟然有著如此強橫的實力。

剛才那一下,猝不及防下,他的手掌差點被荊天羽手中的長刀給撕裂。

「好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