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階段,羅征的修為已經到了生死境五重的頂峰,應該準備對抗第六次小天劫。

不過就在他著手準備的階段,卻又有人找上了門,而讓羅征萬萬沒想到的是,此人竟然是這雷風幽神劍的主人,也就是雲渺天宮的前任宮主。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雲渺天宮的最頂層的大廳之中。

一位身穿玄色長袍的老者坐落在一側,這老者的身邊則矗立著一位身穿青衣的女子。

那女子極為年輕,骨齡只有二十歲,便是比羅征都小了兩歲。

「我這次路過飛鴻界,便是順道來看看,除此之外,還有一件事情要拜託你,」那玄色長袍的老者不緊不慢的說道。

一旁的雲落,對這老者十分恭敬,笑吟吟的回道:「老宮主開口了,雲落自然沒有拒絕的道理,」說著,她那一雙妙目便是打量了老者身邊那女子,繼續說道:「莫非老宮主是想將此女,放入我們雲渺天宮之中?」

雲落口中的老宮主,便是這雲渺天宮的前前任宮主,也就是雷風幽神劍曾經的主人,肖道來。

如今的肖道來已經是今非昔比,傳聞他正在籌劃著衝擊天尊之位,在聯盟之中也算是炙手可熱的人物!

誰知道肖道來只是搖了搖頭,隨即笑道:「老夫曾經主持雲渺天宮一萬三千載,也是育人無數,不過卻沒有收過一位親傳弟子,此女,算是我的關門弟子。」

肖道來說完之後,他身邊的青衣女子也是挺了挺胸口,臉上便是流露出一絲傲氣。

看到青衣女子這般神情,雲落只是淡然一笑,若是肖道來真的能夠成功衝擊天尊之位,那麼此女也算是天尊傳人,這般年紀能夠得到天尊真傳,的確有足以傲然的資本。

「那真是恭喜老宮主了,能夠收到這樣一位徒兒,如果我沒有猜錯,您的這位徒兒似乎擁有大世之爭的命格?」雲落恭喜道。

肖道來似乎也十分高興,只是笑完之後臉上卻流露出一絲性味索然之色,好一會兒才嘆道:「大世已經揭幕了,我等衝擊天尊之位也註定只是旁觀者,卻是到看這群時代的寵兒們,如何去表現了……」

這時候那青衣女子便是說道:「師尊,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

肖道來點了點頭,「安心自然不會讓為師失望,」隨即肖道來便是又對雲落說道:「如果我記得沒錯,這一次聯盟要開啟「薪火傳承」,所以我便是想讓安心跟隨雲渺天宮,參加這薪火傳承,這便是要麻煩到雲落你了。」

聽到肖道來這番話,雲落終於明白了老宮主的來意,原來肖道來是想讓他的徒兒參加薪火傳承。

這對於雲渺天宮來說,並非是一個壞事,雲落自然不會拒絕。

寰宇之中諸多種族,皆有測試天賦之法,而人族所使用的測法之法,便是名曰薪火傳承,與那天位一族的三座塔一樣,在整個寰宇之中也是非常權威的一種方法,不過區別則是這薪火傳承,只是針對人族武者而已,而天位一族的三座塔,卻是針對整個寰宇中的天才。

雲落點點頭,「老宮主此話就太見外了,若是此女能夠在薪火傳承中取得不錯的成績,我們雲渺天宮也是臉上有光,雲落感謝您還來不及呢!」

肖道來便是又嘿嘿笑了笑,才說道:「安心已經展開了蓮華九葉,她在薪火傳承中的成績想必不會太差。」

他雖然這般淡然說出來,但是對安心開啟的蓮花九葉還是頗為自負的,整個寰宇之中開啟蓮花九葉的超級天才又有多少?以安心的潛力,在薪火傳承中無法拿到一個不錯的成績,那才是讓人想不通了。

那位叫做安心的女子,抿抿嘴,師尊寄予了她如此厚望,她這番的目標不是要拿到一個「好成績」,而是要拿到頭名!

這番交談之下,肖道來似乎有想起了什麼事情,便是忽然說道:「如果我記得沒錯,我曾經的一柄兵刃便是置入了神兵堂中,一會兒雲落可否帶我前往那裡,讓安心自行將其取出來?」

肖道來並沒有直接討要他的兵刃,而是讓那叫做安心的女子自己去取!

這麼多年以來,都沒人能夠取走那雷風幽神劍,他卻是對安心很有信心,認定安心一定能夠取走。

這話確卻是讓雲落一愣,臉上才流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

「怎麼? 總裁的甜蜜小嬌妻 不可以么?」肖道來臉上流露出奇怪之色。

鳳棲梧郡霜滿城 雲落聳聳肩膀,「不是這個問題,而是因為……那劍在數天之前,已經被人取走了。」

「哦?」肖道來臉上流露出一絲笑意,以他的實力和地位,一件一品神器倒是沒有放在眼中,他讓安心自己去取,一來是因為安心修鍊的功法正好驅動雷風幽神劍,二來也是想在雲落面前證明安心的實力。

但是肖道來萬萬沒想到,那劍竟然被人取走了?他曾經身為雲渺天宮的宮主,親自將自己的兵刃置入其中,對這神兵堂的規則也十分熟悉,想要拿走他的劍,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知道是哪個天才人物取走了,修為又是什麼境界?」肖道來卻是產生了一絲興趣。

「他叫羅征,是一位飛升者,修為是生死境五重,」雲落如實回答道。

「飛升者?生死境五重?」肖道來目光的精光一閃,這般修為取走他的劍,的確是讓他十分意外了,「沒想到雲渺天宮中出現了這樣一位武者!」

聽到師尊的話,那安心的雙目之中便是流露出隱隱不服的表情,師尊固然沒有拿她與羅征對比,可是那劍原本應該是由她來取走的,現在卻被這位叫做羅征的傢伙取走了,她心中自然有些不服。

「我倒是想要見見這位叫做羅征的武者,不知道是否方便?」肖道來又淡淡的說道。

雲落便是點頭說道:「這並沒有什麼不可,羅征正在雲渺天宮之中修鍊,我現在就傳召他。」

不一會兒,雲落的傳音符就在羅征的耳邊燃燒起來,這便是告訴羅征,那雷風幽神劍的主人想要見羅征一面。

羅征本來有些莫名其妙,莫非這前任宮主反悔,想要將這劍討要回去?

但是轉念一想,這種人物恐怕不會因為一件一品神器跟自己討要,他將衣冠整理一番之後,則是按照雲落指示的方向趕過去。

很快,便是在兩位執事的引導之下,進入了這大廳之中。

當這肖道來看到羅征的瞬間,雙目便是死死的盯著羅征,絲毫也不曾離開,臉上更是流露出驚疑不定之色,但是很快,他卻是將那神色給壓了下去,便是笑道:「聽說是你取走了我的雷風幽神劍?」

羅征朝著那肖道來拱拱手,隨即說道:「是我取走了雷風幽神劍。」

「不錯,生死境修為,而且只度過了五次生死劫……這劍落在你手中也不算冤枉,」肖道來淡淡的說道。

「看您的意思,莫非是想拿回去?」羅征忽然開口說道。

肖道來的那位叫做安心的徒兒便是搶先說道:「師尊又何曾在乎一把一品神器?怎麼可能拿回去,那劍自然是送你了!」

這女子如此說話,羅征的眉毛微微一皺,「這劍,是我憑自己的實力取走的,而且也耗費了真元玉,談何送字?」

其實若是這老宮主說送給羅征,他也不會這番反駁,但這老宮主身邊的女子這句話,說得好像是施捨一般,便是讓羅征有些不舒服了,他羅征又不是乞丐,這劍也不是他乞討而來的。

「你!」安心原本還想反駁,肖道來卻是搖搖頭,便說道:「的確,神兵堂規矩還是師尊當年訂下的,誰有能力,誰就拿走,算不上『送』這個字!不過年輕人,你既然拿到了這雷風幽神劍,我便是再送你一套心法,不然這把劍的威力在你手中也是大打折扣。」 這雷風幽神劍中真正的奧秘,便是在那一道人影之中。

當日羅征施展出第一劍后,發現了這個奧秘,自然也是琢磨了許久。

每當羅征斬出一劍的時候,都能激發出雷電與風刃,同時還有一道人影伴隨其中!

與此同時,還會伴隨一種心意相通的感覺。

可是羅征嘗試了許多次,他都無法操控那人影!最終熏便是得出了一個結論,這雷風幽神劍應該有一套特定的功法與之相匹配,至於這功法,羅征恐怕難以弄到手。

所以聽到老宮主的這番話,羅征的眉毛一挑,開口問道:「莫非,是關於雷風幽神劍的心法?」

肖道來點點頭,「看樣子你已經試過這把劍了,那劍中的幽神影你怕是無法操控……」

「對,試過了許多次,還是抓不住這個竅門,」羅征回答道。

「這可不是你能夠試出來的,」肖道來從手中掏出了一枚玉簡,便是交給了身邊的徒兒安心。

安心原本是想要走上前去交給羅征,不過她轉念一想,卻是用手輕輕一拋,那玉簡便是以極為緩慢的速度朝著羅征飛過來!

絕世藥神 她並沒有用真元依託,或者其他的方法,而是改變了她與羅征之間這片空間中的時間!

「時間法則?」羅征心中淡淡一笑。

其實這只是第一層時間法則罷了,領悟了時間法則第一層的武者都能夠做到,但是安心運用的時間則極為巧妙,她將這範圍控制的十分精準,只是她與羅征兩人之間的這一段距離,不長不短,不偏不倚。

至於她為什麼這麼做,目的當然只有一個,便是賣弄了。@^^$

羅征搶先一步拿走了她的劍,她心中就是不服,她便是想讓羅征明白,他與自己之間的差距!

她並不在乎一把雷風幽神劍,她知道自己的命格,在不隕落的情況之下,她就是這個時代的寵兒,隨著大世之爭的序幕緩緩拉開,她終究會是這個時代的主角!

至於這羅征,又算得了什麼?

羅征從這青衣女子身上感受到了一絲敵意,只是這一絲敵意讓羅征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當然,羅征現在的性子並不會與她計較……!$*!

可是當那玉簡緩緩飛行,飛到一半的時候,竟然越來越慢了,雖然還在緩緩前進,但是前進的速度如同爬蟲一般,若不仔細觀察,還以為這玉簡已經凝固在了空中一般。

如此一來,羅征則是微微一笑,徑自走了一步,便是踏入了她控制著時間的這片區域里,伸手一把將這玉簡摘在了手中。

從頭到尾,這時間法則對羅征沒有絲毫的影響!

看到羅征輕而易舉的應付了她的時間法則之力,安心則是輕輕咬了咬嘴唇,則是直接開口說道:「你會參加這次的薪火傳承,對吧?」

「薪火傳承?」羅征頓時一愣,「這是什麼東西?」

看到羅征毫不知情的樣子,安心便是低聲說道:「連薪火傳承都不知道,果然是飛升者……」

這邊的雲落則是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才對羅征說道:「抱歉,是我沒來得及告訴你,這薪火傳承羅征你可是必須要參加。」

羅征聳聳肩膀,「我是沒所謂,不過我想知道這薪火傳承到底是什麼?」

雲落這才告訴他:「薪火傳承是十三宮中測試潛能的一種方法,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舉辦一次,」她想了想后,這才說道:「你可以將它看作是天位一族的那座塔!」

雲落可是擁有罪惡之塔中完整的記憶!

她卻是不曾忘記,羅征獲得了金色天位的封號。

這種一個大衍紀里,也只出現過幾個人的超級封號獲得者,羅征在薪火傳承中的表現,雲落自然是極為期待。

至於老宮主的這位徒弟,當然也是不錯的,但是看她的樣子,似乎想在薪火傳承中與羅征比試,就是有些自不量力了!

倘若老宮主知道羅征擁有金色天位的封號,恐怕會立即打消「安心」的這個念頭。

不過雲落當然不會將這件事情主動告知,這小女孩年紀輕輕,因為天賦奇高,便是被肖道來寵溺的如此自負,雲落身為長輩原本也是看不慣,這種女孩就應該被羅征挫掉銳氣!

當然,雲落只是潛意識覺得這安心不如羅征,但真正的情況也不好說,寰宇這麼大,奇人那麼多,許多事情都是在不經意中產生一個讓人意想不到的結果,就看薪火傳承的時候兩人的表現了。

「哦,明白了,」羅征點點頭,他才扭頭對那青衣女子說道:「我會參加這薪火傳承,卻不知道你為何要如此一問?」

安心盯著羅征,則是淡然說道:「我會將你遠遠地甩在後面!」

「然後呢?」羅征又問道,臉上便是掛著一副油鹽不進的笑容。

看到羅征這表情,她哪裡還會順著羅征的問題繼續往下說,只是狠狠地瞪了羅征一眼,回到了她師尊的身側。

兩個小輩之間這火藥味,在肖道來與雲落眼中到也沒有什麼,武者的世界一向都是如此,只有競爭才能夠迸發出自己的極限和潛力。

薪火傳承的問題暫且被羅征放在了一邊,他便是手持玉簡規規矩矩的向肖道來道謝,不管如何,這一道心法對他來說還是相當有用,而自己拿走了此人的劍,還憑白得到此人的心法傳授,羅征的感謝也是應當。

自雲落那裡離開之後,羅征也是了解了一番這薪火傳承的內容。

這薪火傳承的確是可以用來測試武者的潛力與天賦,但是其功能還是偏向於測試一途……

而罪惡之塔,也就是玲瓏塔則是一個磨練武者的戰鬥意志的地方,天賦之碑姑且算是其重要的一環,但是重點則是比斗與修鍊。在這薪火傳承之中不僅能夠得到不錯的獎勵,似乎還有一些十分重要的人族傳承,羅征自然不會拒絕,甚至還隱隱有些期待,現在一切增強自己實力的機會羅征都不會放棄。

數日之後,羅征所在的大殿之中,手握那五尺雷風幽神劍。

隨著羅征的手指輕輕一抖,那雷風幽神劍便是切出一道劍光,凌空射出!

而劍光之中,則並沒有雷光與風刃。

這時候的羅征已經完全掌控了這把一品神器,暫時過濾掉了兩種法則之力,只是激發出其中的這一道人影。

那老宮主傳給羅征的心法,名曰《幽神心法》,便是能夠操控這雷風幽神劍中的「幽神影」。

第一次使用此劍的時候,那一道人影只是簡簡單單的一記沖拳,經過這些時日的修鍊,運用這《幽神心法》之後,那人影的動作已經複雜的多。

「嗖!」

大殿之中的那道人影疾馳而出,一個箭步之後,便是扭動著蛇形步伐,隨後再一個翻滾,再漸漸地消散……

再一劍刺出,另一道人影則再次飈射而出,那一道人影手中的拳芒便是密集的擊打出去,短時間內便是打出了一整套拳,然後漸漸消失。

「咻!」

羅征將劍輕輕一收,臉上陷入了思考之色。

一劍,便是能刺出一道幽神影,那麼他連續數劍,豈不是能夠刺出數道幽神影?

想到這裡,羅征便是將丹田中的混沌之氣抽取了不少,灌注在這長劍之中,他目光之中驟然流露出一道殺氣,那雷風幽神劍便是敏捷的揮舞起來!

「嗖嗖嗖嗖嗖……」

這一口氣,羅征便是刺出了十劍!

十劍,在不到一個眨眼的時間刺出,對於一般的劍客來說,並非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可是他這十劍刺出,眼前便是出現了十道幽神影,而且每一道的動作身法各不相同……

倘若那雷風幽神劍的原主人,雲渺天宮的老宮主看到這一幕,估計會目瞪口呆,他根本就沒有想過會有人將幽神影發揮到這種地步! 凡是神器,基本都是大有來歷之物,何況這件一品神器?

這雷風幽神劍雖然無法列入混沌萬靈碑,但也絕對稱得上是一件傑作。

肖道來是這把劍的主人,曾經他最多也只是在同一時間斬出三道幽神影,而按照那《幽神心法》上的描述,這雷風幽神劍最多也只能斬出三道……

並非肖道來的劍不夠快,到了他那個境界,對劍術的理解已經不是羅征可以比擬的存在,只是當出現第四道幽神影的時候,那麼第一道幽神影也就會消失,也就是說任何時候都只有三道幽神影並列出現。

可是現在羅征隨手出劍之下,便是讓十道幽神影並列出現,實際上已經打破了這《幽神心法》的規則。

至於其中到底是什麼原因,羅征也說不上來,只能將問題歸結於混沌之氣,似乎凡是混沌之氣催動的功法,效果都會提升不少,便是連那些法則也是如此。

不過這幽神影也是當真十分有趣。

利用幽神影羅征可是衍生出無數的戰法,例如幾道幽神影互相時間配合的招式,又或者是直接用人海戰術一擁而上,發揮的空間的確是很大。

而且除了這些幽神影之外,羅征原本還擁有自己的劍靈熏,她甚至可以隱藏在諸多幽神影中,進行刺殺。

如今的熏的靈魂之力恢復了大半,擁有銀魂境的她即便是面對一些強者,倘若在出其不意之下甚至能夠一舉將對方擊殺……

羅征進入雲渺天宮之後的消息,因為取劍之事,迅速引起關注。

而關於羅征的那一劍,更是在天宮之中傳的沸沸揚揚。

凌雲堂中的武者固然不敢找羅征的麻煩,而燕雲堂中的武者們,雖然對這件事情十分關注,有些天才武者甚至還揚言要挑戰羅征,不過只是嘴上說說,最終卻未能成行。

而燕雲堂的幾名天賦頂尖的武者,反應卻十分冷淡,似乎對羅征沒有太大的興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