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奈將八極拳秘籍小心放好,開始搜索夜校培訓班。

沒辦法,八極拳秘籍就在自己手中,讓自己心痒痒,為了修行八極拳,易水寒也是拼了。

「吃了沒文化的虧,以後努力做個文化人!」

易水寒下定決心,一定要好好學習,以免機緣在眼前卻因為沒文化而錯失良機。

「天可憐見,高中就畢業了,沒想到現在還得去上學。」

易水寒吐槽著,感覺有些臉紅。

「有了!明珠大學,夜間培訓班有開設古文學,只是一周才三節課?」

易水寒在網上搜索了一番之後,眼前一亮,有古文學的課就好,報名時間也正好,「只是這一周才三節課,小篆已經收錄的足有九千多字,見鬼,這得學到猴年馬月去了。。。」

易水寒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有些懷疑人生。

人生本來就很艱難了,但現在對易水寒來說卻是格外的艱難。

吐槽歸吐槽,可當易水寒下定決心之後,卻還是會毫不猶豫的去做。

因為沒有修行功法,同時對修行的常識知道的不多,易水寒也沒有辦法修行。

只能是在房間內瞎折騰,做做俯卧撐之類鍛煉鍛煉身體。

「我的力量又變大了,按照聽諦殿的那人所說,被侵染的人類身軀發生異變,生命磁場與常人不同,在擊殺怪物之時,武者體內的磁場會將其怪物的一部分精氣捕捉,從而讓自身變強,我的力量之所以提升這麼大,也是因為之前擊殺那頭骷髏的緣故。」

易水寒一邊做著俯卧撐,一邊想著,在沒有其餘方法鍛煉前,易水寒只能夠選擇現在這種笨辦法來掌控增加的力量。

「只是我之前那種嗜血的衝動是怎麼回事,差點我就失控了。」

易水寒心有餘悸,當時在院落中,腦海中升騰起一個強烈的念頭,吞掉黃千亦,在這種嗜血近乎瘋狂的狀態下,易水寒全身感官都似得到一定程度的提升!

雙眼在那一刻似乎能夠看穿黃千亦的皮膚,看見皮膚之下血管內奔涌的鮮血,鼻子更是靈敏無比,能夠嗅到黃千亦身上傷口流淌的鮮血芳香! 卧槽!

這特么絕對不是人類的身手!

武清後背一片寒涼,她的洞察力也算是久經軍事訓練的,正常是不會叫人無聲無息的悄然接近而察覺不到半分的。

但這一次,她連對方是從哪裡突然冒出來的都沒發現。

她定睛望去,只見挾持住梁心的是一個身穿黑色練功服的年輕男子。

大約十八九歲的樣子,一米七五左右的身高,長相清秀,皮膚白皙,圓圓的臉蛋還有些嬰兒肥。

他挾制著梁心,冷眼環看著眾人,目光鋒銳如刃。

武清不覺有些驚訝,很難想象,身手如此高強的殺手竟會這樣年輕。

趁著士兵們紛紛掏槍與那人對峙,武清悄悄後撤了好幾步。

梁心死就死了,她還是想辦法要活著逃出去的。

就在這時,又聽黃亞橋自信的笑聲再度響起。

「識時務者為俊傑,梁大少,如今這句話,黃某人可是要送還給你了。」

黃亞橋冷笑著一揮手,外圍一圈人趁著站在梁家打手背後的優勢瞬間射出暗器,只聽一陣冷風的呼嘯聲,流氓們手中槍械紛紛落地,隨之而來的還有他們那堪比殺豬的慘嚎聲。

「梁少,恐怕您並不了解李先生的為人。」

只在眨眼之間就將局勢徹底逆轉的黃亞橋背著雙手,微笑著緩步踱向梁心「如果只是一通電話,就能叫李先生將我送給你們,那麼亞橋早就不知死過多少回了。」

白髮蒼蒼的李儒杵著拐杖微笑著走向前,「亞橋真是心胸坦蕩的真豪傑,能得到亞橋你如此信任,李某人就是貼上身家性命,也是死而無憾了。」

大眼賊兒眼見自己少主被劫持,急的眼珠子都要爆出來,他指著黃亞橋的鼻子扯著嗓子大罵道:「黃亞橋!你也不看看這是在誰的地盤上!梁少爺可是梁大帥的獨子,你們敢動他一根汗毛,我大眼賊兒保證這屋子裡的人,一個都別想活著走出金城!」

黃亞橋像是聽到了一句非常可笑的話,背著雙手低頭一笑。

不過還沒等他出聲反駁,承受不住脖子刺痛的梁心卻率先開了口:「大眼賊兒,不得無禮!」

武清不覺有些吃驚,梁心這個態度也轉變得太快了吧。

她心下又警惕起來,難不成梁心又要刷什麼花活?

又聽梁心轉向黃李二人,尬笑了一聲說道:「黃先生,李先生,這裡面肯定有誤會。這次的事,我純粹是給手下兄弟們抱不平,說到底就是瞧個熱鬧。你們要是有什麼疑問,直接問我這幫子兄弟就行。我還要回梁公館,跟家父聊點事,你們看就先放了我走吧。」

武清:「······」

雖然她早就料到梁心有好漢不吃眼前虧的覺悟,但是沒有想到他竟然會如此無恥的一秒認慫!

重生之貴女不賤 「呸!你想的美!」信息社的一個編輯義憤填庸的啐道。

黃亞橋擺擺手,示意手下人先退下,

「正因為你是梁國仕的兒子,今天才不能輕易放過。」黃亞橋冷了面色,肅聲說道。

「梁國仕跟著元容狼狽為奸,幾改政令,視民國政府公信權威為無物!現在更假借你這個浪蕩公子哥的皮,用這些幫派成員,便服士兵的手壓制輿論。如此藐視王法,欺壓百姓,我黃亞橋如何能輕易放了你?我倒要看看,梁國仕的雙簧被戳破了,接來下這齣戲還要怎麼演下去?」

梁心臉色一黑,但仍不放棄自救的機會,他忽然改變了話鋒,半求饒半建議的叫道:「黃先生,你們大人的事,我一個孩子,真的不懂,今天真的是誤會。」

說著他忽然側眼瞥了一眼武清,急急說道:「不然這樣,我把未婚妻先抵給你們,回去我就準備好賠禮道歉的錢款禮物,再來賠償諸位的損失。」

------題外話------

今天更新有點晚,但是字數累加比較多哦o(* ̄︶ ̄*)o 易水寒有些迷茫,對自己好像已經不夠理解了。

到了第二天,易水寒早早起床,洗漱一番之後打了個車前往明珠大學。

在詢問了門衛夜校的報名點之後,易水寒走進校園內。

現在氣候開始炎熱起來了,穿著也比較清涼,雖然不是清一色的大白腿,可偶爾也還是能夠見到一兩位穿著清涼的姑娘自眼前走過。

當易水寒來到報名點時,就只有幾個人。

現在大多都是直接在網上報名了,真正自己前來報名的反倒是沒有幾個。

報名的人中有男有女,年紀大的四十多歲,也有如易水寒一般的年輕人。

報了一個古文學專業,繳納費用之後就離開了。

古文學,一周三節課,一三五晚上六點至八點半。

再加上還有兩天才開課,已經報完名后自然不用留下來。

出校園之時,一女子迎面走來,約莫二十歲,面容精緻。

「嗯?」

「咦?」

唐雅與易水寒各自發出一道驚疑,腳下卻是沒有停留,交錯而過。

沙漠帝皇 唐雅是感知到易水寒旺盛的氣血,而易水寒卻是不同!

易水寒之所以驚疑,不是因為唐雅的容貌,而是來源於自己的眼睛!

易水寒向著唐雅看去之時,只感覺眼睛像是突然被針扎了一下。

緊接著一行只有自己能看見的資料就出現在易水寒眼前。

【妖魔鬼怪名稱】:???

【品質】:普通!

【等級】:鐘鳴境!

「哼!」

唐雅只感覺眼前之人太過放肆,雙眼像是將自己看透一般,莫名感覺渾身一冷,當下惡狠狠瞪了易水寒一眼快步離去。

「活見鬼了!」

易水寒有些發愣,自己眼前怎麼會浮現這樣一行資料。

唐雅的冷哼將易水寒驚醒,易水寒也是回過神,匆忙離去。

打了一輛車回到自己住的小區,易水寒進入衛生間,伸出右手將眼皮向著上下一拉,露出眼球。

仔仔細細看了半晌,眼睛並沒有什麼異樣。

「再試試!」

易水寒下了樓,坐在小區路邊的長椅之上,看著來往路人。

當易水寒看得雙眼都有些發澀后,也沒有之前般浮現出資料。

反倒是易水寒的做法讓一位保安虎視眈眈站在易水寒不遠處,畢竟易水寒的舉動在外人看來十分奇怪。

坐在椅子上半天,來回就是瞪大眼睛看著來往路人。

當易水寒都是有些心灰意冷,準備離去時,眼前再次出現唐雅的身影。

於是乎易水寒又是瞪大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唐雅。

這一次卻是不同,易水寒能夠感覺到自己凝神向著唐雅看去時,有一股暖流湧入眼睛之內,同時雙眼出現一縷輕微的刺痛。

【妖魔鬼怪名稱】:???

【品質】:普通!

【等級】:鐘鳴境!

星光璀璨難抵你 「不是幻覺,是真的!」易水寒臉上露出笑容,心中咆哮著。

「看什麼看!」

唐雅走在小區路上,看著易水寒瞪大雙眼對著自己傻笑,頓時氣不打一處來,開口呵斥著。

聽聞女孩呵斥,幾位路人也是上前,對著兩人指指點點。

易水寒回過神來,臉上的笑容僵硬了,饒是以易水寒臉皮的厚度,此時也是有些臉熱。

這事沒法解釋,越解釋越說不清,畢竟自己的行為舉止在其餘人看來充滿古怪。

「抱歉。」易水寒沒有解釋,向著唐雅露出歉意的笑容,轉身離去。

「臭流氓,算你運氣好,換一個沒人的地方看我不好好教訓你。」唐雅也是嘀咕一句轉身離去,沒有停留。

唐雅也是有苦說不出,總不能因為對方看了自己一眼,自己就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教訓這人一頓吧?

這也沒辦法解釋,難不成說自己在對方的目光下感覺渾身都被看透了?

怕不是會被人罵一句神經病。

「砰!」易水寒上樓,將門關上,一屁股坐在客廳沙發上,激動不已。

「我明白了,應該是實力,唯有實力達到鐘鳴境的人才能被我所探知!」兩次解釋看見唐雅之後,眼前才出現資料,而唐雅與其餘人相比,只有實力不同,達到了聽鍾境!

至於是不是以實力為標準,易水寒還不能完全確定,不過沒事,大不了下次有機會再試一試就知道。

說是這樣說,但易水寒卻是已經認定了實力就是被自己雙眼凝視是否出現目標信息的判斷!

在唐雅之前,坐在小區的長椅上,來來回回從易水寒眼前經過的人已經不少了,男女老幼皆有,都不能觸發雙眼的這個能力。

「妖魔鬼怪名稱與等級都很好理解,可這品質又是代表著什麼?」易水寒目錄思索,卻是沒有頭緒。

「妖魔鬼怪…」易水寒的心情逐漸冷靜下來,注意到資料的開頭,【妖魔鬼怪名稱】很顯然自己的這一對眼睛不僅僅能夠查探人類,應該說自己這雙眼最主要的作用是查探妖魔鬼怪!

奪愛盛寵:老公低調點 「除了查探目標信息之外,這一對眼睛還有什麼功能。」易水寒感覺自己這一對眼睛不僅僅只是能夠探知目標信息。

「好像從自己遭遇車禍開始,這一對眼睛就開始展露出不凡,我第一次身軀的強化,就是這一對眼睛造成。」

知道的信息太少了,易水寒也是分析不出來個什麼。

「總而言之不是壞事,最起碼可以分辨出身邊的人是否是妖魔鬼怪偽裝的。」易水寒心有餘悸的想著。

兩天後,易水寒吃了一頓晚飯,打了個車到了明珠學院校區內。

夜校也是在明珠大學的教學樓中,易水寒選擇的專業生僻,一周只有三節課,不像是其餘熱門的專業幾乎一到周五都能上課。

找到了教室,易水寒邁步進入其中,「我來早了?」環顧四周后,教室里空蕩蕩的,只有自己一個人,易水寒也不在意找到一個位置坐下。

當易水寒坐下沒多久之後,教室門口傳來腳步聲,一男子走了進來。

【妖魔鬼怪名稱】:???

【品質】:普通!

【等級】:鐘鳴境!

易水寒眼前浮現出來一行資料,讓易水寒有點方,「鐘鳴境都這麼泛濫了嗎?」 武清額上瞬間淌下一行冷汗。

黃亞橋轉眸望了一眼武清,遲疑著一時沒有及時回答。

「沒問題!」叫眾人有些意外的是,率先回答的人卻是梁心。

他強忍著痛,僵直著脖子急急顫聲回應,「這個女人不僅是我的未婚妻,還是金城最新起來的名伶名角,身材與床上功夫都是一流,原是我的心頭肉,但既然小英雄你看上了,梁心愿意交你這個朋友,不論是送給你們當人質,還是當禁臠,都沒問題!」

屋中人還沒從梁心這一番厚顏無恥的說辭中回過神來,一個憤怒的女聲就驟然響起,尖銳的尾音扎得每一個人的耳膜都生疼難忍。

「梁心!你個臭不要臉的,你他娘的還是個男人不?!」武清再也壓抑不住心中的怒火,抬手指著梁心的鼻尖原地爆炸,驟然發飆!

「這位小姐!」李儒眼看著柳如意被武清的怒吼震得手指一抖,匕首尖端將梁心脖子傷口延長了些許,身上汗毛瞬間倒立。

他急急上前一步,沖武清擺著手,「這位小姐,您畢竟是梁少的人,如今我們小兄弟動了真氣,再也受不得刺激,為了梁少的安危,您權且委屈一下。」

看出事情不對勁來的大眼賊兒急的膽汁苦水都要湧進嗓子眼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