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伏在黑暗中的神秘部隊,那些會噴火的遠距離殺器,以及不知為何就倒下的同伴,成為了他們心中永遠的陰影。

亂糟糟的腳步聲,漸行漸遠,消失在夜幕之中,黑夜,重歸平靜。

鄭飛一行人站到了被攻擊者的面前,接受他們的拜謝。

這群被攻擊者是不久前一次大規模部落戰爭的倖存者,只剩下百來個人,多數為婦女兒童。

他們一路逃亡,今天晚上剛到這塊平原,在此休息,沒想到追兵這麼快就來了,印第安部落中總是存在著能力超群的異類,鼻子比狗還靈。

就在他們以為自己會死掉時,卻被這群穿著奇怪、出手不凡的人救了,所以在他們的理解中,鄭飛等人就是神靈派來的使者。

當然,也是他們的恩人。

印第安人,很懂得感恩。

他們伏在地上,垂頭不語,這是某種禮節,看起來像是祈禱。

足有半分鐘的功夫,他們才陸續起身,用崇敬的目光,打量著部落的救世主。

族長是個年過半百的花鬍子老頭兒,蒼老的手心中,握著個牛角,那是權力的象徵。

「哪噠普雷修噠……荼羅撒……」

他說的話,聽起來像是喃喃自語。

許多部落的語言都不是通用的,所以隨行土著也聽不懂,茫然地看著他。

鄭飛沖老頭兒笑笑,搖頭示意聽不懂。

老頭兒明白了,皺了下本就很皺的眉頭,露出慈善的笑容,招呼一個小孩拿過來一個碗,裡面是白色液體,某種奶,不知道是什麼奶。

聖地亞哥是個吃貨,使勁嗅了下鼻子,道:「不是牛奶也不是羊奶,難道是……獅奶?」

「操……」鄭飛不禁被逗笑了,這個詞在漢語中,真藝術。

「所以問題是,誰喝?」漢斯撓了撓頭,退後一步。

眾人紛紛發出噫的嫌棄聲,很顯然,沒人願意嘗試。

真正的猛士,敢於直面慘淡的人生,敢於正視淋漓的鮮血,敢於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所以說洒家就是真正的猛士,來吧各位,陪我把我們的大航海進行到底!把我們的新類型進行到底!萬劫不復!額不對……百折不撓!)

鄭飛雖然沒說出上面那句魯大師的名言,但把意思也表達得差不多了,所以在他的「威逼」下,最重視榮耀的阿瑞斯苦著臉,屏住呼吸,痛苦地幹了那碗奶。

「真他媽難喝!不會真是獅奶吧?」他嫌棄地伸了下舌頭,差點沒吐出來。

「好了,回去給你補貼。」鄭飛哈哈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這碗奶不是獅奶,是虎奶,在這個部落的信仰中,虎象徵著強大的力量,族長的新生兒都會喂上一口虎奶,意在希望他能茁壯成長,成為部落的英雄。

接待重要的貴客時,他們也會用虎奶。

族長似乎並不在意他的反應,依然是那麼和藹地笑著,對族人們揮了下手臂,意思是,要什麼作為回報?

鄭飛看著這群落魄的印第安人,什麼值錢的東西都沒有,大概是逃亡太匆忙了吧。

正當他準備搖搖頭時,忽然聽到了吱吱嘎嘎的鳥叫聲,抬眼一瞥,原來是一隻鷹,這是個馴鷹的部落。

而且,不是一般的鷹,它的學名叫做,白頭海雕。

也許這個名字不為人知,但鄭飛卻非常熟悉它,因為在美國,到處都是它的標誌。

白頭海雕,鷹科大型猛禽,美國國鳥。

你的靠近,我的救贖 它因為體態威武雄健,又是北美洲的特產物種,而深受美國人民的喜愛,因此在美國獨立之後不久后,總統和國會便通過決議立法,選定白頭海雕為美國國鳥。

在二十一世紀,無論是美國的國徽,還是美國軍隊的軍服上,都描繪著一隻白頭海雕,它一隻腳抓著橄欖枝,另一隻腳抓著箭,象徵著和平與強大武力。(呵……武力是有了,和平呢?)

在一些北美洲人的文化中,白頭海雕是一種神聖的鳥,它們的羽毛像金鷹一樣,在美洲土著的很多宗教和習俗中扮演著極重要的角色。

白頭海雕視覺的清晰度超乎尋常,良好的視覺使它們能夠更容易瞧見獵物的藏身處,有些東西在人類看來不過是一團米色的皮毛,而一隻白頭海雕卻能清清楚楚地辨出,那是五隻顏色各異的松鼠。

由於這個特性,他成為了天生的獵人,再加上翼展能達到兩米多,擅長飛行,這就導致了某些部落捕捉馴化它,讓它幫忙打獵或者充當信使。

在通訊極其不方便的中世紀,如果有白頭海雕的加入,這個時速幾百公里堪比F1方程式賽車的傢伙,簡直是如有神助!

想到這個,鄭飛打算收留這群印第安人,讓他們幫忙捕捉馴養白頭海雕,在以後的戰鬥中必然有大用處。

問題是,怎麼交流呢?

時候不早了,今晚在這過一夜,白天帶他們回去,等切尼教土著們學會基本的拉丁語后再說!

……

次日清晨。

幾名哨兵一夜沒合眼,以防之前打跑的攻擊者殺個回馬槍。

印第安部落醒得很早,已經開始準備早餐了,生吃野菜和某種動物的肉。

茹毛飲血,別說鄭飛了,就連聖地亞哥這樣的糙漢子都忍受不了,於是他帶著手下躲到一旁,偷偷吃乾糧。

乾糧不多了,不夠分給印第安土著的。

東方的天邊,有著一抹亮白色,像一條天然的絲帶,靜靜地躺在平原上方。

不知道這嶄新的一天,將會發生些什麼。(未完待續。) 看見遠處疾馳而來的大地之熊,九爪天蛛王放棄繼續追趕小美,而是瞪著八個大眼睛看著大地之熊。

而大地之熊那。

剛剛它還在自己洞里舒舒服服的睡覺,突然一陣香氣傳了過來。

聞道這股氣味,大地之熊感覺自己突然變得十分飢餓,不自主的跟隨著香氣而來,沒想到眼前站著的竟然是自己久違的鄰居九爪天蛛王。

「吼吼」

可能是大地之熊再問它寶物在哪裡,而九爪天蛛王誤會是之前那個人類告訴了它紫靈靈芝的事情。

九爪天蛛王沒有再說廢話,抬起幾隻前爪向著大地之熊就是一頓猛戳。

大地之熊那,雖然智商不咋地,但防禦是真結實啊,任憑九爪天蛛王攻擊都沒有受傷,抬起一隻前爪向著九爪天蛛王拍了過去。

看來九爪天蛛王力量上並沒有大地之熊強大,被它拍的連連後退,不過它有九隻爪子,充分為躲在一旁的小美表演雙拳難敵四手的道理。

飛沙走石

這兩隻力量型的尊級魔獸破壞力十分巨大,不多時,周圍已經是深坑淺窪的。

九爪天蛛王那九個爪子輪流使用,舞動開來,並且它有八隻眼睛,大地之熊在它的攻擊下連連後退,但也憑藉強大的防禦抵擋著,不時的回擊幾下。

看來一時二獸並不能分出勝負。

明浩此時已經靠近洞口,可惜大地之熊和九爪天蛛王的戰場距離洞口太近了,只要明浩進入,很難保證不被它們發現。

好在,九爪天蛛王好像十分配合明浩一下,慢慢的帶著大地之熊轉移著戰場,倒不是九爪天蛛王好心幫助明浩,而是它怕隨著真正戰鬥的開始,會波及到天炎峰和洞中的紫靈靈芝,沒錯,別看現在打得有來有往很是熱鬧,但是它們兩個都沒有真正的展開攻擊,很多真正有威力的攻擊尚未使用。

這就是尊級魔獸,一個站在食物鏈頂端的存在。

大地之熊憑藉它那小的可憐的大腦已經完全可以確認,那產生香氣的東西,一定是在九爪天蛛王手上,並且它還想要據為己有,否則,幾百年沒有出過山洞的九爪天蛛王今天這麼巧就會在香氣傳來的時候身在洞外,並且見面后就開始攻擊自己,這些都和九爪天蛛王之前的行徑不符啊。

它也不想想,這些湊巧之事就不可疑嘛,九爪天蛛王可能也是守候紫靈靈芝的這三百年把腦袋守壞了,完全忘記自己是被一個人類引過來的,但是九爪天蛛王聞到小美的氣息就在附近,也就安心的和大地之熊戰鬥起來。

現在只要小美向著山洞靠近,九爪天蛛王就會立刻放棄眼前的大地之熊,畢竟大地之熊的速度並不是很快啊。

這個相公有點壞 看著漸漸遠去的九爪天蛛王,明浩知道機會來了。

靠雙手在石壁上用力,明浩幾次移位就來到了山洞門口,轉身向著小美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進入山洞了。

進入山洞的明浩並沒有時間去看山洞的摸樣,只是急速趕到紫靈靈芝旁,期盼靈芝成熟后自己能夠第一時間採摘,並且迅速離去,以來躲避九爪天蛛王的發現。

現在只有儘快離開山洞,明浩才能放下心來啊。

此時的紫靈靈芝也是即將成熟,一股更加濃郁的氣味傳到明浩鼻子里,聞著空氣中的香氣,明浩感覺全身大振,無比舒服,好像自己那六階瓶頸都要鬆懈了一樣。

「真是好東西啊,就算氣味都有這麼強的能量,難怪能躋身為六大聖葯之一那。」

此時,紫靈靈芝上那層細膜已經消失了,只剩下一點點淡薄的霧氣,慢慢融入到紫靈靈芝內,紫靈靈芝也是漸漸的發出紫光,並且紫靈靈芝好像在輕輕的舞動著。

「呼呼」

隨著成熟在即,紫靈靈芝竟然不停晃動著,產生了微風,慢慢吹散著山洞裡的蒸汽,紫光越來越亮了。

明浩站在一旁這個著急啊,可是紫靈靈芝就這麼慢慢的發著光,就是不吸收掉那追后一絲絲細膜,明浩轉頭不時的盯著洞口方向,生怕九爪天蛛王返回。

而現在九爪天蛛王已經被大地之熊死死的拖住了,隨著戰鬥的激烈,大地之熊也是動了真火,土黃色的力量從大地之熊體內傳出,這就是它土屬性的力量。

帶屬性的魔獸很多,但是像大地之熊這樣能隨意使用土屬性能量進行攻擊的就太少了,一般的魔獸只是能把屬性力量附在身上,加強攻擊和防禦,並不能外放。

「吼吼」

隨著大地之熊的怒吼,一枚好像土屬性力量凝聚的導彈射向了九爪天蛛王,待看到大地之熊使用這個的時候,九爪天蛛王八隻眼睛同時露出了凝重的神色,因為它知道,大地之熊能威震尊級魔獸就是因為這熊王彈。

當然,九爪天蛛王也不是吃素的,當即就伸出幾隻爪子點在了熊王彈上。

「轟轟」

隨著一聲巨響,九爪天蛛王後退了兩步,並且它一隻蛛爪上是一片烏黑,想來這下接的並不輕鬆啊,不過九爪天蛛王的防禦也是十分強大的,轉眼它就緩解了這一絲的震蕩之力。

大地之熊繼續製造著熊王彈,一枚接一枚的攻擊過來,隨著大地之熊的攻擊,它身上土屬性的力量非但沒有減少,反而是越來越濃郁,好像在憋著什麼大招一樣。

九爪天蛛王好像也知道大地之熊的大招是什麼,雖然疲於應付這越來越多的熊王彈,但是八隻眼睛還是一直盯著大地之熊,好似很是顧忌的樣子。

但隨著熊王彈的爆炸,周圍已經是一片塵土飛揚,飛沙走石。

小美躲在一旁已經沒有辦法完全的監控著二獸的戰鬥了,只是能從陣陣轟鳴判斷出二獸的攻擊十分激烈,並且小美沒有敢靠近,這熊王彈看著九爪天蛛王抵擋的還算容易,但是只要一枚打向小美,可能小美都是重傷倒地,這就是尊級和王階的差距啊。

當大地之熊體內的土屬性能量隨著熊王彈的使用慢慢累積到了巔峰。 吶,昨晚熬得太晚,往床上一倒就睡了,早上9點多才起床,上午忙了忙別的事,現在才閑下來坐到桌前,寫一篇感慨。

嗯,喝口茶,我的房間是看得見風景的房間,抬頭往窗外一瞥,街道上的行人,繁忙的十字路口,上下學的高中生們,盡收眼底。

甚至還有一抹嫩綠,那是綠茵場,現在還有些人在上面奔跑踢球,不亦樂乎的樣子。

哦對,昨晚還有兩撥小混混在下面的街道上打架來著,嘴裡不停叫囂罵著草泥馬,手裡攥著酒瓶子,大半夜的搞出那麼大動靜,也不嫌丟人。

昨天夜裡為了寫完第五章,查了好多好多的資料,本來想寫族長手裡拿著犀牛角,一查發現美洲並沒有犀牛,本來也沒打算寫白頭海雕,想寫已經滅絕的渡渡鳥來著,結果才知道渡渡鳥只生活在非洲島國模里西斯。

還查了美洲象、瑪雅人、阿茲特克帝國、西班牙軍隊橫掃墨西哥……

就這樣,漸漸的,隨著時間一點點流逝,忽然心裡就有種說不出的感覺,不知道該怎麼表達,只知道,我特別渴望把這本書認真的寫下去!

這是一個無與倫比的世界,從北美到中美再到南美,從美洲穿越神秘莫測的太平洋,去到文明起源的亞洲、富饒廣袤的澳洲,還有象牙黃金遍地的非洲。

對未知事物的探索,千奇百變的冒險生活,恢弘磅礴的大規模戰鬥,印第安部落的習俗文化,都深深吸引著我,讓我迫切渴望把它們描繪出來,展現給你們大家!

說實話,剛開始寫這本書的時候,除了愛好外,還有就是為了賺錢,後來漸漸的,變成了為了開創新類型為了夢想。

而現在,我找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情懷,產生一個堅決的信念——我要把這本書,寫成一部包羅萬象的經典!

我,已經愛上了自己創造的世界。

你們大家,有勇氣和我一起走下去嗎?

讓我們揚帆!讓我們啟航!讓我們征戰!讓我們去見證精彩,見證輝煌!

最後,謝謝各位的打賞支持,名字太多就不一一列舉了,但我會一直記得你們。

昨天,你們很給力!盟主,宗師,好多好多萬賞,直接把本書頂上熱銷新人榜第二,新作榜第六!

輸給上面那些十幾萬、二十幾萬、三十幾萬收藏的大作,咱們不丟人,因為沒受過優待的咱們,只有區區1000多收藏。

壕們,來波推薦票紅包可好?收藏和推薦票增長會影響本書後續發展的,讓更多的人發現本書,加入到我們的陣營中來吧!

今天仍有五更,下午開始陸續。

哈哈正好900多字,沒滿千字訂閱不要錢~我是不是很好?(未完待續。) 一枚比熊王彈大上幾倍的能量彈出現在大地之熊的身前,這枚能量彈不再是熊王彈那樣土黃色的了,而是隨著能量的壓縮漸漸變為透明的了,但是,伴隨著大地之熊陣陣怒吼之聲,一絲絲毀滅的氣息從能量彈內傳出,就算小美站的那麼遠,都能感受到這絲毀滅氣息的可怕,它給小美一種寂滅的感覺,好像不管你的實力有多強,它都能輕易滅殺與你。

首當其衝的九爪天蛛王感受更是比小美大多了,不過它的實力也要比小美強上很多。

這就是大地之熊壓箱底的能力,獸王咆哮彈。

獸王咆哮彈是大地之熊最強大的攻擊,但是每次使用前都需要用熊王彈進行積攢力量,等大地之熊從廣袤的大地上吸取足夠的力量才能使用,只要使用后就是毀天滅地的攻擊,不過,大地之熊使用一次后,至少緩解半個月左右才能緩解掉獸王咆哮彈帶來的反噬,不過大地之熊就算是尊級魔獸大腦也不是十分好用,每次對敵時,都是毫無耐心,輕易就會使用獸王咆哮彈,這也是其他尊級魔獸稱呼其為瘋子的原因,輕易都不去招惹它。

但是今日不同,今日九爪天蛛王可是誤會其是為了紫靈靈芝而來,那可是自己能不能升為神級魔獸的關鍵啊,每隻魔獸心底最大的執著就是突破極限,升為更強大的存在,這股執著支撐著魔獸可以為升級不惜做任何事情,可惜,魔獸生來的血統已經註定了它們的成就,想要像孫東旭夫妻一樣突破極限升為神級魔獸實在是太難了。

這也解釋了,那些感受到小樹的生命氣息有一絲可能使它們突破時,那麼多的魔獸聚攏而來,並且不敢有任何的異動,逼得肉食魔獸都快吃素了,當然,只要能突破,就算讓它們吃土它們都是同意的。

九爪天蛛王也有抵禦大地之熊的辦法,那就是憑藉身體來進行抵擋。

只要擋過這波的攻擊,那大地之熊就不足為慮了,能輕易滅殺尊級里稍稍弱小的獸王咆哮彈在九爪天蛛王眼中,只是一種威脅,雖然抵擋後身受重傷,卻並不能致命。

可是就在這時,十分濃郁的香氣隨著微風傳來。

瞬間就打亂了九爪天蛛王的心態,使其心中一驚,紫靈靈芝成熟了,並且在成熟這一刻發出的氣味竟然壓過了山洞裡那股十分難聞的味道,可能很快,周圍的尊級魔獸都會順著氣味趕來,甚至可能會驚動深處的神級魔獸啊。

可是,它面前還浮現著一枚大地之熊傾盡全力的獸王咆哮彈啊。

「轟隆」

隨著獸王咆哮彈的攻擊,九爪天蛛王因為紫靈靈芝成熟而走神下,被高高的震飛起來,重重的砸在地上,虛弱的數次想要爬起都失敗了,小美能清晰的看見它的九中蛛爪都在微微顫抖著,眼睛也沒有原來陰冷的目光了。

大地之熊此時也是反噬極大,體內因為使用獸王咆哮彈多處破損,不過它還是勝利了,借著九爪天蛛王的走神,它戰勝了。

而山洞裡的明浩此時也是萬分開心。

千古奇葯,紫靈靈芝終於成熟了。

隨著紫光大作,那最後一絲絲細膜被它吸入體內,隨後,十分濃郁的香氣傳了開來,甚至明浩感覺在這股香氣的作用下,山洞內的高溫都在下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