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西恩是魯納語,即起源、初始的意思。

也是巫師世界最大的一塊大陸,那裡強者雲集,擁有各種完整的傳承,能量粒子濃度是聖尼斯大陸的數倍。

是巫師們理想的修鍊之地,這讓李奧嚮往不已。

我的青春我的刀塔 聖尼斯大陸所有的巫師學派都是圍繞著葬神山脈建立的。

葬神山脈雖然內部能量粒子濃度很高,但是卻魔化生命雲集,再加上潛藏著大量的邪神信徒,危險程度太高,並不適合巫師修行。

很多巫師到了二級或者三級之後,都會前往潘西恩大陸。

李奧也產生了一種想法,晉級二級后要不要離開聖尼斯大陸。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耳朵一動,好像聽到了遠處的爆炸聲。

「露西婭,有敵人來了。如果有人來請我,就說我在進行一個重要的實驗,讓人不要打擾。」

說完李奧就起身走向實驗室。

「知道了,大人。」

露西婭興奮地說道,這些壞傢伙是時候為他們的行為付出代價了。

***

***

沒過多久,艾薩克種植園內到處都是激烈的戰鬥。

一群黑袍巫師對冰雪之城的巫師大打出手。由於情報充分,準備充足,他們處於絕對的上風。

看到一個又一個巫師戰死,一個滿臉陰騭的年青人氣得爆跳如雷,他正是莫爾斯的弟子夏爾。

這些都是他的心腹,是他真正的班底,每一個巫師的死亡都意味著他的勢力將減弱一分。

他忍不住怒罵道:「冰雪之城的援兵還沒到嗎?」

「夏爾大人,他們說只要再支撐十分鐘,我們的援兵就能趕到。」

「混蛋,十分鐘我們還要死多少人。」

夏爾紅著眼罵道。

就在這個時候,他忽然想到了什麼,「那個討厭的傢伙呢,就是冬妮婭派來的李奧,不是說他是個高手嗎,我怎麼沒有看到他。」

「我們已經派人去通知了,不知道為什麼他沒有出來。」

這名手下說道。

「那個該死的傢伙,如果他兩分鐘之內不出來,我就讓他為我死去的手下陪葬。」

夏爾憤怒地說道。

「小托尼,你不能過去。我的主人正在進行一個非常重要的實驗,囑咐無論發生任何事情,絕對不能打擾他。」

露西婭攔住了一個身穿灰袍的巫師學徒。

這名巫師學徒都快氣哭了,外邊都打得天昏地暗了,我們的巫師時時刻刻都在死亡,你竟然還有心思做實驗。

而且夏爾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人,如果李奧遲遲不出現,恐怕一定會將撒到他的身上。

「露西婭大人,你就通報一下吧。暗夜古堡的人打過來了,現在不是做實驗的時候啊。」

托尼哭喪著臉說道。

他發誓如果不是他實力不如人,他一定會打進去,然後將李奧那個該死的混蛋扔到敵人堆里,讓敵人用各種法術將他轟殺成渣。

「我很抱謙,我是不會通報的,執行主人的命令是我最高職責。」

露西婭氣定神閑地說道。

托尼不停地哀求著,但是露西婭卻不為所動。

就在托尼感到絕望的時候,露西婭忽然面色一變。

「什麼人,還不快給我滾出來。」

露西婭拿出了自己的雙手大劍,黑色的幽冥之炎立刻覆蓋了整個劍身。

托尼緊張地看了下周圍,沒有人啊。

「嘻嘻嘻!沒想到這裡竟然有人能發現我的蹤跡,果然是了不起啊。我本來還想刺殺幾個人玩一玩。」

一聲怪笑出現在空中,虛無縹緲,完全找不到蹤跡。

露西婭冷笑一聲,直接向一個空處爆射而去,然後一劍狠狠地斬了下去。

釘!

一陣金鐵交擊的聲音傳了過來,然後一個黑影有些狼狽地被從虛空之中打了出來。

「你是怎麼發現我的……」

那個黑影一臉震驚地說道。

「這麼拙劣的隱匿之術,我們每個人都能輕易發現。」

露西婭不屑地一笑。

說完露西婭化身為狂暴騎士,對那個巫師發動猛烈的攻擊,完全是壓著黑影打。

看到這裡,托尼一臉的震驚,他第一次發現露西婭的實力竟然如此強大,以前他有些瞧不起這個女僕呢。

但是他最關心的還是自已的任務,他看了下眼前的實驗室大門,毅然敲起了大門。

咚咚咚!

快開門啊,托尼有些焦急地想道。

就在這個時候,他忽然感到了一陣刺骨的殺意,他回頭看去,發現竟然是露西婭。

她竟然拋棄了那個黑影,一劍向托尼斬了過來。

「你竟然讓主人給我的任務失敗,給我去死。」

看到這殺意沸騰的一劍,不僅那個黑影驚呆了,連托尼都嚇呆了。

他怎麼也想不到,露西婭竟然會對他悍然下手。

他們可是友軍啊,你瘋了嗎?

「停下吧,露西婭。」

托尼的耳邊響起了一聲嘆息。 隨著這聲嘆息響起,露西婭的殺意如同洪水一般瞬間消失,但是劍勢卻有些收勢不住,只能一劍轟向旁邊的牆壁。

轟!

堅固的實驗室牆壁被這一劍轟開,連上邊的符文法陣都沒有絲毫用處。

超凡宇宙之超獸武裝系統 一個年青人出現洞口之後,正面色淡然地看著露西婭。

「我很抱謙,大人,我沒有完成你的命令。」

露西婭局促不安地說道。

「沒有關係,你已經完成得很好了。」

李奧笑著說道。

這時候托尼一屁股坐在地上,他都有點嚇癱了。

他心中忍不住咆哮道,這真是個瘋女人,她怎麼能因為這麼一點小事就要殺他呢。

他一定要向夏爾大人控告這個瘋女人!

「我希望剛才的事情不要傳出去,我不喜歡麻煩,不然我不介意現在就要了你的命。」

李奧淡淡地說道。

對於李奧的話托尼連絲毫懷疑都沒有,有這樣的僕人,主人的心狠手辣完全可以想象。

全民偶像他總圍著我轉 「請放心,李奧大人,剛才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

托尼連忙低著頭說道,剛才的想法已經不翼而飛。

「那麼現在還有一個人需要保密,你說我該怎麼讓他保密呢,小傢伙。」

李奧淡淡地說道。

托尼向四周看了一眼,發現那個黑影已經消失在空氣之中。

九轉神帝 「殺……了他。」

托尼有些艱澀地說道。

「說得沒錯。」

李奧微笑著說道。

說完李奧的手掌出現了黑色的幽冥之炎,整個手掌變得幽森恐怖。

李奧遙遙一抓,一支由幽冥之炎組成的巨大手掌向一個空處抓去。

轟!

一個黑影被手掌抓了出來,然後在手掌中直接化為灰燼。

「看到了嗎,這就是不守秘密的下場。」

李奧淡淡地說道。

托尼嚇得連連點頭,他發誓剛才的事情無論如何都不會說出去。

李奧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和露西婭向戰場走去。

「混蛋,給我去死。」

一個黑巫師獰笑著,一道冰錐出現在手中,對準了地上一個大口吐血的巫師。

那個巫師滿臉的絕望,難道自己就這樣死了嗎?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由黑色火焰組成的巨掌遙遙抓來。

那個黑巫師不由大驚,一道冰晶盾牌出現在他的身前。

但是那個巨掌就像是抓破紙盾一樣抓爆了盾牌,並且將那名黑巫師籠罩在熊熊的火焰之中。

「啊!」

火焰之中傳來一聲慘叫,那名黑巫師直接被化為灰燼,然後屍骨無存。

這名白巫師不由大喜,他向遠方看去,發現李奧和露西婭正向這邊走了過來。

「竟然是你……」

這名白巫師感到極為尷尬,他今天早上還說過李奧的壞話,沒想到現在他就救了他。

「你沒事吧,我這裡有些止血粉,給你敷上吧。」

李奧臉上露出了和煦的笑容,就像是純潔的天使一樣。

他拿出一瓶藥劑,然後準備給這個白巫師敷上。

「不用,不用,我自已來就行,你還是先救其他人的好。」

這名巫師連忙說道。

「不急,不會有人死的,還是先救你要緊。」

李奧看了一眼周圍說道。

露西婭也沒有絲毫動手的意思,只是守護在李奧的旁邊。

看到這裡,這名巫師不由一陣苦笑。

他以為李奧是準備給眾人上眼藥了,不過他也沒有辦法,只能任由李奧給他敷藥。

就在這個時候,李奧眼中精光一閃,一掌再次向遠方抓出。

轟!

這次這個巫師看得十分清楚,一名白巫師已經陷入了絕境,但是他的對手卻被李奧一擊妙殺了。

同樣的招式,同樣的結果。

這讓他感到極為震驚,沒想到李奧的實力如此高強。

「我說過,不會再有人死的。」

李奧微笑著說道。

這名巫師驚訝地張大了嘴巴,原來他竟然是這個意思。

這時候李奧已經引起了很多人注意。

「李奧,先不要救他,先去幫其他人。」

看到李奧的實力如此強橫,夏爾不由大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