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夫人一聽這話,頓時大哭,「念念啊,你爸不要咱們了,這麼可憐的我們啊!」

「媽,您別哭。」沈念念在旁也跟著大哭。

「好了!夠了!今天我們去裴家!見見裴老爺子!」

「這可是你說的,不許反悔!念念還不快點去換衣服!」

沈夫人很是滿意的自己也去化妝了!

今天去了裴家,肯定要把這樁事定下來!

裴衍生只能是沈念念的!

裴家少夫人,也只能是沈念念!

她沈夫人還要跟著享受權勢和更高的富貴!

沈念念換了一條黃色的連衣裙,頭髮披在肩膀上,單看這張臉和這身打扮,便覺得這是一個淑女,踩著一雙白色的涼鞋。

完全可以掩人耳目。

沈夫人卻是換了高高的高跟鞋,大紅唇,挽起的髮髻如同貴婦一般,穿著奢侈的旗袍。

一家人出發去往了裴家。

沈傾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給裴爺爺按摩,順便將自己寫好的方子,給了裴爺爺。

無限世界中的劍修 可以治療裴爺爺年輕時受傷留下來的老毛病,也可以去除裴爺爺如今的寒氣。

還可以讓裴爺爺的身體更加的康健。

裴爺爺很是滿意的看著眼前的孫媳婦。

一雙普通的白球鞋,清瘦的牛仔褲,上面是白色的襯衫,扎著一個利索地馬尾。

看起來,便讓人覺得神清氣爽,心情極好。

「你們說你們啊!怎麼就偷偷領證了呢?這可是委屈了我的孫媳婦啊!必須補償一場婚禮!」

「爺爺啊,我如今還好,等畢業后您再為我們補辦也不遲,現在還是學業為重,我不想被人太多的關注。」

「好孩子啊,現在啊像你這麼淳樸的孩子,真的是不多了啊。衍生這孩子有福氣啊!」

「爺爺,我哪有你說的那麼好……」沈傾低下了頭。

「是嗎?不這麼認為,那是誰整天在我面前誇自己?」裴衍生很是冷冷的拆穿著沈傾。

「哈哈哈」裴爺爺頓時笑了出來,「看來你們小兩口子相處的很不錯啊,這樣爺爺我也就不擔心了,但是說回來,娶了沈家的女兒,我們還是要給沈家一個交代。」

「爺爺,如果您願意聽,我可以說實話,沈家有沒有我這個女兒,其實都無所謂。」

「傾傾啊,你是不是誤會你爸爸了,我記得佳豪這個孩子還不錯啊!」

沈傾還沒有說話,便有管家來報。

沈家夫妻來拜訪了。

沈佳豪和沈夫人,還帶著沈念念。

「看吧,說曹操,曹操就到了。傾傾,等下爺爺會好好商量一下你的婚事。」

看到裴爺爺似乎不相信,沈傾也就沒有繼續說了。

反正等一下,沈夫人和沈念念出現,肯定會栽贓陷害她,到時候裴爺爺自己心裏面就有數了。

管家將沈家人迎進來之後,原本還興高采烈的沈夫人和沈念念,在看到沈傾的時候,頓時愣住了。

沈佳豪也是一怔,「傾傾,你怎麼會在這裡?」

「對啊,傾傾,你怎麼會在裴家?」

「姐姐,你來裴家是為了我的婚事嗎?」沈念念佯裝笑容。

「姐姐,我的婚事,爸媽可以作主的,就不勞姐姐費心了,姐姐這樣和裴少在一起,似乎不太好。」

「對啊,傾傾,你妹妹嫁給裴少之後,裴少就算是你妹夫了,你要避嫌的。」

沈夫人和沈念念是一唱一和的說著。

原本還不信沈傾話的裴爺爺,在看到一進門,沈夫人和沈念念說的這些話之後,頓時心裏面有了一些想法。

沈佳豪走上前,「老爺子啊,您身體康健真好,佳豪這次來拜訪,也是為了我爸和您定的婚姻。」

「坐下吧。」裴爺爺嘆了一口氣。

「爺爺您好,我是念念,是衍生哥哥的未婚妻,也是您的孫媳婦。」 沈念念走上前,對著裴爺爺甜甜的笑著,如同一個小家碧玉一般。

「孫媳婦?我的孫媳婦已經有了呀,就是你們家傾傾,難不成還要我孫兒娶兩個媳婦?」

裴爺爺當時就說。

「什麼?!」

「老爺子啊,不可能啊!當初定親的時候,說的就是我家念念啊!」

「難道傾傾不是沈家大女兒?」

裴爺爺這句話一說,眾人愣了一下。

「裴爺爺,沈傾只是個私生女啊!是在窮人的地方長大的私生女,不僅這樣,她品德還很差啊!學習差!怎麼能配得上衍生哥哥啊!」

沈念念已經不管那麼多了,直接脫口而出。

「念念,怎麼能這麼說你姐姐!」沈佳豪有些難堪的看著沈念念。

這是把自己的家醜放在別人面前啊!

「爸!我說的難道不是事實嗎?沈傾這個女人回到家開始,就搶我的東西,如今連我的未婚夫我的親事,她都要搶!」

裴爺爺看著這樣的沈念念。

在看一旁不說話的沈傾。

心裏面自然早已經有了抉擇,雖然其實原本就有抉擇了。

「是啊,佳豪,我們好心把沈傾接回來,她就是這樣對我們的嗎?這孩子從小沒有教養,如今我願意教她,我們帶她回家吧。」

沈夫人心裏面很是慌張。

「我不會和你們回家的,那個地方不是我的家,是你們趕我離開的/」

「傾傾,你被趕出家了?」裴爺爺看著沈傾,詫異的問道。

「不是這麼回事啊,你爸只是想要教育一下你而已,讓你明白父母的苦心,能夠聽話啊!」

「衍生哥哥,你怎麼不說話!」

沈念念走過去,伸手就抓住了裴衍生的胳膊。

「放手!」裴衍生的聲音很冷。

「衍生哥哥,我是你的未婚妻啊!」

裴衍生皺著眉,一把將沈念念的胳膊甩開,還拿著手帕擦了擦,然後將手帕扔掉。

沈佳豪的臉色很難看!

「我的未婚妻?不!我已經結婚了。」

「什麼?我們怎麼不知道啊!」

「裴少什麼時候結婚了?新娘是?」

「沈傾,你聽到沒,衍生哥哥很討厭你呆在這裡,衍生哥哥已經結婚了,你還不快點滾!」

沈念念對著沈傾大罵!

「我的妻子是沈傾。所以我奉勸你們注意說話!沈傾現在是我裴家的媳婦/。」

裴衍生一句一句的說著。

完全不在意其他人的想法。

「衍生哥哥,這絕對不可以啊!我才是你的妻子,你的未婚妻!」

「沈傾,你個狐狸精!你不得好死!」

沈念念已經完全不顧及形象了。

「夠了!」裴爺爺一聲大喝。

「沈佳豪,沈傾如今已經和衍生結婚了,領了證了,所以各位說話要注意分寸。」

「裴爺爺,您被沈傾騙了啊!」

沈念念還是有些不甘心。

「夠了!還嫌不夠丟臉嗎?」沈佳豪對著沈念念和沈夫人這麼一吼,兩人頓時怔住。

「傾傾啊,結婚是大事,怎麼能如此兒戲呢?」

沈佳豪看著沈傾,雖然他也狠詫異,這個女兒是怎麼辦到的。

今生與君若相惜 但是此時明顯不是問的時機。

「爸,對我來說,有一個家就夠了,您給不了我,衍生哥哥和爺爺給我了。」

「你這丫頭,說什麼氣話呢? 唯我笑靨如花 父女哪有隔夜仇啊,你怎麼樣也是我沈佳豪的女兒,這一點無法否認。婚姻大事,必須從長計議啊。」

「爸的意思是,我現在去和衍生哥哥離婚嗎?」

「沈傾啊,婚姻不是兒戲,你不能這麼任性,傷你爸的心啊,要是被人知道,沈家的臉可就丟光了,」沈夫人也在一旁勸說著。

「所以呢?沈夫人您的意思是什麼?」

「你現在可以和裴少離婚,等咱們家裡都商量好了,一切準備好了,再結婚也不遲嘛」

沈夫人覺得能拖一天是一天,說不定就有辦法了。

「很可惜,我是不會離婚的。」

「沈夫人,我這才結婚幾天,你們就心心念念的讓我離婚?」

裴衍生看著沈夫人,似笑非笑。

「難不成你們覺得我裴家不需要臉面?」

「裴少啊,我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結婚畢竟是大事,沈家的女兒總不能就這樣悄無聲息的嫁出去了。」

這一點沈佳豪很是堅持,畢竟,沈傾怎麼嫁出去,會關係到他的以後。

必須大肆宴請賓客!

必須讓人知道,沈家搭上了裴家!

腹黑萌寶:拐個爹爹送娘親 「傾傾,你怎麼想?」

裴衍生看向沈傾,這還是裴衍生第一次用這樣的態度,溫柔極了。

至少看在別人眼中,是這樣。

沈傾很輕楚,裴衍生這是給她撐腰呢。

「衍生哥哥,既然我們結婚證都拿了,宴席這種都不重要,不過我畢竟也是沈家的女兒,這一點我爸沒說錯,畢竟沒有他就不會有我,也算是我報答他的生養之恩吧。」

「好,一切都聽你的,有什麼事,可以隨時給我打電話。」

看到沈傾答應,沈佳豪和沈夫人鬆了一口氣。

雖然今天丟了面子,但是未必找不回來。

沈傾吧一切都囑咐好之後,便和沈佳豪一起離開了。

坐在車上,眾人一句話都沒有說,。

氣氛很詭異,氣壓很低。

知道回了家。

一進門,沈夫人便看到沈傾。

「沈傾,我和念念是哪裡對不起你了?你這樣對我們?」

「沈傾,你簡直是不要臉!你搶了我未婚夫的事情,只要你答應還給我!我可以原諒你!」

沈佳豪坐在沙發上,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

沈傾跟著做了下來,氣定神閑。

「裴衍生本來就是我的,即便沒有我,裴衍生也不會娶你。」

「你胡說!要不是你突然冒出來,不要臉的搶人!我現在已經是裴家的少夫人了!」

「裴衍生是什麼樣的人?隨便冒出來一個人他就能答應嗎?沈念念,不是我說,你覺得你哪一點配得上裴衍生?」

「沈傾,不管如何,裴衍生都是念念的未婚夫,你現在感覺想辦法,把婚事退了!以往的一切我們都可以既往不咎!」

「沈佳豪,你說句話啊!」沈夫人很是生氣的看著沈佳豪。 依稀往夢似曾見,心內波瀾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