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寂塵神色雖凝重,但無絲毫懼意。

他大步向前走去,主動出擊。

「殺!」

江寂塵手持霸天之劍,極速殺出。

此時,他沒有一絲保留,爆發出最強的戰力。

而讓幽蘭和雨兒震撼的是,江寂塵身上的氣息,竟然不比殭屍王弱分毫。

很快,殭屍王與江寂塵在地宮之中大戰起來。

顯然,這裡有地宮結界,若不然,他們爆發出如此驚人的大戰,毀滅之力,足可以摧毀地宮。

但現在,地宮除了震動,其餘完好無損。

暖愛成婚 殭屍王的速度快到極點,而且,肉身強悍。

江寂塵的劍光,只能在它身上留下傷痕,卻無法深入。

反而,江寂塵一拳轟出,直接被震開一邊。

雖然如此,但江寂塵的攻擊,依然是有效果的。

二人你來我往,速度快到極點。

最後,就化成了兩道光,在交纏不息。

咻,咻,咻!

這時候,幽蘭和雨兒只看到兩道光,不斷在虛空之中閃爍,不斷交擊,又分開。

轟!

快穿世界之我想活下去 直至,虛空突然一炸,兩道光才化成了兩道身影,掉落下來。

江寂塵掉落在幽蘭和雨兒身前。

殭屍王掉落在第九層地宮中心的祭台上。

此時,江寂塵的樣子很凄慘,全身布滿傷口。

而這樣的傷,換作別人,早就掛了。

重生九零之神醫商女 可是,江寂塵依舊生龍活虎,像一個沒事人一般。

「公子,你受傷了。」

幽蘭看到這一幕,心疼的嬌呼,同時,聲音中充滿了無窮的擔憂之意。

「放心,我沒事,殭屍王它也好不到哪裡去。」

江寂塵目光盯著祭台上,冷冷地開口道。

聽到江寂塵的話,幽蘭和雨兒的目光落在祭台上。

只見,祭台之上的殭屍王,此時竟然也布滿了傷口。

甚至,它的一根手指不見了,顯然被江寂塵削了下來。

而他們大戰至此,時間已經過去了半個時辰。

還有半個時辰,積分排分,就要結束。

此時,在這一座凶物島上,眾修仙者都已停止了捕獵凶物。

在他們看來,事已成定局。

畢竟,前十名的積分與第十一名,差距離太大了,根本無法彌補。

「嘿嘿……沒想到,我們終於挺進了前十名。」

「我們剛好處於八、九、十名,這個名次,本應該是屬於江寂塵那三人的。」

「不過,他們傻逼,放棄了。」

「確實,修為精血丹雖然珍貴,但為此,同時三人放棄傳承秘境的名額,有些不值。」

此時,有三人得意的開口說道。

他們身後,還在跟著一群的追隨者。

他們站在這裡,等著傳送走。

當然,前面三個青年,分別是現在積分排名八、九、十名,正等著傳送入傳承秘境的。

何況,這個時候,他們也可以看到了江寂塵的排名,還在四十名外。

只余半個時辰,就算他逆天,也根本不可能再挺進前十了。

眾修,皆是如此的想法。

這個時候,江寂塵卻還在與殭屍王大戰不休。

他這一戰,戰得極其痛快,除了神秘古樹,一切手段,他都已悉是用上。

不得不說,殭屍王非常強大,極難殺死。

江寂塵與它磨了將近一個時辰,然而依舊沒有把它殺掉。

不過,殭屍王的動作已經在變得緩慢,狀態越來越差。

主要是殭屍毒對江寂塵無效,再加上江寂塵擁有五品仙將圓滿境的靈魂。

單對單的情況下,江寂塵與它戰個不相上下。

「時間快到了,這樣戰下去,必然會錯過積分排位的時間。」

「我需要一擊必殺。」

轉念之間,江寂塵的身體一顫。

接著,一顆閃爍著瑩瑩寶光的寶樹,浮於他的頭頂之上。

這是神秘古樹。

最後時刻,江寂塵終於召喚了出來,用其進行戰鬥。

神秘古樹,曾經吸收了他五品仙將境一身的修為力量之後,它便再沒有顯化過。

江寂塵也不知道,它的力量究竟有多強大。

感受到神秘古樹的氣息,殭屍王的身體一顫。

它,竟然感到了害怕之意。

「最後一擊,該結束了!」

江寂塵淡淡地開口道。

而他聲音一落,頭頂上的神秘古樹,竟然發出了鳴鏘之音。

竟有一道道劍氣,從樹葉之中,激射而出,斬向殭屍之王。

瞬息之間,殭屍之王,便被無盡的神秘劍光淹沒。

與此同時,在地宮之外,凶物島上,眾修仙者在算著時間。

因為,歷練將結束,傳送要開始了。

嗡!

所有的積分玉牌突然同時亮起。

「哈哈,時間到,這必是要宣布結果了!」

眾修仙者驚喜地叫道。

特別是那排名在八、九、十的三名修仙者,更是興奮、激動。

因為,他們馬上就要傳送入傳承之地了。

「嗡,提示:江寂塵、幽蘭、雨兒三人擊殺凶物高級區域殭屍王,獎勵積分十萬,額外獎勵五萬!」

如此一道提示音一出,全場瞬間冷場,陷入了死一般的靜寂中。

這一座凶物島上,所有的修仙者,都呆愣當場。

他們根本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一切。

(本章完) 凶物高級區域,那些凶物,是何等的強大恐怖。

隨便一頭,都不是輕易可以被殺死的。

更不要說,是區域王者了。

但是,現在積分玉牌竟然提示,凶物高級區域的王者,竟然被江寂塵他們擊殺了。

在眾修仙者看來,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但現在,卻發生了!

「嗡,提示:歷練時間已到,積分排名已出。」

「前十名,將可傳送入傳承秘境。」

「另外,積分前三名,分別是江寂塵、幽蘭、雨兒。」

「前三名者,可獲得淬脈光一道,進行洗禮。」

此時,眾修的積分玉牌,再次亮起,同時,傳來這樣的提示之音。

眾修仙者,此時驚醒。

聽到再次傳來的提示之音,他們不得不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雖然無法接受,但事已成定局。

而且,眾修震撼的是,前三名者竟然還有一道淬脈仙光獎勵。

現在,感到最鬱悶的,無疑是之前的前三名和最後八、九、十名的修仙者了。

之前的前三名者,被奪了本該屬於他們的淬脈仙光,八、九、十名則被奪走了本是屬於他們的名額。

他們此時,對江寂塵、幽蘭、雨兒三人,都恨之入骨。

但是,他們此時根本奈何不了江寂塵他們。

江寂塵、幽蘭、雨兒三人此時都還在第九層地宮之中。

他們自然也聽到了積分玉牌的提示之音了。

剛剛,江寂塵動用神秘古樹的力量,輕鬆滅掉殭屍王。

對於神秘古劍發出的劍氣威能,連江寂塵都感到震撼。

因為,那劍氣,直接就把殭屍王粉碎了。

幽蘭和雨兒當時,看得目瞪口呆,難以置信,還以為自己眼花了。

直至積分玉牌響起提示之音,她們才驚醒過來,知道這一切是真的。

此時,除了積分玉牌上所說的那些獎勵之外,事實上,江寂塵還獲得另外的機緣。

也即是,擊殺殭屍王所獲的隱藏機緣。

這隱藏機緣,在江寂塵擊殺殭屍王后,那粉碎的殭屍王直接化成一道秘光,沒入江寂塵的體內。

「這裡的隱藏機緣,是一門仙術印記。」

江寂塵神念感應了一下道。

幽蘭道:「看來,這道隱藏機緣,是不能共享的,只有擊殺殭屍王的人才能獲得。」

江寂塵點點頭道:「確實如此。」

「而且,這道印記,有些模糊,有太古的氣息。」

幽蘭聽了,微微動容,沉吟了一下道:「這或許是一門太古仙術印記。」

「不過,印記向來如此,融入你體內后,都是非常模糊的,需要你在修行過程中,慢慢感悟。」

「而大多仙術印記,很難感悟到真正的功法。」

原來如此!

江寂塵此時就感覺到只有一道印記融於他的識海之中。

他很想看清楚這印記的玄妙,但卻被一層秘霧阻隔,看不清楚。

「先不管了,我們先煉化這淬脈仙光吧。」

江寂塵這時候,開口說道。

這才是實打實的獎勵,直接煉化,可以提升血脈的品階。

當然,一道淬脈仙光而已,江寂塵不可能憑此就讓他的霸仙血脈,再升一個等級。那是不可能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