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寂塵摸摸懷中,是神秘古境秘片起了作用。

剛才竟然是它在發出了一股奇異的能量,讓他清醒過來。

若不然,他只怕要永遠的沉睡在這裡。

此時,江寂塵才感覺到,這片湖水中,竟然有一股奇異的能量。

這股能量,可以讓人放鬆,進入沉睡狀態。

這股力量的來源,在瀑布湖底之下。

不過,江寂塵現在擔心的卻是翟心雨。

或許,她已經被催眠了。

「翟心雨!」

江寂塵開口喊道,然而對方沒有任何的回應。

江寂塵不再多想,閃身穿過瀑布水幕。

但是,哪裡還有翟心雨的身影?

咻!

然而,就在這時候,一根觸手如劍一般刺來。

快到極致,讓人防不勝防!

但豈能逃得過江寂塵的七彩神念?

他可以輕易地捕捉到那一根觸手的運行軌跡。

禁忌匕首早已出現在他的手中。

隨手一劃,那根觸手斷掉。

嘶!

然後,一聲怪叫傳來。

湖面之上,浪潮翻天。

那根斷掉的觸手,流出綠色的血液,染綠湖面。

江寂塵身體一沉,直直沉入湖底之中。

然後,他終於看到了觸手的本體。

這是一頭湖怪,身體如山嶽一般巨大,身上長滿了尖刺和一根根觸手。

長著水蛇的巨頭。

醜陋無比,力量恐怖。

除此之外,江寂塵還看到了翟心雨。

她此時被這一頭湖怪的一根觸手纏住了,在湖中飄蕩。

她渾身赤.祼,雪白嬌嫩的肌膚,在湖中異常的奪目。

還有那飄散的黑髮,絕美的容顏,高挺圓滿的雙峰,盈盈一握的小蠻腰,還有那雪白雙腿之間神秘、美現處。

這一切,都一一展現在江寂塵的眼中。

而翟心雨毫無所覺,她處於沉睡之中。

顯然,她被催眠了。

這一頭湖底怪物,擁有神秘的力量,可以催眠對手。

除了翟心雨,江寂塵看到其它的觸手上卷的是一具具白骨。

有神人修士之骨,也有巨大的神獸之骨。

顯然,無盡歲月,有太多的神人修士、神獸殞落在他的手中。

這一頭湖怪,本身實力驚人的強大,又懂催眠之術,再強大的修士、神獸來此,恐怕都要著中招。

便是江寂塵,若不是身懷神秘古鏡碎片,此時的下場也好不到哪裡去。

嘶!

江寂塵斬斷了湖怪的一根觸手,此時讓湖怪憤怒無比。

水蛇巨頭,張開著,吐著巨大的信子。

陰冷的雙目,森然的盯著江寂塵。

「八重大圓滿境神道境的湖怪!」

江寂塵暗中判斷了一下湖怪的實力。

但他知道,這樣的湖怪,可怕無比,堪與神道九重境的頂級神人一戰。

咻!

就在江寂塵思量之間,湖怪巨大的身體一抖,身上巨大鋒利的尖刺如雨一般向江寂塵疾射而來。

江寂塵神色不變,不退反進。

手中禁忌匕首揮舞,一根根尖刺被剖滅。

而江寂塵在不斷地接著湖怪。

看到尖刺攻擊對江寂塵無效,湖怪更是憤怒,一根根觸手同時刺殺過來。

江寂塵依舊沒有閃避,向前殺去。

噗!

噗!

血肉紛飛,一根根巨大的觸手被斬斷。

綠色的血水,瞬間把江寂塵淹沒。

此時,江寂塵從湖怪的眼中看到一絲嘲弄之色。

同時,他突然感到身體發麻,動作竟然開始變得遲緩起來。

「這血有毒!」

江寂塵看出原因所在。

但他回敬了湖怪一個嘲笑的眼神。

身體一震,層層七彩神紋流轉,護住己身。

同時,噬毒珠碎片出現,一股吞噬之力出現。

所有的綠色血液都被它吸收、煉化。

不止如此,湖怪身上的傷口也受到了吞噬之力的作用,血如泉涌一般噴出。

嘶!

湖怪身體顫動,眼中終於露出了驚恐之色。

甚至,它調頭,顯然要逃走。

但江寂塵又豈會給他這個機會?

一個閃身,便已出現在它的身邊。

手中的禁忌匕首一劃,一顆巨大的蛇頭應聲而斷。

江寂塵繼續閃身,出現在翟心的身邊。

把觸手切斷,再將她抱在懷中。

「嗯!」

把翟心雨抱在懷中那一瞬間,她發出了一聲舒服的嬌吟。

此時,一男一女在湖中都是赤著身子,緊擁一起,場面無比的香艷。

而且,閉眼中的翟心雨似乎受到了江寂塵身上散發出來魔息的影響。

於是,她身軀扭動,不由自主的環抱住了江寂塵的脖子。

一種**之火、春情之意,悄無聲息的在二人之間升起。

但江寂塵這個時候可沒有空。

因為,剛剛斬首的湖怪,竟然又長出了一個新的腦袋。

此時,它張開巨大的蛇口,蛇信快速地卷殺向自己。 不如都依著他們就是,以免讓他們看出任何端倪。萬一惹急了她們。要是再把她,再關到籠子裡面那就得不償失。

「舍友們還不知道我住院,你打個電話到宿舍告訴她們一聲。順便讓我舍友幫忙湊點錢。

這個電話離病房較遠。我身體不適,不能久站。也免得再來回跑幾趟。就不打這個電話了,你打過去也是一樣。

如果能多湊點那更好。因為後面還有醫藥費。還有住院費,檢查費這些都需要錢。

兩萬塊錢只是手術費,手術不能立馬出院。只要住在醫院一天,就要花一天的錢。所以呀,能多借一點就多借一點。反正都用的到。

另外你湊到的六千塊錢,你先匯到我同事的卡里。也就是昨天我給你的賬號和姓名。今天我先把昨天賒下的住院費先給交了。」

還多借一點呢?這些人真是越來越離譜。氣的她都不想說話了。真想把電話甩給關強子,並對他說一聲

「到底要多少錢,你們才真正的滿意。能不能痛痛快快的說個數。不要一下子一點,一下子一點都加個沒完沒了。」…

「你先打電話給你二哥,我也來打個電話給你舍友。等他們的錢到賬,我一塊給匯過去。

免得分兩次匯款,還得多收一些手續費。那多不划算。醫院那邊已經賒了就賒了,也不差多個一天。

沒事的,你安心住著幾天。再多耽擱一天,她們也不會把你趕出去。等著大哥,大哥很快就能把錢給你湊齊了。」

聽到張陽斌這樣說,關強子與後面的保安臉都綠了。隨即讓張小花掛電話。說下次再打!

而結束通話后,關強子還直接來一句。「這真的是你親大哥嗎?怎麼好想一點都不關心你似的,一直拖著不給你匯錢?要換成別人這錢早就匯過來了。」

張小花知道這人,錢沒有拿到。心裏面不舒服。才故意說出這些話,挑撥他們兄妹的關係。最後她只能順著關強子的意說

「呃…你怎麼知道的啊?我們確實不是親兄妹。因為我是撿來的,他就算不關心我。我也並不覺得有什麼奇怪,從小都已經習慣了。

我都懷疑他是忽悠我的,其實他根本就沒有籌到錢。所以才故意拖著,說是等我舍友哪裡的錢跟二哥手頭的錢都湊齊了以後,再一併匯過來。」

「呵!你最好期待你大哥能把錢匯過來。不然三天期限一到,你大哥的錢還沒有匯過來。那你了就慘了,別怪我沒有好心提醒你。

從你出鐵籠子的那天起開始算,三天。就是三天,一天不多一天不少。今天已經是第二天,明天可就是最後的期限。

你可想清楚了,如果還有什麼地方能夠籌到錢,你現在都要趕緊說出來。然後我會讓保安室破例,讓你今天再多打幾個電話。

或者還有什麼話,是能激勵你大哥的話。也都要快點想出來。明天可是你最後一通電話。明天錢不到賬,後果很嚴重。

直接受到影響的人就是你。下一個電話希望你好好說話,不僅要做到按照我的話來說,還要自己想辦法

說一些讓對方能匯錢過來的話。我們其實還算開明,如果是一些有利的話,我們也是贊成的。

畢竟你比我們更加了解自己的親人。但有一點就是。結果一定要是,我們領導滿意的結果才行。接下來的電話,你知道怎麼做了吧?

「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也想她們快點把錢匯過來,那樣我可以早點趕回廠裡面去上班。

如果廠裡面回不去了,那我就好好的安心就在這裡跟你一起工作。只是,如果我這入會費沒有交上,是不是就不能留在這裡?」

關強子心想,錢都不交還想安然的留在這裡。白吃白喝嗎?這丫的人想什麼呢?把這裡當成收容所了嗎?還是慈善機構?

「怎麼會籌不到錢呢?相信你一定可以的。加油!我對你有信心。眼下別想那麼多了,趕緊給你二哥打個電話吧。早點籌錢才是關鍵。」

「嗯。好。我這就來打。」可是手指放在電話機上的時候,她又停了下來。像是突然想起來什麼,隨後驚訝的叫了一聲。

「哎呀!我這才想起來。我好像還不知道我二哥的電話號碼?這可怎麼打這個電話。你看我這個記性,居然給忘記了。

你可能還不知道。我跟我二哥從小關係不好。兩人都互相看對方不順眼,所以我也沒有留他的號碼。

同樣的,他也不知道喲宿舍的電話。我們倆可以說,有種老死不相往來的架勢?

誰都看不起誰,誰都不服氣誰。見面必然吵架,有時候還會打架,…所以,他可能也不會匯錢給我治病。」

關強子半信半疑,但是剛才聽張陽斌說過幾句。說他們兄妹在家的時候,這關係確實是不太好。

不過也是小打小鬧。到了生死關頭,就不相信誰會袖手旁觀,無所作為。眼睜睜看著沒錢治病,而病死去。

「要不然你再打個電話給你大哥,他總該知道你二哥的號碼吧!正好這就打過去吧,讓你大哥把你二哥的號碼告訴你一下。」

於是張小花再一次撥打了張陽斌的號碼,電話依然才響了一聲。電話就立馬被接了起來。

「喂。是小花嗎?我正要打電話到你們宿舍,你這電話就來了。你要再晚一會兒,我這個電話了就打不通了。

怎麼了。這會又打電話是有什麼事情嗎?你給你二哥打過電話的沒有?他怎麼說呀?他那裡還有沒有錢?」

「大哥。我這會打電話給你,就是為了這件事情。剛才才想起來,二哥從來沒有告訴過我,他的電話號碼。

這沒有他的號碼,也就沒辦法給他打電話。所以想讓你,把他的號碼告訴我一下。」

張陽斌覺得有些納悶,明明在家過年的時候。張陽武才把自己宿舍的電話告訴給張小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