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漠輕輕地嘆了一口氣,打開車門,將李思璇送上車。

直到李思璇的車隊消失在眼前,楊漠這才收起深情,回身向楊光明道:「走!」 燕京大學這條地脈很長。

它坐落在燕京大學底部,南北貫穿整個燕京大學。

為了防止學生被地脈傷害,燕京大學教務處專門修建了石橋,用來抵擋地脈散發出的熱氣。

縱然這樣,但強大的地脈還是用它的炙熱,在燕京大學後山的園林里,創造出了一道溫泉。

「家主,你小心一些,這條地脈的威力很強。」楊光明不敢有絲毫懈怠,距離地脈尚有一段距離時,便開始提醒楊漠。

「嗯!」

楊漠嘴角應付著,心裡則在與靈雎溝通,如何吸收這條地脈。

靈雎沉吟片刻,開口道:「楊小子,以你現在的實力,不要說吸收地脈,恐怕微微接觸,整個身體就會化為灰燼。唯一的辦法,就是將鴻蒙劍放入地脈,以劍身為載體,間接地吸收地脈能量。」

鴻蒙劍,作為上古八大神器,經歷天火淬鍊,自然不怕地脈蘊含的地火。

「你這個法子,可以一試。」楊漠同意。

不一會兒,楊光明領著楊漠一干人,穿過地面的石橋,來到了地下。

還有十多米遠。

但,楊光明已是滿頭大汗,步履艱難,出現了嚴重的脫水狀況。

他已沒有能力,繼續向地脈靠近。

古石、楚桓、聶勝和李牧的情況,雖然好一點,但也在咬牙堅持。

看來,地脈的威力,也不是他們能夠承受的。

除了楊漠,只有刁尾的狀況好些。

因為,刁尾是純陰之體,修鍊的功法也是陰功,可以勉強抵禦地脈的熾熱。

繞是這樣,刁尾也是香汗淋漓,霞飛雙頰,面巾之下的絕代容顏,透著攝人的嬌媚。

「好了,你們不用向前,就留在這裡等我吧!」 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 楊漠停下腳步,轉頭向古石等人交代。

「楊少,我陪你去。」刁尾淡淡道。

楊漠問道:「你還行嗎?」

刁尾點點頭,眼眸里透著堅定。

「好,那就由你陪我繼續向前。」楊漠點頭,同意刁尾的建議。

這樣,古石、楚桓、聶勝和李牧留在這裡繼續修鍊,楊光明返回地上,楊漠則和刁尾繼續往地脈走去。

現在距離地脈越來越近。

每往前走一步,走一米,都是一個莫大的考驗。

一米!

兩米!

三米!

楊漠終於可以看見地脈了。

地脈里,那翻滾的岩漿,就像人體的血液,在瘋狂地流動,不時發出呲呲的聲音。

「楊……楊少,我不行了。」

刁尾渾身香汗淋漓,面巾不知何時已經摘掉,露出她嫵媚的容顏,而全身的衣物早已打濕透了,緊緊地貼在了她的嬌軀上。

楊漠隨意一瞥,便能看清她柔美的曲線和性感的內衣。

「那你就在外面為我護法。」

楊漠一邊說著,一邊將手放在她的肩頭,把體內的靈氣輸送給她。

賤賤的,刁尾在快要窒息的時候,終於感受到了一絲清涼,忍不住發出聲痛苦的身影。

哪怕,聲音很小,但刁尾還是忍不住臉紅了,恨不能鑽到地下去。

楊漠同樣感到尷尬,只能裝作沒聽見,淡淡地說道:「好了,你去外面為我護法。不管發生什麼,沒有我的命令,你都不要放人進來。」

「是!」

刁尾連忙應道,轉身走了出去。

只是,刁尾剛走,楊漠耳邊便響起了靈雎的笑聲。

「楊小子,你的女人緣不錯嘛,剛剛送走了李家大小姐,又來了這樣一個媚到骨子裡的女人,剛剛那聲呻吟,聽得本座都有些心動。」靈雎調笑道。

楊漠翻了翻白眼,有些無語。

你就是一個器靈,怎麼這麼八卦啊!

何況,我和她並沒有什麼。

靈雎繼續笑道:「你對她沒意思,不代表人家對你沒意思啊!就像你們男人喜歡美女,女人,也天生愛慕強者。」

「那這麼說,你也愛慕強者了?」楊漠反擊。

「我……呸,你小子這麼弱,算個屁的強者,本座才看不上你。」

哪知,靈雎忽然變得結巴起來,令楊漠瞪大了眼睛。

「我又沒說我是強者。難不成,你也愛上我了?」

楊漠看到靈雎吃癟,不禁得意地聳了聳肩。

「呸!小子,你在胡說,信不信本座將你扔進岩漿里烤了?」靈雎氣急敗壞地威脅道。

可是,楊漠根本不吃這一套,聳了聳肩,無所謂道:「大不了,我下去洗個澡。」

兩人說著,離地脈越來越近。

楊漠站在距離地脈只有不到五步的地方,看著地脈深處翻滾的岩漿,只覺一股火熱撲面而來。

若非楊漠修鍊了五行煉體訣,對火有很強的免疫力,恐怕此刻早已化為灰燼。

「楊小子,這條地脈比我想象得還要強大很多,你不要再靠近了。」靈雎一臉嚴肅地警告。

「知道了!」

楊漠果然沒敢再向前,而是盤腿而坐,將體內的鴻蒙劍召喚出來。

鴻蒙劍,乃是經過天火淬鍊而成,所以不但不怕地脈的火焰,反而還對火焰充滿了渴望。

「去吧!」

楊漠一聲令下,鴻蒙劍便直插地脈深處,開始貪婪地吸收熊熊的地火。

地火環繞在鴻蒙劍的四周,將整個劍身烤得通紅,猶如一把火劍在燃燒。

「靈雎,沒問題吧?」楊漠偷襲擔心。

靈雎不以為然:「放心吧,鴻蒙劍經過天火淬鍊,這點地火要是能煉化它,那它就不是鴻蒙劍了。倒是你,正好趁此機會,修鍊你的五行煉體訣。」

五行煉體訣,剛好與五行中的金木說火土相對應。

楊漠的金玉骨修鍊圓滿,接下來就是修鍊火靈脈。

通過各種靈火淬鍊身體內的血脈,修鍊出可以輸送靈血的火靈脈。

「嗯,我也是這麼想的。」

楊漠點點頭,按照五行煉體訣上寫的,開始運轉體內的靈氣,吸收從地脈傳過來的地火。

這些火焰雖然出自地脈,但它在靠近楊漠的時候,差不多已經被鴻蒙劍吸收了絕大多數的能量。

縱使,這些火焰在楊漠的身體燃燒,也無法對楊漠構成一絲威脅。

反而,楊漠藉助這些火焰,開始淬鍊體內的血脈。

「給我,破!」 燕京大學後山,溫泉池。

「咦?這溫泉怎麼突然變涼了?」

「對啊,一下子變得好冷哦。」

「哈欠,快走,我快要被凍死了。」

原本熱氣騰騰的溫泉突然變冷,許多正在泡溫泉的人,都不約而同地打起了噴嚏。

與此同時。

石橋下。

楊漠站在地脈旁邊,看著那通體火紅刺眼的鴻蒙劍,臉上露出了震驚而又興奮的神色。

「想不到,地脈里的靈火竟然全被鴻蒙劍吸收了?」

楊漠一把抓住鴻蒙劍的劍柄,感覺劍體正在如火一般燃燒。

靈雎同樣很興奮:「經過這次淬鍊,鴻蒙劍差不多修復了百分之三,威力則足足提高了一倍。」

只修復了百分之三,威力就提高了一倍,這是何等恐怖的戰鬥力啊!

「不過,你也別高興太早。」靈雎趁楊漠還沒高興過頭前,立刻又向他潑了一盆冷水,「你現在只是修武通靈境後期,連修武通靈境圓滿都不是,實力太弱,只能發揮鴻蒙劍百分之五十的威力。」

「五成啊?」

楊漠舔舔嘴唇,有些遺憾。

「不過,你這次收穫同樣不小。修鍊成了火靈脈不說,還得到了一絲龍族血脈,等你徹底將龍族血脈融入你的火靈脈,你的實力將會暴漲到一個很恐怖的程度。」靈雎憧憬著,示意楊漠該離開這裡了。

然而,楊漠看著地脈深處僅存的那一絲靈火,眼裡露出了貪婪和瘋狂的神色。

「楊小子,你想幹什麼?」靈雎似乎察覺到了楊漠的想法,不禁瞪大了眼睛。

「這麼好的地脈靈火,我可不想就這樣浪費。」

楊漠嘴角勾起一絲壞笑,向著地脈縱身一躍。

「楊小子,不可以!縱然地脈僅存的那一絲靈火已經很微弱了,但也不是你能承受的,快點回來。」靈雎連忙大聲喊道。

可惜,楊漠沒有任何猶豫,在靈雎喊完這些話,他已經跳進了地脈。

呲呲!

別看靈火現在是強弩之末,威力大減,但立刻就將楊漠的身體點燃,緊緊將楊漠包圍在了火海里,發出皮膚被燒了的聲音。

若不是楊漠的金玉骨和火靈脈足夠強大,恐怕早就化為了灰燼。

楊漠開始運轉靈氣,拚命地抵擋這些火焰,漸漸扛過了這段時間,暫時不會有生命危險。

「楊小子,你真是一個瘋子。」靈雎大聲地痛罵,眼裡卻噙滿淚水。

楊漠苦笑:「人不瘋,怎成魔?縱然,我吃點苦,冒點險,只讓能提高修為,那我也願意。」

只因為,楊漠心裡,還有一個女孩兒,正在遙遠的那邊,等著他。

……

「啊!」

地脈洞口深處,傳來一聲大吼。

古石、楚桓、聶勝等人聽到聲音,連忙向楊漠所在洞里衝過去,但被守候在洞口的刁尾攔了下來。

「刁尾,你什麼意思,難道還想螳臂當車,阻擋我們進去看楊少?」

古石第一個沉不住氣,冷冷地罵道。

刁尾不甘示弱,擋在古石面前,冰冷地說道:「楊少有令,沒有他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進去。」

「我偏要進去呢?」古石握緊拳頭,頭上的青筋暴起。

「殺,無赦!」

刁尾同樣將手放在了劍上,準備隨時拔劍。

一時間,雙方劍拔弩張,快要動手。

這時,還是楚桓走過來,擋在了古石的前面。

「好!既然楊少有令,那我們便侯在這裡,等楊少出來。」楚桓將古石拉了回來,就地坐在刁尾跟前。

地脈的靈火差不多已被鴻蒙劍吸收完了,所以楚桓等人即便呆在洞門口,也不用擔心會被靈火傷害。

就這樣!

不管是古石、聶勝,還是楚桓和李牧,他們都選擇坐在這裡,等待楊漠從洞里走出來。

他們帶來的人馬,同樣像他們一樣,全部都等候在附近。

瞬間,燕京大學後山入口處,堵滿了古家、丹門、李家帶來的手下。

如果有人將這個畫面發在直播上,恐怕……

「恐怕瞬間就會成為頭條,收穫無數粉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