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宇的話讓黑天魔尊的心不斷往下沉:「而現在封魔大陣已隨著時間漸漸削弱,甚至無法徹底封印你,必須藉助蒼穹戰劍才可徹底封印你。」

「有了我手中這枚神紋石,就可以增強封魔陣的威力,你永世都無法離開這座黑暗深淵了!」

神紋石是比天紋石更是罕見,更為強大的布陣材料,其上面天生就有著種種神紋,價值等同於神鐵。

在天魔塔內卻是有著兩枚神紋石,也不知黑天魔尊是從哪裡收刮來這麼多的神紋石。

不過想一想,黑天魔尊和其他幾位魔尊當時可是橫掃了整個天武大陸,無數國度和種族被征服,幾乎收颳了整個天武大陸的財富。

其中就包括了各種珍稀材料和靈寶,這天魔塔內所保存的是最為珍貴的那一批寶物,每一件都價值連城!

李宇的話幾乎戳中了黑天魔尊最擔心的點,不過他轉而一想,馬上狂笑道:「你知道這些又怎樣,你可知道,封印我的封魔陣可是五品陣法師所布下。」

「想要加強封魔陣,起碼也要是四品陣法師,你一個氣感境武者,雖然精神力強度達到了三階,可你絕不可能做到此事!」

李宇沒有繼續這個話題,他走到黑天魔尊面前:「你之前不是問我敢不敢拔下蒼穹戰劍再跟你大戰。」

「現在我就做給你看!」

黑天魔尊想不通李宇怎麼突然失心瘋,敢嘗試去拔蒼穹戰劍,他又怕李宇是在調戲他,於是這位魔尊一言不發。

李宇搖頭失笑:「看你那麼期待的小眼神,我把蒼穹戰劍拔下來又如何!」

他居然真的握住蒼穹戰劍的劍柄,一下將其拔了出來! 蒼穹戰劍是深深的刺入黑天魔尊的心臟之中,鎮壓著其氣血,使其身軀難以動彈。

加上封魔陣鎮壓住了黑天魔尊的魔氣流轉,他才毫無反抗能力的被壓制在黑暗深淵之底。

可現在李宇突然拔起蒼穹戰劍,比之前一截劍尖釘死黑天魔尊時的情形更為惡劣,魔尊體內的氣血開始滾滾流動!

黑天魔尊狂笑道:「沒想到你這小子這麼傻,為了證明一句話,就敢拔出蒼穹戰劍!」

「你這樣的傻大膽,也不知是怎麼活到現在的……」

他的語氣又轉而變得陰森無比,帶著深深的怨氣:「你剛才居然敢如此羞辱我,我絕對要讓你承受萬年折磨,讓你感到死亡都是一種奢求和幸福!」

黑天魔尊的血氣復甦,若是他脫困,那現有的封魔陣也無法鎮壓住他,那就是一場毀天滅地的災難!

「哭吧!叫吧!享受你最後的呼吸空氣的能力,馬上你就要知道什麼叫做地獄……」

黑天魔尊盯著李宇的眼睛變得赤紅無比,正在他宣告著死亡的到來,擺出一副大boss即將降臨的姿態時,幾隻絕世紅顏花刺入了他的心臟之中!

這位強大無比的魔尊只感覺渾身一僵,他再次陷入到一種血氣受阻的狀態。

絕世紅顏花乃是蒼穹女帝的精血所化,在眾多絕世紅顏花之中,更是有一朵花魁隨風搖曳,那是蒼穹女帝的心頭血所化。

李宇正是用這朵絕世花魁和其他的絕世紅顏花暫時阻擋住了魔尊的血氣運行,絕世紅顏花也在瘋狂的吸收著黑天魔尊的絕世魔血,其漸漸變向紫黑色。

黑天魔尊一陣怒吼:「你以為光憑這幾朵花,就可封印我?你太天真了……」

這位魔尊的咆哮聲再次被打斷,李宇手中拿著一枚神紋石,直接按向他身下的封魔陣!

神紋石如同水滴滴入河海,其快速的融入封魔陣,整個封魔陣的陣紋也變得波動起來,現在封魔陣便可以進行改良和增強!

黑天魔尊冷笑一聲:「就算有神紋石,你又該如何修補這座封魔陣?」

「請開始你的表演!」

黑天魔尊有恃無恐,他實際上正在極力掙扎,留給李宇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李宇此時卻是緩緩閉上眼睛,他的腦海中有四團意識在快速運算,解析這座封魔陣現有的結構,同時計算著如何改良陣法。

四核運算推演!

這是李宇的精神力達到三階之後具有的新能力,可極大的提高對陣法的推演速度和效率,即使是五品陣法,也分分鐘解析給你看!

「原來如此,這座陣法原本是極為完整的,足以永世鎮壓黑天魔尊,只是後來被人為破壞,便無法再鎮壓魔尊本體。」

「若是要修復這座陣法,倒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而我要做的,可不是簡單的修復陣法那麼簡單!」

李宇升起一股雄心壯志,要修復五品陣法封魔陣都不是一件易事,更別說如他所想的強化封魔陣,不過正是有挑戰,李宇才更有動力。

他猛的抓起其中一道陣紋,直接將其抹除!

本來就在極力掙扎的黑天魔尊立馬感受到陣法的減弱,他再次狂笑道:「小子,你真是變著花樣作死!」

「這次我不會再給你機會,給我去死!」

他身上的魔氣陡然爆發,一道黑色巨掌直接抓向李宇,以黑天魔尊的修為,即使是泄露出一絲魔氣,都足以滅殺李宇!

白衣少年卻是屹立在陣法之中,他胸有成竹的伸手一拉,一條陣紋隨之成型!

「你都吃了這麼多次虧了,還沒明白你就是被鎮壓的命么!」

這道陣紋使得封魔陣光芒大放,瞬間變得更為完整,釋放出強大的封印力量,將黑天魔尊鎮壓下來!

那隻魔氣形成的可怕大手直接在半空就逸散,沒有了魔氣供應,其自然無法成型。

黑天魔尊更是感到自己快要掙脫的身軀又加上了萬鈞重擔,活動開來的血氣又變得凝滯。

這位魔尊像是看到不可思議的事情:「怎麼可能!你一個氣感境的螻蟻,怎麼能修復五品封魔陣!」

李宇搖搖頭:「這又有什麼不可能,當你研究出先天大陣的成陣原理后,解析這些後天大陣就如同吃飯一般簡單。」

「我的精神力達到三階,又有神紋石相助,區區五品封魔陣,還不放在我眼裡。」

他說完就繼續強化陣法,他又毀掉其中一條陣紋,黑天魔尊這回幾乎失掉了反抗的信心。

果然封魔陣剛剛減弱一部分力量,隨著李宇拉出一條新的陣紋,其馬上就變得更為強大,狠狠的鎮壓著黑天魔尊。

若是仔細觀察,便能看到原來封魔陣之中有些陣紋呈現紫色,在經過他重新刻度之後,越來越多的陣紋呈現出金紫色,這是神紋的象徵!

黑天魔尊似乎也發現了這一點,他張大嘴巴:「這是五品陣法之中的神紋陣法……」

「你居然可以將一座普通的五品陣法改良為神紋陣法!」

「你到底是何許人!」

神紋陣法只是存在於傳說中的陣法,很多人都沒見過五品陣法師,更別說很多五品陣法師都布置不出來的神紋陣法。

李宇沒有回答黑天魔尊的話語,他只是輕笑一聲,完成了第三十六條神紋,整個封魔陣開始全力運轉。

黑天魔尊發出了陣陣不甘的怒吼:「不可以!這封魔陣居然將我的血氣、魔氣甚至是靈魂都封印了!」

李宇呵呵一笑:「太玄封魔陣豈是你可想象的,你就準備在這裡將牢底坐穿吧!」

等太玄封魔陣徹底運行的時候,黑天魔尊的所有力量都被封印,比之前蒼穹戰劍加上封魔陣的封印效果還要好,他再也無法翻起風浪。

李宇走到黑天魔尊面前,抽出了插在他心臟上的絕世紅顏花和絕世花魁,現在沒有這些花朵,也能封印黑天魔尊了。

不可一世的魔尊知道自己這次敗得很慘,他仍然不願意放棄打擊李宇:「你冒險拔下蒼穹戰劍,就是為了拿到這件無敵戰劍吧。」

「蒼穹戰劍陪著帝蒼穹那個女娃娃上天入地,斬殺了無數強敵,倒算得上一件至寶。」

「可惜當年她以蒼穹戰劍硬撼我們九人聯手催動的暗淵天魔塔,這柄戰劍就是被我們如此硬生生轟斷的。」

「你拿到的只是一件破損品,你費勁心機,還是一無所獲!」

黑天魔尊發出陣陣狂笑,蒼穹戰劍在李宇手中確實始終無法合一,這柄戰劍被可怕的力量硬生生擊斷,想要修復實在是太難了。

其現在根本就無法使用,之前可鎮壓黑天魔尊,也是戰劍之靈在勉強支撐。

可李宇接下來的話卻讓他如遭重擊,他舉起絕世花魁:「你以為我將絕世花魁插入你心臟是為了什麼?」

「這朵花魁吸收了魔尊之血,倒是可以用作修復戰劍的主要材料!」 李宇不顧黑天魔尊一臉震驚的表情,他將十二朵絕世紅顏花和那朵絕世花魁放到一起。

「絕世花魁乃是蒼穹女帝的心頭血所化,與蒼穹戰劍相互呼應,應當能夠喚醒戰劍中的劍靈!」

李宇在拿到蒼穹戰劍時,便已發現此劍的劍靈已陷入非生非死的狀態,其本能的鎮壓著黑天魔尊,卻不如其他靈寶那般具有靈性。

要修復蒼穹戰劍,就需要先使戰劍的劍靈先復甦才行!

李宇開始擺弄從天魔塔內得到的諸多珍貴材料,他幾乎是不顧消耗的向神葯爐內投放各種珍貴的礦石和材料。

神葯爐雖是丹爐,可借用其內部的靈火,將礦石淬鍊一遍還是沒問題的。

後宅 黑天魔尊卻在一旁不服輸的喝道:「你以為修復蒼穹戰劍就是說幾句話的事情么!」

「我還真不相信你是十項全能,連蒼穹戰劍都可輕鬆修復!」

李宇也有點佩服黑天魔尊不服輸的精神,他不禁搖頭道:「那你就睜大你的眼睛,看看我是怎麼修復這柄戰劍的!」

他將熔岩真金、天外隕鐵、天羅之銀、神紋青銅和赤虹神鐵都拿來熔煉,將其全部用於接合那柄斷劍!

蒼穹戰劍之內也曾摻雜神鐵,其主要材料則是各種高級隕鐵,加上神匠嘔心瀝血,才能鍛造出這麼一柄無敵戰劍。

噩夢卡牌館 李宇用的赤虹神鐵等材料,按理來說足以修復戰劍,可那些材料所化的液體始終無法融入戰劍內,更別說接好其上面的神紋。

「我都跟你說過了,這柄戰劍是被暗淵天魔塔硬生生轟斷的,就連蒼穹女帝都放棄修復它,你居然還妄想將其復原!」

黑天魔尊碎碎念總會使事情發生轉機,李宇將絕世花魁和絕世紅顏花熔煉還原成女帝之血滴落在戰劍上,這柄戰劍立馬爆發出異樣的光芒!

一位頂天立地的女帝虛影浮現在戰劍之上,這是一位傲視天下,帝臨世間的絕世女帝,其氣質連李宇都生出一種納頭便拜的衝動。

這是一位天生的帝者,也是天生的絕世強者!

蒼穹戰劍上的劍靈漸漸復甦,李宇以特殊手段將神鐵熔煉進去,借之修復了部分戰劍上的神紋,這柄戰劍終於恢復不少。

「以赤虹神鐵都還不夠,看樣子還需要找到其他神鐵,配合上諸多絕世紅顏花,才能徹底將蒼穹戰劍修復……」

李宇已發現這柄戰劍還沒有徹底修復,不過其品質足以超越七星靈月劍,也不知完整形態下的蒼穹戰劍是多麼的強大。

黑天魔尊這回是徹底的無言了,他抬頭看蒼天,簡直是可憐自己碰到了李宇這樣的變態!

可李宇還是不願放過他,白衣少年走到黑天魔尊面前:「我的魔尊大人,還是要借你的魔血一用!」

這位魔尊心中升起不詳的預感,他便看到李宇舉起蒼穹戰劍,將其刺入自己體內!

黑天魔尊的身軀強大無匹,李宇之前一陣猛揍,都無法對他造成多少真正的傷害,這也是黑天魔尊始終有恃無恐的原因。

不過修復了不少的蒼穹戰劍足以傷到他,切開他的皮膚和肌肉,取出其蘊含龐大血氣和魔氣的魔血!

「唔,絕世強者的血液,裡面雖然飽含魔氣,不過只要將魔氣驅除,就是質量極高的靈血,恐怕五階蠻獸都沒有這麼高品質的靈血啊。」

黑天魔尊連連怒吼道:「你當我是什麼了,居然敢來提煉我的魔血!」

李宇拍打了一下他脊背:「你就繼續叫吧,就算你叫破喉嚨,也沒有人會來救你的。」

「誰也無法想象到堂堂黑天魔尊會發出這樣殺豬般的叫聲。」

在黑暗深淵之外,黑雲大將和其他新生代的黑魔族高手也隱隱約約聽到了黑天魔尊羞惱的怒吼聲。

那些黑魔族高手詫異的看向黑雲大將:「黑雲大人,這是怎麼回事,我們要不要下去看看。」

他們心中均是在想,聽黑天魔尊話語中的意思,似乎他在承受著某種非人的折磨。

黑雲大將卻是老神在在的仰頭看天:「你們可能不怎麼了解魔尊大人的習慣。」

「他在抓到有趣的目標之後,最喜歡用各種方法來折磨目標,或許他現在正是在和那個人族小子玩貓抓耗子的遊戲吧。」

「等一下你們就可以聽到那小子的慘叫聲了……」

「啊!小子,我出去以後一定要殺了你!」 農門俏廚娘 一聲慘叫聲傳出來,其他人還是忍不住疑惑的看向黑雲大將。

「魔尊大人叫的這麼凄慘,應該不是鬧著玩的吧……」

這位大將聳了聳肩膀:「可能魔尊大人被封印了三千年,現在想玩一點重口味的也說不定……」

在黑暗深淵下,黑天魔尊的遭遇與黑雲大將所設想的千差萬別,他體內的魔血被快速抽取出來,然後放入神葯爐內進行煉化。

魔血內蘊含的魔氣,被李宇分離出來,成為紫黑色的詛咒魔氣,其品質可比詛咒穢土要高得多。

「這些詛咒魔氣,正好用來布置黃泉陣,魔尊的魔血真是一物多用……」

魔尊被李宇一番折騰,仍然中氣十足,他卻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整爐靈血,散發著濃郁的靈氣。

李宇直接跳入神葯爐內,將一整爐五品靈血作為藥引,開始神葯煉體!

他一進入神葯爐,便有滾燙的靈血在他周身衝擊、鼓盪,讓他的身軀變得發紅髮熱。

「這麼一大爐五品靈血,可是千金不換,我可以試著衝擊氣海脈和靈神脈了!」

氣海脈和靈神脈是金剛伏魔訣第四層對應的兩種特殊經脈,氣海脈聯通氣穴,乃是達成無極周天的關鍵。

靈神脈則是引導精神力與真氣相合,畢竟金剛伏魔訣分為金剛法身和金剛法相,金剛伏魔訣第四層已開始修鍊那威力無窮的金剛法相,必須要強大的精神力才可。

李宇的精神力達到三階中級,衝擊靈神脈可謂是水到渠成,輔以神魂草煉製的神魂丹相助,他十分順利的貫通了靈神脈。

氣海脈需要海量的真氣才能衝擊開,李宇拿出赤火靈猴交付的祥雲聖果,這枚聖果可以用來煉製五品甚至是六品聖丹,李宇卻是顧不得那麼多,直接將其服下。

無盡的聖氣在李宇體內生成,開始在他四肢百骸內四處衝擊,他的皮膚下面像是有一條條小蚯蚓在蠕動。

如此磅礴的聖氣,李宇引導其連續衝擊,在全身浴血的情況下,終於貫通了氣海脈。

轟隆隆一聲炸響,李宇體內有三十六條經脈交相呼應,形成一幅十分完美的經脈圖,他猶如一個黑洞,開始瘋狂吸收起周圍的靈氣。

無極周天成功達成!

黑天魔尊睜大眼睛看向李宇:「怎麼可能,這小子居然貫通了三十六條經脈!煉成了無極周天!」

「就算是將天級功法修鍊到四層大圓滿,也無法貫通三十六條經脈,他到底經歷了多少奇遇,才能擁有如此強大無匹的實力!」

「我黑魔族之中,萬年都不見得出現一位成功修鍊出無極周天的無上天才,那已是屬於絕代妖孽的成就!」

更讓黑天魔尊沒想到的是,李宇煉成無極周天之後,沒有直接衝擊先天境,而是不斷積蓄力量,再次掀起新一輪的衝擊!

他體內的海量真氣聚集起來,瘋狂的衝擊起氣穴,李宇猛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李宇的身軀像是要四分五裂一般,皮膚上都布滿了龜裂的裂痕,宛如摔碎的瓷器。

若是有人可內視的話,便能發現李宇體內的情況更為糟糕,本來貫通的三十六條經脈,紛紛扭曲、斷裂,傷勢觸目驚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