擋住了那個女子的絕命一擊。雖然是擋住了那個女子的一擊,可是盾牌隨後破裂。但是並不是那個女子打的。而是盾牌自動的破裂。最後無數的火焰迸發而出。將元妃的左手燒著。元妃渾身元力膨脹。將附著在手上的火焰全部彈開。

「果然是有意思,你們的這個世界果然是十分的有意思,不過對於我來說你的攻擊沒有效果,剛才如果不是我大意的話,根本不會找你的道,所以你就死心吧。」老者說完之後,一伸手。手上抓著一個火焰的長劍。瞬間向元妃劈裂開來。

元妃快速的分析著這句話的含義。終於知道了。這是異界的入侵者。既然是入侵者的話,自己就不能留手了,況且剛剛徐州剛出現了問題。而且是出現了比較大的問題。那就是被九幽魔族佔領了,所以現在不能再讓異世界入侵神武大陸了,因為神武大陸已經在經不起折騰了,內部現在已經十分的糜爛不堪了。所以再不能出現入侵者了。

可是正當他準備還擊時。背後的一柄長槍已經貫穿了他的頭顱。正是因為這柄長槍貫穿了元妃的頭顱。

屍體栽倒在地的時候。元妃才是真正的冒了冷汗。幸虧他反應的快,做出了及時的反應。所以沒有出現太大的問題。

因為中槍的是他的分身,不是他自己。

正是因為是他的分身,所以元妃躲過了一劫。正是因為這樣元妃是躲過了一節,可是他的心中並不高興。而且是十分的鬱悶。自己竟然無緣無故的。損失了一具分身。 這真是無妄之災呀。但是為什麼?,剛才自己的分身竟然沒有任何反應,沒有發現人在他的身後,到底是出了什麼情況?還是這些人擁有的特殊的天賦。而且他們的攻擊也不像是武技。

到底是什麼東西?元妃的心中出現了很多疑問。

但是這所有的事情,都沒有人給他解釋。

不過正在這時候,天空中又出現了一絲波動。

一個傳送門打開之後,湧入了大量的和尚。

那些和尚看了看魔法界的這些人之後,立刻動起了手來,也不問任何緣由。

元妃有些納悶。這究竟是什麼跟什麼?但是明顯這兩方人都是外來者,但是他們之間為什麼打起來了?難道是先要爭奪名額,最後決定是誰入侵這片大陸?

元妃現在不敢大意。因為他知道這兩方面的人全部是外來者,根據神武大陸的傳統,自己要阻止他們,不惜一切代價的阻止他們。

元妃知道,這不是為的別的。這是為了神武大陸。

正是為了神武大陸,所以他現在要放棄所有的事情。於是元妃確實放棄了所有的事情。

「神通,無極破天。」元妃大叫以後,然後手中出現了一團白色的光圈,然後這個光圈被元妃拉長。變成了一道箭矢。向這些外來者飛去。

這一道光箭矢,化成了無數道。攻擊著所有的外來者,這是一個大範圍的群攻神通,而且是十分厲害的神通,而且這個神通。十分的快速。

「阿彌陀佛。」一個老僧高喊著佛號。袖口一張,將所有的箭矢收入了袖中。

元妃看愣了,這就完了。這可是神通啊。竟然被那個老和尚用袖子收走了。而且這個和尚明顯不是大雷音寺的餘孽。因為他們是外來者。但是剛才袖口的那道光。倒是和大雷音寺的神通有些像,但是確定不是一樣東西。

「魔法界的雜碎們,聽說你們入侵了我西天界,奪走我們聖地的聖子,給你們兩個選擇,一個是交出聖子,另外一個就是死。」一個中年僧人說道,雙手的戒刀,已經蓄勢待發。

「禿驢們,你哪隻眼睛看見是我們界的人擄走了你們的聖子,不要血口噴人,否則的話,別怪我不客氣。」一個花白鬍須的老者,身上魔力涌動。他當然知道這個聖了是誰擄走的,是老菲特乾的,可是老菲特死在了這方大陸,所以他們聖子的下落也就中斷了。

沙漠帝皇 正因為現在他們的聖子下落不明,所以這個老頭說的是理直氣壯。因為光腳的不怕穿鞋的,你沒有證據沒法拿,我們怎麼辦?看你們怎麼辦,要打就打。

「阿彌陀佛,你只是個八轉小聖,看著你們魔法界界王的面子上,我才沒有動手,你認為你能在我的手中走上幾招?要麼交出聖子,要麼我現在就賜你一死。」這個老和尚也急了。這魔法界的人明顯是說謊。

「西遊記,大雷音寺的長老,七轉大聖,你倒是動手啊,你不怕動手之後,引起魔法界和你西天界全面開戰,到時候我們斗得兩敗俱傷,界域排位賽怎麼辦?到時候我們共同跌下前十,那倒是有的看了,因為我們魔法界的底蘊深厚,但是你們就不一樣了。就算我們跌落到前十,也沒有哪一個界域敢侵略我們,你們就不一樣了,所以我勸你還是不要動手。」這個八轉小聖的老者說道。因為他不相信,根本就不相信這個西天界的強者敢動手。因為一旦動手。 婚後寵愛之相親以後 那可是牽扯到兩界的大戰。所以他們不敢動手。因為他們只不過擁有不到萬年的歷史。

如果不是靠著那一次十分的幸運。他們根本擠不到借界域位賽的前十。正是因為有這個名頭的在,所以才不會有人入侵他們。因為這受到修羅大千世界的保護。

但是神武大陸就不一樣了,據說這個大陸以前排行在第一位。但是他們只參加了一屆,便沒有了消息,而且他們的排名現在已經過期了,所以魔法界的人才敢大膽的入侵這方世界。

但是他們沒有想到的是,西天界竟然也來湊這個熱鬧。但是西天界真的敢挑起戰爭嗎?因為他們輸不起,一旦輸了的話,就會立即有人入侵他們。雖然有修羅大千世界的約束。可是他們如果違反了這個約定,他們就不能受到保護。

這個八轉小聖笑了笑。

「你笑了笑之後,就說明你的死期已經到了,你們這些人的性命,對於你們界主來說並不重要。所以就算我在這裡把你們全部打殺,賠償一點東西就能了事。所以現在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交出我們的聖子。否則你就會死。」這個大和尚說的很明白。他們這些人的性命。對於他們的界主來說。不算什麼?正是因為不算什麼?所以這個大和尚才敢這麼說。

正是因為這個大和尚這麼說?所以這個魔法界的老者,愣了愣。

隨即一道刀光將他的頭顱斬落。

「你動手可真快。」這個老和尚笑了笑,既然他不說出聖子的下落。那麼就去死,不過這個小和尚,他這動作也太快了。

因為他這動作太快。所以老和尚只能笑了笑。

看來界主的這位弟子。真是做事情雷厲風行。

只不過這個魔法界的老者一死之後,他身邊魔法界的強者,一個個都動起了手。

圍住了這個小和尚。

只不過這個時候傳送門突然開了。將這些魔法界的強者吸了進去。

然後關閉了,只留下了那個老者的屍體。

老和尚看了看元妃說道:「姑娘,我們無意入侵你們的世界,去找找聖子究竟在哪裡?」。

老和尚說完之後,所有的和尚依次排開。然後紛紛向下而去。因為他們現在在空中。

這些和尚墜入黑暗當中。然後隨著一道金光。誅仙劍陣立刻消散開來。正因為誅仙劍陣消散開來。所有的黑氣全部散去。

石家後院之內,地上躺著無數死屍。

劉俊之看著面前的那幾個和尚。

「釋迦摩尼的傳人。」 釋迦摩尼。又稱釋迦摩尼尊者。或者換一個說法,更讓人通俗易懂,那就是大日如來佛。也就是現在佛,劉俊之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在這裡看到他的傳人。

那一群和尚聽到這個說法,愣了一愣。竟然有人敢直言不諱的叫界主的名字。

這方的土著果然很大膽。但是這所有的一切都和他們無有有關係。

他們是來尋找聖子的。如果聖子丟失或者被殺害,那將是西天界最大的事件。因為西天界所有的門派當中。聖子是十分重要的,因為他是下一位掌門。所以他們一定要找到聖子。面前這個少年的身上有聖子的氣息。

錯染小萌妻 所以詢問他應該能知道聖子的下落。

其中一個和尚摸了摸自己的光頭說道:「閣下有沒有看到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頭上有九個戒疤,身穿金色的袈裟。」

劉俊之身邊的佛門分身高喊一聲佛號。

「阿彌陀佛,我們並沒有見過這樣的少年,更何況神武大陸對佛門有嚴重的打壓,所以這樣的少年,如果出現的話,很有可能被別的宗門所捉住。」

「而是這為施主的身上有我們聖子的氣息,應該和我們雙子接觸過,或者見過他一面,如果閣下有線索的話,請告知我們,我們將無比的感謝。」另一個和尚說道。

「我想我大概知道是怎麼樣的事情了,我沒有見過你們的聖子,但是我敢肯定你們的聖子在這兩個戒指中。」劉俊之明白怎麼回事了?雖然不知道他們來自哪裡,但明顯有一件事情他知道,那就是老菲特和多哥侵略了很多世界,也逮捕了很多人,所以這些人都在他們的空間戒指中,那個聖子也一定在。

「魔法界的空間戒指,而且從氣息來看,應該屬於兩個高級魔法師的。施主難道遇見了魔法界的人。」

「是的,他們自稱是魔法界的人,而且他們要將我當成獵物捕捉所以我正當防衛將他們殺死了,然後得到了這兩枚空間戒指。」劉俊芝一五一十的說道,因為他知道在這件事情沒有必要說謊,雖然神武大陸的人,不怕任何的侵略者,可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還是少惹麻煩的好,現在神武大陸已經夠混亂的啦,如果這些佛陀在插手,那就不好了,而且他們的實力明顯在武聖二重之上,所以應該很容易的征服這個世界。

因為神武大陸並沒有武聖二重之上的強者。

在這個實力之上的強者,通常都將自己的實力降低,因為如果超越這個實力的話,很可能就會飛升界上界,所以說這個大陸根本沒有超過武聖二重的強者。

更何況現在神武大陸已經夠亂的了,如果再更亂的話,那就無法將它統一合併。這也是劉俊之不想看到的事情。因為多幹活,那就得有更多的人死亡,應為畢竟統一之路,不是那麼的容易,總有些負隅頑抗的人。

而且現在恐怕九幽的人抱著必死決心,也不願意退入寒冰界,因為那裡太苦了,是一片無垠的白色。什麼東西都沒有,如果不是這些年,九幽魔族的魔頭們到別的世界獵殺,搶奪食物,恐怕九幽早已經滅亡。

更何況九幽魔族十分的強大,所以他們基本上能在寒冰界活下來,如果換成神武大陸的人,恐怕立馬都死光了。

這就是差距。

「施主可否將那兩枚空間戒指給老衲。」一個老和尚飛了下來。

劉俊之看了看天空之上的元妃,因為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到天空之上的物件,而且是十分的清晰,他正看在元妃站在那裡往下看,而且除了元妃之外,他還看到了六個人,只不過這六個人影十分的模糊,看的也不是很清晰,但是那六個人身上並沒有戰意,所以劉俊之肯定這六個人不是敵人,而元妃身上的戰意濃厚。

「你先招待這些佛陀,我們的事之後再說。」元妃的聲音擴散開來,因為元妃知道,現在這個時候,凍死無疑是找死,誰知道這些佛陀會不會阻止他出手,所以還是接下來在進行戰爭吧。不過元妃看著下面。心裡有些拔涼拔涼的,可是他卻沒有退縮的意思,雖然下面死的人都是太上宮的人。可是對於元妃來說,這並不是什麼事情。

因為真正的底蘊還沒有出手,所以勝負還兩說。但是元妃十分忌憚這些佛陀,做些佛陀的實力,明顯在武聖二重之上。

這也就能說明一個問題。就是這些人,根本不會受到神武大陸天道的壓制。幸虧這些人是前來找人的,如果他們真的出手的話,神武大陸究竟有誰能扛住他們的攻擊,還是個未知數。所以元妃肯定不願意以這樣的人結惡。

所以他現在決定暫停一下,就算是給袞州這些武者喘息的機會。因為他們來的不只是這點人。而是太上攻一半兒的實力,因為另一半的實力要保護司州,所以都沒有全部全來,如果全部來的話,恐怕現在早就已經拿下了兗州。

「好的,我接受,代表袞州的武者接受。」劉俊之的聲音也擴散開來。因為他有決定權,他現在是袞州王。只不過還沒有進行正式的加封儀式就趕上了這種事情。但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劉俊之二話不說,就將戒指遞給了這個佛陀。「果然,聖子就被關在當中。」

這個佛陀說完之後,將兩個空間戒指捏爆。然後有無數條人影飛了出來。露出了他們的身形。

其中一個光頭和尚,看到這佛陀之後,高喊佛號:「阿彌陀佛,多謝白蓮羅漢相救。」

但是其他從戒指出來的強者紛紛戒備著。因為這裡是陌生的環境,他們誰也不希望剛出來以後,又被當成什麼稀罕的物件給抓起來了。

「羅漢,恐怕這位白蓮羅漢已經為那一步做出了打算。」劉俊之知道這個羅漢已經佛光滿溢。會很快的步入下一個階段,那就是成為菩薩。

只不過他現在還沒有踏出那一步而已。 「施主好眼力,老僧很快就踏入那一步了,如果那一步成功的話,我的修為將更進一層,達到八轉大聖的境界。」這個這個佛陀三言兩語之間,就將他的底交了出來。

不過劉俊之知道到了這個佛陀的這種境界,已經不需要再怕各種各樣的敵人。

「八轉大聖,讓我猜猜,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佛陀的這個實力,應該相當於我們的武聖八重。」這只是劉俊之的猜測,不過劉俊志的猜測十分準確的,八轉大聖,確實對應的是武神八重。

因為是各個地方的叫法不一樣,不過劉俊之可以肯定的一件事情是,這個應該是修羅大千世界,

所以實力的稱呼用他們的稱呼也無所厚非。

「施主可否告訴老衲,你是到底如何弄死者菲特和多哥兩個人,如果沒有認錯的話,你是越級戰鬥,因為這兩個人的實力已經六轉小聖,但是以你的實力來說,也就是個二轉小聖。」這個佛陀佛話沒有說完,但是他知道眼前的這個少年會明白的。但是他也十分的好奇,這個少年是如何做到殺死兩個?這一點是這個佛陀心中的疑慮。

「他們雖然實力高過我,但是好像他們的近戰實力太弱,而且被我進身之後,然後他們就被我殺死了。」劉俊之當然不可能說事實的真相,不過他這樣說,這個佛陀也相信了。

因為這個佛陀知道他說的是真的。魔法界的人雖然實力是很高,但是一旦被人近身的話,他們的實力很低。很容易被殺死。

「多謝施主,贈你一物,結個善緣。」這個也是金身羅漢修為的佛陀。憑空的手上多了一朵白蓮。

不過只是瞬間,這個白蓮就到了劉俊之的手中。

然後只見那個佛陀。袖子一卷,他們所有的人便消失不見了。

在他們消失之後,劉俊之說道:「果然,這些傢伙沒有任何惡意,但是這一次說明了一件事情,我們的天道壓制似乎只對神武大陸的人和界上界的人有所壓制,至於別的異世界來的人倒無法被壓制。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看來我們要想一個萬全之策,雖然現在九幽的魔頭們,似乎被天道壓制著,但是不可完全相信這是真的,如果一旦他們不受著天道的壓制,那麼我們將會全面的崩潰。」

「你說的這個在理。」冷天殊帶著所有外院的強者。走了進來。

「既然現在他們走了,我們就不想這件事情了,我們現在想的一件事情是如何的?滅掉太上宮。」現在的劉俊之已經徹底的有了把握。可以瞬間移動到司州,那就是藉助太上宮的強者,直接的傳送到他們的總部。而且這種方法不會出現任何距離上的偏差,是十分方便的。

元妃看了看下面,他沒有想到這件事情會這麼快速的解決,不過元妃鬆了一口氣,因為那個老和尚的實力太強,恐怕比起大雷音寺的主持還要強上許多,自己完全沒有信心和他交手。但是他知道現在的敵人是下面的那些人,而且這是全面的戰爭,剛才的那些太上宮的人只能說是先行者,先頭部隊現在才要真正的進行,進行入侵計劃。

「都看了那麼久的戲,現在都出來活動一下吧。」元妃說完之後,天空中出現了無數強者。

……

「果然是自己揣摩出來的,就算是簡易版的誅仙劍陣也不會被那些和尚所破壞。看來你們家的兒子還是修行不夠啊,被那些大和尚破去了誅仙劍陣,但是我怎麼從他的臉上看不到一點點的憂傷。」鯤鵬妖師說道,他能看見下面所有的東西,就算是地上有一隻螞蟻,它也看得清清楚楚。他當然知道這些佛陀是釋迦摩尼的傳人。

但是他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而且自稱西天界的人。還有那個魔法界的人,看來自己要好好的調查一下,因為畢竟自己的孩子在這片大陸之上,他可不想讓他的兒子有任何風險。

「鯤鵬妖師,恐怕你猜錯了一點,就是我們家的小子根本沒有認真,如果不是你提醒,我差點忘了一件事情,他很小的時候,我發現他扔過一個紙團,因為可能是當時被這個紙團上的內容所震驚了,所以忘得也快。這個紙團上的內容是三清的絕學已經到手,所有的絕學已經到手,接下來該將手伸向誰的哪裡呢?先天五行大帝,不行,這可是自己的老媽,他壓箱底的絕學,我不用收集都能得到,似乎現在我有兩個新的目標,一個就是我的祖先,逍遙帝君,另一個目標就是鴻鈞老祖。暫且就先定下這兩個目標吧。」

劉雨龍說道,他當時被上面的內容震驚了。但是事後他好像發現自己忘了幹什麼?現在想起來恐怕是有人將他的記憶暫時的消除,但能做到這一點的恐怕只有逍遙帝君。

但是逍遙帝君到底是出於什麼目的呢?保護?還是要隱藏自家兒子的真實身份。

現在,劉雨龍終於想通了這一點。

當年的事,恐怕真的隱藏了自己孩子的身份。

現在他所知道劉俊之的身份有很多,先天火靈大帝之子。先天五行大帝之子等等,但是恐怕他最恐怖的身份就是那個。地獄三界之中,鬼獄的獄王。

如果不是他後來詢問了地府的蕭閻君,恐怕他現在都還被蒙在鼓裡。那可是一界之主。而且是第一三界公認的主人。

這個身份是何等的牛叉。

而且看到那些佛陀破了誅仙劍陣。劉雨龍才發現,自己會想起那段往事。尤其是那句三清所有的絕學全在手中。

這句話說明了一個事實。那就是誅仙劍陣,劉俊之一直都會。

「我們是現在下去,還是等戰爭結束了之後再下去。」先天火靈大帝說道。

因為他現在已經急切的想下去了。

「等一下,我想把這場戰爭看完,因為畢竟這個東西是我們在不斷的學習,因為這是策略。等到時候返工域外邪族的時候,我們或許派得上用處。」先天火靈帝君眼睛十分的誠懇,看著大家。 劉俊之看到面前的元妃,並不說話。

「你就是劉俊之。」元妃看著面前這個少年說道。他見過一次這個少年,但只是匆匆的一眼而已,沒有想到他現在的任務,就是要殺掉眼前這個少年。

可是眼前的少年,似乎對自己有些不屑。連正眼都沒有瞧過自己一眼。現在自己究竟要怎麼做?才能讓這個少年人有一點疏忽,露出破綻。

正當元妃愣的那一瞬間。劉俊之已經站在了他的面前。

一掌打在了元妃的肩上。只不過元妃並沒有中招。因為有一個人將劉俊之這掌接了下了。

「阿彌陀佛,施主,小僧來和你對陣一招。」一個大和尚出現在劉俊之面前。

這個和尚。很有意思,這是劉俊之知道的事情。因為這個和尚雖然像和尚。但是並不是真正的和尚,這就讓劉俊之感覺很有意思。

「你的頭應該是後來補上的吧,你應該是躲避,某些東西某些禍端,才讓自己變成這個模樣的吧。」劉俊之說道。

「看來我隱藏了這麼多年,終於讓人發現出來了。的確,我不是和尚。可是,這救不了你的命。」做個假和尚說完之後,伸出了自己的左手。直接打在了劉俊之的臉上。

但是劉俊之卻躲開了。然後也反手一掌,只不過這一掌是觸碰到了那個和尚的袈裟。那個和尚的袈裟卻突然爆開。袈裟的碎片打了劉俊之一臉。

袈裟打在臉上之後。劉俊之的臉上立刻紅腫了起來。

「力量不錯,可是力度差點。」劉俊之之所以提到力量和力度,因為這兩個詞根本不是一個意思,力量是指力量大,而力度指大力量大,而且有準確度。

正因為是這樣。所以劉俊之才說這樣的話。

「既然我們已經聊的差不多了,那你可以死了,我沒有想到你這個傢伙竟然活到了這個紀元,而且還活得相當好,我說的對不對?定光歡喜佛。」從見到這個假和尚的第一眼,劉俊之就知道他是定光歡喜佛,但是他沒有想到這傢伙竟然活過那麼多紀元,並且成功的隱藏了自己的身份,所以他很疑惑。這傢伙是怎麼活過那麼多個紀元。

不過從剛才的問話當中,劉俊之知道自己可能根本得不到任何東西,所以乾脆不如殺了,殺了他之後,一了百了,既然套不出秘密,那就殺了他。

而且歡喜定光佛,他曾經是長耳定光仙。這是三清的傳人之一。

後來化佛。劉俊之本以為他已經死了,但沒有想到他會在這裡出現。因為這個傢伙在這裡出現,打亂了劉俊之原來所有的計劃。

不管是因為什麼?長耳定光仙,畢竟是叛徒。

既然是叛徒的話,等待他的只有一個結局,那就是死。

雖然這傢伙有很多秘密,可是這些秘密估計是挖掘不出來了,所以乾脆就讓他死了算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