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心中都是有著這麼一個疑問。

底下綠洲之中,群聚而來的人越來越多。

有人族武者,也有妖族修士。

都是神凰天宮周圍的一些其他勢力中的弟子或散修武者。

他們都是神色充滿了震撼。

因為,天穹上那一行神秘人,竟然真的是朝著神凰天宮踏步而出。

而且,渾身都是殺意彌散,毫不掩飾。

所有人都是跟在底下,朝著神凰天宮涌去。

「今日,神凰天宮,恐怕要血流成河。」

有老人發出感嘆,似乎看到了遍地枯骨,冤魂哀嚎。

……

天穹上,一行人,自然是林寒、閻鬼和幻女,以及隱藏身份的晉帝、魯玉和元河。

當林寒踏步來到了神凰天宮上空的瞬間。

他雙目白光濃郁,將整個神凰天宮所有建築全部掃視了一圈,並沒有發現林如煙的蹤跡。

「這神凰天宮中,絕對布置了一座十分強橫的隱秘陣法,沒想到連靈源之眸,都是看不穿這片建築。」

林寒有些詫異。

但隨即,他神色一肅,運轉體內的氣力,陡然朗聲一喝道:「在下林寒,今日來到神凰天宮,不為他人,只為神凰天母之女如煙姑娘,誰若阻我,我便殺誰。」

林寒沒有那麼多的耐心,他準備簡單粗暴一點。

……

…………

神凰天宮,一座瓊樓玉宇旁。

銀色的水池邊,站著一位身姿婀娜的紫衣少女。

少女烏髮漆黑,眼眸如水,肌膚剔透如雪,有著一種讓人窒息的美。

她眉心印著一輪淡銀色的彎月,顯得典雅又靈動,此時站在銀色的水池邊,倒映出一輪絕美的輪廓。

美人如畫,說的,或許就是這一幕。

「如煙,明日你我完婚,神凰天母會為我們舉辦一場盛世婚禮,屆時,整個雪州大地上的大人物,都會送上祝福。」

驀地,一個高大的年輕男子踏步而來,面容帶著一份天生的上位者氣息。

正是神凰天子。

絕色少女轉過身,看向神凰天子,冷眸深處帶著一份恨意,但同時也帶著一份無力。

她冷漠道:「我知道了。」

看到絕色少女如此表情,神凰天子眼神露出一絲厲色。

但他沒有顯露出來,而是貪婪盯了少女一眼。

「哼,明日之後,你就是我的人,到時候,你的身體,你身體中的強大血脈,都會屬於我!」

神凰天子冷厲一笑,隨即大袖一揮,整個身軀如同泡沫般破散開來,消失在了原地。

原來,這一具,只是神凰天子的聖火分身。

他的真身,如今正在神凰天宮深處的小世界中修鍊。

「丫頭,都怪我,我不該將你身具太古冰鳳血脈的消息,告訴神凰天母的,不然,你也不會被帶到這充滿泥潭和險惡的神凰天宮。」

突然,一道蒼老的嘆息聲響起。

不知何時,林如煙背後,一個渾身裹在黑袍中的身影,出現在了那裡。

黑色兜帽之中,燃燒著兩團綠色的火焰,像是鬼火一般。

「鬼伯,這不怪你,你也是為了我好,因為你知道,只有我具有強大血脈的消息告訴神凰天宮,我那狠心的母親,才會將我接過來,給我強大的傳承和力量。」

林如煙眼眸露出一絲苦笑,緩緩出聲道。

「明日大婚之前,我會自盡在此處。」

林如煙從懷中取出一方綉帕。

綉帕之上,用絲線,綉出兩道身影。

分別是一位青衫少年,還有一位紫衣少女,手牽著手,在夜幕下躺在一片雪地之中,互訴心事。

「小姐,你真的決定了嗎?」

鬼伯聲音中,滿是不舍。

林如煙點點頭,美眸露出一絲決然,道:「就算是死去,我也要為林寒,守身如玉。」

話音落下,林如煙將手中綉帕交給了鬼伯,眼眸泛著淚光,道:「鬼伯,若是你以後遇到林寒,將這方綉帕交給他,我,沒有負他。」

「小姐……」

鬼伯顫抖著雙手,接過那方綉帕。

突然,就在這時。

「在下林寒,今日來到神凰天宮,不為他人,只為神凰天母之女如煙姑娘,誰若阻我,我便殺誰。」

一道洪亮的男子聲音,充滿著無匹的霸意,陡然在整個神凰天宮響起。

「這聲音?!」

林如煙婀娜的身軀猛地一震。

隨即,她一雙美眸流出兩行淚水,眼神迷離,呢喃出聲,「我就知道,他來了……」

……

…………

而此時,神凰天宮上空。

伴隨著林寒的一聲爆喝,底下整片綠洲,瞬間沸騰了起來。

「什麼?林寒?這青衫少年,就是我們雪州第一天驕?!」

「除了這位凶人,誰有這種魄力,敢上門搶親。」

「我聽說,這林寒,和神凰天宮掌控者神凰天母的小女兒林如煙,都曾是從同一個偏僻小地方走出來的,關係十分親密。」

「明日便是神凰天子和林如煙小公主的大婚之日,這林寒,今日果然是找上門來了。」

……

綠洲之中,無數跟隨林寒一行人來此的眾多武者和修士,都是神色露出震動之色。

有人嘲笑林寒的愚昧無知。

但也有心中對林寒的魄力,敬佩到極點。

如此,才是熱血男兒!

「林寒,你不去當你的雪州第一天驕,竟然敢來我神凰天宮鬧事,你真的不怕死嗎?」

一道冰冷到極點的冷喝聲,陡然在這片天地響起。

神凰天宮中央大地之上。

一座宏偉的祭壇之上,神光涌動,凝聚出一尊高大的身軀。

正是面容威嚴的神凰天子。

嗡!

而就在神凰天子出現的瞬間,他周圍的天地元氣開始沸騰。

一片片虛幻的天地異象,有星空大海,有陸地銀河,有古木大岳…散發著巍峨的聖氣,在神凰天子背後涌動,讓人感受到無比壓抑的氣息。

「這……」

綠洲之中,所有人都是神色大駭,被震驚到獃滯。

「那是傳說中踏入大成陰陽聖境才能引動的天地元氣異象!」

有人驚呼出聲,艱難道:「這神凰天子,怎麼可能擁有如此恐怖的修為。」

「這就是神凰天子真正的力量嗎,果然不愧為神凰天母指定的傳承之人,將自己的女兒,都要嫁給他。」

「這神凰天子,在大晉六傑之中,是最為神秘的一個,沒想到他竟然隱藏著如此恐怖的修為,實在是可怕。」

……

所有人都是眼神駭然。

他們看向高空之上不過半步聖境的林寒,眼神中露出憐憫之色。

「恐怕,這林寒也沒有想到,神凰天子,竟然隱藏得這麼深。」

有人嘆息,覺得林寒今日別說搶親,恐怕想走都走不掉了。

「恭迎天子殿下!」

「恭迎天子殿下!」

這個時候,神凰天宮中,無數弟子和長老,都是恭敬出聲,聲音如山崩海嘯,猛烈呼嘯,震動整片天地。

一時間,在所有人眼中,林寒像是一瞬間被整片天地孤立,必敗無疑。 「恭迎天子,鎮殺林寒賊子!」

「恭迎天子,鎮殺林寒賊子!」

「恭迎天子,鎮殺林寒賊子!」

伴隨著神凰天子整個身軀完整顯化出來,整個神凰天宮中,所有弟子或長老,都是在尖聲呼喊,咆哮聲震動天地。

所有人的眼中,望向祭壇上顯化的那一道高大身影,都是充滿了一種敬仰、崇拜和狂熱。

仿若,神凰天子,就是這世界上唯一的真神,所有人都要頂禮膜拜。

「神凰天子在神凰天宮中的威嚴,實在太浩瀚了。」

「林寒這一次恐怕要徹底翻船了。」

「他孤身一人,就帶了幾個強者,怎麼可能能夠抵擋住神凰天宮的力量?」

……

綠洲之中,無數人都是神色緊張,看著眼前的一幕。

沒有人一個人認為林寒能夠擋住神凰天子的威勢。

無論是從背後底蘊,還是自身修為,兩者都差距太大了。

「這一場大戰,屬於年輕一輩。」

驀地,一道威嚴的女子聲音響起。

嗡!

所有人都看到了,神凰天宮的萬千宮闕綻放無量神光,在星空之中,凝聚出一尊巨大的女子虛影。

正是神凰天母!

以她的身軀為中心,無數的異象紛呈,神聖光輝閃耀,一片片仿若諸神的凈土,在虛空中一寸寸鋪展開來。

一道道白色的聖光,在神凰天母的周身衝天而起,似乎溝通了上蒼中某個神秘的遙遠神國。

「這神凰天宮,和太古大妖有著密切聯繫,果然修行的功法,都是能夠引發神秘的天地異象!」

晉帝站在林寒背後,凝重的聲音,從黑袍中傳出。

「神凰天子交給我,你們擋住神凰天母。」

林寒出聲道。

「好。」

晉帝、魯玉和元河等人都是紛紛點頭。

閻鬼和幻女,也是跟著三人一起。

神凰天母太強大了。

他們五人聯合,才有希望抵擋。

這一點,是林寒沒有想到的。

他沒想到,雪州大地之上,竟然有神凰天母這種恐怖的存在。

她的氣息,或許已經踏入了聖境第三層次,涅槃聖境! 貼身甜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