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哪?

我幹了什麼?

……

洛隱得了影帝后,整個人都容光煥發,走路都帶風,整天興奮的跟磕了葯似的。

「洛隱,安靜。」

穿著淺灰色家居服的男人恍若未聞,嘴裡依然哼著那曲不成曲,掉不成調的歌。

幸虧你當初是做了演員,而不是歌手!

就你這天生殘疾的五音,老子敗光米氏都捧不紅你!

路瑾揪兩團棉花塞到耳朵里,那魔音只是被削弱點,依然能聽見。

「洛、隱!你閉嘴!」她握拳,威脅之意呼之欲出。

MMP,你想唱就不能回房間里自己嗨嗎?

出來摧殘別人算什麼本事!

洛隱試圖辯解:「我其實唱的還不錯的,你仔細聽。」

balabalabala……

路瑾:「……」

不好意思,完全聽不出來這是地球上的歌。

如果不是知道你不能上天,我都以為你什麼時候學了外星語言!

最後,洛隱被路瑾按到沙發上一頓蹂躪,才放棄想當歌手這個危險的想法。

系統:【宿主,你就不能溫柔點嗎?打任務目標會讓他覺得你很暴力的。男人都喜歡小鳥依人的女孩子,知道嗎?】

在這樣,我這輩子都不能把你賣……不是,是嫁出去了。

系統也是操碎了一顆老媽子心。

關鍵是路瑾並不領情。

你看看我剛才好言相勸,他聽了嗎?

所以還是要動拳頭的,不然他都不把你的話當回事!

系統:……

你擺脫不了單身狗的詛咒,還真是有原因的……

系統心累的不想跟她辯論,直接下線去找剛勾搭上的妹子,求安慰,求撫摸。

洛隱最近真的是迷上了唱歌,一天到晚哼著他那首聽不出來唱的是什麼的魔曲。

路瑾都不敢跟他見面,就怕他張口就來,讓她捧他當歌手。

emmmm,禍害她一個人就好了,萬千大眾可都是無辜的。

「老大,明晚你有個飯局……」

「不去。」小李子還沒說完,路瑾就打斷了他。

「這個不行,您必須得親自去。」他嚴肅且認真的告訴她,「明晚的飯局約的是市長,因為有個項目需要他批准,這個項目米叔之前都安排好了,您去也只不過是走個過場。」

米叔那老狐狸,說是跟白曉玲去度蜜月了,結果一走就到現在也沒回來。 「三大禁地之一,萬神山莊?」李瀟愕然,仔細想來,這不是當初他的一處別院嗎!

之前在來的路上,齊澄提起過萬神山莊,那時候李瀟並沒在意。

現在想來,李瀟不由無語,當初他住過的一處別院,在後世竟然成為了一處禁地。

不過想來也對,那時候的他,可是玄尊境,散發出來的氣息,就足以磨滅聖人以下的生靈了。

其長期居住過的地方,自然留下了他的氣息,甚至還會被刻下法則烙印。

境界不在聖人之上的生靈,若是敢隨意進入那裡,不死也要重傷。

「他們應該是被某種力量侵蝕了吧?」李瀟問道。

「額……你怎麼知道?」齊澄詫異道。

雖說齊澄不知道三大宮主的傷勢是怎麼來的,但他卻知道,三大宮主正是被一種十分強大的力量侵蝕了!

「這不是廢話嗎,萬神山莊里有啥危險的,除了被我留下的氣息侵蝕外,還能有什麼。」李瀟暗道,更是無語。

他怎麼也沒想到,三大宮主的傷,竟然是這麼回事。

「帶我去他們的閉關之地,我可以幫他們。」李瀟說道。

「你確定嗎……」齊澄皺眉道:「閉關之地,一旦被開啟,裡面的天地精華就會消散,到時候你若是治不好三大宮主的傷,他們就沒命了。」

「我沒必要騙你,更何況你也沒資格讓我說謊。」李瀟眼眸一凝,道:「帶路。」

這一刻,齊澄的神色不由古怪了起來。

面對李瀟,宛若是在面對一尊君王一般,讓他生不起反抗之意。

就這樣,齊澄竟然無條件的選擇相信了李瀟,將其帶入了第七峰之下的一處秘密修鍊室之外。

前方,有一座石門,附近布滿了陣法和禁制。

一般人,莫說進去,恐怕是路過這裡,都不會發現這裡有一處修鍊室。

「在這裡等我。」李瀟說道,一步踏出,進入了陣法之中。

齊澄本想著幫李瀟解開修鍊室外的陣法和禁制,但不曾想,這些陣法和禁制,在李瀟面前,宛若虛構一般。

李瀟像是如履平地,一步步的走出,步伐飄渺,更是巧妙的避開了陣法和禁制的觸發點。

直到他走到修鍊室的大門前時,齊澄這才反應過來,驚呼道:「你精通陣法?!」

「有什麼好奇怪的,我懂的東西多了。」李瀟笑道,隨後指了指修鍊室的大門,問道:「他們就在裡面?」

「嗯,一直都在。」齊澄點頭道,眼中不由出現了緊張之意。

轟!

這一刻,李瀟一掌擊出,打開了厚重的修鍊室大門。

隨即,一股純凈雄厚的天地精華,從修鍊室內噴薄而出,眨眼間消失在虛空之中。

「你要抓緊時間啊!天地精華消失,三大宮主撐不了多久的!」齊澄擔憂,急促的說道。

李瀟沒去理會齊澄,一步踏出,進入了修鍊室中。

修鍊室不大,一眼就能看清一切。

只見在修鍊室的中間,三個中年男子正背對而坐,身上氣息頹靡,氣血更是乾枯。

他們身上,靈力在震動,肉身更是在顫抖,似乎想要逼出體內的某種東西。

「呵,看來真的是被我前世的氣息侵蝕了。」李瀟輕語,走到了其中一人的身前,一掌輕輕的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頓時,李瀟的靈魂出現了悸動,與其前世的氣息產生了共鳴。

幾乎是剎那間,那原本纏繞在這男子體內的氣息,被牽引了出來,隨後沒入了李瀟的體內。

嗡!

瞬間,李瀟體內傳出一道震鳴。

這一縷氣息進入體內后,與靈魂產生共鳴,融合后,竟然有一股十分精純的靈力誕生。

在這一股靈力下,李瀟的境界竟然在瘋狂的提升。

連十息時間都不到,李瀟便進入了靈紙境八重!

「前世的氣息,沾染了我的道與法,如今雖然只是一縷氣息回歸,但其中蘊含的道與法,也足以讓我提升幾個小境界了。」李瀟輕語,並沒有感到什麼奇怪的地方。

畢竟前世他乃玄尊,哪怕是一縷氣息,都帶著常人無法理解的玄妙。

接下來,李瀟將剩下的兩人體內中的氣息牽引了出來,其境界更是暴漲,直達靈紙境九重!

並且,在境界達到九重后,李瀟沒有選擇突破,而是繼續編織靈紙!

尋常修士,在進入靈紙境后,最多只能將靈紙編織成九寸大小。

但對於每個境界都達到圓滿之境的李瀟來說,他能在靈紙境時,編織出八十一寸的靈紙!

楚巫 九道靈魂枷鎖被打開,又凝聚出了九個氣海,靈魂成無色,李瀟凝聚出來的靈紙,足足是常人的九倍!

這就是一步圓滿,步步圓滿的強大之處。

「才十五寸……」

幾十息后,李瀟不由嘆息,三大宮主體內的氣息,並不能讓他進入靈紙圓滿之境。

不過,李瀟也滿足了,畢竟修鍊之事,可急不得,更何況李瀟的修鍊速度,已經夠快了。

「是你……救了我?」

「你是誰?」

「你身上的氣息,很熟悉……」

就在此刻,三大宮主醒了過來。

他們在這裡閉關很久,體內氣血乾枯,虛弱無比。

若非本身實力足夠強大,恐怕早就被李瀟前世的氣息給磨滅了生機。

「李瀟,武曲宮弟子。」李瀟說道:「當然,目前這七絕峰,我說了算。」

這話一出,三大宮主的神色不由出現了變化。

但是,三人都沒開口,而是開始吸收天地靈力,開始調息自身狀態。

沒了李瀟前世的氣息侵蝕,三大宮主只要慢慢調息,便能回到曾經的巔峰狀態。

再者,既然是李瀟出手救了他們,他們也相信李瀟不會害了他們,若不然豈不是多此一舉。

「七絕峰遭劫了,等你們調息完后,去找齊澄,他會解釋給你們聽的。」李瀟說道:「當然,你們最好是趕緊恢復過來,若不然……七絕峰恐怕是要沒了。」

「多謝。」

「七絕峰不會滅。」

……

三大宮主輕語,隨即便再無響動,開始全身心的調息自身狀態。

李瀟則從修鍊室內走了出來,當看到一臉緊張的齊澄后,不由甩了一個白眼給他,沒好氣道:「本皇做事,你還不放心?用不了幾日,那三個老東西就能出關了。」

(本章完)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是去生孩子去了呢!

路瑾出高薪聘請了專業人士來打理米氏的產業,但有時候也需要她親自出面。

就像這次……

正在外地拍戲的洛隱,不知道從哪個叛徒嘴裡聽說她明晚有個跟市長的飯局,連戲都不拍了,一連請了好幾天的假,連夜趕回來。

「你瘋了?」他這邊剛回來,媒體就得到消息,大肆報道某新晉影帝耍大牌等等。

現在網上已經熱火朝天的開始新一輪黑洛隱了。

「怕什麼?無所謂啊。」黑料多了不壓身。他被罵了三年,現在都免疫了。

他倒是心寬啊!

路瑾翻了個白眼,問,「說說,為什麼突然回來?」

總不能真的是突然發瘋了吧。

洛隱微垂著頭,拉著行李箱的手指微微泛白,「我……想你了。」

路瑾:「……」

她現在基本可以確定,洛隱絕對是受了刺激。

不然,他今晚怎麼會突然跟她表白,還說了一大推肉麻的話,最後還揚言,說他是她的男朋友,她明晚去跟別的男人見面,他必須在場!

雖然知道他表白是真話,但她怎麼就覺得——他回來不是因為這。

第二天小李子來接路瑾時,見到洛隱在這也沒表現出什麼驚訝,路瑾就知道,那個叛徒就是小李子無疑了。

這傢伙連小李子都能收買,看來確實是下了功夫。

車子停在「金盛會所」門口,路瑾跟洛隱下車。

說的是飯局,來的卻是這種地方,看來,這位市長吃飯的地方還挺挑。

在進門的時候,走在後面的洛隱,突然握住她的手。

路瑾瞄了一眼,沒有掙開。

他該不會是對這裡有陰影了!

在害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