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刀帝說著,翻手之間拋出一枚石令,內里咆哮著與刀帝同根同源的恐怖氣息。

「此令代表我庚金伯爵,在帝國各領都用的上,是身份象徵的通行證。若是遇上危險,直接捏碎,內里有我的全力一擊。」刀帝淡淡道,看著麥哈爾不由有些失落,「若不是狄龍六道門,有著自己的規則,不容易違背,我真想將你當作傳承弟子培養。」

麥哈爾神色淡淡,對刀帝的失落,沒有任何反應。絕世強者的伯爵行列,對他來說也只是一步之遙,很快就能超越。

「你也不要!」刀帝收回看向金斯的目光,搖頭輕笑,「菲兒,進來。」

刀帝呼喚道,聲音傳向殿外。

「師尊!」

立時,就有一道綠髮長裙,偏偏曼妙的倩影輕靈走來,氣息浩瀚,是一位達到金核境七重天的年輕女子,就這樣出現在眾人眼前。

「這兩位小友要去東川伯爵領,帶他們去罷。」刀帝吩咐。

「嗯!」

應答的年輕女子點頭,轉頭看向麥哈爾,金斯。一瞬間,神魂震顫,瞳孔忍不住縮至針尖細小。

.(未完待續。) 「嗆!」

長劍出竅,狂暴的星華劍光遍布長空,隨著銀髮狂舞,衝出的身影,縱起星河一般的沖霄犀利,劍氣千萬,洪流浩浩,滾滾射殺而至。

面對射殺來的一劍,年輕綠髮女子,立於原地。

面容之上浮現驚駭,金核境七重天的她,面對取其性命的恐怖一劍,渾身顫抖之下,就像脫水的魚,竟是渾身窒息提不起反抗之能。

危機時刻,斜刺里,一隻白皙手掌探出。

「鏘!」

金鐵激鳴,竄濺起四射火花。

射殺而來的洪流劍光,在白皙手掌的點碰下,湮滅潰散。長劍伴隨著銀髮身影,在手掌輕輕一按之下,被狠狠震退拋飛,傳出悶哼。

「你…」

劫後餘生,綠髮女子虛脫癱坐在地,胸前飽滿劇烈起伏,驚魂未定。瞪指著被震退的麥哈爾,氣怒交加,眼裡漸漸浮起怨毒,憎恨,戾氣猙獰,但最多的,是隱藏不了的深深震撼。

「年輕人,在我面前,想殺我的弟子,你是何居心?」紫袍刀帝散去慈祥,一臉冷然,立在場中面對麥哈爾,氣息轟鳴隱隱,有了不善。

身為庚金伯爵領中威名赫赫的無上伯爵,現在有人膽敢在他面前對他最寵愛的弟子痛下殺手,簡直是不將他放在眼裡,讓人震怒。

紫袍刀帝面色冰冷不善,倒退的麥哈爾神色同樣冰冷不善,看著年輕的綠髮女子,煞氣在眼底沸騰,已然沒有掩飾對其的強烈殺機。

「殺該殺之人!」麥哈爾回答。

就連一旁不動生色的金斯,看著綠髮女子,面色都逐漸難看。

「該殺之人?」紫袍少年刀帝聞言,微微眯眼,冷光四射。

想不到狄龍六道門的這個年輕人,竟還敢狂言,不服軟,是想要與他爭鋒相對?

「這不可能,這不可能!」帶著深深震撼,名為菲兒的年輕綠髮女子驚叫起身,打破衝突般冷然氣氛,「短短兩年時間,你們怎麼可能從初入神台境破至如今的境界,這根本不可能!」

指著麥哈爾與金斯,綠髮菲兒忍不住顫抖。

此女正是兩年之前,在蛤烈政爵領,狄龍六道門監牢里,施展萬化腐陣,不顧緣由想要抹殺麥哈爾的面色蠟黃女子,氣外化身的本尊。

隨著菲兒的驚呼聲一出,首座之上,還算平靜的三大伯爵,與一臉冷然的刀帝軀體齊齊一震,眼裡精芒爆射,掃視向麥哈爾與金斯。

綠髮女子菲兒一句震撼的驚呼,直接將進境恐怖,異乎尋常的麥哈爾與金斯,暴露在四大伯爵眼皮底下,風浪之中。一時之間,眼裡忍不住閃過濃濃的怨毒與莫名得意。

隨著菲兒的有意驚呼,刀帝瞳孔內泛玄奇眸光,掃過麥哈爾與金斯全身,漸漸的,冷然眸光,忍不住浮現濃濃震撼,以一種極不確定,遲疑的口吻低低道:「你二人的骨齡,似乎都不超過二十五!」

首座上的三大伯爵,漸漸起身,眼裡震撼翻天覆地。

二十多歲的時候,他們還在中等神台境徘徊,寸進緩慢,步履艱辛。而眼前兩個年輕人,二十多歲的時候,雙雙已經達到了金核境,其中一人更是無與倫比,達到了准伯爵境界,這是何等恐怖的妖孽!

就算不能做到當年十年雪帝傾雪依,三十一歲獨步伯爵領,但若是眼前妖孽保持這種進度,三十一歲時,定能成為伯爵之中頂尖的存在。

「骨齡二十許,很奇怪嗎?」麥哈爾淡淡道。

對於綠髮女子小人得意,滿含怨毒的眼神,還以最為冰冷煞氣的恐怖目光,若不是刀帝干涉阻攔,現在綠髮女子已經隕落百遍。

冷然的刀帝聞言,澀然一笑,道:「小友天賦妖孽,冠絕天下,年紀輕輕就有這樣的神道修為,怕是個人都忍不住驚嘆。」

語氣緩和,友善,全然不似之前那般冷然。

綠髮女子嬌軀微微一震,美眸瞪大,滿臉的不可思議。原以為師尊刀帝會與眾伯爵們,在她提點,發現麥哈爾與金斯異常不凡后,會出手鎮壓,將兩人的造化機緣逼出,納歸己用,甚至取其性命。

可眼下,沒有出手的意思不說,刀帝稱呼麥哈爾為小友,隱隱有與麥哈爾平輩論交的語氣,笑容溫和中,就像遇上了失散的朋友。

對此,麥哈爾神色淡淡,沒有半分變化。

伯爵層次的絕世強者,站的高,看得遠,知曉的多,顧慮的自然也多。他們看見天資妖孽冠絕的麥哈爾與金斯,就像看見一位通天徹地,深不可測的恐怖大能老怪,就算想動兩人,都沒有這個膽!

「冤家宜解不宜結,小友小徒之間之事,我就不在多問。」刀帝溫和笑著,輕輕道,「但,只要菲兒在我庚金伯爵領,我就不會坐視不理。菲兒,現在你帶兩位小友去罷。」

「請!」 黑帝總裁的妖孽嬌妻 綠髮菲兒伸手。

眉目含笑,借刀殺人不成或許有些遺憾,可刀帝也已然表明姿態決心,就算麥哈爾想動手,在刀帝橫檔之下,也是休想傷她分毫。

「哼!」

冷哼一聲,麥哈爾面色冷然的跟著綠髮女子離開,沒有在出手。

「今天之事,誰人若是傳出,後果自負!」

直到幾人離開,刀帝才面向諸人,瞳孔流轉恐怖光芒,冷冷道。

待諸人惶恐點頭后,方才繼續一一封賞,並喚人將昆陣師等人帶下去,好生安頓。

「想不到天地之間,竟有這樣的年輕強者,當真令人震撼。」首座之上,有伯爵微微嘆道,目光看向刀帝,「刀帝,你寵愛的弟子,明顯和這兩人有化不開的生死血仇,何不親自出手,直接將這兩人留下?」

「我出手?你真當我蠢?」紫袍刀帝冷哼,笑道,「能教導出這樣恐怖弟子的大能,定是大能之中的頂尖存在,掌握因果之線。我一出手,隕落的就是我,就算只是一個猜測,但為了一個弟子冒險,不值。」

紫袍刀帝目光低垂,他太了解自己寵愛弟子的性子了,就算麥哈爾不動手,菲兒會動手。

.(未完待續。) 大殿之外,群山殿堂閣樓遍布,一座一座,雲仙霧繞,密密麻麻,坐落起伏有致,在無序排列下,勾勒形成某種奇異大勢,擴散瀰漫。

高挑的倩影前行引路,芳華留香,款款勾勒出渾圓輕柔的美妙軀影,引起一路上駐守強者們的眼神火熱,以及由心的尊崇,尊敬。

一路之上,相安無事,在菲兒的帶領之下,麥哈爾與金斯來到一座隱蔽的古老大殿之外,在被守衛強者確定身份放行之後,三人順勢進入眼前有著一座座龐大陣法的廣闊宮殿,內里人影綽綽。

「傳送東川伯爵領!」菲兒道。

上前來的巫陣師點頭,引領三人迅速來到一座陣法之前,並投入一顆顆晶瑩玉滴,純凈的大果果靈石晶,開啟陣法陣光,並定位。

麥哈爾與金斯走上傳送大陣,在傳送之刻,目光盯向菲兒。

「我很好奇,我們無冤無仇,當初見我第一面之時,為何要對我痛下殺手?」麥哈爾站在陣中,忽然這樣問,看上去,有些好奇。

菲兒笑顏如花,以一種輕鬆,不經意的語氣道:「難道你踩死一隻礙眼的螻蟻,會需要太多的理由嗎?」

聞言,麥哈爾輕輕發笑,笑的卻很冷很冷。

「現在,你們該上路了!」菲兒道。

「轟隆!」

陣紋華光流轉的傳送大陣,轟然一震,扭曲的傳送光芒之下,驟然泛起恐怖的撕裂之光,撕裂出道道殘缺的空間黑洞,泛出陰冷吞噬的光。

麥哈爾與金斯站在傳送之光內,身影變得模糊扭曲,一閃一閃。在陣法撕裂出的恐怖陰冷黑洞動蕩之下,整個大陣光芒灰暗,陣基咔咔,遍布裂紋。

「傳送遇上陣法坍塌,希望你們可不要被空間風暴卷進去。」站在大陣之外的菲兒拍手輕笑,變得撫媚,笑容滿面。

麥哈爾在模糊之中,輕輕點頭,直接捏碎刀帝給予的伯爵令,淡淡道:「這一擊,希望你能接下而不死。」

「刀!」

屬於刀帝的冷然聲音,迴響在伯爵令捏碎的瞬間。

天地蒼穹震顫,恐怖浩瀚的滔天元氣翻卷,一道刀影憑空顯化,散出一股慘烈的狂暴刀意,劈天斬地,斷金裂石,橫亘蒼穹的瞬間,帶起無敵的絕世刀意,劈掃向瞪大雙眼,驚駭欲絕的菲兒。

一刀出,日月山河震動,黯然失色。

在這一刀下,萬物生機凋零,莫說是金核境七重天的菲兒,就算是大陣中,模糊即將消逝的麥哈爾,都感到了一種螻蟻般的卑微渺小。

「師尊救我!」綠髮菲兒驚恐大叫。

「刀!」

刀帝本尊的聲音,隆隆響徹,隨著紫袍烈烈的少年身影橫擋。一把威勢滔天,環繞慘烈絕世的恐怖長刀升騰而起,刀罡沖霄,長刀所向,萬物生機凋零。恐怖的刀光,迎向對面同樣恐怖的一刀。

「轟隆隆!!」

豪門公子復仇,美人請接招 刀光風暴滾滾橫掃,碰撞產生的湮滅大浪,一瞬之間橫掃吞噬整個大殿,爆出零星疾射的駭人刀光,破碎山河大地。整個大殿無數的大陣,無數的人影,通通來不及慘叫就已粉碎湮滅,在刀光之下瓦解。

「砰!」

陣光潰滅,傳送大陣之中的兩道身影,湮滅消失。

廢墟塵埃,恐怖的刀光橫切山河,整座大殿連帶周遭無數里方圓,都在零星的刀光下,湮滅破碎。 總裁的腹黑女 刀痕遍布,被毀滅的滿目瘡痍。

地風水火環繞,紫袍刀帝從天而降,屹立在這片廢墟之上,目光冷然。一把將手中驚惶的菲兒,拋扔在地,使其疼痛清醒。

「你完敗!」少年刀帝看著菲兒,神色淡淡,「若不是本帝救下你,你會和這片地域一般,四分五裂,殘破不堪,成為一具冰冷的垃圾,一文不值。」

面對刀帝的話語,綠髮菲兒卻是雙眼空洞,神色惶然之中,面容猙獰,瘋狂大叫:「我不想死!所以他們一定要死!必須要死!!」

「隱藏的壓力爆發了嗎?」紫袍刀帝面無表情,面對這樣的絕世妖孽就算是他都會有壓力,「去苦道崖罷,若是不達到伯爵層次,這輩子就不要出來了,至於你的家族,本帝會照顧好的。」

傳送大陣撕裂空間,隨著極不穩定的傳送,將會形成絞殺一切的恐怖空間風暴,將傳送之中的生靈,全部絞殺湮滅,極為恐怖。

就算是一些絕世強者,面對這樣的空間風暴,都是九死一生。

此時在傳送之中,雙眼失光,天旋地轉,強烈失重的麥哈爾,心神劇顫,浮現一股恐怖的生死之機,但卻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與抵抗。

「嗡嗡嗡!」

狂卷而來的空間風暴,切割絞殺,嗤嗤嗤帶起一捧捧鮮血,麥哈爾忍不住仰天狂吼,恐怖的風暴,宛若一把把削鐵如泥的手術刀,密密麻麻,深深淺淺,切割進麥哈爾五臟六腑,骨髓經絡,攪動層層血肉。

空間風暴之下,生機截斷,臟器重創。

以至於在這種撕心裂肺的恐怖風暴下,體內滔天凝厚的星戮劍氣只能抵擋下一小部分,大多的,只能由強化的身體去硬抗,被撕裂。

一刻都不敢耽誤,體內剩下的一滴滴精血熱能,直接化開,讓恐怖的熱能修復之力,遊盪體內,去抵擋無休無止恐怖撕裂的風暴。

只要不將麥哈爾瞬間湮滅絞殺至渣,在精血熱能的修復之力保持下,麥哈爾就能長久存活,不會被泯滅一切生機。

而金斯不同,他沒有和麥哈爾一樣的神道修為,與逆天提升修為,修復傷勢的精血熱能,劍道印記。

還好的是,之前私下問過金斯,知曉其有底牌護身。

在風暴席捲之中的不遠處,金斯低沉咆哮,痛苦不堪,但氣息依舊在忽強忽弱之中,強自不滅。

空間風暴撕裂席捲,讓思維在痛苦之中煎熬,過去了千萬年般漫長的歲月,意識變得模模糊糊時,周遭空間隱隱泛起傳送陣力,扭曲幻滅時空。

「砰!」

沉悶低響,伴隨著落地的痛感傳入心扉,將模糊的意識,重重震昏。

.(未完待續。) 無邊的混沌,沒有光,沒有暗,濁清未分。

世界,就是這樣的混沌朦朧,沒有任何生息,黑暗一片。

除了黑暗,還是黑暗,什麼都不會有。

百年…千年…萬年…十萬年…沒有概念。

直到有一天,這片混沌的黑暗世界里,迴響起一道吱吱叫聲。

吱吱叫聲,響徹混沌與黑暗,尖銳刺耳,激起滔天巨浪。

像開天的巨人,手持神斧力劈混沌,將渾噩濁清的黑暗世界,一分為二。

「嗡!」

神魂意識巨震,緊閉不知多少歲月的雙眼緩緩睜開,精芒閃逝,看向這片陌生世界的蒼穹。

心忽然變的溫暖,很溫暖,麥哈爾有些失神。

「吱吱吱!!」

但突兀的,一聲聲尖銳吱吱叫聲響起,如刀如刺,刮擾的麥哈爾耳膜生疼,本能的鬆開手,坐了起來。

耳中的吱吱叫聲,頓時停止,消失。

麥哈爾這才發現,眼前站了一隻毛髮雪白的小狐狸,毛絨絨的,胖乎乎的,看上去十分可人。

聯想剛剛自己胸口的溫暖,和眼前小狐狸的尖叫聲,頓時明白,自己在傳送之中,昏迷過頭,抱住了這隻小狐狸。

麥哈爾輕笑搖頭,卻見這隻雪白狐狸雙眼正死死瞪著他,渾身顫動被氣的發抖,純白皮毛染上一層紅暈,如火燒一般,蔓延全身,就像一個滿臉通紅的小姑娘,氣鼓鼓的看著他。

「還臉紅了!」麥哈爾搖頭,輕笑道,「看樣子,還是小姑娘家家的!」

收回目光,麥哈爾打量周圍,發現自己正身處在一片安寧的森林之中,可令他瞳孔一縮的是,在周圍並沒有發現金斯的身影。

失散了!

麥哈爾心中一沉,得到了最不想看到的結果,空間傳送,謬之毫釐差之千里。若金斯錯失,或許兩人此時的距離,已是相差幾個伯爵領。

以他二人現在的神道修為,日後想要相聚,無疑是大海撈針。

但也就在此時,吱吱聲大作,雪白小狐狸如遭調戲的女子,目光羞憤,一躍一人高,伸出寒光凜冽的利爪,爪撓向麥哈爾。

「找死!」麥哈爾低喝,眼底猩紅閃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