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只是稍微踏入這灰森林中,就會引來如此存在,她的血肉吸引力真的強大到如此地步?

雖然她坐在獨角獸上狂奔不止,但內心中卻並不害怕,相反還覺得十分刺激!

此刻她身影在馬背上輕輕一轉,任由獨角獸朝著前方狂奔,她那一雙圓丟丟的眼睛,就鎖定在了羅征身上!

「他是神極境修為……應該是剛剛降生在神煉禁地,應該是剛剛離開灰森林不久……」這長公主輕聲分析道。

「長公主,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賀左衛哭笑不得,他根本就沒有將羅征放在心中,這傢伙方才潛藏在一側,他也隱隱有所感應,但並沒有認為是一個人類,但這並不重要。

此刻他心中所想的是,要如何擋住身後的那個怪物,否則大家都要一起殉葬了!

「不行哦,」長公主盯著羅征,小嘴忽然一翹,「把他給我抓起來!抓活的!」

聽到這話,羅征的神色驟然一沉。

這一行人中除了這賀左衛是界主之外,還有另外一位界主,除此之外,幾乎都是神變境武者。

只要避開這兩位界主,那些神變境武者羅征並不是十分畏懼!

這兩位界主想要抓住羅征,並且是活捉,關鍵是大家身後還有那一道巨影在瘋狂的追逐……羅征絲毫不以為,那兩位界主會聽命於這位長公主,因為這是找死的行為。

果然,那賀左衛卻是苦聲說道:「長公主,此刻還是先逃命要緊,我可沒有把握活捉後面那位!」

「堂堂界主,連一位神極境的小傢伙都抓不住?」長公主趁著臉問道。

賀左衛此刻只能在心底腹誹了。

倘若給他充足的時間和空間,這神極境的小傢伙再能跑,他終究還是能手到擒來,但現在是什麼時候?這是逃命的時候!身後追來的乃是無相天蚺!

這無相天蚺的大口據說能吞噬天地萬物,在這無相天蚺的腹中,乃是一個奇特而狹長的溶洞,任何進入其中的森林,都會被一點點的融化,肢解……

「現在可不是抓人的時候,再說這位小兄弟應該也是初來乍到,也要與我們一同逃命!小兄弟……你不會逃走吧?你剛剛降生在神煉秘境,若得到我們的幫助能事半功倍!」賀左衛忍不住說道。

這賀左衛太清楚長公主的脾氣性格了,她千里迢迢跑過來,竟然十分「湊巧」的被她真的找到了一個降生者,的確是非常神奇的事情!她絕對不會放過那個傢伙!

看這傢伙的身形和速度,實力絕對不弱,就算他身為界主,也不是眨眼時間就能將這傢伙控制住,所以先用言語將其控制起來最好不過!

「對,你不會逃走吧?」 二缺女青 這長公主也想通了,反正這傢伙也無處可去,只要一路跟著就可以了,沒必要一定將羅征抓起來。

羅征在他們身後,面無表情的眨巴了一下雙眼,隨即赫然朝著另外一側一躍而起,身體在空中滾動兩圈,化出一道弧線又迅速的落入了樹叢之中!

這幫人不敢高飛,羅征自然也不會御空飛行。

但此前羅征已經知道,那個無相天蚺似乎就是這個「長公主」所吸引而來,他自然不會傻乎乎的一路跟著他們,那不是找死么?何況這女人還對自己流露出明顯的惡意,想要將自己抓起來,他要是乖乖聽話就變成白痴了……

那長公主剛剛問完話,對方就分道揚鑣了,她心中真叫一個氣,「駕!」

此刻她卻是猛然抖動馬韁,劃出一個九十度,徑自朝著羅征追去!

賀左衛等一行人看到這一幕,口中也滿是苦味,他們也沒想到事情就會發展到這一步,到底是自己的性命重要,還是那個無關緊要的傢伙重要?

季總,請剋制 奈何長宮主的性格一向都不靠譜!

「長公主!不要追了!」

「那無相天蚺都追上來了,它的目標可是長公主你!」

要說鬱悶,此刻最鬱悶的恐怕非羅征莫屬了……

先前藏匿身形,一路前進,倒也相安無事。

沒想到剛剛跑到一半,偏偏就碰到這樣一位莫名其妙的女人!

因為這長公主騎著獨角獸改變的方向,那條巨大的無相天蚺也扭過了巨大的身軀,在地上不斷地伸縮之下,繼續朝著那長公主這邊追過來,自然也是朝著羅征追過來!

若是從高空上望下去,這一望無際的叢林之中,便出現了一道巨大的溝壑,那無相天蚺所過之處,皆是一片狼藉!

只是這種事情,在神煉禁地中實在是太常見了!

這神煉禁地因為聖人故意而為之的原因,在其中修鍊,所獲的確匪淺,也的確有武者在其中凝結出神格!

但同樣這神煉禁地中極度危險!更重要的是夜晚出來活動,乃是大忌!

在神煉禁地的原住民眼中,穹頂上的那些光芒稱之為「神光」,在神光的照拂之下,整個神煉禁地中都是安全的,一切魑魅魍魎都要退避三舍!

但一旦神光退散之後,這裡就是另外一個世界了。

尋常武者根本不敢外出行動,也只有界主境才敢結伴而出!

這長公主仗著自己身邊有人保護,卻是非要往灰森林這邊而來,就是為了尋找一個降生者。

羅征的確是從閃金戈壁上降生……

只是那裡是一處廢棄的降生地,所以只有羅征孤零零的一個人。

於是這位長公主就對號入座,要將羅征帶回去!

那頭獨角獸的速度奇快無比,馬蹄每次踏出,都會有淡淡的光芒在馬蹄下方閃爍,保持高速的同時還極端靈活,這一路直上就死死的咬在羅征的身後!

「喂,你等一等,別跑那麼快!」這長公主在後面大聲叫道。

長公主身後一行人,一個個臉色都十分無奈,後面有巨獸追殺,加上你口口聲聲要抓對方回去,指望人家等你?這不是做夢吧?

果然,羅征沒有絲毫反應,繼續超前方狂奔,此刻他甚至不再擇路,碰到一些灌木叢林,甚至一些巨大的樹木,都是直接硬生生的撞過去,反正這些森林無法阻滯羅征的身形,更加不可能將他撞傷。

聽到那長公主在後面大喊大叫,羅征心中幾度出手,想要將這女子給斬死!

不過想到這女人身後跟隨的兩位界主,羅征也只能忍了,還是想辦法將其擺脫掉比較好!

衡惟慕清 「賀左衛!幫我攔下那傢伙,否則我必會對你不客氣!」追了好一會讓,雙方的距離也不曾拉近,長公主終於怒了,動用了她的殺手鐧,下命令!

聽到這話,羅征已將手中的雷風幽神劍扣在手中!

反正那頭無相天蚺是在追殺這個女人,若是這位界主強者真的敢出手留自己,他必然會先行擊殺這女人!

「呼呼……」

在奔跑的同時,羅征也沒有阻止自己的殺意擴散出去。

雖然這殺意十分淺顯,但那賀左衛顯然已經感受到了,這種故意散布出來的殺意,帶著明顯的警告意味。

賀左衛並不打算聽從長公主的命令,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未必命令了,不過羅征驟然釋放出來的殺意,還是讓這賀左衛十分意外!

此人的殺意,就是提醒自己,若他賀左衛出手,此人就要出手殺長公主?

這傢伙明知道他們隊伍中有兩位界主,且長公主也是神變境巔峰武者,但他依舊敢釋放出這種警告的殺意……

對自己的實力這麼有自信?賀左衛瞬間得出了這樣一個結論。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賀左衛的心態非常堅定。

他唯一的目的就是保護長公主的安全!

像羅征這般明目張胆的釋放出殺意,用來威懾自己,換在平日,他恐怕早已對羅征痛下殺手。

一個降生者而已,看情況還是來自於神域之下的降生者,這種低等生靈在賀左衛眼中沒有任何價值可言。

但在這無相天蚺的追捕之下,賀左衛卻不敢肆意出手了。

此刻的羅征依舊保持著冷靜。

收益越高,風險也就越高,這是一個很基本的道理。

這神煉禁地雖然是一個完全獨立的世界,能夠為武者帶來如此大的收益,甚至能在這裡凝結神格,成為真神……那麼其中的風險也會相當大!

現在這種情況,羅征可能稍微不留意就會隕落掉。

要麼被那龐然大物給吞噬,要麼就被那兩位界主殺死,這可是貨真價實的界主,當日在大千世界中對抗那位大巫,數位道子輪番上陣也如此吃力,現在羅征一個人面對兩個,根本不可能有勝算!

「賀左衛,你敢不聽我的話!」那長公主已經氣極,在她眼中只要賀左衛出手,前面那傢伙就是插翅難飛!

賀左衛翻了翻白眼,手中捏了一道神紋,背後的無相天蚺已越來越近,他想用御天神紋阻之一阻……

只是賀左衛還沒有行動,長公主終於忍不住了,「哼,那我自己來!」

長公主也擁有神變境巔峰修為,算是半步界主的修為,面對神極境的羅征她還是有把握將其拿下!

「嗖!」

只見這長公主驟然一躍,手中已多了一把傘!

那是一把油紙傘,這就是長公主的武器。

傘類武器比較稀少,而長公主手中的這一把尤其厲害!

只見長公主那玲瓏身段在馬背之上輕輕一番,就穩穩的站在了馬背之上,隨即用那纖纖細手抓住油紙傘猛然一抖!

「嘭!」

傘骨在驟然之間撐開!

「天魂罩!」

就在長公主撐開這雨傘的瞬間,一道傘形的光芒驟然出現在羅征的頭頂之上,照著羅征當頭罩了下去!

羅征眼中的銳光一閃之下,心中的殺機立顯!

他不想在這裡惹上麻煩,但後方這女人莫名其妙追著自己,若是找死就怪不得自己了。

當那天魂罩未曾落下,羅征凌空翻滾之下,一道犀利的劍芒便當頭朝著那天魂罩斬去!

「弈神一劍!風殺!」

在領悟完全的弈神一劍后,羅征對劍道的領悟又上了一個層次!

此前羅征領悟的歸元弈神劍,便是以金系法則為基礎,混合了混沌之氣爆發出來的一劍!

可是世界上的法則並不止金系法則一種,羅征試圖將多種法則都融入其中,試圖激發出混沌之氣更強的力量,無奈在融合之中羅征失敗了。

他無法將兩種以上的法則與混沌之氣融合,他這麼做的結果,就是兩種彼此融合的法則之力被混沌之氣直接吞噬掉,為什麼會發生這種情況,羅征自己也不清楚。

不過這番研究之下,羅征也發現,弈神一劍配合其他幾種法則斬出來的劍芒,倒是各有各的效果!

例如以風系法則為基礎,能夠將劍芒瞬間擴散的無限大,而且無論是速度,還是切入角度都變得飄無不定。

「嗖嗖嗖……」

那一道天魂罩幾乎在瞬間,就被羅征的劍所斬滅。

「哎?」

矗立在馬背之上的長公主一愣,她的天魂罩就這麼容易被斬掉了?

他的這把傘,可是父親所贈啊,怎麼這麼容易……

此傘名曰孤星傘,而且是一把鴻蒙至寶!

以長公主的修為釋放出來的天魂罩,除了界主之外,幾乎一罩一個準!

長公主有些發獃,但其他人自然不會。

尤其是那賀左衛,他看到長公主出手並沒有去阻止,或許前面那青年有些本事,但修為上終究差了長公主一大截,何況長公主手中的武器是鴻蒙至寶!

所以他手中正在不斷地結印,他要結出御天神紋,先將那無相天蚺阻擾,他們才有逃出升天的可能性。

不過這無相天蚺不出來也就罷了,如今已經追出來了,肯定會在這裡肆掠一番,若他們將這無相天蚺甩掉,就不知道哪個城池會遭殃了!

但他的御天神紋還沒有結出來,前面那青年一劍之下,居然輕輕鬆鬆斬斷了長公主的天魂罩。

「這速度……糟了!」

他的御天神紋原本已結除了一半,此刻卻沒有絲毫的耽擱,瞬間將之放棄。

須知道御天神紋對他的消耗極大,結至一半放棄,對他來說也是相當大的負擔,但賀左衛的意識轉變的速度遠比常人快上無數倍,既然看到了這少年恐怖的劍法,他卻知自己不出手,長公主恐怕要死在那個青年手下!

「啪!」

賀左衛雙手驟然拍打在一起,一道神紋擴散而出!

一道一模一樣的神紋在長公主身前擴散而出,形成了一道黑色的漩渦!

「噗!」

與此同時,羅征斬出的第二劍也飄然而至,撞入那黑色的漩渦之中。

賀左衛的這一擊,便是湮滅了羅征的第二劍!

而長公主愣了好一會兒,才明白髮現了什麼事情,她的雙目之中流露出一絲銀色的螺旋,神色也惱怒起來,這傢伙竟然想殺她!

賀左衛的臉色也陰沉下來,若不是他反應機警,現在長公主已經是死人一個了!

「老五,將那小子拿下,我繼續結陣!」

此前賀左衛對羅征並沒有殺心,他只是將羅征當做一個不想關的人!

神煉禁地很殘酷,有些種族見到其他族的生靈比殺無赦,但賀左衛他們這一行人來自於神域,心態高高在上,對於滅殺寰宇里的這些弱小生靈並沒有太大的興趣。

但既然此人真的敢對長公主動手,那就是死罪。

那位叫做老五的中年人在聽到賀左衛的命令后,也選擇動手,以其界主的修為拿下羅征難度不會太大。

不過就在此刻,羅征的身形在空中一個騰挪之下,卻是再度調轉了方向!

歌吟上海灘 他竟然反向朝著長公主衝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