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凡人的雜念太多,即使真經擺在眼前,也觀想不起來。

當年,崔府君對紀寧說過一句話,『三界之中,有很多人看過女媧圖,也有很多大能者在觀想女媧圖,然而,能真正領悟其中真意的人卻寥寥可數。』

由此可見,觀想,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當然,如果能真正的觀想起來,定能得到無量好處,修行也會真正的上路。

「觀想?」

楊玄真沒有好高騖遠,他懾心凝神,精中精神,用心去觀想太陰太陽兩顆星辰,當他觀想出太陰太陽兩顆星辰后,一道道太陰太陽之力從虛無之中降下來,進入楊玄真的身體。

「觀想,說起來難,如果真正知道方法了,又會非常簡單。」

如果真正懂得觀想之法,凡人也能觀想起來,如,凡人只要看一眼太陽,而後,立即閉上眼睛,腦海中就會出現一個太陽的影子,久久揮之不去;同樣,如果在夜晚之時看一眼月亮,而後,立即閉上眼睛,腦海中也會出現月亮的影子。

觀想出來之後,就需要定力,一念定住,如佛經上所說,不生不滅,不垢不凈,不增不減。

只要能做到這一點,身體上就會起變化,這就是採集太陰太陽的精華煉體,也是鍊氣之法。

古代道人說話,總喜歡拽文,什麼采日月精華啊,什麼打通任督二脈,全是一些隱語。

這些隱語,也是試探一個人的悟性!

觀想,最難點還是『心』,所以,無論是佛經,還是道經,都對『心』有很多描述,也講了很多修心之法。

楊玄真卻明白,無論何種修心之法,皆是修練意志力和專註力,意志力,即堅定自己的意志,專註力,就是讓自己精神集中,心無雜念。

只要意志堅定,精神集中,就能觀想,這就是上古仙人說的天賦。

上古仙人挑選弟子,都會挑選意志堅定之人,根骨還在其次,只要意志堅定,上古仙人有很多辦法助其弟子易筋洗髓,脫去凡胎。

「心生種種法生,心滅種種法滅!」修行,皆從『心』入手。

有很多人說,西遊記是一部道書,孫悟空,就是心猿,只要能降服心猿,就能成佛。

楊玄真思考了一會,不在觀想太陰太陽星,睜開眼睛,見紀寧在旁邊修行,他暗道,『看來,不到天仙境界,是無法領悟心力了。』

緊接著,楊玄真又思考了一下命運法則,在盤龍世界,他主修的就是命運法則,命運法則的強大,楊玄真親自體會過,即使他的命運法則沒有圓滿,仍然有著不可思議的威能。

「對了!」楊玄真又想到一件事情,『三界中有一條命運長河,命運長河在哪?』

楊玄真記得,紀寧的心力達到第五層后,就直接從命運長河中救出父母的真靈,幫父親重聚身體。

「命運長河?」楊玄真微微抬頭,看著無盡的星空,卻看不到命運長河。

「想多了,想多了!」楊玄真輕輕一嘆,有時候,他總會不自主,想到很多事情。

清晨,紀寧睜開眼睛,見楊玄真在觀想太陽星,吐故納新,他緩緩的站起來,深吸了一口氣,彷彿間,清晨的第一縷生機被紀寧吸入體內。

而後,紀寧說,「玄真,我們切磋一下?」

「好啊!」楊玄真笑道,他剛剛晉級先天境界,正想試試自己的實力,而紀寧就是一個好的實驗對象。

紀寧說,「玄真,你晉級先天了,看你能不能讓我使出雙劍。」

「呵呵!」楊玄真笑道,「紀寧,我的實力,你是知道的,你如果不用雙劍,小心被我吊打啊。」

「吊打?」紀寧笑了,感嘆道,「好熟悉的詞語。」 「滴水劍!」

紀寧輕喝一聲,右手的北冥劍向上一挑,一道水流出現,水流環繞著紀寧,只見紀寧向前踏出一步,水流化成一條水龍,隱約間,發出龍吼。

「有點意思!」楊玄真說,「紀寧,從你這一招來看,你快領悟滴水劍意了。」

「還差一點!」

兩人只是切磋,不是生死相鬥,都非常輕鬆,一邊試探招數,一邊說話,如果遇到不明白的地方,也能即時問對方。

「紀寧,如果你能領悟滴水劍意,闖仙府就更有把握了。」

「難啊!」紀寧感嘆了一聲,再次施展劍招,只見紀寧周身環繞著大量的水流,就好像雨神行雲布雨。

「看看我這一招!」楊玄真說了一句,風雪刀橫斬,正是風翼刀法,有一種翼龍獸從天上俯衝下來的意境。

「呼呼!」陣陣風聲響起,一道道風刃向經寧劃過去,颳得紀寧皮膚生疼。

「滴水成劍!」

紀寧再次施展滴水劍,水流分化,化成一滴滴雨水,雨水像飛刀一般,又像一根根的針,以閃電般的速度向楊玄真刺過去。

無數的水滴『刺』向楊玄真,楊玄真還能分心說話,「紀寧,滴水劍,重要的不是劍,而是滴水穿石之意。」

「滴水穿石?」紀寧心神一震,似有所悟。

無論何種招式,意境非常重要,只要領悟期間的意境,就能達到技近乎於道的境界。

畫畫,寫字,練拳等等凡間技藝,皆要領悟其中意境,若不能領悟其中意境,就只是徙具其形,而無其神。

神,也是一個人的心,中心!

像地球上的機器人,就是因為無神,所以,無論做得多好,都無法和真正的人相比。

再者,如果一個人失去了神采,就像一個死人,毫無生機。

滴水劍,其意境就是滴水穿石,一滴水是無法穿石塊的,如果山上的水滴不斷的滴在一塊石頭上,就連滴穿石塊,這就是滴水穿石之意。

水至柔,卻能穿至堅的石塊。

紀寧的悟性真的很高,他聽了楊玄真的講解后,不但領悟了滴水穿石之意,還領悟了至柔之力。

「滴!」

彷彿間,楊玄真聽到了一聲輕響,那感覺,就好像一滴水落入平靜的湖泊中,湖面上盪起層層漣漪。

一滴水!

這一次,紀寧一劍刺出,只有一滴水,這一滴水卻擁有無比強大的力量。

「唔!」楊玄真鬱悶了一下,「紀寧,你來真的啊?」

然而,劍招已出,紀寧無法收回,只能大喊一聲,「你快讓開,這一劍的威力很大。」

「我的速度沒有劍招快啊!」楊玄真說話的時候,長刀橫擋,同時,把全身的真元凝聚在刀上。

仇門千金 「轟!」

一滴水轟在刀柄上,楊玄真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力量,身體不由自主的倒退,雙腳在地面上滑出長長的痕迹。

直到楊玄真向後滑行了十幾米,才堪堪停下來,看了看自己的刀,笑道,「紀寧,你賠我一柄好刀。」

紀寧見楊玄真沒事,鬆了一口氣,「行,我改天賠你一柄好刀。」隨即,又歉意的道,「剛才,突然間進入悟道之境,沒有收住手。」

「明白,明白!」楊玄真微笑道,「真沒想到,你這麼快就領悟了滴水真意,這下好了,闖第二關沒問題了。」

紀寧說,「你的實力進步也很大,不過……」他說到這裡頓了一下,心想,『是他的實力弱,還是隱藏了實力?』

楊玄真說,「我剛剛晉級先天,還有一些東西要參悟,這樣吧,反正也不急於一時,我們就再等一個月,一個月後,闖仙府。」

「好!」紀寧應道,既然決定了,紀寧就不會退縮,他想,『這個老鄉有後台,知道很多東西,而且,為人也不錯,和他一起闖仙府,應該能獲得一些機緣。』

接下來,楊玄真偶爾和紀寧切磋一下,大多數時間都在參悟法則和武學,他想把前兩個世界的東西責融會貫通。

「武道也可通神!」

有些神魔,不用仙術,也不用神通,全憑手腳,就能匹敵其他真仙。

「降龍十八掌? 總裁,一炮而紅! 六脈神劍?一陽指?」

楊玄真把仙術丟到一邊,以真元施展武學,心中感嘆,「萬法歸一,原來是這個意思。」

紀寧看到楊玄真演練武學,感覺非常有趣,「玄真,沒想到,你還學過武功。」他說到這裡,好奇的問道,「難道,你是古代人?」

「呵呵!」楊玄真笑道,「我是二十一世紀的現代人。」

「呵呵!」紀寧笑道,「看到你演練武功,還真以為你是古代人,而且,還是一個古代俠客。」

「嗯?」楊玄真想到了神鵰世界,『我在神鵰世界呆了幾十年,也算是古代人吧?』

紀寧說,「你這一招,是降龍十八掌吧,和電視上演的有些像,招式卻非常玄奧。」

「怎麼?」楊玄真問,「你也想學武功?」

「可以試試!」紀寧說。

楊玄真說,「具體的行氣法門,說出來無益,這樣吧,你看我練,領悟其中的意境。」

紀寧明白,行氣之法和招式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意境。

拳法,用意不用氣,才是最高境界。

「碰碰碰!」

紀寧打出一陽指,手指就像一把槍,而且,還是能連發的機槍,一道道真元,或打在地上,或打在石塊上,發出陣陣響聲。

楊玄真和紀寧練了一會,都感覺到一陽指的不足。

如果在武俠世界,一陽指是一等一的上乘功夫,在仙位世界,卻有些不足。

紀寧說,「力量太弱了!」

「嗯!」楊玄真點頭,「以我們的真元力強度,已經遠遠超過武者的真氣強度,一指點出,劍指可以點殺百米外的敵人,攻擊力比子彈還強,如果面對妖獸和修仙者,這攻擊就太弱了。」

「是啊!別看這劍指能點穿石塊,如果點在妖獸身上,最多留下一道白痕。」

「主要是我們的真元強度不夠。」

「凝聚力也不夠。」

「難道,是發力技巧的問題?」

兩人一邊討論,一邊思考。

過了一會,楊玄真說,「難道,武學真的不適合修真者?」

「應該是方法不對!」

「神通?」楊玄真想到神通,說,「如果能學到幾門大神通,那就好了。」

之後,楊玄真又思考了一下法則方面的問題,他想把盤龍世界的法則運用到這個世界,奈何,實力終究低了一些,又或者,兩個世界的天道法則不同,楊玄真一直找不到相通之點,只能暫時做罷。

亂世帝女:鳳主天下 一個月的時間,楊玄真也不無毫無收穫,做為一個開掛的人,他終於領悟了道之真意,他領悟的是風之真意。

還有一點值得說道,楊玄真雖然無法參悟法則,卻參悟出一絲命運。

修行至此,楊玄真心裡已經有七八成把握了。

這天,楊玄真和紀寧切磋完之後,說,「紀寧,今晚休息一下,明天就去仙府。」 翌日清晨,楊玄真和紀寧跳入翼蛇湖,翼蛇感受到兩股強大的氣息,心驚膽顫,不敢異動。

紀寧暗笑,「先放過你這個畜生。」

翼蛇襲擊過紀氏部落,紀寧來此,就是想斬殺翼蛇,奈何,實力有些欠缺,再加上翼蛇極為滑溜,一旦不敵,立即竄入水中,讓紀寧一直無法斬殺翼蛇。

楊玄真和紀寧進入湖底后,發現湖底極深,而且,還有很多奇異的漩渦,整個湖底彎彎繞繞,讓兩人分不清方向。

「唔!」楊玄真傻眼了,臉色有些尷尬,「我好像迷路了。」

「呃!」紀寧無語,他沒想到,平時看起來非常精明,無所不知,實力又強大的人,竟然會迷路。

話說,翼蛇湖的湖底本來就有很多岔道,再者,摘星府有禁制,只有擁有大機緣的人,才能進入摘星府。

兩人在水底站了一會,紀寧問,「有沒有什麼辦法開啟仙府?」

「唔!」楊玄真臉色尷尬,暗中溝通小冊子。

突然間,楊玄真和紀寧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吸力,楊玄真看到了一個水流漩渦,暗道,『這小冊子還真是神秘啊。』

楊玄真發現,自己的實力越強,小冊子的功能也越發強大,在盤龍世界的時候,小冊子竟然擁有主神格的功能,可以賦予他意志威能。

在這裡,小冊子仍然沒有讓楊玄真失望,竟然暗中溝通仙府,幫他開啟仙府。

「咦?」水府之靈感受到仙府的異動,心中暗喜,『又有兩個傳承者進來了。』

水府之靈不知道小冊子能溝通摘星府,引導人進入摘星府,只以為是摘星府在挑選人才。

摘星府是三壽道人和自己的好友合力煉製而成,仙府之中有諸多禁制,還有很多仙陣,可以自主挑選傳人。

一會兒后,楊玄真和紀寧來到一個寬闊的地方,這裡像一個水底廣場,又像一個水下大廳,這裡沒有湖水。

「這裡就是仙府?」紀寧問了一句。

「嗯!」楊玄真應了一聲,打量著周圍的情況。

「咻咻咻!」

剎那間,上百個金甲巨人出現在兩人眼前,楊玄真說,「竟然有一百多個,不是八十一個嗎?」

很快,八十一個金甲巨人把楊玄真纏住,而另外八十一個金甲巨人把紀寧纏住。

「陣法?」紀寧驚嘆道,「這些金甲傀儡竟然會結陣?」

「傀儡?」楊玄真在地獄位面的時候見識過,此時,再次見到傀儡,感覺有些新奇,『也不知道兩個世界的傀儡有什麼不同?』

然而,容不得楊玄真多想,八十一個金甲傀儡已經結陣,把楊玄真團團圍住。

「勢?」

楊玄真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壓力,他沒想到,八十一個傀儡組合在一起,竟然可以引動天地之勢,以天地之勢壓迫讓,降低他的移動速度。

「呵呵!」楊玄真淡淡的一笑。

「風翼刀法!」 和尚繼承者的蜜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