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

華新有種被人強`奸的感覺。

良久。

一次。

二次。

三次。

……

華新都感覺自己交代了很多次了,但顧卿卿還是不依不饒的。

「我的好姐姐!」

「你這是要做死的節奏啊!」

「你就別和自己的身體做對了。」

「你的上癮症,我能幫你治好!」

華新旋即說道。

「嘿嘿!」

「姐姐又不是沒治療過,根本就治療不好!」

顧卿卿自嘲的說道:「姐姐就是一個濫J的女人,就是喜歡做,那就做死好了!」

「呃……」

華新嘴角抽了抽。

「哪有你這麼說自己的!」

「就是!」

「也許姐姐骨子裡面就是這般的浪,天生喜歡被人搞!」

顧卿卿越說越不像話,不停的貶低侮辱著自己。

「……」

「好了!」

「我腿都軟了!」

華新坐了起來,就阻止著顧卿卿。

「我能幫你治療上癮症,也能讓阮阮忘記今天的一切,你不要自暴自棄了!」華新說道。

「不就是做么?」

「反正都那樣,做死得了!」

顧卿卿根本不顧華新說得是什麼,就粗野得把華新給推倒,然後就坐了上去。

「啪!」

華新已經沒興趣了,不由點了顧卿卿的穴位。

「好了!」

「我幫你們好好的治治!」

「你們以後好好的相處吧。」

華新點了顧卿卿的穴位之後,道:「我先去替阮阮催眠,然後再替她修補一下處`女m,你看看效果,再選擇治療不治療你的上癮症吧。」

「嗚嗚!」

「嗚嗚!」

顧卿卿雖然身體不能動彈,但眼睛紅紅的,嘴唇蠕動著,心裡很是委屈。

「這要是我是個普通人,還不得被她給榨乾啊!」

華新穿上了自己的衣服,就不由感覺自己的好兄弟有點火辣辣的疼呢。

隨後,華新就去了顧阮阮的房間。

把顧阮阮抱到了顧卿卿的房間里。

「先給你找件衣服穿上吧。」

華新翻找了一翻衣櫃,就找到了一件睡袍,親自給顧卿卿穿了上去,再替她脫掉了高跟長靴,讓她穿著睡衣蓋著被子,不至於一副光溜溜的樣子,再次被顧阮阮看道。

顧卿卿不知華新要做什麼,但華新一指頭就讓自己不能動彈了,心中充滿了震驚的看著。

啪!

華新掌心之中關注著青木真氣,拍打了顧阮阮的天靈蓋一下。

顧阮阮頓時就蘇醒了過來,她一睜開眼睛,就看見了床上的顧卿卿,臉色頓時黑了下來:「不知廉恥!你果然是我親媽,呵呵!」顧阮阮一臉譏諷的冷笑。

顧卿卿見此,眸子裡面閃爍著羞愧,不敢去看顧阮阮的眼睛。

「看著我!」

華新深邃如同星空一般的眸子凝視著顧阮阮。

「你也不是個好東西……」

顧阮阮的話只說了一半,雙眼頓時就失去了神采。

華新便利用迷神術在顧阮阮的心裡種下了種子,讓顧阮阮忘記顧卿卿一切不好的印象。

「好了。」

華新扭頭沖著顧卿卿說了一聲,道:「現在可以開始修復處`女m了!」他的手就探了過去,手上灌注著青木真氣,就開始修復剛才破裂的地方,隨著時間的流逝,破裂的地方慢慢的粘合了起來,並且連一點痕迹都沒有!

「OK!」

「搞定了!」

華新做完一切之後,就沖著顧卿卿比了個OK的手勢。

「我現在開始喚醒阮阮,你看看效果,看是否決定治療不治療你的上癮症吧。」華新凝視著顧卿卿,忽然笑了起來,「你剛才的樣子那麼狂野,我倒是不想給你治療了,我們可以多做做唄。」華新笑著說了一句,就喚醒了顧阮阮。

顧阮阮旋即睜開了自己的眼睛,迷糊的看了一眼華新,旋即看了一眼坐在床上穿著睡衣的顧卿卿:「媽,他是什麼人,怎麼在你的房間裡面?」 「呃……」

「顧小姐今天生病了!」

「我是東海醫科大學附屬醫院的華副院長,負責腫瘤科,來替顧小姐看看!」

華新先是沖著顧卿卿使了個眼色,然後拍了顧卿卿肩膀一下說道。

「阮阮!」

顧卿卿一被華新解開穴道之後,就不由看向顧阮阮。

「你沒事吧!」

「什麼?」

「腫瘤?」

顧阮阮聞言,頓時就是一驚,連忙跑到了顧卿卿的床邊,緊張的道:「媽,你沒什麼事情吧!」

命定終笙 「華醫生!」

「你負責腫瘤科,難道我媽得了什麼腫瘤了么?」

顧阮阮一臉緊張的問道。

「你不用擔心!」

「顧小姐沒什麼大問題!」

「她只是誤以為是腫瘤,其實不是,只是些身體上的小毛病罷了!」

華新隨口解釋道。

「你們不要騙我!」

顧阮阮不信的道。

「真的!」

華新點頭道。

「阮阮!」

「媽媽沒什麼事,你不要擔心,你剛才暈過去了,擔心死媽媽了!」

顧卿卿見顧阮阮什麼也不知道的樣子,心裡充滿了疑惑,但還是配合的關心著顧阮阮。

「哦!」

「你們不要騙我就好!」

顧阮阮看了看華新,又看了看顧卿卿。

「阮阮!」

「媽媽沒有騙你!」

顧卿卿說道。

「好了!」

「那今天我就先走了!」

華新沖著顧卿卿打了個招呼,旋即眨了眨眼道:「剛才我和你說的病症,你想好了來醫院找我就行了!」

「嗯嗯!」

「那就謝謝華醫生了!」

顧卿卿同華新點了點頭,心照不宣的回道。

隨後,華新就離開了顧阮阮和顧卿卿的家。

「嘖嘖!」

婚色迷人 「艾瑪!」

「好人真是做不得啊!」

「這麼一對極品的母女,沒能一起,當真是可惜啊!」

離開后,華新不由遺憾的說道。

……

「死胖子!」

「我認識你!」

「你和那個搶我女朋友的人是一個班的!」

東海醫科大學男生寢室樓里,一群體育生堵住了胖子寢室門口。

「槽!」

「你說誰死胖子呢!」

婚心蕩漾:老公好凶猛 胖子很不爽的看著堵在門口的那些體育生。

「你特么誰啊?搞什麼飛機?」

「哼!」

「昨天晚上,你們寢室的人搶了我的女朋友顧阮阮,他叫什麼名字,現在在哪裡,勞資要和他好好的合計合計!」朱希沖著胖子說道。

「哦?」

「公交車顧阮阮是你女朋友?」

胖子聞言,不由愕然的道:「那你這頭上得戴多少頂綠油油的帽子啊!」

「槽!」

「你特么說誰被戴綠帽子!」

朱希聞言,臉色一陣難看。

「誰是公交車顧阮阮的男朋友,我就說誰唄!」

胖子聳肩的道。

「槽!」

朱希頓時就怒了。

「我特么不和你廢話,你告訴我昨天晚上那人是誰,現在在什麼地方,把他電話給我,勞資要和他好好的合計合計!」朱希昨天兩次被華新暴打,心裡一直握著一股子火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