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今天月戈沒跟著他們,剛下課,就被幻鈺拉走了。

看著月戈臉上那一臉不願意的神情,不理就想一腳過去,這特么心裡估計樂成花了吧。

單身狗啊!……

不理內心在咆哮。

「今天我們隨便吃點吧。」

「行吧,那就隨便吃點。」

三人往前,隨便走進了一家餐館。

「喲哼,這是誰呀?來者吃一頓怕是要用幾個月的工資吧。」

剛準備踏入,一個賣弄身姿的女子從旁邊走來,她的腰間一雙大手環繞。

「風瑩!」

三人頓時一愣,原來他們來到了外院餐館。

這裡距離教室最近,很多弟子午飯會來這,但因為地理位置原因,這裡的飯菜非常貴。

先前他們倒是不會來這裡,但如今他們身上的財富堪比一個小家族,在哪裡吃飯倒是不用考慮什麼。

不過在這裡碰上風瑩,他們還是有些意外。

「原來是風瑩大小姐呀,怎麼不去天闕館,來這小小的外院餐館呢。」

不理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樣,帶著嘲諷道。

「這三個應該就是你口中的那隻蛤蟆吧?長得倒是挺俊俏,只可惜是一隻螻蟻。」女子身旁的男子淡淡的說道,嘴角掛著不屑。

「肚子餓了,我們走吧。」末軒拉著不理,進到了餐館。

背後一道嬉笑傳出。

「為什麼不給我罵他們,我能罵他們狗血噴頭!」坐在位置上不理還一副氣炸模樣。

「沒意思,現在沒必要有這麼多的糾紛。」末軒言道。

午飯,三人都沒吃好,不理暗中發誓,一定要給風瑩一個教訓。

「叮鈴鈴……」

上課的鈴聲響了,下午是大掃除。

也就是他們班級被分配到各個區域去打掃衛生,末軒後邊這兩排的被分到了試煉場。

一行拿著清潔工具,就朝著試煉場走去。

「莫長老,好久不見。」

走在前邊的不理幾人打招呼道,試煉場這一塊他們經常來,跟老頭關係還不錯。

「你們班怎麼這麼慢,別人都快乾完了。」

身著宗服的老者撇了一眼,淡淡的說道。

幾人習以為常,老頭脾氣古怪得很。

「好咧。」不理故意將聲音拉長。

一行十幾人,聲勢浩蕩地進入到試煉場中。

這個地方末軒這是第十次來,先前九次都是為了考入碧泉宗。

末軒?

台上見那進來者,青年瞬間愣住了,隨後嘴角揚起一道冷笑亢奮的神情流露。

「末軒,我要挑戰你!」

那青年起身一躍,來到了末軒面前。

「居然是楊鋒,他們班也被安排來這裡了?」

「聽說楊鋒兇殘咧,前段時間幹掉了兩個煉精二重天的修士,如今也晉級到了煉精境界,是中級班第一人。」

「是啊,聽說最近他被上面的人看中了,怕是要起飛了。」

……

一些弟子見到這一幕,議論紛紛。

遠處,那宗服的老者瞅了一眼,他深深嘆了口氣。

現在的年輕人,真能折騰……

「沒時間。」 白云殿內長生人 末軒淡淡回道,他沒興趣打。

…………

(未完待續……) 88章出事了

楊鋒眼中亢奮不減。

「若是不答應我,我以後都會去找你直到你答應為止!」

上次的戰鬥,他後來想過了,這末軒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人。

「好吧,那你想躺多久?」

「啊?!」

很多弟子包括楊鋒自己都沒反應過來。

愣了兩三個呼吸后,楊鋒狂笑道:「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兩人一躍,來到了台上的試煉場。

因為這一場是私鬥,而且是等級高的對等級低的進行挑戰,因此沒有錄部弟子出現。

「來吧!」楊鋒戰意十足。舉手投足間透著強大的戰氣。

末軒手腕一動,黑棍浮現,那毫無氣息的黑棍隱隱透著強大力量。

此刻,楊鋒拖著標誌性的二米長劍,劍乃萬器之王,許多修士都擅長使劍。

魁梧的身軀肌肉一蹦,眨眼間楊鋒已經來到末軒身旁。

下一剎那,他上揚的嘴角迅速落下,他只感覺末軒身體中一片狂海翻騰!

怎麼可能!

他清晰的感覺到,對方身上釋放出有一種極強的力量,剛剛那一剎那,若是自己還敢往前半步必定橫著出去!

女總裁的超級保鏢 此時,在他後退那一剎,末軒動了。

他手中長棍揮起,迅速砸去。

此時很多弟子都被這場戰鬥吸引而來,試煉場下方被圍成了一圈。

「末軒居然有這麼強的戰力?不是才築基三重天初期嗎?」

「是呀,莫非他又晉級了?」

一些弟子疑惑道。

「你們肯定是不關心最近到底發生了什麼,孫不理伍月戈他們幾個都拿了前十了,你覺得他們拜的大哥會差嗎?」一位弟子回答道。

雖同一個班級,但是很多人對彼此的修為並不了解。

就如同班級中新增一位成員,並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對方的名字一樣。

「煙狼拳,形如硝煙氣如狼!」

末軒話落,手中真氣凝聚,散發著白氣的拳頭迅速砸去。

「寒花劍訣,冰落!」

楊鋒提劍,劍鋒滔滔!

只看到那試煉台上,拳訣剛去,劍訣對上,而後又是一番棍法攻擊。

僅僅是一兩分鐘的時間,台上的戰鬥便進入了後期階段。

「怎麼可能,這不搖碧蓮怎麼可能這麼厲害。」

「是呀,上次這貨不是依靠符籙才取勝的嗎,怎麼可能這麼強?!」

中級班的弟子們見到此情此景,頓時唏噓不已。

楊鋒是他們中級班的戰狂,他本身的戰鬥力,就算在高級班都能拿到中上,怎麼可能會如此狼狽。

「楊某甘拜下風。」

此時,台上出現了讓所有弟子都覺得不可思議的事情,楊鋒認輸了!

這怎麼可能,匪夷所思程度就相當秦嫣女神對一個男弟子說我愛你一樣!

「能認輸是好事。」末軒淡淡說道。

他並不打算跟對方有什麼交集,剛才對方若是不認輸的話,或許沒機會認輸了。

「末軒!我下次還會繼續挑戰你!」楊鋒拋下一句話,離開了試煉場。

本以為自己進步夠大了,在對方面前,宛如螻蟻。

今日起,他楊鋒將不再是外門弟子,離開試煉場后,他便來到一個神秘人住處,進行閉關修鍊。

末軒他們因為來得慢,一些地方已經被低年級的修士打掃了。

因此打掃沒多久,試煉場這邊的任務已經完成。

閑來沒事,當然是回寢室躺著。

「今晚我們要不要去羅剎場玩玩。」

剛進寢室,不理帶著壞笑問道。

「好久不去了,今晚去玩玩怎麼樣。」周勇附和道,看著末軒方向。

「那就去唄。」末軒點了點頭,反正沒什麼事情干,剛好可以給他們練練。

末軒將衣服丟在床上,準備洗個澡然後再出去。

「末軒,洗澡居然不叫我,我也來。」不理笑嘿嘿道。

寢室兩個廁所,住四個人,完全夠使用。

「孫不理!外邊有人找!」

不理剛準備沖入廁所,下方一道聲音響起。

「三哥,莫非你也要拋棄我了?」周勇一副哭喪臉說道。

「去去去!這是管理員的聲音。」不理擺手說道。

不過這個時候,管理員為什麼會叫他們呢?一般管理員沒有什麼事情,基本上不會幹擾學生。

不理帶著疑惑,往下看了一眼發現管理員正從樓下往上望,帶著一絲著急的神色,於是走了下去。

末軒幾人此刻也跟了下來。

幾人來到樓下,管理員與他們還算熟悉。

「怎麼了?」孫不理問道。

「外邊有個人找你,說是你什麼親戚之類的。」管理員大叔說道。

「親戚?」不理頓時一愣。

自己貌似沒有什麼親戚,唯一的親人就是自己母親,若是母親來此,不可能用親戚代稱。

到底是誰?

幾人見到這一幕,也是有些疑惑,周勇或許不知,但末軒和伍月戈對不理的身世卻是十分知曉。

不理一直與母親在一起,孤兒寡母以前經常被欺負,那裡還有什麼親戚。

四人走過拐彎角,緊接著就來到了大門。

只看到一個老者,年過七十。

福伯?

福伯怎麼來了,他是外門的一個管事,打小與他們三家關係較好,且與葉婆婆有些關係。

看他此時的神情,似乎還有些著急。

到底是什麼事?

「孩子呀,你可算來了。」福伯見到孫不理,激動得上前說道。

「福伯,怎麼了?」不理惑色掛臉。

「你母親,去采例葯已經兩天沒回來了。」老者臉色滄桑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