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來了。

從斷念盤的幻境中出來了。

青衣本想利用斷念盤幹掉夏洛奇,結果,自己卻喪身於其中。

愛情或許可以讓別人迷惑,但更可怕的是自己也會深陷其中。

這是青衣的悲劇。

太過自信,又太工於心計。

她以為自己全部交給夏洛奇,用全部的愛來迷惑夏洛奇。

最後給予致命的一擊。

可惜,夏洛奇不是她以前遇見過的任何一個男子。

夏洛奇沒死。

死的是自己。

香消玉殞,大煞風景。

夏洛奇睜開眼,從一人多高的草地上坐起來。

旁邊就是那個黑黢黢的斷念盤。

夏洛奇已經進去過兩次了。

對於斷念盤的威力自然暗暗警惕。

……

「什麼,霸王失蹤了?」

「虞姬自殺了?」

「怎麼可能?」

「剛才不還好好的么?」

范增與虞子期兩人有些驚慌失措。

夏洛奇與虞姬歡愛良久,虞姬從枕頭下抽出沉吟劍切向夏洛奇的頭顱。

精神力鎧甲瞬間發動,夏洛奇冷不丁的坐起,胳膊一抬,那柄魔山礦幣打造成的雪快的沉吟劍反切在虞姬的脖子上。

虞姬那雙不敢相信的眼睛逐漸定光,散瞳,斷氣。

緊接著,一道清紅色的光芒吸拽夏洛奇的元靈。

斷念盤中的日月漫長,而隋唐世界中草地上的時間只有幾秒。

夏洛奇坐起身,拿著斷念盤,這才想起剛才發生的詭異的事情。

「虞姬為何要殺我?」

「嗯,那虞姬乃青衣也。」

夏洛奇明白了。

或許這才是最為神秘的刺客!

的確,夏洛奇猜對了。

青衣正是南木安排的。

上使刺客中虞姬是最為隱蔽的一位。

南木想盡辦法刺殺夏君載體,到此全部失敗。

收到訊息后,南木無奈之下,只好前往黑木崖請師傅出面了。

必須收拾掉虞城神光宮的麗華上神,否則想刺殺有保護傘罩著的夏洛奇簡直比登天還難。

有瀟湘水雲與焰韌天君,還有那厲害之極的雨農擋在三維的隋唐世界,如何能殺得了夏君載體呢?

黑木崖也在一方異度時空中。

一個氣泡,在紫色的星雲深處飄出。

「師傅,徒兒有事請您出山。」

「你不好好的當你的裁決殿主,跑我這來幹嘛?」

「你不知道我不愛見外人么?」

氣泡內凸顯巍峨的高山。

筆直突兀,直上直下,高處如劍,下臨深淵。

那聲音從山頂飄下,雖遠卻彷彿在耳旁。

有些假聲,不男不女。

南木知道師傅的不敗神功有進了一步。

「恭喜師傅神功進步!」

「嘿,你小子就知道拍我馬屁。」

「說吧,什麼事情?」

東方玉被弟子南木恭維了一句甚是開心。

「麗華上神讓我給您傳一句話。」

「哦?」

「她怎麼會提起我?」

「她說,讓您記得她賜給你的禮物。」

「混賬,這話你也來傳么?」

山頂一陣陰風吹下,整個時空頓時變得壓力巨大了。

「師傅,她非要我來傳,不然就拆了我的裁決神殿。」

南木按照北困教的撒謊了。

北困對南木說:

「像你師傅那樣的上神,根本不屑於對質。」

「你只管說,使勁挑,只要你師傅發怒了,你就成功了。」

果然,東方玉怒火填膺了。

「該死!」

「該死啊!」

「你給我滾!」

氣泡中的時空將南木直接給挪移了出來。

然後,南木就看見一滴水珠從氣泡中射了出去。

南木笑了。

師傅出山了。

去找麗華的晦氣去了。

「大師兄,二師兄,師傅有令,命我等三人去剿滅虞城神光宮。」

「目標:虞城神光宮大弟子雨農、二弟子瀟湘、四弟子焰韌。」

「師傅呢?」

「師傅已經殺了過去,此時怕已經跟麗華上神打起來了。」

豪門危情,女人乖乖就範 南木對逍遙谷的大師兄桀驁、二師兄巴列說道。

桀驁展眼朝黑木崖一看,透過無窮時空,桀驁發現師傅東方玉果真不在。

巴列手中水晶球浮現,瞬間捕捉到了師傅東方玉的位置。

「師弟說的沒錯。」

神醫嫡女 「師傅正在飛速的去往朝虞城宮。」

「走吧,他們三人在哪裡?」

桀驁、巴列問南木。

「都在隋唐世界。」

「哦?」

「那個被夏君限維的隋唐世界?」

「正是。」

「看來他們是知道夏君在那裡潛修輪迴了。」

桀驁有些感觸道。

「是的,此時正是我們黑木崖徹底干翻虞城神光宮的最佳時機。」

南木胸有成竹的樣子。

「嗯,的確如此。」

「夏君輪迴潛修,虞城神光宮只有麗華上神堪憂,其餘不足道也。」

桀驁淡淡的說道。

「師兄所言極是。」

「既然師傅都殺出去了,我們也沒有理由不出馬。」

巴列說。

「只是我怎麼感覺此去結果未必上佳呢?」

桀驁一直在那裡算氣運。

好、壞、壞、好。

心神不寧的桀驁是一位占卜高手。

混沌境已經能夠感知氣運了。

若是到達高級巔峰與高級圓滿,那麼百分百的能夠改變一方宇宙的氣運。

至於一個人、一個種族、一個星球的氣運,混沌境高手都是能夠感應到的。

桀驁正在算隋唐世界的氣運。

發現一層極強的封印阻止了他的探測。

「哎,一般來說,氣運不定的地方我是不會去的。」

「但這一次,又要違和了。」

「走吧。」

桀驁雙手劃開時空,像是拉開窗帘一樣簡單。

一步,三人就來到了隋唐世界中。

桀驁面色陰沉,眼眉鼻樑間溝壑縱橫,疙疙瘩瘩的機鋒無限。

巴列則是眼明心亮,眉宇如畫。

三人進來后,神念一掃就發現了瀟湘水雲與焰韌天君的所在。

「出來吧,躲是躲不過去的。」

女帝法則:王者制霸攻略 桀驁開口,一層水波般的聲浪湧向一座花房。

花房外的結界頓時激起浪花千朵。

草葉飛舞,風雲變色。

「嗯?」

「逍遙谷的桀驁?」

「嘿嘿,二弟子巴列也來了。」

瀟湘神色沉凝。

「黑木崖三大高手一齊殺來,怕是其志不小。」

焰韌皺眉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