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等了很久,四周居然變得一片靜悄悄地,只有粗重地呼吸聲從身體地四面八方傳過來,莫蘭猶豫著,睜開眼睛抬著頭看向四周,她發現這些妖獸之間似乎敵意很重,相互間又充滿了警惕與忌憚,雙眼之間透露著焦急和怒意!

其中那隻身體表面冒著幽幽地氣息的幽火獸腳步來回走動著,它的眼睛死死地盯著莫蘭懷中的胡來,嘴巴下方不斷滴落著晶瑩的哈喇子,時間過去越久,幽火獸越不耐煩起來,它看了一眼呆在原地不動的四個對手,突然頓住身子,然後四肢猛然發力,身如藍火,十來米的距離轉瞬便至,鋒利如刃地指甲從爪子間露出,朝著莫蘭地腦袋狠狠地拍了下去!

那四根冒著冷芒的指甲猶如利刃,莫蘭一點都不懷疑自己在這一擊下還能活下來!

「叮」一聲,一道電光撞擊在幽火獸的爪子上,將它的爪子擊退!

莫蘭驚魂未定。

這時候,雷電龜揮舞著它那兩根巨大的狼牙棒,眼神不善的盯著幽火獸,一股更加強大的雷電之力從它的狼牙棒之中射了出去,帶著紫色的電光,攻擊幽火獸!

「嗚!」

幽火獸低沉地嘶吼了一聲,龐大地身軀猛然躍起,躲過攻擊的同時,撲向雷電龜,堅硬如鐵地爪子轟擊對方……

眼見兩隻妖獸打了起來,其它三隻妖獸自然是無法再淡定地在一旁觀看!

於是……

五彩巨蟒動了起來,它的速度很快,莫蘭只感覺眼前一黑,然後自己的身體就被高高的拋起再重重地落在了地上,至於胡來,居然被對方一口給吞了下去!

「嗷!」

那黑金剛先是嚎了一嗓子,然後徑直衝了上去,雙手抓住巨蟒的身軀,然後舉起來狠狠的摔在地上,緊接著張開嘴,一股灼熱的氣息凝聚其中,赤紅的烈焰貫穿而出!

可是在這時,那巨蟒的身軀何其靈活,只稍稍一扭,便掙脫了黑金剛的束縛,同時渾身上的鱗甲突然立起來,噴射出毒性猛烈的毒液,就連泥土都腐蝕出大小不一的坑洞,離得最近的黑金剛慘嚎一聲,只見它身上冒著青煙,身上的毛髮脫落了大半,饒是身體強悍,居然沒有被腐蝕,不過爛了大片的肌膚,露出血紅色的肌肉,讓黑金剛痛不欲生!

那五彩巨蟒也不好受,它被對方的烈焰擊中,身上一小半鱗甲都被燒焦了,漆黑一片,但是它得到了最重要的東西,付出這一點點的代價完全是值得的!

於是五彩巨蟒在噴射了一次毒液之後頭也不回,往一個方向快速跑去!

「死!」

只聽見一聲嘩啦啦的聲音,巨蟒扭頭看去,一張蒼白面無表情的臉出現在它的視線當中!

鬼面蛛母的那張臉猶如惡鬼之相,隨著它的等級越高,鬼面也會越恐怖,最後擁有和人臉一樣的功能,喜怒哀樂等情緒都可以做出來!

鬼面蛛母的實力不強,但論戰鬥的強力,它甚至算是最低的,但是論戰鬥的手段,鬼面蛛母無疑是最多的,而且它已經大致觸摸到了魔獸之心的真諦,真要論實力的話,它無疑是最強的!

巨蟒張開嘴,吐出一道猩紅的信子,它在快速爬行的過程中居然還能夠甩出身後一截尾巴攻擊敵人!

而鬼面蛛母迅速爬到一邊的大樹之上,然後吐出白色筷子粗細的蛛絲,在樹與樹之間輕鬆地穿行著!

巨蟒見狀,乾脆停了下來,看著樹上過的蛛母,不斷地吐著信子,模樣堅決,似要決一死戰!

蛛母當然不可能傻乎乎地跑下去,它突然快速在空中結了一個網,然後整個趴在網上,然後便聽見它地肚子里傳來咕隆咕隆地聲音,過了一會,蛛母突然抬起頭,張開嘴巴,不斷地吐出去白色的絲囊!

絲囊落地便咔擦裂開,從中嘩啦啦的爬出黑壓壓一片小蜘蛛,不計其數,它們組成黑色的海洋,一眨眼的功夫就淹沒了五彩巨蟒的身軀,後者不斷地扭曲翻滾,小蜘蛛瞬間死傷無數,但是蛛母還在吐著絲囊,這些損失完全不在乎!

直至蛛母停下,地下地蜘蛛已經堆積成了一座小山,而這座山底下正壓著那條五彩巨蟒! 五彩巨蟒身上爬滿了小蜘蛛,這些蜘蛛都有著一張離奇的且令人可怕的嘴巴,那張嘴呈方形,其中生滿了利齒,一看就是為了撕裂獵物而生!

就算五彩巨蟒身上地鱗片很堅韌,卻也頂不住這麼多小蜘蛛一齊下嘴,它在疼痛間選擇了噴射體內地全部毒液,只聽見「滋滋」聲音冒出,爬上它身上地那些蜘蛛紛紛化作了一灘汁液流在地上!

五彩巨蟒最大的手段就是毒液,它的力氣不小,身軀也很堅韌,但是那只是針對實力比它要低的妖獸而言,若是對上同等級別的對手,這些本事根本起不到絕對性的作用,而現在巨蟒的毒囊已空,它繼續戰下去,就是死路一條!

而頂上一直選擇靜靜地觀看戰鬥地鬼面蛛母突然從樹上跳了下來,它抬起一支腿,尖銳的末端猛地刺入巨蟒的身軀內,后著渾身抽搐一下,而後腹部一陣蠕動,然後從嘴巴里吐出來一個沾滿了胃液的人,除了胡來還能是誰?

將胡來吐出來之後,五彩巨蟒扭動著身軀快速逃離了此地!

鬼面蛛母來到胡來面前,嘴巴輕啟,突出一道白絲粘在胡來身上,然後輕便的爬上了樹,準備順著蛛網離去,在它剛剛爬上樹的時候,它就被已經緩過神來的黑金剛跳到樹上給一拳砸下了樹!

「砰!」

黑金剛落到地上,整個身軀壓在蛛母身上,然後雙手抱拳朝著對方的腦袋狠狠砸了下去!

「嗡!」一團突然閃爍過的紅光擋下了黑金剛的攻擊,並且後者的身體往後摔飛出去,狼狽的在地上滾了好一段距離。

雖然在關鍵時刻利用尚在雛形的『魔獸之心』的微弱力量擋下了致命的一擊,但是鬼面蛛母顯然還是受到了一定的傷害,因為它的嘴角流出了一道暗綠色的「血液」,並且身軀微微有些顫抖。

黑金剛的力量在五個妖獸領主之間是最強大的,別說是腦袋,就是身軀被砸中也是必死無疑,沒有魔獸階位的實力,任何一個妖獸的身軀都抵擋不了它的一次普通攻擊!

胡來渾身被白色的蛛絲裹住落在一邊,他現在依舊在昏迷之間。

另一邊,雷電龜和幽火獸似乎很難分出勝負。

有著至強的防禦龜甲和帶有雷電屬性的稀有武器,雷電龜一般不害怕任何妖獸地攻擊,因為它的防禦能力只有高於它一個階位的攻擊才能打破,除非對方有克制它龜甲的技能或者武器!

但是它的主要攻擊能力就是手上兩根可以發出雷電之力的狼牙棒,面對以速度為長的幽火獸,它的攻擊根本摸不到對方一根毫毛!

幽火獸也很苦惱,它的爪子都快裂開了,對方的龜甲上居然連一道痕迹都沒有!

兩個傢伙打了這麼久,只有一個感覺,那就是累!

於是一獸一龜同時選擇後退,索性中斷了這場沒有結局……有也是看誰先累死的戰鬥!

糾纏的戰鬥一結束,兩個傢伙就朝著被蛛絲困住躺在地上的胡來跑過去,幽火獸速度極快,幾個呼吸間就奔到胡來的面前,而雷電龜還在半途中奔跑!

「嚯!」

黑金剛吼了一聲,沖了上來,跟和幽火獸立馬又打在了一起。

此時,雷電龜依舊在趕來的路上,而鬼面蛛母則拉著一根蛛絲拖著胡來飛速往森立深處跑去!

戰鬥還在繼續,雷電龜還在路上奔跑……

莫蘭躺在地上,剛剛被五彩巨蟒摔了一下,她的腿骨似乎被摔斷了,動彈一下就鑽心般痛,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胡來被那隻可怕地大蜘蛛拖著離開!

可是事實上,即使她還能活蹦亂跳又能怎麼樣呢?能夠憑藉自己地力量救下胡來嗎?

莫蘭嘆了口氣,她無力地躺在地上,在這時候,她身體中的龍魂又跟以往一樣,開始蔓延出一絲能量,開始修復著她受損的身體!

這一過程不快,但是相比起自動的恢復就要快上不少了,這種骨折程度的傷害,莫蘭估計著,大概只需要兩天的時間就能恢復地差不多了!

但是在這個森林之間待兩天的時間,而且還不能走路,這太危險了!

莫蘭剛剛這麼想著,突然感覺自己的視線暗淡下來,她眼睛頓時大睜,透露著驚慌和恐懼的神色,轉過頭看去,正好和雷電龜那對藍色的眼睛對上!

雷電龜是屬於變異類妖獸,它們的父母親只是一頭普通的巨型烏龜,當然也不排除它們的父母就是雷電龜的可能性,只能說雷電龜是屬於一種比較稀有的妖獸,而且由於其血脈之中蘊含的隱形基因,這種妖獸縱觀整個歷史,也難得見到一個突破到了魔獸階位的存在!

這隻雷電龜能達到高級妖獸階位這種地步實屬難得!

若是領悟了魔獸之心的話,那它絕對有機會在整個種族的青史上留下一道無法磨滅的痕迹,雖然智慧不高,但是類似這種情緒其實在它們這種高級妖獸內心深處是存在著的,它們的很多下意識的決定,就是以被這種無法直觀表達出來的情緒所影響而做出的!

雷電龜的注意力轉移到莫蘭的身上一開始只是無意間的看到的,之後它突然感受到了從莫蘭身體之中傳來的一絲並不強烈的能量波動,這股能量像極了剛剛那個人類體內的能量,只是缺乏了一股生命力!

但是這並不影響雷電龜走過來仔細看一看的決定。

越是強大的存在,對於能量的波動越是容易感知到,即便其微弱到幾不可察,即使身處千里之外,只要實力夠強,哪怕是一絲絲風吹草動,都能夠感知到!

雷電龜實力強也不強,看和什麼存在相比吧,如果只是在內圍區域的話,領主妖獸這個稱號足以說明一切,它的感知力也不弱,所以在它離莫蘭最近的那一刻,它突然又感受到了另一股更加微弱的能量來源!

兩股微弱的能量波動,皆來源於眼下這個女性人類的身體之中!

若是可以很直觀的做出此時和內心心情所匹配的表情的話,那麼雷電龜此時一定是咧開嘴,眯著眼睛大笑著的! 雷電龜轉過頭去看了看另一邊正打得激烈的幽火獸和烈火黑金剛,它的雙眼之間居然露出一絲狡猾的光芒,它看著躺在地上一臉恐慌的人類,抬起它寬大的腳掌轟然踏下……

一聲沉重的聲響過後,雷電龜的眼神浮上一層茫然,它低著腦袋,抬著自己的腳掌看了一眼,那個人類在臨死的一剎那間被什麼東西救走了!

沒有進階到魔獸階位,『智慧』這種東西距離雷電龜這種高級妖獸來說依然顯得很遙不可及,但是這並不代表雷電龜是無知與愚蠢的,它至少明白一點,在整個內圍區域,能夠在它察覺不到的情況下救走它的獵物的存在,只有那個綠油油的矮個子生物……

念及於此,它抬頭往自己四周看去,果然看到了那個綠色生物正彎著腰將那個人類靠放在一棵樹旁!

雷電龜看著對方,腦海中頓時浮現起五年前的那個午後……

那個時候,它不過是一頭剛剛覺醒了魂晶的低級妖獸,它的父親是當時內圍區域的五大領主妖獸之一,所以它可以在父親佔據的領域內橫行,和平常一樣,它漫步在落葉滿地的樹林之間……

「砰!」

渾身浴血的奇怪綠色生物突然從天而降,正好落在了雷電龜面前,後者嚇了一跳,它湊到緊閉著雙眼的綠色生物面前仔細看了看,發現自己從來沒有見過這種生物。

「大意了啊。」柯布林突然睜開眼,神色無奈,語氣有些惋惜。

雷電龜頓時后跳出去,它雙手之間隱隱有電光蔓延出來,神色間充滿了警惕。

「額……嚇到你了啊,真不好意思……」柯布林慢慢的起身,拍了拍身上沾上的落葉,對於身上的傷勢卻渾然不覺。

「哧!」

藍色的電光狀如游蛇,從雷電龜雙手之上射出,擊向柯布林。

後者淡然的伸出手輕飄飄地揮了一下,那電光便瞬間消散。

「剛剛掌控雷電之力的你太弱了,念在你還小的份上,這一次就算了,下一次我就……」柯布林的話還沒說完,又一道電光攻擊過來。

它的臉上露出一絲痛楚,雖然只是很低級的一次攻擊,但是柯布林渾身是傷,這種程度的傷害依然令它感到了痛苦。

只要是出現在自己領域中的傢伙,直接殺掉就好了!

這是父親的話!

長久生活在父親的庇護之下,雷電龜認為整片森林當中都沒有誰是它的對手,眼前這個從來沒有見過的生物也是一樣!

「小傢伙,吃點苦頭對你來說可是一件好事!」

皇子的替嫁逃妻 雷電龜抬手正欲發出下一道攻擊時,卻見對方消失了,緊接著對方的聲音出現在自己的身後!

「砰!」

雷電龜像一顆炮彈,筆直飛了出去。

那是第一次和這個綠色的奇怪而又擁有恐怖的實力的傢伙見面。

後來,內圍區域的五個領主妖獸準備聯手殺掉這個突然出現的傢伙,那一次雷電龜也跟在後面……

恐怖的實力,這樣形容對方一點都不為過,父親的龜甲居然被對方一拳打爛,面對其它的領主們也一樣,那傢伙完全就是打不死的存在,越打力氣越強,最後的結果自然是父親這方慘敗,回去之後不久,父親就死了。

這幾年來,雷電龜都很努力的去修鍊,就是想領悟魔獸之心,進階成為魔獸,目的的確有稱霸整個內圍區域,但是它內心始終隱藏著那份仇恨,要殺死對方,只有成為魔獸才有機會!

「這個人你可不能殺。」柯布林看了一眼站在遠處的雷電龜,然後伸手放在距離莫蘭雙腿大約兩三公分的位置,口中自言自語道:「這種體質還真是難得一見啊,可惜天賦太差了。」

遠處的雷電龜眼神閃爍,狼牙棒上紫色雷光劈里啪啦的遊動著,充滿了蓄勢待發的意思,只是它終究沒有出手,而是選擇回身離開了這個地方。

「比你的父親要知趣……」柯布林淡淡的說了一句,然後它轉頭看向另一邊,兩個傢伙還在打著。

「麻煩你……」莫蘭猶豫良久,終於開口說話了,她說:「我那個朋友你能……」

「抱歉,他的死活不管我的事,你能安全就行了!」柯布林看著莫蘭,淡淡的說道。

「我……什麼意思?」莫蘭問道。

「我需要你這個身體!」柯布林目光如刃,看著莫蘭,後者只感到一陣膽顫心驚!

柯布林嘴角上揚著,一字一句說道:「別說常人,就算是龍類自身的身體也不可能同時存在兩顆不同的龍魂,這後果只有兩種,吞噬以及同化,而你卻讓我看到了第三種情況的出現,這世間居然有人可以同時承載著兩顆不同的龍魂,若是沒有親眼見到,恐怕沒人會相信!」

「……」

柯布林繼續說道:「你的天賦太差,無法領悟戰意,自然就不能更深一步的接觸那兩顆龍魂,但是有我在,這一切都不是問題,只要……」

「救回我朋友,我就答應你!」莫蘭打斷了柯布林的話。

後者愣了一下,笑道:「其實你答不答應我都無所謂,你根本沒有反抗的實力。」

「那我就自殺!」

柯布林皺眉道:「你們沒有血緣關係,你為什麼這麼執著於那個人的死活?」

「因為他不顧性命地救了我幾次,如果可以的話,我願意用我自己這條命換他的命!」

「原來這樣啊……可是我想說的是,就算我現在去救他也來不及了,那隻蜘蛛只差一步就要成為魔獸了,現在它只怕是已經殺掉了你的朋友,然後迫不及待地吞掉了他的龍魂!」

柯布林說著,它忽然想起了什麼,又笑道:「話說回來,那場火如果不管一下,估計這一片森林都會化成灰燼啊!」

「……」莫蘭低下頭沒有說話。

柯布林說:「別太傷心了,如果你想報仇的話,唯一要做的就是聽我的話,我會讓你成為這個世界獨一無二的強者!」

聽到報仇二字,莫蘭渾身震了一下。

柯布林看著對方:「仇恨總是能另一個人變得異常強大,包括我,包括你,我們大家都身負著仇恨啊!」

說到這裡,柯布林伸出手放在莫蘭的眼前。

「我能感覺到你痛苦自己的弱小,以及奢求可以保護身邊人的力量,來吧,讓我幫你一把!」 睜開眼之後,胡來只覺得渾身無力,腦海中不斷傳過來一陣陣轟鳴的聲響,持續了好久之後才慢慢的恢復了平靜,等他緩過神來,之前的記憶瞬時間涌了上來。

在龍魂戒的幫助下他迎來了初次進化,從覺醒龍魂邁入了初階半龍人的境界,可是這代價卻是一段時間的無意識時期,以及巨大的身體損耗代價!

龍魂戒的確可以帶來強大的力量,但是使用之後還有一段長時間的虛弱期,甚至這個虛弱代價還會隨著動用龍魂戒力量增加而提升,而且胡來也不確認多次的使用戒指里的力量,會不會給自己的身體帶來看不到的隱形副作用!

「……這裡是哪裡?」

胡來扶著額頭,皺著眉頭,站起來仔細的觀察著四周。

這是一個及其黑暗的空間,腳下是冰涼而潮濕的土地,在四周不遠處,拳頭大小的綠色光團散發著黯淡的光芒零星分佈,為黑暗的環境帶來微弱的照明。

「洞穴?」胡來疑惑的念叨著,他借著周圍昏暗的光芒,準備往一個方向走去,可是抬腳的時候似乎踢到了一個什麼東西。

他蹲下身子伸手摸過去,毛茸茸的觸感,微微有些扎手,而且似乎挺大,大概的摸了一遍,胡來心中一頓,這貌似是什麼昆蟲的四肢!

胡來伸手,一團炙熱的火焰從手掌心中升騰,霎時照亮了四周一小片區域,胡來小小的驚訝了一番,體內的火焰能力似乎變強了,但是胡來沒時間去思考其中的原因。

下一刻,眼前的一幕讓胡來臉色頓時浮上一片驚愕。

滿地淌滿了不知名的粘液,那巨大的肢腿烏黑長滿了茸毛,而且到處都是斷裂的殘肢,胡來一邊疑惑且震驚的看著,一邊在想自己失去意識的這段時間裡到底發生了些什麼事情,而自己又是怎麼來到這個地方的。

「我去……這是什麼情況?」

走了一會,胡來停下腳步,眼睛里充滿了驚恐,臉上逐漸滲出冷汗來。

密密麻麻的小蜘蛛屍體堆積在地上,乍看下,起碼有數萬的蜘蛛屍體吧,而且,在這些屍體之間,還有著無數的白色蜘蛛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