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皆是虛幻。

「嬌嬌,我不會讓你一個人孤獨的離去。」

「我會永遠陪在你的身旁。」

「到了見證我們愛的誓言的時候了」

「生死相依,海枯石爛;今生永世為伴!」

再見野鼬鼠 「走,我們去見公公。他就葬在這片大海。」

「媽媽也在,我們一家四口終於可以永遠團聚在一起了;永世不再分開。」

張岳溫柔的抱著新娘,走向大海。

小金寸步不離,緊隨其後。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四章真相

「想死,沒那麼容易。」

兩名持槍的凶漢,逼視著張岳;其中的疤臉男子正是說話的人。

張岳一臉茫然:「老子都是要死的人了,還怕這個?」

張岳無視兩人的存在,繼續前行。

兩名凶漢不知所措,居然又遇著一個不怕死的;不知道是該開槍震懾,還是將張岳強制拖拽回來。

「等等,等等;張兄弟,有話好好說。」

一個熟悉的聲音從背後傳來,張岳不自覺的轉過身來。

「霸總,怎麼是你?」張岳都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來人禿頂無脖,大腹便便,圓滾滾的;脖子上的大肉球上掛著兩隻狡猊的眼睛;正是開發公司,望穿秋水不得現的霸天來,霸總經理。

「兄弟,找你可真不容易啊!老哥我是託人情找關係,才從看守所里把你給撈出來。」

霸天來語氣盡顯諂媚,這哪裡還是那個霸氣陰冷、指點春秋,肆意張狂的「南霸天」,這點頭哈腰、恭迎巴結的樣子,簡直活脫脫的象妓院里的「大茶壺」、一個標準的大王八。

「真的?」張岳不信地問道。

「不然老弟可得蹲上十五天,現在連車都沒法開!」

「為什麼?」

張岳狐疑的問道,大惑不解;這根本就不是「南霸天」的一貫作風;對供貨商,落井下石才是他「南霸天」的本性。

「這王八蛋,難道是被雷劈了,做起了雪中送炭的高尚行徑?」張岳怎麼也想不明白。

「這不哥哥我頭幾天給你劃款,本來想給你先轉80萬;結果會計那個王八蛋喝多了貓尿。多打了兩個0,一下變成8000萬了!」霸天來將原因講出。

「騙鬼呢!」

張岳不屑著霸天來的鬼話,轉身繼續向大海走去。

「他們家的『出納』,少給供貨商畫兩個零還差不多!怎麼可能多給?況且這麼大的金額,必定得是霸天來親自操作;他『南霸天』信不著任何人,哪怕是時時同他上床的秘書。」這一點張岳比誰都清楚。

「等等,等等,兄弟,好,我說實話。」

見張岳無心聽他的鬼話,執意投海;趕忙實話實說,生怕再沒有機會。

「這筆錢本來是我「燒香」、「脫殼」的,可市裡那個王八蛋的卡號,同你的中間只差一個數,名字也只差一個字;你的卡上又給我轉過錢,結果轉差了。」

霸天來無奈的解釋道。

「當時也沒發現,到晚上在夜總會,請市裡人喝酒,對方管我要錢,才知道是搞錯了。」

「你的電話又一直沒人接……」

霸天來絮絮叨叨地說著。

「晚上、喝酒、電話。」

張岳的思路隨著霸天來的話運轉起來……

「對了,一定是那個電話!」

張岳突然想到,那晚酒駕,在派出所;駕照、手機、現金一切隨身物品,均被扣留,他只能用派出所的座機給雨嬌打了個電話,說明情況;嬌嬌知道卡號和密碼,無卡取款24小時內最多只能取走兩萬。

先前他取了五千,嬌嬌一定是錢不夠,想回醫院向小姐妹們湊,離醫院最近的提款機,正是張岳取錢的地方……

「詳細說,有半句假話,我一毛錢也不會還給你。」

張岳威脅道,層層迷霧開始從眼前漸漸地消散。

「一定,一定。」

霸天來象孫子一樣乖巧,肥滾滾的身體「滾動」到了張岳眼前。

「沒辦法,我們找到你家;又找到醫院……」

「是你們綁走了雨嬌。」張岳厲聲質問。

「我們只是想問你和銀行卡在那兒。」霸天來解釋道。

「你們從她脖子上搶走了戒指。」張岳的聲音有些顫抖。

「我們以為裡邊是銀行卡。」

「你們想qiang暴她。」

張岳怒聲喝問,他想起了放香包的位置。

「我們只想嚇唬嚇唬她。」

霸天來無力地解釋道,現在他可是真後悔;這件事不知道要付出多大代價,才能徹底「擺平」,市局那裡最少要破費百萬。

自己真不該為了「嘗鮮」,就色迷心竅;本想先討回些「利息」,結果留下了爛攤子一片。

全明白了。

一定是雨嬌想保住清白,奮力反抗,最後下意識的跑到他們的「領地」尋求保護,繼而激怒了綁匪;才被開槍射殺……

「兄弟,是我們失錯手了,他們倆也沒想到,你的女人會有那麼大的反應;一把差點把保鏢的眼睛摳瞎。」

霸天來向那個疤臉凶漢指去,果然是新傷。

「兄弟,是槍走了火,我們也不想這樣!」

霸天來滿懷歉意走到懷抱雨嬌的張岳身旁,伸出油汪汪的大手,輕拍著他的肩膀。

「兄弟你看這樣行不行,老太太的喪葬費我出兩、三不,五百萬;有錢還怕沒女人。」

「另外我在我的夜總會給你辦張VIP卡,對你永久免費,我再把我的女秘書給你,那可是極品中的極品,兄弟,哥哥我絕不讓你吃虧……」

霸天來鼓動著喉結,口沫四濺。

張岳萬沒想到,自己嬌弱的女人竟能如此決絕,在生死關頭竟能直面死亡,為了自己的貞潔不被侵害,竟能以死相拼。

張岳咽了口唾沫,將懷中的雨嬌抱得更緊,生怕下一秒會脫離開自己的身體。

「你們這群見不得光的傢伙。」

張岳抱著雨嬌,一口向霸天來的喉結咬去;兩個人的重量一下把肥豬撞倒。

「啊,啊!」

霸天來發出殺豬般的嚎叫。

肥豬滾倒在礁石之上,脖子被張岳咬開了一個血口。

懷抱雨嬌的張岳,如瘋虎般的再次撲了上來。

「呯、呯、」

兩聲槍響,張岳重重的倒在礁石上,在到地的一瞬間,還不忘護住雨嬌的身體,生怕妻子被礁石撞到。

「密碼、先別……」

滿身是血的霸天來,正要掙扎著爬起,斷斷續續地說道。

一道黑影飛閃而至,兩排森白的利齒,重重的鑲入霸天來的咽喉。

呯、呯、呯又是幾聲槍響。

只剩出氣的張岳輕撫著小金的屍體。

「好孩子,好孩子。」

鮮血慢慢的流淌,浸潤著身下的礁石,任由海浪將他們三個一寸寸地卷向大海,張岳心滿意足地閉上了雙眼。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五章清冊世界

張岳緩緩的睜開雙眼。懷中仍抱著雨嬌,身上痛楚全無,不遠處小金象睡著了一樣趴伏在地。

看來是到了陰司地獄了。「還好,還好,媽,雨嬌,小金都在,就是不知道一會兒能不能見到霸天來哪個王八蛋?」

張岳自語道。

「這裡沒有霸天來。

一個聲音傳了過來。」

「鬼差大哥,難道霸天來沒死嗎?」

張岳問的有些怯。

「鬼差大哥???」

那個聲音一腦門子官司。

「那傢伙的脖子,被你和你的靈獸人狗平分了,活得了才怪。」

那聲音明顯帶著幸災樂禍的味道。

「靈獸?小金雖然聰明,但也只是普通的狗啊。」

他可知道,靈獸只是傳說中的存在,小金跟靈獸扯不上半點關係,想來是鬼差大哥搞錯了。

「不是了,從到這裡的一刻它就已經脫胎換骨,七七四十九天後它就會成為真正的靈獸。」

「鬼差大哥……」

「停!」

那個聲音對張岳的稱謂極為不滿。

「這裡不是地獄,是青冊;我也不是鬼差,我是『古兒汗』。」

那聲音帶著驕傲。

「青冊?古兒汗?」

張岳感覺說不出來的熟悉。

張岳通曉燦爛的中華歷史文化,對歷朝歷代的英雄萬分敬仰;尤其是「精忠報國」的岳飛,對其推崇備至。

「等等,岳飛是南宋名將,中興四將之首;而滅掉南宋的則是蒙元。」

張岳豁然開朗,元朝最了不起的人物,非成吉思汗莫屬。

「青冊」,不是《成吉思汗法典》嗎?據說在窩闊台接掌汗位之時,就已神秘地消失不見;他所重新建立的法典,就只能稱為《扎撒令》,偽《青冊》而已,而且從那時起,就經常改動、變更,與原來的《成吉思汗法典》大相徑庭。

古兒汗?古兒汗!

「你是草原雙鷹的扎木合!!!?」

張岳失口說道。

「不錯、不錯年輕人有點見識。」

「我以為世人早已不知扎木合古兒汗。「(蒙語中古兒汗為眾汗之汗)語音中帶著自傲。

「怎麼會,你是與鐵木真齊名的英雄;草原的一代雄主,並無私的幫助過鐵木真;成吉思汗的成就,可以說與你是分不開的……」

馬屁如滔滔江水,一發不可收拾。

「對了,『青冊』不是法典嗎?怎麼會這樣?」

「您不是被鐵木真殺了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張岳藉機問道。

「小夥子,你還是不了解男人之間的兄弟情懷。」

飄在雲里霧裡的扎木合悵然說道。

難道是「斷背山」?張岳心裡咕噥著。

「我和鐵木真三次結為安答(蒙語中兄弟)」,相誓一生扶持,永不背信,『青冊』是宇宙中的神物,是我和鐵木真友誼的見證。」

「草原爭霸的最後一戰,我敗給了鐵木真,輸的心服口服;鐵木真提出與我共掌草原,我則說,不同方向的牛馬,是拉不遠承載蒙古人希望的勒勒車……」

「鐵木真用陽壽助我成為『青冊』的器靈,我則扶助鐵木真成為『成吉思汗』……」

比山更高遠的是天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