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幾乎在同一時刻,風驚雷眼眸陡然放大,嘴裡發出一道沉沉的低喝。

旋即在一道『嘭』的震耳聲中,爐蓋陡然掀起,一道刺目的青紅『交』相輝映的光芒徹底地爆發而出。

奇異的景象,瞬間將眾人的目光吸引了過來。

下一刻,一道圓形紅影自萬尊爐中掠飛而出,在半空之中旋轉幾圈之後,劃過一道優美的軌跡,旋即落入到萬尊爐一旁的水缸之中,其蘊含的灼熱高溫,瞬間令得水缸之中的清水猶如沸騰了一般,迅速地冒出大量的氣泡,短短數息,便將清水蒸發了一半之多,連同那盛水的水缸,也是變得滾燙無比。

「怎麼樣,成功了嗎?」

「一定要成功啊!」

「這可是我們最後的希望了!」

周圍數位強者,皆是心情忐忑地朝著水缸靠近而去,面龐帶著一抹沉重。

藍楓則是歪著頭問道:「老師,成功了嗎?」

「應該成功了吧。」透明老者用著算不上多麼肯定的語氣說道。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風驚雷,除了藍楓,其餘眾人皆是面帶一絲緊張。

迎著眾人的目光,風驚雷大口喘息了幾聲,待得呼吸逐漸平穩下來,他擦了一把汗,旋即緩緩抬起頭,蒼老的臉龐上,一抹笑容緩緩浮現:「幸不辱命!」

聞得此言,眾人心頭不可抑制地湧出一股驚喜,臉龐之上的緊張,也是被笑容取代。

便是劉燁這位頗不待見風驚雷之人,此刻也是彷彿受到眾人的情緒感染一般,不禁『露』出了一抹解脫般的笑意。

然而與眾人不同的是,藍楓的心頭卻是微微一沉,面龐閃過一道微不可查的憂『色』。

「放心,老夫可不會讓他們輕易找到那小傢伙。」瞧著少年擔憂的目光,透明老者搖了搖頭,旋即自信地開口。

揮手阻止眾人說話,風驚雷平復了一下心情,旋即轉頭對著少年說道:「此次煉製出定位羅盤的功勞,少不得藍楓你那一份。說吧,你想要什麼獎勵?」

聽得此言,包括劉燁在內的數位強者,微微愣了愣,旋即有些疑『惑』地看向風驚雷。

似乎是察覺到眾人的疑『惑』,風驚雷轉過頭微笑著解釋道:「我之所以能夠煉製出定位羅盤,全賴萬尊爐之力,若是沒有萬尊爐的增幅效用,單憑我的能力,還煉製不出定位羅盤。不過萬尊爐有著『邪爐』之稱,一般人根本無法駕馭,別說我這個六星煉器師,即便是萬器閣兩位正副閣主,怕也是駕馭不住。巧合的是,藍楓恰恰擁有這個本事。因此,煉製定位羅盤,缺他不可!」

目光落在少年身上,附近一干老者,皆是極為吃驚。

「連風長老你都駕馭不了萬尊爐?」心頭狠狠地吃了一驚,劉燁不禁深深動容,再度看向藍楓之時,其目光已是凝重了許多,再也沒有絲毫的輕視。

萬尊爐名氣極大,大陸之上的煉器師們,很少有人不知道它的存在。

甚至,就連並非煉器師的強者們,也有著許多人都聽說過萬尊爐。

在青州大陸火爐排行榜上,萬尊爐赫然排在第三名,曾經掀起過一片腥風血雨,引得無數人趨之若鶩,為之喪命,然而所有得到過萬尊爐的煉器師,絕大部分都死於恐怖的火焰反噬之下,而一些僥倖未死之人,同樣是受到重創,當這個驚世駭俗的消息傳出之後,導致所有煉器師畏之如虎,沒有勇氣再去爭奪,以至於一尊絕世好爐淪落得無人問津的地步。

一直到萬器閣上一任閣主得到它之後,勉強能夠駕馭,方才展『露』出它那恐怖的威能,而當上一任閣主大限將至之時,便將萬尊爐送往一個遠離大陸中心之地,以防它再度出現在世人面前,引起無謂的殺戮。

如今上一任閣主早已作古,風驚雷也是翻閱了萬器閣的歷史資料,費了極大的力氣,方才將萬尊爐搞到手。

與世隔絕多年之後,當萬尊爐再度出現在世人面前之時,老一批強者已是所剩無幾,而新一代大陸強者,顯然失去了對萬尊爐的畏懼之心。沒有經歷過當年那一番驚心動魄的慘厲場景的他們,並不會將萬尊爐的傳說,太過於放在心頭。

因此,當瞧得風驚雷動用萬尊爐時,沒有人會懷疑他是否能夠駕馭,畢竟,六星煉器師在這個大陸上已是極為罕見的高階煉器師了,天下之大,卻也沒有什麼火爐是他駕馭不住的。

待得從風驚雷口中得知真相之後,眾人腦海之中,方才緩緩地浮現起萬尊爐當年的傳說。

「萬尊爐確實與傳說中一般無二,你們可莫要小瞧它。」對於眾人心頭的想法,風驚雷極為了解,他深吸一口氣,凝重地道:「上一任閣主玄功通天,也僅是勉強才能駕馭住它,其恐怖程度,可想而知!這些日子,我也時常研究萬尊爐,然而經過多次試驗之後,我隱隱得出一個結論,靈魂越強,應當越容易駕馭此爐!你們應該知道,人的靈魂,伴隨著年齡與實力的增長,而緩慢地增強,上一任閣主之所以能夠駕馭萬尊爐,或許便是這個原因。」

眉頭皺了皺,那位與劉燁並立的神級初期老者,眼眸中掠過一抹驚異,旋即疑『惑』地問道:「既然靈魂越強,便越容易駕馭萬尊爐,那為何這小傢伙卻能駕馭?」

附近之人,目光頓時從風驚雷身上移到藍楓身上,隱約夾雜一抹探究。

「這小子身上定然藏著什麼秘密!」劉燁則是眼神不善地盯著藍楓,似乎有了發作的借口。

風驚雷也是將目光移向藍楓,有些羨慕地道:「若是我猜得不錯,藍楓小友的靈魂應當極為強大,比起我等,恐怕也只強不弱!有些人天賦異稟,生來便擁有極為強橫的靈魂,這類人,若是擁有火屬『性』體質,便能夠在煉器或煉丹一道取得驚人的成就!我勉強算是這類人,藍楓小友應當也是這類人,只不過他的靈魂應當比我還強橫許多!」

微眯著眼,劉燁狐疑地盯著藍楓:「是這樣嗎?」

獨家盛寵,總裁深處別心動 原本因為風驚雷一席話而被嚇得心驚『肉』跳的藍楓,在聽得他後來的解釋之後,又暗暗鬆了一口氣,輕輕『摸』了一把額頭,油膩的汗漬,頓時讓得手掌濕滑。

剛才那一瞬間,藍楓幾乎以為自己隱藏得最深的秘密將要暴『露』,無怪乎他這般緊張。

此刻感覺到眾人的目光,藍楓擠了擠略微僵硬的臉龐,強行壓下心頭的緊張,站直了身體,旋即輕吐了一口氣,朝著風驚雷等人點頭道:「不瞞各位前輩,晚輩的確生來便擁有極強的靈魂。」

劉燁卻是扔不死心,淡淡問道:「何以證明?」

「呃……」被這話問得愣了愣,藍楓心頭暗罵了劉燁一句,稍稍沉默了片刻,方才猶豫道:「晚輩的靈魂感知遠勝常人,不知這算不算證明?」

這次沒等劉燁開口,風驚雷便饒有興緻地搶先笑道:「當然算。不過老夫很好奇,你的靈魂感知究竟有多強。不如這樣,你閉上眼睛,然後用你的靈魂感知,捕捉老夫的身影,只要你能說出老夫的位置,便證明你的靈魂確實天賦異稟。」

目光掃了掃眾人,藍楓沉『吟』了下,旋即重重點頭:「行!」

不等眾人提醒,藍楓便主動地閉上雙目,頗為自信地道:「風前輩,晚輩準備好了。」

「等等。」

劉燁忽然朝著藍楓走了過去,手掌憑空出現一根黑帶,瞧著睜眼看來的少年,隨意地將黑帶扔去,淡淡道:「用這根黑帶『蒙』住眼睛吧。」

「這老傢伙,居然懷疑小爺作弊。」心頭暗暗地鄙視,藍楓一聲不吭地接過黑帶,將眼睛『蒙』住,旋即道:「這樣可以了吧?」

漂浮在其身旁的透明老者,早已是笑得臉龐都有些『抽』筋:「居然跑來測驗楓小子的靈魂感知,這些傢伙難道就不怕受到打擊嗎?」

沒有人比他更了解,領悟了吐息鍛造法第二重境界『入化之境』的藍楓,靈魂感知是何等的恐怖。

吐息鍛造法,堪稱世間唯一能夠修鍊靈魂的技法! 兩世為人,藍楓的靈魂,本就比同齡之人強橫數倍,與一些老牌強者相比,也不遜『色』多少,再經過吐息鍛造法的增幅之後,更是達到了一個讓得人為之驚悚的地步,儘管沒有進行過專業的測試,但藍楓卻是依然對自己擁有著絕對的自信。,最新章節訪問:ШШШ.79xs.СоМ。

靈魂強大,好處自然也是極多。

譬如,靈魂越是強大,對於體內元氣的掌控,便越是容易,能夠在戰鬥中發揮出更為強橫的戰鬥力,而煉器師與煉丹師這兩個最為吃香的職業,更是對靈魂的強度擁有著異常苛刻的要求。除此之外,靈魂越是強大,便越是能夠感知到危險,從而更容易規避危險。

總而言之,靈魂雖不能直接增強一個人的實力,卻能夠間接『性』地獲取無數好處。

當今之世,那些屹立在金字塔頂端的老怪物們,絕大部分都是在靈魂方面天賦異稟之人,尤其是那些頂尖級的煉器師與煉丹師,無不是天生便擁有著超越常人的強大靈魂之人。

寂靜的山林中,劉燁等數位當世有數的強者,皆是靜靜地站立在藍楓的周圍,目光無一例外地落在這位面容依舊夾雜一抹稚氣的少年身上。

「咻……」風驚雷腳尖在平整的地面之上輕輕一點,猶如飛鳥一般掠入了半空,旋即乍然一閃,無聲無息間便失去了蹤影。雖然他並未打算為難少年,但他確實有些好奇,這位能夠駕馭住有著『邪爐』之稱的萬尊爐的少年,靈魂感知究竟達到了什麼地步。

過得片刻之後,藍楓平靜的面龐,噙著一抹淺淺笑意,掩藏於袖口之中的手指緩緩地移動,指向身體右側的方向,用著無比肯定的語氣,緩緩說道:「風前輩在……這個方向!離此……約莫30丈!」

眼眉一挑,劉燁與場中的強者對視了一眼,表情凝重了些。

「繼續!」不動聲『色』地移動了一下腳步,劉燁擋在藍楓身前方,淡淡道:「這麼近的距離,我們同樣能夠感知到,因此並不能證明你的靈魂能達到駕馭萬尊爐的地步。」

其餘之人雖對藍楓並沒有什麼敵意,但他們心頭也是有些好奇,因此任由劉燁說下去,並未開口攔阻。

心中再度暗罵了一句,藍楓無奈地辯駁道:「萬尊爐神秘異常,無人知曉究竟要靈魂達到什麼程度,才能夠駕馭住它。若是前輩非得說靈魂感知達到十公里乃至一百公里的距離,才算是達到駕馭萬尊爐的標準,那晚輩還是直接認輸吧……」

「好一個牙尖嘴利的小娃娃!」冷然盯著少年,劉燁被這話堵得半晌都開不了口,臉『色』有些鐵青,沉默許久之後,方才淡淡道:「老夫堂堂萬器閣供奉,豈會那般為難你一個小娃娃?」

「嘴長在前輩身上,前輩自然是想怎麼說便能怎麼說。」藍楓卻對劉燁的話絲毫不敢苟同,話語之中明顯夾雜著一抹質疑,「何況,前輩為難我這個晚輩,又不是沒有先例,因此,晚輩不得不懷疑吶!」

聽得此言,附近的強者,皆是暗暗替少年捏了一把汗。

「這小傢伙,膽子也忒大了!」

「多少年來,老夫還是第一次瞧見一個後生晚輩敢這般對劉燁供奉說話!」

「不知者無畏啊!」

「不過,劉燁供奉確實也過分了些,以他的身份,這般為難一個少年,有些掉價啊!」

諸多強者暗中傳音『交』流著,看向藍楓與劉燁的目光,也是發生了一絲變化。

「呵呵,好,很好!」劉燁怒極而笑,臉『色』卻是極為『陰』沉,然而餘光瞧見三十丈之外那一道青『色』身影,卻又不得不將那心底燃燒的怒火壓制下來,深吸一口氣,淡淡道:「三公里,只要你能感知到離此三公里的地方,老夫便承認你的靈魂達到了駕馭萬尊爐的標準。」

聞言,藍楓心頭暗罵一聲:「這老狗,好歹毒的心!」

就連附近的數位強者,也是不由得皺起眉頭,三公里的距離,莫說是他們,就是萬器閣現任閣主親至,怕也是有些勉強。

「怎麼樣,用不用老夫幫忙?」瞧得少年那頗為難堪的臉『色』,其身旁的透明老者淡淡一笑:「十公里之內,一隻蒼蠅也逃不過老夫的感知,甚至,三十公里的地方,老夫也能夠捕捉到痕迹,若是超過三十公里,雖然老夫也有辦法,但耗費太大,若無必要,老夫絕不會輕易地感知那麼遠的地方。」

聽得老者之言,藍楓有些好奇地在心頭問道:「老師,您最多能感知到多遠的距離?」

想了想,老者沉『吟』道:「差不多一百公里吧……」

「當年全盛之時,別說一百公里,便是更遠的地方,老夫也能夠輕易地感知到,不過如今老夫的靈魂之力銳減,怕是至多也只能感知到一百公里……」有些黯然地搖了搖頭,老者低嘆一聲,旋即無奈地苦笑道。

作為神劍幹將的器靈,當年的他,可謂是輝煌不可一世,然而如今卻是落魄到這等地步,無怪他會這般黯然。

「一百公里……」藍楓頓時『抽』了一口冷氣,心底湧起一股深深的駭然。

縱使在穿越的過程中遭到重創,靈魂之力銳減,老師的感知能力依舊是如此的恐怖!

盯了少年一眼,透明老者再度問道:「問你呢,用不用老夫幫忙?」

「三公里罷了,還不至於需要勞煩老師您出手。」慢慢回過神來,藍楓頗為不屑地撇撇嘴,旋即十分自信地道:「雖然我還未測驗過自己靈魂感知的極限距離,但三公里應該還難不倒我。您就等著看好戲吧!」

瞧得藍楓一陣沉默,劉燁『唇』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意,催促地問道:「快點吧,老夫可沒那麼多時間陪你在這『浪』費。」

「那便開始吧。」深吸一口氣,藍楓淡淡道。

緩緩收回目光,劉燁身影一閃,半空之中閃過數道殘影,旋即出現在三十丈之外的風驚雷身旁。

也不知他說了些什麼,風驚雷似乎並未拒絕,皺眉看了一眼藍楓,旋即沉『吟』著點頭道:「那好,我去三公里之處試試。」

話音落下,其身影便猶如太陽之下的影子般,隨著白雲的遮蔽,而緩緩地散去。

風驚雷的速度極快,數息的功夫,便已出現在接近三公里的某個地方,而高速行進所造成的刺耳噪音,也是被其利用特殊的手段硬生生消除掉,如此也就杜絕了藍楓利用聽力判斷風驚雷位置的可能。

身體懸立在高空中,劉燁滿意地注視著遠方那一道猶如小黑點般的身影,待其站定,方才對著身下方的少年緩緩道:「好了,藍楓,你現在可以講出風長老的位置了!」

任由那一根黑帶『蒙』住雙眼,藍楓深深吸了一口氣,蠢蠢『欲』動的靈魂之力,乍然釋放。

強烈的靈魂『波』動,甚至連附近幾位年歲頗大的蒼老強者,都是能夠明顯地感覺到,那種彷彿瞬間被看穿,渾身上下藏不住一絲秘密的感覺,讓得幾人眼瞳驟然一縮,猶如樹皮般布滿皺紋的臉龐上,一抹忌憚與震驚,幾乎難以遮掩。

伴隨著靈魂之力的乍然爆發,藍楓的靈魂感知,也是以令人咋舌的速度朝著四面八方蔓延而出,腦海之中也是浮現一道清晰的畫面,並且這畫面猶如立體的地圖一般,絲毫不停歇地擴大著。

短短一息之間,風驚雷的身影,便進入到藍楓的靈魂感知之中,就連其身著的青袍,乃至青袍之上紋著的金『色』細劍圖案,也是異常清晰地呈現在藍楓的腦海之內。

不過藍楓的靈魂之力絲毫沒有停止擴散的趨勢,三公里、四公里……

剎那之間,藍楓的靈魂感知,在六公里附近的地方,陡然停下,猶如一根繩子被拉直到極限,旋即反彈,最終收縮到五公里多的地方,方才徹底穩定下來。

「看來六公里便是我的極限了,甚至,超過五公里的地方,都十分模糊。」第一次測驗得自己靈魂感知的極限,一股興奮與驕傲,自藍楓心底之處狂涌而出,「雖然與老師相比,還差得極遠,但除了老師之外,天下間應該沒有人能超過我!」

惡魔的午夜圈戀 天下之大,人口不知億萬,然而藍楓的靈魂卻是屹立於頂尖層次,甚至駕凌於眾生之上,無怪乎藍楓會如此地興奮。

儘管靈魂與實力之間並沒有必然的聯繫,但誰也不能否認,靈魂強大之人,在衝擊更高層境界之時,比尋常人具備更多的優勢,在平常諸多時候,也是好處多多。

「別得意了,你的靈魂之所以這般強大,乃是吐息鍛造法的功勞,你小子有什麼好得意的?」瞧得少年這幅得意的模樣,老者卻是輕咳一聲,打斷了少年的興奮,那許久不曾動用的毒舌,再度發揮出異常犀利的效果。

在這個專修元氣的世界,其餘類別的修鍊者,數量少之又少,而如吐息鍛造法這般附帶修鍊靈魂功效的技法,更是只此一種!

藍楓面龐一滯,臉上的興奮變成了苦笑,無奈地搖了搖頭,旋即無視了老者,對著高空之中那顯得頗有些不耐的劉燁緩緩說道:「若是晚輩感知的沒錯的話,風前輩應當是在這個方向,約莫……2.8公里之處。」說話之間,那瘦削的手指,朝著左前方的方向,緩緩指出。

烈陽之下,微風緩緩拂過,劉燁那張覆蓋著得意笑容的臉龐,赫然凝固。 峽谷山林之中,一處空曠而平坦之地,一群在大陸上都有著赫赫威名的強者,無一例外地震驚望向場中央的少年,附近一片寂靜,死一般的寂靜。.最快更新訪問:щщщ.79XS.сОΜ。

所有人臉龐之上的表情驟然凝固,猶如時間靜止了一般,讓得周圍的氣氛,陷入了一種詭異的沉寂。

片刻之後,一道青『色』身影自遠方極速掠來,瞬息之間,便到得眾人跟前。

「結果怎麼樣?」身影剛一停下,風驚雷便頗有些好奇地問道,直到話音落下之後,方才察覺到周圍這詭異的氣氛有些異常,「你們怎麼了?」

聽得風驚雷的問話,眾人方才如夢初醒,從震驚之中緩緩地回過神來,旋即紛紛將目光投向身前不遠之處那位用黑帶『蒙』住了雙眼的少年,眼眸之中閃過一道難以遮掩的駭然。

瞧得眾人的舉動,風驚雷皺了下眉,蒼老臉龐上浮現一抹疑『惑』,目光同樣是移向這位少年。

似乎是感應到了眾人的目光注視,藍楓緩緩地扯下綁在頭上的黑帶,抬頭瞟見風驚雷那有些愕然與不解的神『色』,頓時無辜地眨巴著眼,旋即輕咳了一聲,將目光移向風驚雷左側的劉燁,不徐不緩地開口:「前輩,晚輩剛才的回答,應該沒錯吧?」

聞言,劉燁沉默了下來,『精』神一陣恍惚,凝視了少年許久,方才長長吐了一口氣,聲音有些沙啞地道:「沒錯。」

「這麼說來,這次測驗,足以證明晚輩的靈魂達到了駕馭萬尊爐的標準吧?」瞧著劉燁這番模樣,藍楓『唇』角揚起的笑容,愈發燦爛,進而再度追問了一句。

儘管對眼前這個小輩極為不爽,但劉燁卻是沒有了繼續糾纏的借口,眼睛深深地盯了少年一眼,劉燁平靜地道:「足夠了。」

聽得二人之間的對話,風驚雷眼角也是揚起一抹驚詫,頗有些吃驚地望向少年:「藍楓小友,你當真感知到了老夫的位置?」

「咳,有沒有感知到,風前輩可以問問周圍這些前輩,他們應該比晚輩更有發言權。」被風驚雷那略微有些熾熱的眼神盯得有些發『毛』,藍楓只感覺背後涼颼颼的,旋即轉頭對著四周的幾位老者努努嘴。

有些哭笑不得地瞪了少年一眼,風驚雷無奈地搖了搖頭,旋即將目光移向幾位老者。

幾人沉默了許久,直到風驚雷頗有些不耐之時,『唇』角之處,方才揚起一道苦笑。

「風長老猜得不錯,這位藍楓小友確實感知到了你剛才的位置!」

「單憑這一點,便足以證實藍楓小友的靈魂極為強大,世間怕是無人能出其右!」

「恕我斗膽直言,藍楓小友的靈魂之強,便是閣主大人與之相比,怕也是稍遜一籌。」

「三公里吶! 總裁別怕:混混甜心太囂張 我的修為已在天級後期停滯了十餘年之久,也只能勉強感知周遭一公里多的範圍……」

「尋常神級初期高手,恐怕至多也只能感知不及兩公里的範圍……」

夾雜著一絲苦澀的話語,自幾位老者口中緩緩傳出,那『抽』搐的眼角,反映出他們內心遭受到多麼巨大的打擊。

雖然年歲與修為對於靈魂的影響極其微弱,但經過長年累月的潛移默化,經過一點一滴的積累,靈魂自然會緩緩地增強,尤其是修為達到他們這個層次的,靈魂更是比初生之時強橫數倍,乃至十倍之多。

然而,縱使靈魂增強了這麼多倍,他們與藍楓之間,依然是存在著巨大的差距。

只能說,藍楓天生便擁有著強橫之極的靈魂,這種強橫,甚至讓得他們這些老傢伙,都是忍不住為之羨慕。

若是早知結果會是如此,他們寧願不知道這結果,免得遭受這番心理上的嚴重打擊。

「這些老頭該不會嚇傻了吧?」無辜地站在一旁,藍楓偷偷瞟了幾位老者一眼,很識趣地閉上了嘴巴,在這個時候,他可沒有勇氣再去刺『激』這些老傢伙。

不過,瞧得這些老頭那副大受刺『激』的模樣,藍楓心頭卻是有些暗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