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這麼快?!」

「那好吧,既然皮學者有事情去忙,那麼我最後只剩下一個問題。」

「我們現在是在哪?離蜥鎮有多遠?」

看著皮神情淡然的模樣,駱大小姐心中明白不是等閑物品能夠打動這位奇人,所以便熄了打算將其拉攏加入駱氏商會的心思,轉而問出對於三人來說最為緊要的問題。——只要知道自身方位所在,駱大小姐就能夠根據線索,來決定是趕回蜥鎮,或者還是暫時跟著這位皮學者。

「這裡?這裡當然是混沌沙漠啊!」

「話說,你們到底是怎麼來的?竟然連自己要去都地方沒有任何一絲了解?!」

「要去蜥鎮的話,離這裡大約需要三天的行程。」

「不過看你們現在這個狀況,估計得走一個星期也不一定能走到。」

對於這三位年輕人的無知稍稍詫異后,皮便指了指躺在篝火邊上呼吸幾乎微不可查仔細的聰,搖搖頭說道。——如果背著這個似乎要死的重傷員,就憑這兩個身嬌肉嫩的小姑娘,估計她們想撐過明天都非常困難。

雖然在這片遠古巨城遺迹區域中,並沒有生活著類似於岩蜥那般,擁有強橫實力的危險超能生物,但是混沌沙漠自身那酷熱缺水的環境,就是一個最大的殺手。

「什麼?要一個星期?!」

「我們絕不可能撐到那個時候!」

「皮學者,求求你!能不能請你幫個忙,護送我們回到蜥鎮?」

「我……我一定會付上,讓你滿意的報酬的!」

聽到如此漫長的返回時間,駱大小姐已經熄了自行回去的心思,不由抱著一絲希望向神情變得冷漠的皮問道。——只要有皮這種擁有豐富野外生存經驗的人做嚮導,那麼吃喝三人組完全能夠聰最佳救治時限內,快速而安全的趕回蜥鎮。

「我不需要!」

「好了別在說了,我明天還有重要的事情去做,要休息了。」

聽聞駱大小姐有些過分的請求,就算脾氣很好的皮也不由感到怒火在心中翻騰。——我能夠好心收留你們這幾個落難青年,已經你們上輩子積攢的福分!

竟然還痴心妄想要我放棄手頭上熱愛的工作,去護送你們這些個不知所謂的陌生人?!

「呃……你好吧……」

看著已經合衣躺下翻身背對著自己,呼吸快速平緩陷入沉眠的皮,駱大小姐無奈的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把想要表明身份的話語,給咽了回去。——記得聰曾經說過,千萬不能對外人表露自己的真實身份。

因為這會帶來不必要的危險!

「報告大人,洞窟裡面全部搜遍了。完全就像一個天然形成的洞穴,連一絲人類活動的痕迹都沒有留下!」

在聽到手下的彙報后,蜥鎮蠶族鎮長那肥大的褶痕臉上,神色越發難看。

而圍繞他身旁,在蜥鎮之中權勢與其旗鼓相當的幾位大型商會負責人,臉色瞬間煞白,甚至連身體都開始控制不住的微微發抖起來!——與駱氏商會內部人員對總會長的崇敬不同,在昆族其餘大型商會勢力中人看來,駱氏商會總會長,完全與死神無異!

要知道排名第二的駱氏商會,就是駱總會長這名從羽族走出來的狠人,一手一腳硬生生從昆族人手上給打出來的龐大勢力!

原先排名第二,現在淪落到不入流的蠅族商會,就是被駱總會長這位可怕的強者完全打殘!永不翻身的!

而現在,這位冷血殺神的愛女,竟然在這蜥鎮之中失蹤了!!

如果不能在駱總會長得到消息之前將人給找到,那麼在場這一群人已經可以說被宣告了死刑!

絕對逃不過駱氏商會可怖的影衛軍團獵殺!

「瑪德!給我把駐守軍團全部派出去,以蜥鎮為中心將方圓數千里都給我翻個遍!」

「記住,主要搜尋通往草城方向地區!一旦有任何人發現了關於駱大小姐行蹤的痕迹,全隊賞金點一萬!!」

經過不少風浪的蠶族鎮長沒有立即絕望,在簡單的思索后便作出決定。——既然駱大小姐身邊有兩名護衛守護,如果她能夠逃過這場可怕襲擊,那麼必定會往草城方向移動,因為只有那裡才是最為安全的地方。

「發出招募令,花費重金招募蜥鎮之中所有傭兵,前往混沌沙漠方向搜尋,不能放過任何人為痕迹!」

幾位商會管事商議過後,便決定將自家人手派出協助駐守軍團一同搜尋草城方向的同時,再招募大量人手前往混沌沙漠方向搜尋。——雖然駱大小姐逃亡混沌沙漠的可能性極小,但是任何一絲求生的機會,他們都不想放過。 混沌沙漠的夜晚萬里無雲,一輪明月高掛天空,就好似在一張黑色幕布中挖出一個口子,柔和的月光將整片黃沙大地染上一層銀芒。

而駱氏商會物資存儲基地,便是建立在這片黃沙中心一處內凹的峽谷之中。

「袁隊長,你的物資全都準備好了,您看要不要在這休息一會?」

負責駐守商會人員正撐著惺忪的睡眼,勉強打起精神接待遠道而來的袁山。——這個袁隊長也是膽子夠大的,如果不是有隊長護符守著,估計現在已經橫屍峽谷入口了吧?!

要知道這片擁有大量物資,完全能夠養活所有在混沌沙漠活動的獵蜥者,一年之久的物資基地。之所以只配備了幾名第三濃度實力的商會人員駐守,便是因為那尊佇立在基地正中心,猶如遠古魔神般籠罩的濃厚黑霧的鎮守圖騰。

「休息就不必了,不過商會就派你們這幾個人守著,真的沒問題嗎?」

面對眼前這位腳掌完全被獸蝕成為兩根尖銳蟲肢模樣的蜣族男子,那略帶怪異的眼神,完全不了解任何情況的袁山不由出聲問道。——畢竟商會的補給蟲獸飛行大隊,可是一年才來這裡一趟,一旦這個補給基地遭受任何襲擊,不但指望不了商會的支援,還會對於袁山的極限鍛煉計劃,造成毀滅性的打擊!

畢竟沒有人能夠在不吃不喝的情況下,在環境極度惡劣的混沌沙漠深處活過三天!

「哈哈,袁隊長你就安心吧!」

「別說有我們哥幾個守著,就算一個人都沒有,這個地方也是固如金湯!」

對於袁山的擔憂,蜣族男子不由神情一振,樂呵呵的指了指身後那尊鎮守圖騰詳細講解起來。

原來這尊圖騰竟然是從遠古時代就疊立於此,負責驅逐邪惡,庇護一方的強大人造構裝體。

冷情總裁的玩寵 雖然因為年久失修現在已經無法移動,但其所爆發的遠程劍氣攻擊,也足以消滅這個混沌沙漠之中所有生命體!

就算是那頭實力晉級至第五濃度的超·獸王——岩蜥之王,在這尊鎮守圖騰面前,也不過是一隻可以輕易捏死的大螞蟻!

「噢噢!原來如此!」

「謝了兄弟!你回到蜥鎮后,我再請你喝酒!」

聽聞這個冒不起眼的簡陋物資基地中,竟然藏著這麼一尊大神。

袁山不由眼球急轉,在回身離去間,極速思考起如何將這尊鎮守圖騰囊括進自己的計劃中。——從聽聞蜥王真正實力的時候起,袁山就對總會只派來幾名特使,就發動滅王之戰的行動完全沒有任何信心。

想要快速滅殺一頭超·獸王,特別是以防禦力見長的岩蜥之王,根本不是幾名同等級的中階血脈戰士就能夠做到!

至少,也得派出一名第六濃度的超級強者,才有百分之七十的機會在蜥王被干擾的情況下,一擊必殺!

「哈哈,那就這麼說定了!」

「到時候我們哥幾個,一定要跟袁隊長不醉不歸!」

看著袁山在月華映照下顯得異常真誠的面容,蜣族駐守人員也不由心情大好,忍不住伸手拍拍他那布滿灰塵的肩膀。——不錯!不錯!看來塢管事交代要,所有要求都要優先滿足的袁大隊長,也不是那麼難以相處嘛。

「好的,到時候再見識你的海量!」

「我先趕回去了,再見!」

將小山般巨大的包裹背上后,袁山便轉身走出峽谷,而後經過數次強化變得極為健壯的雙腿猛然發力,猶如鋼筋打造的肌肉纖維迸發出強勁的動力,帶著袁山與身上沉重的物資以極快的速度,向狩獵隊臨時宿營地飛馳而去。——現在離天亮只有不到三個小時,自己必須在狩獵隊眾人醒來之前將這些緊要物資送回去。

不然,得不到及時治療的眾人,很可能在今天極限強度的狩獵中倒下!

「小姐,小姐,快醒醒!」

正夢到無數美食環繞著自己飛舞,正要手腳並用爬山眼前美食山上,敞開胃口大吃一頓的駱大小姐,被一個忽然出現山頂的巨大猙獰血屍頭顱給驚醒,不由在渾身掙扎扭動間,睜開了布滿血絲的疲憊雙眼。——從未在野外露宿過的她,躺在這硌人的沙地上迷迷糊糊的翻轉了大半夜,才在天光微亮時昏睡了一會。

「啊嗚~怎麼了?」

懶散的看著與自己幾乎貼在一起的侍女臉上那顯眼的粉刺,睡眼惺忪的駱大小姐不由奇怪的問道。——哎呀,怎麼這麼早就叫醒人家,我還沒睡夠呢!

「小姐,那個叫皮的人走了,我們要趕快追上去!」

看到睡了一覺后似乎就忘了自己身處何方的駱大小姐,一臉焦急的繽不由從內心生出一股濃重的挫敗感。——拜託!這個叫皮的學者,可是她們現在唯一的救命稻草啊!

「啊咧?!他走了?!」

「快!快!把聰給背上,我們趕快追上去。」

從美食噩夢中清醒過來的駱大小姐,頓時一個鯉魚打挺翻身站起,趕忙將從身上滑落的舊布交叉打了個結,形成一個簡陋的X形擔架,與繽一起用力把昏迷不醒的聰綁好后,便快速沿著沙地上模糊的腳印痕迹追了上去。

在這片位於遠古慘烈戰場邊緣的遺迹區域中,經過了數萬年自然修復后,這片曾經的死亡之地也逐漸恢復些許生機,數十種奇異的小生命活躍在這片與世隔絕的地域之中。

其中這種被皮用力撥開,猶如紅色菌絲一般的布滿遺迹內部的特殊植被,便是充當最底層的能量生產者,為其餘小生命提供生存所需的各種物質。

撲撲撲撲……

隨著皮粗糙的大手將擋住入口的絲毯扯斷,在灰塵散落間,一片灰色的小飛蟲群,便從遺迹各個隱秘角落中爬出、飛起,聚集在植被斷口之上,飛速的汲取從中滲出的猩紅液體。

「看來就是這了,那塊殘破的遺迹地圖石板中,所標記的圖騰生產中心。」

「前晚那個閃爍的黃色光暈,應該就是從這裡射出。」

隨著皮逐漸深入這棟地表建築完全崩塌化為齏粉,只留下一面殘破石門地下隧道的遠古遺迹中,一股道紋所特有的能量暈霧緩緩從地下滲出,散發著黯淡的黃色光芒。——所謂研究遠古文化,其實便是探究錄入各種遠古遺留的道紋。

因為部族在遠古時代的一切輝煌,便是建立在這種擁有神奇力量的方塊形字元身上。

「啊!小聰!!」

「你們快走!給我離開他的身上!!」

調動體內血脈之力在體表形成一副防護層,準備踏入能量暈霧的皮,在聽到身後傳來駱大小姐那驚懼的呼喊后,不由眉頭皺成一個川字,手掌緊緊握住綁縛腰間的鏽蝕佩劍,眼神閃爍著莫名光芒。——這幾個陌生的落難者,難道想要搶奪這枚道紋?!!

「繽,你在看什麼,快把它們趕跑啊!」

「小姐這些小蟲子竟然擁有免疫血脈之力攻擊的特性!我現在也沒有辦法!」

一路跟著皮的吃喝三人組,在接近棟遺迹之後,忽然無數的小飛蟲從四面八方冒出,接著猶如一團灰色雲霧一般瘋狂飛向將昏迷不醒的聰,直至完全將其籠罩!

而這種詭異小飛蟲,竟然能夠完全無視繽擊出的血脈之力掌風,好似被輕風吹拂一般,搖曳的身軀緊緊貼在聰的身上,將尖銳的口器吸入他那蒼白的肌膚之中,大口吸吮起他的體內所有液體!

「難道就這樣眼睜睜看著聰受死嗎?!」

雖然一隻小飛蟲極為脆弱,但是當數以億計的飛蟲聚集起來,就算是身體比它們強壯數百倍的兩位少女,此時也對這團灰色雲霧毫無辦法。——因為太過強大的攻擊,極可能連帶著將聰直接殺死,而太過微弱的攻擊卻又被詭異小飛蟲無視。

現在兩位少女只能眼睜睜看著,聰那飽滿的身軀飛速縮小枯萎,直到變成一副猶如餓殍般的可怖模樣!! 「不!!」

看著駱大小姐想要衝向被飛蟲雲霧包圍的聰,眼疾手快的繽趕忙一把扯回來,神情悲憤的對她用力搖搖頭。——沒用的,聰已經沒救了!

他已經盡到了自己身為影衛的最高職責!

而這些詭異飛蟲太過危險,絕對不能夠把小姐也搭進去!!

道符之術·疾風!!

就在駱大小姐雙膝無力跪下,額頭緊貼著黃沙默默流淚的時候,從她們身後遺迹那黝黑的隧道中,忽然亮起一道絢麗的青色光芒。

只見皮雙指並立胸前,隨著眼瞳猛然縮成針尖般大小,一枚枚閃爍著青玉般光澤的奇異字元憑空出現,跟隨著皮手指揮動,在其身前凌空組成一個玄奧的圓形陣法。

咻!

緊接著一道凌厲的氣流便從陣法中心升起,猶如一團被極度壓縮的狂暴颶風。在皮的意念指揮下,陡然潰散化作一片狂風吹向被小飛蟲團團包裹著的聰,眨眼間便將它們盡數剝離其的軀體,席捲到半空之上攪為一蓬齏粉!

嘩啦啦……

大片的猩紅液體隨著飛蟲群碎裂的身體中爆裂而出,猶如憑空下了一場紅色暴雨,將下方餓殍般瀕死的聰淋了個透徹!

「呃唔……」

就在兩女被這場驚變而陷入思維停滯時,浸泡在猩紅血泊之中的聰,卻猛然胸膛一陣劇烈起伏,大量的飛蟲體液順著其毛孔滲入,眨眼間便消失一空,只留下身軀恢復原狀的聰,在一陣距離掙扎抽搐后睜開了緊閉的雙眼。

「我這是怎麼了?!」

蘇醒過來后的聰,第一時間感受到體內傳來一陣陣詭異的碰撞感,似乎好像有倆群細小的生命把他的身體當成戰場,正在誓死搏殺一般。

「不!我的血脈之力沒有了?!!」

隨著聰的意志逐漸在這股矛盾衝突中找到平衡,經絡之中那空空如也的空虛感頓時襲上心頭,就連代表著青銅戰士的血脈之泉也同樣消失枯竭!——也就是說,作為一名血脈戰士的力量核心,源自於聰十數年持續不斷的從血脈本源中提煉而出的血脈之力,就在這短短的一晚上消失了!

從現在起,聰已經變成一個廢人!!

「太好了!聰你終於醒了!」

說時遲那時快,在皮發起救援的瞬間,原本心如死灰的駱大小姐再次從心中燃起希望,而特別是聰蘇醒之後,她更是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之情,飛快的翻身站起,一路狂奔至其身前,顧不上聰身上那殘留的腥臭飛蟲體液,一把將他抱住失聲痛哭起來!

在這短短兩天的時間中,從小一直被庇護在溫室內的駱大小姐,已經承受了太多太多的壓力。

特別是在自己心中的支柱聰倒下后,駱大小姐甚至一度生出就此自我了斷的衝動。

所以她才會在此時此刻,壓抑不住內心的紛雜情緒,肆意發泄起來。

「沒事!有我在呢!」

感受懷中少女的無助委屈,原本驚慌不已的聰,也從失去血脈之力的恐懼中鎮靜下來,神情堅定的鄭重說道。——就算我沒有了能夠守護你的力量,但是只要我沒死,那我一定會將你護送回蜥鎮,安全的交到駱總會長的手中!

「我們現在已經深入了混沌沙漠,最大的難題是缺少食物和飲水。」

落後一步跑來的繽,看著猶如高山一般讓人覺得能夠依靠的聰,頓時心中一定,將原本各種關心的話語咽下,說出聰現在最應該關心的問題來。——既然經受過嚴格影衛訓練的聰醒了,那麼想必在這片荒蕪之地生存下來,應該問題不大。

「混沌沙漠么,雖然不知道你們為什麼會深入這片危險之地,不過還好只是進入遠古遺迹區域。」

「這裡危險性較小,我們很快就能安全護送小姐回家!」

早已做過功課的聰,對於蜥鎮這唯一的天然險境

說完便將情緒穩定下來的駱大小姐放開,起來原地跳了幾下,示意自己現在的身體狀況良好。

這應該是改造過程被打斷了吧?

感受自身體內那快速充盈起來的詭異生命力,聰不無擔憂的聯想到了那些猙獰血屍。——本以為切除左臂就能將那股瘋狂改造肉體的詭異力量祛除,沒想到它們竟然早已潛伏在身體深處。

「好?!他都已經快要變成傀儡了!」

「我勸你們現在要麼斬下他的頭顱,要麼砍掉他的四肢,不然你們很快就會後悔的!」

釋放完記憶中存儲的道紋印符后,皮在原地調息許久,才將有些混亂的記憶理清楚,用略帶憐憫的神情對著驀然沉默的聰說道。——所謂傀儡,便是血屍的高級體,是一種擁有自己部分神智和全部戰鬥技巧的可怕變異體。

而皮之所以在遠古巨城遺迹一直遊盪追尋,一部分原因便是想要追查這些忽然出現的血肉傀儡,身後那名隱藏極深的控制黑手。

遺迹中曾經有過些許零星記載,似乎製造出這些模樣猙獰可怖的血肉傀儡們的控制者,就是遠古部族祖先所面對的可怕敵人之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