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是在這段時間,能夠進入神海境,我會讓你也進入夢幻戰場!若是你能依靠自己的實力,在夢幻戰場中爭奪自己的一席之地,與羅征見面也是容易的事情!」無定老人笑著說道。

「啊!」溪幼琴臉色一怔,隨即流露出驚喜之色。

九陰大帝 「不過,夢幻空間之中遭遇的是整個寰宇中的種族,各種種族裡的各路天才,數量數不勝數,那些超級天才的實力也不容小覷,想要與羅征見面並不是容易的事情……」無定老人繼續笑道。

「是嗎?」聽到這裡,溪幼琴的臉色也慢慢地發生了變化。

其實進入無定塔后,溪幼琴也明白了很多事情,自然也懂得她的紫極陰體的優勢,以及日後可能達到的高度。

不過她對自己的天賦很有自信,但對自己的毅力去沒什麼自信……

至於毅力不自信,很大一個願意是,她覺得自己這般修鍊下去,不知道要到何年何夕才能再見羅征,十年?百年?千年?

想一想都讓她的頭皮發麻!

如果真像師父所說,自己突破神海境,而等到那個什麼夢幻戰場開啟的話,她自然不會放棄這個機會!

「對,我可以保證,若是你努力修鍊,憑你的天賦想要在夢幻戰場中見到羅征的概率,非常大!」無定老人認真的說道。

溪幼琴抿抿嘴,雙目之中也慢慢浮現出一絲堅毅之色,她的所有堅持,都是為了羅征。

「我明白了,師父……」

……

……

羅征乘坐的大船進入了跨界通道,便是開始了進行跨界航行。

相比之下羅征可沒有溪幼琴那麼幸運,她自進入無定塔后,無論她想要什麼,無定老人都是力所能及的滿足,且在無定塔中地位尊崇,連少主的稱呼都用上了,至於修鍊,更是花著哄著溪幼琴去進行……

現在的羅征,一切都要靠自己去爭取。

這薪火傳承之中,據說會有不錯的獎勵,羅征當然不會放過。

數日之後,那艘大船終於離開的跨界通道,而展現在眾人面前的則是一個光怪陸離的世界。

雲落帶領雲渺天宮諸人離開了大船,繼續向前飛行。

眾人的腳下,便是一片橙色的海水,這一片茫茫無邊的橙海,的確給人一種怪異的感覺。

分分合合纔是愛 「這個世界……」感受到這世界的詭異氣息,羅征臉上忍不住流露出疑惑之色。

倒是一旁的艾安心神色淡然,隨即說道:「這是一個破碎的大界。」

「破碎的大界?就跟紫極界一般么?」羅征問道。

艾安心點點頭,隨即說道:「所以聯盟才會將薪火傳承設置在這裡,這個破碎的界面曾經叫做橙海界,也是因為這個大界中的海水都是橙色而得名!」

這橙海界的海水之中生長著一種極為細小的生物,這種生物的數量極多,密集的分佈在海水之中,便是將整個橙海界的海水染為橙色。

橙海界在千萬年之前,也是一個完整的大界,但是因為人族的數位天尊相互交惡,在橙海界中大打出手,整個大界也承受不住如此龐大的力量,最終這大界被崩碎,如今的橙海界只有曾經的十分之一大小,已經算不得一個完整的大界。

而這一次眾人的目的地,便是橙海界中的一個名叫長蘇島的巨型島嶼,眾人便是在這長蘇島上參加薪火傳承。

其實這長蘇島,在艾安心口中是一個島嶼,那不過是上界武者的看法,按照下界的標準,這長蘇島的面積已經是中域的十倍大,堪稱一個巨型的大陸。

聽艾安心介紹完,羅征微微點點頭,雖然看這艾安心來到雲渺天宮也是惹是生非,但人家也是做足的功課。

只是羅征畢竟自下界而來,雲渺天宮之中也只有雲落這一位熟人,他不至於什麼不懂的都去詢問雲落,所以這薪火傳承到底是做什麼的,他現在都不太清楚。

一個時辰之後,雲渺天宮的眾人終於進入了那長蘇島中。

又沿著長蘇島行進了半個時辰后,在眾人的眼中便是出現了一塊巨石!

那巨石便是有千餘丈高,上萬丈寬,在這巨石的表面卻是有人篆刻著一首詩!

這一首詩的筆鋒如刀,其中彷彿蘊藏著一種神奇的魔力,這一眼望上去,諸多武者臉上都流露出不適的表情,彷彿這些筆畫之中的蘊藏著一道道劍鋒,隨時都能切碎自己的心臟一般。

不過看到周圍的人都在壓制這種不適的感覺,盡量保持著平靜的姿態,其他的武者們也是壓制著自己的不適,身為武者,總是不甘落後於他人,人家扛得住,自己也能扛得住,不然卻是丟了臉面。

只是就在這時候,那艾安心卻是微微一笑,轉頭向羅征問道:「你的感覺如何?」

羅征望著那些大字,隨即淡淡的說道:「有些難受。」

艾安心撇撇嘴,「你倒是坦誠,你看前面那些傢伙,一個個都難受的要命,非要裝著若無其事,死要面子活受罪!」

她這聲音不小,前面不少武者聽在耳中,自然惱怒,也是因為被艾安心點中了心思,這巨石上的筆法,對於許多武者來說的確是一種煎熬。

「這一首詩,乃是一位天尊用劍所銘刻,其中蘊藏的劍意能夠直指本心,他的劍意已經堪稱完美,再無任何破綻!」艾安心感受到前方那些武者的惱怒,卻是絲毫不以為意,繼續若無其事的向羅征介紹道。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聽到艾安心的話,羅征的目光微微一閃,「再無任何破綻?」

羅征雖然領悟了圓滿劍意,甚至自創無式,可是他也不敢保證自己的劍意毫無破綻。

只是無式並無固定的招式,想要在招式上進行破解,就非常困難。

困難不代表別人破解不了,只是羅征迄今為止,尚為遭遇破解他無式的人!

「當然了,殺戮劍山的主人,他的劍意,怎麼又會有破綻呢?」艾安心卻是一臉理所應當的表情。

「殺戮劍山的主人?」羅征雙瞳之中閃爍出一道精芒。

艾安心撇撇嘴,這羅征真的是從下界來的,似乎什麼都不知道……

這時候一道冷冷的聲音飄入羅征的腦海,卻是熏開口說話了,「就是奕劍天尊,在寰宇之中諸多天尊里,奕劍天尊也是極為強大的天尊,他的劍,就插在殺戮劍山的山頂,位列最高位!有什麼問題,以後直接問我,不要問這個女人了!」

熏是打心底的不喜歡這個女人……

只是熏不太了解人族裡面的事情,例如這個破碎的橙海界,還有薪火傳承的事情,畢竟這是聯盟內部的事情。

但是關於奕劍天尊還有殺戮劍山,她又如何不了解呢?

羅征微微點頭,卻雙目卻依舊死死的盯著那巨石上的這一首詩!

這首詩上的每一個字,寬高都達到數十丈,距離這些字越來越近,越是能夠感受到這些字中的凌厲劍意!

前方的那些武者,這時候已經紛紛撇過頭,不肯直視這些大字。@^^$

但是羅征的目光卻是越來越認真!

當他這般注視之下,那些大字彷彿活動起來了,便是有一道劍意直奔羅征而來!

那一道劍意的影子極淡,羅征認真的盯了許久也只是看到一些影子而已。

羅征並沒有出手抵抗,而是任由那劍意射向自己,在這劍意射入自己肉身的瞬間,他身體之中就產生一種十分不舒服的感覺,彷彿真的被人刺了一劍般,有些難受。

原來如此,大家看到這些字之所以覺得難受,便是因為這些無形劍意的原因。!$*!

想到這裡,羅征的目光之中驟然閃爍出一道亮光!

這無形劍意,亦可再次磨練自己的劍意?

心中雖然有了這個猜想,但是羅征心中還是有些不確定……即便是不確定,羅征也會試驗!

前面的雲落帶著眾人準備繞過這塊巨石,同時扭頭告訴大家,「這次的目的地就在這巨石之後,」說完之後她卻看到羅征停了下來。

艾安心也好奇的打量羅征問道:「喂,你幹什麼?傻了?」

嬌妻難寵,總裁老公太腹黑 雲落也盤旋過來,她雖然不怎麼管羅征,不過薪火傳承很重要,卻不知道羅征呆在這裡做什麼?

「怎麼了?羅征?」雲落順著羅征的目光望過去,問道:「這些字有問題嗎?」

羅征卻說道:「我想試試……」

「試什麼?」雲落好奇的問。

艾安心也是滿臉好奇之色,同樣奇怪的望著羅征。

這時候羅征已經將那把雷風幽神劍給掏了出來,他手持著長劍,指著那些大字說道:「我看到一些淡淡的劍意,我想試試,能否藉助這些劍意,磨練我的劍意。」

聽到羅征說完這句話后,雲落和艾安心兩人的瞳孔陡然之間睜的老大。

傲嬌上司潛規則:噓,不許動 「不可能!傳說是真的么?」艾安心輕聲叫了出來。

雲落雙目也是複雜的盯著羅征,實話說,將羅徵引入雲渺天宮中,雲落曾告訴自己,這小子身上發生什麼事情,都是有可能的,不用太過於驚訝!可是她也沒想到,羅征來到雲渺天宮這麼短時間,已經讓她覺得有些無法接受了……

因為這兩人的過度反應,羅征臉上流露出古怪之色,由於精神不夠集中,那些淡淡的劍意影子便是消失了,這些劍意似乎要自己非常集中注意力才能夠看見!

「怎麼了?」羅征奇怪的問道。

雲落卻並沒有回答羅征的問題,而是繼續問道:「你真的能看到那些劍意么?是什麼樣子?」

艾安心也是緊盯著羅征,她並沒有說話,雲落已經將她想問的話,問出口了。

「就是一道道淡白色的劍……」羅征形容了一下,「大約二尺多長,挺短的劍了。」

羅征手中的雷風幽神劍可是有五尺長,幾乎是那些白色劍影一倍長度了。

雲落點點頭,吐了一口氣,「的確是奕劍天尊的二尺奕神劍,奕神劍……二尺半長,白色,號稱可以跟神對弈的劍尊……」

艾安心撇撇嘴,她比雲落更加相信羅征的話,雲落剛剛詢問羅征,便是有些懷疑的意思,可是艾安心剛剛一路過來,她早已經知道羅征對這橙海界的事情一無所知,連奕劍天尊都不知道是誰,所以更加不可能知道那個傳說。

自然不可能編故事來糊弄她們……

看到雲落怔怔的樣子,羅徵才問道:「你們,到底怎麼了?」

「雖然這件事情是發生在人族內部,不過那個傳說還是很出名的,」這時候熏倒是告訴了羅征。

這名天尊取名奕劍兩個字,因為他的劍法,號稱可以與真神對弈!

不過奕劍天尊並沒有傳人,而他的奕劍之法也隨著他的失蹤,從而一同消失了……

傳說中奕劍天尊將他的劍法刻在了一首詩中,這首詩,應該就是眼前這巨石上的這些詩字了。

若是能夠在這首詩中看到他的劍意,便能夠領悟他的奕劍之法,也算是繼承了他的衣缽……

這個傳說曾經名噪一時。

無數的劍客,耗費身家積蓄,甚至為此窮困潦倒,便是為了觀看這首詩,從其中悟出奕劍天尊的畢生絕學,那可是能夠與真神對弈的劍法,是殺戮劍山主人的畢生絕學,乃是能夠與真神對弈的劍法!

足以讓所有的劍客都瘋狂。

熏在羅征的腦海中說了前半段,而後面的事情,便是雲落再說,雲落指了指下方島嶼之上。

這塊巨石的下方是一片戈壁,「你看那戈壁上密密麻麻的小坑。」

羅征順著雲落所指的方向望過去,這才注意到下方原來是一片戈壁,而這一片戈壁之上卻分佈著密密麻麻的小坑,一眼望過去讓人頭皮發麻,恐怕這些小坑有數百萬之多……

「這是什麼?」羅征奇怪的問道。

「那是靜坐在這巨石前方,靜心領悟的劍客們坐出來的……」

這世界上從來都不缺乏大毅力的武者,為了集成天尊的絕學,再苦再累又如何?

一些生死境武者,神海境武者幾乎是將自己畢生的時間扔在了這塊巨石面前,千年,萬年,就這般靜坐,觀想,領悟,希望有一天能夠看破這首詩的奧秘。

千年萬年坐在這裡,便是將地面坐的凹陷下去,出現無數的小坑。

聽到這裡,羅征也是吸了一口涼氣,便是關切的問道:「有人……成功嗎?」

雲落淡淡一笑,搖了搖頭回答道:「沒有,一個也沒有。」

「這……將自己一輩子的壽元砸在這裡,無法成功,那他們豈不是太虧了,」羅征嘆息道。

雲落微微一笑,便是說道:「他們就像是賭徒,越是輸,就越是執著,到了最後,他們走不了了,便是將自己一輩子壽命砸在了賭桌上,成,他們修得劍法,不成,那麼他們接受了,至少已經付出了!」

「值得欽佩,」羅征感嘆道。

艾安心卻是撇撇嘴,「又不是每個人都會接受,還不是有一些心裡不平衡的,聽說不少人在天人五衰之後,便是大罵奕劍天尊呢!據說也刻了字,只是不知道在哪裡……」

雲落搖搖頭,伸手一指,「在那裡。」 順著雲落所指的方向望過去,羅征與艾安心卻是看到了一些密密麻麻的字。

那些字有大有小,大的一人多高,小的不過巴掌大小……

「吾燃盡一聲壽命,棄大好前途,終一無所獲,逐敬告世人,這不過是奕劍天尊布下的騙局!」

「騙子!奕劍天尊大騙子,只可惜浪費了我萬載光陰,竟輪入天人五衰之境!他日若能轉世輪迴,有幸再臨此地,我必碎其石……」

「哎,後來者們,不要做夢了,還是安安心心的修鍊自己的武道吧,想要在這些字中領悟奕劍天尊的劍意,不過是痴人說夢話而已!人生苦短,將時間浪費在這裡,那真是可悲可嘆。」

這密密麻麻的字裡行間,處處透露著悲觀,或者勸告後來者放棄徒勞的觀摩。

看到那些字,羅征微微搖搖頭,他能夠理解這些人的心情,將自己這麼多壽元扔在了這裡,最終卻是一無所獲,壽元將近的時候難免會心生怨恨,倘若換做羅征自己,怕也是難以接受的。

「為何現在又沒人觀摩了呢?」羅征好奇的問道。

從地上那些靜坐出來的坑坑窪窪,羅征就能夠想象,曾經這裡應該有許多武者前來觀摩,可是眼下卻是一個都沒見到。

「這橙海界自從化為聯盟的薪火傳承之後,一般的武者也進不來了,而且這數百萬年來都沒人能夠領悟其中的奧秘,許多武者也開始對這巨石上的大字產生了置疑……不過偶爾還會有武者前來參悟,」說著雲落四處打量了一圈,便是搖了搖頭,「今日並沒有見到。」

艾安心卻盯著羅征說道:「羅征,你確定看見了那白色的劍影?」

雖然雲落與艾安心都認為羅征並不相識撒謊,但她們還是有些不敢相信,羅征能夠看到那白色劍影……

畢竟這數百萬年中,已經吸引了無數的武者前來參悟,尚且沒有一人能夠參悟出來,羅征剛剛來到此地就看到白色劍影,未免有些不可思議了!

雲渺天宮其他的副宮主帶領著其他的天才武者們,等候在這塊巨石的一側,避開那些大字的鋒芒。

「宮主在幹什麼呢?」

「好像是那小子說他看穿了這巨石中的奧秘!」

「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奕劍天尊的這首詩,在寰宇之中應該已經成了一個笑話,一個徹頭徹尾的騙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