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在怎麼正道,魔畢竟還是魔,正還是正永遠不會是相融合你不要忘了。』』

亦逍遙遠遠似乎也能夠聽見兩人的對話,聽到帝燁痕竟然是現任雲魂殿殿主「沒想到,皇城的太子殿下竟然是雲魂殿的殿主,難怪傳說雲魂殿殿主從不露面,行善好事,原來是他。』』

而帝燁痕沒有多說什麼,而是拿起劍沖向魔衍,兩人就這樣打起來。帝燁痕的雲魂術法一點也不亞於魔衍,可以說兩人的實力算是平起平坐的樣子,但這僅僅是外表看著而已。

甜甜戀愛輪到我 實則魔衍的實力要比帝燁痕的要高非常多,就在一瞬間帝燁痕沒有注意的時候被魔衍一個掌心擊退了好幾步,他心裡想到「沒想到他這一次蘇醒過來,實力修為竟然提升了這麼多,看來要徹底對付有些難了。』』

「哈哈哈,你也不過如此嗎,修為低這一等,也敢稱雲魂殿現任殿主,你還真是不配哦,哈哈哈。』』

「是嗎?配不配還輪不到你說了算…….看招…..』』

最後他使出了最後致命的一擊,眼看就要把魔衍打敗,但是令人出乎意料的是,就在那一道劍法即將要落在魔衍身上的時候,心影突然跳了出來。

心影替魔衍擋了那一道劍法,心影知道現在自家殿主的實力方才已經大大的損耗,已經是承受不了任何的一擊。最後,那道致命的七星劍法重重落在心影身上,心影此時對著魔衍說道「殿……殿主,你….你快走,如今你修為損耗太大,你對付不了他,不要管我,我…..我沒事。』』,說完心影便閉上雙眼倒在魔衍的身前,在外人眼裡他卻是一個忠心的下屬,而在心影心裡魔衍卻是他最重要的人。

(本章完) 周冬晴除了錢誰也不怕得罪。

「你自己說,你要討什麼公道?」

對方一個字不提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在周冬晴咄咄逼人的追問下甚至開始語焉不詳,一句「你們合夥起來把我家姑娘從寢室趕出來」說了無數遍,至於是不是「趕」、怎麼「趕」的、為什麼「趕」,他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昨天晚上他善良可憐的小姑娘深更半夜欲言又止的樣子讓他又心痛、又感動。

心痛的是她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慘遭惡人欺負。

感動的是她真正把他當成了心靈的港灣,在最脆弱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是他,而不是其他人。

他不敢詳細地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怕戳住她的傷口,讓好不容易平息下來的情緒重蹈覆轍。

他只知道她一定是受了了不得的委屈,這個委屈他摸不得、碰不得,但並不等於他就不能幫她從委屈中走出來,把報應還給對面那個盛氣凌人的女寢惡霸。

「你們自己做了什麼事情不清楚?」

楊梅的男朋友寄希望通過她們把昨晚的事情原委弄清楚,看看到底是哪個環節傷害了梅梅,他要加倍奉還給她們。

周冬晴生氣歸生氣,但自己宿舍雞毛蒜皮的小事,沒必要拿到大庭廣眾之下來讓人難堪。 你可以叫我魔王 只要楊梅不自己撞到槍口上來,胡說八道、搬弄是非。

古董商的尋寶之旅 「我們做了什麼事難道你不清楚?」

言下之意,你一個局外人什麼都不清楚還敢這麼理直氣壯地噴我們,您哪根兒翠花小青蔥?

「你信不信我一句話讓你在聯大混不下去?!」

對峙升級。

謝欣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大哥,這種小學生吵架威脅人的水平,確定是認真在戰鬥嗎?能不能用點心?

她心疼地望了望楊梅,拋開那3000塊應收賬款不說,她由衷地希望楊梅能有一個好的歸宿,而不是和這樣一個傻不愣登的富二代在一起。

可周冬晴卻突然啞火了。

謝欣遲遲沒有等來周冬晴的下一波開炮,側頭一看,那丫頭怎麼楞在那兒了?

楊梅早在處上這個對象的時候就已經若有若無地宣告過他不平凡的身份和雄厚的家產。在蓉城這個集萬千權利和金錢於一身的城市裡,她周冬晴一個人無依無靠,對方的人際網路卻遍布了偌大的蓉城。

他或許不至於讓她從蓉城聯合大學除名,但……在水分極大的評獎評優里、在她無數份的兼職打工里,只要任何一個小小的環節出了問題,那麼目前為止她極力維持的經濟上的生態平衡就會被無情打破。

那還不如直接讓她從聯大除名。

楊梅的男朋友似乎沒有想到他隨口一說的這個威脅居然起到了比他想象中還要好的效果,剛想趁勝追擊,一個比自己還要高一頭的男生不知從哪冒出來,擋住他的視線,堪堪遮住了落敗的對手。

「在我的地盤上,還沒有人敢這麼說話的,兄弟。」

老二終於等到了出場的機會,小辣椒戰鬥能力太強,好不容易啞一次,是他散發無盡男人味的時候了。

謝欣向這張陌生的面孔望過去。

這咋地,又來一個小學生? 不管何時何地,心影第一位想到的人便是魔衍,他可以為魔衍去做盡任何事情,哪怕是壞事,哪怕是犧牲自己的性命都要保全魔衍的心影,而這對他而言已經是心滿意足了。魔衍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屬下為了保護自己付出性命,而這卻是前所未有過的。

看著他的眼神,那眼神是那麼的無奈,「啊~~~啊~~,帝燁痕,你竟然敢傷我的下屬。』』,

而帝燁痕也完全沒有想到還有這麼一出下屬為救主子的戲碼,帝燁痕看見魔衍眼中的怒火,不安的惶恐,要說方才的魔衍能被自己所打傷還要算那麼幾分運氣,但此時的他卻要出全力來對付帝燁痕。

帝燁痕來不及閃躲,被他那全力重傷倒在地。?這時一股神秘的力量突襲而來,一位蒙面女子朝此方向襲來,而魔衍被這股神秘的力量給擊的無懈可擊閃躲來起來。

直到他在遠處站穩,這才反應過來原來是來自於穹雁的神秘靈力所傷。?「穹雁靈力~~哼,好~~算你們今天走運…….』』

此時的魔衍已經被傷的渾身上下滿是傷痕一點也不亞於其他幾人,說完便抱著心影消失在這木屋外,只留下一股黑色的硝煙,而這時所有人的心都放下了,此前一直都是懸著的整顆心。

神秘女子來到帝燁痕的身前,摘下面紗,這才讓所有人看清是誰「師妹,是你?方才見你出手,靈力增長不少,多謝師妹了。』』

「師兄快快請起,漓悅受不起。』』瓊漓悅用溫柔的眼神看著帝燁痕雙手扶起他到一旁坐著。

「喂……..你們是不是忘了這裡還有我們啊,真是…別老一個在那師妹,師兄的好嗎。』』

而另一邊的亦逍遙看著眼前這兩人真是捉急的怒喝道,雖然是受傷了但那表情似乎很是可愛。?要是亦逍遙沒有出聲瓊漓悅都快忘了自己此次前來是做什麼的,這才看見顧綾風坐在一旁,而臉色極為難看,有些不好意思的走了過去,只見亦逍遙

(本章未完,請翻頁)

一臉白眼看著瓊漓悅。

雖然此人頭髮凌亂,全身是傷但卻一點也不失他原本的那某神采「你是?我是有在哪裡見過你?』』

「呵呵,公主殿下怎麼可能見過我,你別折煞我了,』』

「你知道我是誰?』』

「方才公主殿下使用的可是靈力?』』

「是的沒錯,正是。』』

「那好,誰人不知只屬穹雁國使用靈力,而唯獨穹雁唯一的一國公主,擁有著極為神秘的上古靈力,方才見你施展出靈力,可想而知你便是穹雁公主。』』

「嗯,不錯,心思縝密,居然知道的這麼細,不過你又是誰?』』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當務之急我們得想想辦法救綾風……』』

「對啊,綾風如今受此重傷…..師兄可有想到什麼法子?』』

忽然轉身看像帝燁痕卻發現他不再原地,而又轉過身來看顧綾風也不見了。兩人還以為它們失蹤了,回到木屋裡才看見這時他正在為她療傷。

「看來在師兄眼裡,綾風才是他第一時間想到要關心的人,真好。』』

「喂,是不是羨慕嫉妒恨吶?』』亦逍遙站在身後拍了下瓊漓悅的肩膀說道。

「哎你拍我幹什麼,你不知道會嚇死人啊…..真是。』』

「哈哈,你還會怕嚇啊,還以為穹雁公主天不怕地不怕呢,也不過如此嗎。』』

「算了,不與你計較。哦,對了,看你傷勢也不輕,要不我幫你療傷吧。』』

「療傷就不必了,我自行調節便可,你過去看看他們需不需要幫忙的吧….』』

「好吧,那你要是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儘管開口啊。』』

「放心,快去吧。』』

走到帝燁痕的身前,只看見他額頭滿頭大汗,忽然停了下來,睜開眼睛將顧綾風安置好,瓊漓悅好奇的問道「

(本章未完,請翻頁)

師兄,綾風她,她怎麼樣了?』』

「她…..她不好,她此前身受各種禁制,再加上被魔獄咒所傷,而且最最要的是背後偷襲的那一劍,使她回想起種種往事,這便會令她的傷加重。』』

「啊,那我們怎麼辦?總不可能幹坐著等吧,綾風可不能有事,穹雁還在等著她。』』

「你們就放心好了,綾風是神臨的神選之人,這點小傷傷不了她。別以為只有你們穹雁在等著她,等著她的還有神臨和整片天下,也唯有她方才可打破魔衍的計劃,還天下太平。』』

「是的,他說的沒有錯,綾風不會有事我相信她,我已為她療傷,表面無大礙實則在內,能不能挺過這一關還得靠綾風自己。』』

九幽密室中,魔衍一路抱著心影,終於到了雲魂殿,二話不說便立馬打做起為心影療傷,「竟然沒想到他竟下如此狠手,哼,你們都給我等著,』』?一遍又一遍的療傷治療但卻始終未見心影醒過來,

「不…..不可能,心影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挺過去。』』

就在他慌亂的那一刻,心影終於醒了「殿……殿主?』』

「心影,你醒了,快快做好,我在為你療傷,很快便好,你在忍受一會。』』

此時的魔尊大人似乎有那麼一股子的溫柔,雖然外表看上去冷冰冰,邪惡至極,黑暗至極但卻透入著一股的暖意。此時心影也感受到了他的暖意與那溫柔的聲音和舉動。

「好了,現在感覺如何?可還有哪裡不適的?』』

「回殿主,心影已經無大礙了,多謝殿主救命之恩。』』

「你如今傷才剛剛恢復行禮就此免了,你先好好休息,沒我的吩咐不許出去瞎轉。』』

心影緊緊握著魔衍的手腕,一直抓著不放,眼神中似乎別有用意般,讓魔衍看著實為怪異,那因為他是魔,他是一殿之主,早已沒有什麼世間情愛與世俗了。

(本章完) 「呵~~心影自是明白,世間萬物皆有可能,有些事情或許是命中注定的,就如……』』看著他的神眸子溫柔地對魔衍輕聲說道,心影的心思在魔衍的眼中卻是那麼的卑微。

而魔衍沒有做任何回應只是沉默於此地,一眼望著這悠長的洞庭。?「你明白便是甚好,有些事情也不是你強求就能強求得來的。』』

「是嗎?殿主又怎知我強求不來呢?』』

「好了,別鬧了,你好好休息吧。』』

魔衍說完便離開了九幽密室中,而心影望著他離去的背影,一眨眼之間變成了一位青春秀麗的女子,身穿一襲黑色長裙可惜的是受了傷臉色是蒼白的。「呵呵,我跟在你身邊多年,沒有人比我更是了解你,逃避,呵呵,你不讓那我偏要留….….』』。

小木屋中,帝燁痕還有亦逍遙的傷勢已好的差不多了,這時最讓他們頭疼的是顧綾風。此時正深陷絕境,陷入沉思,三個人都嘗試著救顧綾風卻是怎麼都不見效果,反而被她內力所傷。

三人臉上無奈的表情,你看著我我看著你,卻是那麼生無可戀般,而這絕境無人能夠幫助的到卻只有靠她自己。

「我想有一個地方或許能夠救綾風…..但是…..」亦逍遙突然想到了一個法子,但說出來的那一刻卻是知道行不通。

「什麼地方?』』

「哎,算了,我也就是突然想到卻忘記如不如以往了。』』

「你想說的可是神臨?』』

瓊漓悅不太知道神臨的事情聽的也是一臉蒙圈的樣子「什麼?神臨?怎麼可能,那不是早已經消…….』』,

話未說完瞬間三人都安靜了下來,亦逍遙和帝燁痕鄒著眉頭看著瓊漓悅。?「師妹,有很多事情你不了解,雖然世世都在傳神臨早就消失於世間,但實則未曾消失而是它在等待著屬於那的主人回去。』』

(本章未完,請翻頁)

「沒錯,太子殿下說的卻是如此,在上古時期神臨就不是什麼人都可以隨隨便便可以尋得到的,也只是時候未到而已。』』說完后朝著顧綾風的那個方向望去了。

「聽你們這樣一說,那不是除了神臨就沒有什麼可以救顧綾風了?』』

亦逍遙和帝燁痕沒有回答瓊漓悅的話,因為兩人不知道該從何說起而現在也更不是講故事的時候,當務之急還是想辦法救綾風要緊。

「太子殿下,我認為綾風不適合在待在皇城了,是時候讓她回青元山了。畢竟現如今所發生原起那裡。』』

「青元山?你的意思是讓她回去,這不是讓魔衍得逞了嗎,不行。』』

「沒有人比我更了解她,也沒有人比我更了解神臨,現如今綾風的傷勢只有回青元山,你不讓她回去也可以,不回去的結果只有一個就是她一直這麼沉睡下去。』』

帝燁痕轉身看著亦逍遙,別人不知道他自是知道,當初他是多麼想顧綾風死,如今卻變的如此快,也著實讓人可疑不已。

「亦逍遙,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之前對綾風所做的事情,當初在天罰的時候最想她出意外的人可是你。』』

「呵呵,當初是當初,在她奮不顧身趕來,當她喚我一聲師兄的時候所有恩怨都緣滅於此,我又怎會落井下石呢。』』

在他說出這一番話之前也懷疑自己難得真的原諒顧綾風了嗎?直到回想種種,直到最初遇見她的時候,哪怕是自己想要她的性命可是她卻沒有一分想要傷害自己的意思,在到她記憶蘇醒后也依舊如之前的她那般。

「我能告訴你的只有這麼多了,信不信由你,還有雖然魔衍已身受重傷但是別忘了如今的魔衍不再是以前的魔衍,不容小覷,特別是你身邊的人。』』

「師兄,他說的是什麼意思?難道師兄身邊有人要……』』

「哎,該來的總歸是

(本章未完,請翻頁)

要來的,該面對的也還是要面對,原來他讓綾風回青元山是這個原因。』』?站在原地的瓊漓悅聽的更是一頭霧水了,聽了這麼多也只懂一半,一手撫摸著後腦勺一副可愛的模樣。

趙茵瀾此時正在為顧綾風綉一個小荷包,知道她在皇城待久了,有許多東西也是該要添置添置了。

就在失神的那一瞬間針刺在了指尖,「哎呀,這…….哎。』』

「茵瀾,你怎麼了?我看看…..』』?這對夫婦在外人眼裡看來平淡無奇,但卻是在私下恩愛無比,顧閆非也很疼愛眼前這個處處都為自己著想的妻子。

看見她的手受傷了,心裡也疼痛了一番,用嚴肅的眼神說道「你說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平時也就算了如今…….哎,算了算了,我也知道你思念綾風。』』

「知道你還訓斥,脾氣就不知道改改嗎,見人家都受傷了也不知道心疼下。』』

「都老夫老妻了,你以為我們都還年輕嗎?』』

「哼,死老頭,你怎麼就這麼個死腦筋呢,真是,算了不和你計較。』』

此時另一邊爭吵正是它們的掌門和夫人,青元山上下路過聽到也是一臉的壞笑呢,也有人在議論紛紛,這時幾位弟子說「哎,這掌門和夫人在我們眼裡平時看著和睦,沒想到也…..』』

寵婚纏綿:妻色難擋 「你懂什麼?畢竟他們是青元山之主,難道白天要吵吵鬧鬧,那得成何體統啊。』』

「就是,就是,說不定掌門和夫人感情好著呢,只是小鬧罷了。』』

「哼,人家也只是說一下嘛,竟也惹得你們這般說的不是,算了算了,不和你們見識,哼。』』

「堂堂一個男子怎麼跟個女子似的,你看看他。』』?這時候顧閆非和趙茵瀾兩人走了出來,幾位弟子的對話也聽的一清二楚,兩人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們,一分鐘的時間不到幾位弟子嚇得腿軟瞬間消失不見,只見一片葉子騰空落起。

(本章完) 「想讓她在聯大混不下去,誰批准了,你爺爺我嗎?」

當老二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楊一航眼刀一飛,兒子,別瞎給爸爸我認重孫!

只是老二走位風騷,等他眼刀飛出去的時候,瞬間失了准,直直朝老二那頭的謝欣飛過去。

謝欣毫無來由地原地虛晃一下,殺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