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馬之勢殺出,成功擒得小嬌妻。

「大家好,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小嬌妻。」 妮娜伴侶們的出現,似乎正合了萊亞的意。

活動了一下手腕,萊亞說道:「你們擅闖了別人家的領地,等於無視了聖納澤的族規。做為巫醫,我很難裝做沒看到。」

妮娜的伴侶們面面相覷,萊亞的話似乎有哪裡不對,但又似乎沒什麼不對。憑他們的腦子,是不可能想得出反駁萊亞話的措辭的,況且,擅入別人家的領地也是事實,想要爭辯也無從著口。於是妮娜伴侶中的一個呈匍匐狀臣服在萊亞腳下,這是野獸表示服從的姿態,他們不想也不敢和萊亞為敵。

「我們只是要帶走妮娜,沒有侵犯桑迪家領地的意思,萊亞……哦,不,巫醫大人,請您饒恕。」

對於妮娜伴侶的認慫,萊亞似乎並不買帳,只是漫不經心的擺弄著自己的利爪,淺淺地笑道:「帶走妮娜?那可不行,我家萌萌說……要我教訓她。」

妮娜的伴侶一驚,瞠著眼睛看向萊亞道:「妮娜可是雌性。」

萊亞的笑意卻更甚,美得讓人窒息,卻彷彿是浸了毒一般讓人害怕。

「是啊,妮娜可是雌性呢。」萊亞手腕一轉,便扼住了擋在他面前的那個妮娜的伴侶,緩緩舉起手臂直到那雄性的雙腳無法著地,騰空一直踢騰卻絲毫沒有反擊的能力。而萊亞則是始終保持著神愛世人的笑,淡淡地說道:「可你們不是。」

話音一落,萊亞將那個幾乎斷氣的雄性狠狠的往旁邊一拋,同時化身為雪狐騰空躍起,踩在被他扔起的那個雄性的肚子上借力一跳,便和妮娜那些早已經化出原形的伴侶們打成了一片。

原諒顧萌萌實在沒有看清楚任何事情,因為實在是太快了……大概……3秒?

顧萌萌眨巴眨巴眼睛,緩了緩神,僵著身子走到萊亞身邊,看了看萊亞乾淨的手和趟在他腳邊的七八個雄性,說是目瞪口呆都是輕的。

那幾個化身為獸的明顯已經爬不起來了,每個人身上只有一道傷,不致命卻出奇的整齊劃一。所有的傷口都在腹部,無論深淺,形狀都和艾德里的傷口一模一樣,紋絲不差。至少在顧萌萌看來,簡直就是複製再粘貼出來的傷口,絕逼是流水線生產的。

萊亞因為知道顧萌萌怕血,所以才選擇變身為獸形進行戰鬥,一則是速戰速決,二則是變身之後,身上原本的污漬就會隨著變化而排掉,不留任何痕迹。 惹上小爺:女人你完了 所以當顧萌萌走過來的時候,他身上連一絲血污都沒有,仍舊潔白無暇,純凈如玉。

拉了拉顧萌萌的小手,萊亞一臉柔情地問道:「這樣的教訓萌萌可滿意?若是你想……我也可以讓妮娜的身上留下同樣的疤痕。」

顧萌萌連忙搖頭,其實她所謂的教訓,打個鼻青臉腫的也就算了,她並沒想過讓萊亞下這麼重的手。可事已至此,她也不能說萊亞做的不對,畢竟艾德里也被他們傷成了這樣。

「算了算了,我看他們應該也長了記性,以後應該不敢再欺負桑迪了。」

萊亞始終保持著淺笑,只是目光在不觸及顧萌萌的時候,那笑意微涼讓人心驚:「你們應該慶幸自己是聖納澤的一員,否則……」

變不回人形的妮娜的伴侶們以獸態發出低低的嗚咽,那是絕對的實力碾壓下的屈服。他們很清楚,如果他們不是聖納澤的一員,萊亞這一爪,必會直接掏了他們的心,而不是只划傷腹部。

------題外話------

講真,我到現在都沒找到我書城PK的地方在哪裡……

不過一刷書城的打賞區,著實把我嚇了一跳,我一直知道你們愛我,可是沒想到你們這麼愛我。

謝謝「哆啦A夢」、「晗時見鹿」、「新的一天」、和我們「璇」寶的打賞,太感動了寶貝們,謝謝你們~~

另外,也謝謝瀟湘書院「大榕樹」的花花~

謝謝你們以各種方式的支持,大家幫我刷的留言,還有在群里幫我想的人物名字,都是對我莫大的支持,謝謝寶貝們~ 「我家萌萌不喜歡血腥的味道,你們自己滾,還是……我來?」萊亞的話音未落,幾個剛才沒敢衝出來的妮娜的伴侶才試探著從桑迪家的領地範圍邊緣向內走了進來,走了兩步就停下看著萊亞,見萊亞只是轉身抱著顧萌萌回到灶台邊上沒有搭理他們的意思,才壯著膽子趕忙跑進來拖著受傷的家庭成員離開,而早已經嚇傻了的妮娜只能任由自己其中一個伴侶抱著走了,目光錯愕又獃滯,似乎完全沒反應過來剛才發生了什麼。

妮娜走後,桑迪家的領地上便只有桑迪一家,顧萌萌和萊亞,以及陪著妮娜一起過來那個像丫鬟一樣的半獸雌性了。

顧萌萌看著那個半獸雌性道:「你家主子都撤了,你還不走?」

那雌性咬了咬下唇,似乎很緊張,猶豫了半天才開口,怯生生的問:「我……能不能留下和你們在一起?」

「哦?」顧萌萌一挑眉問道:「你不是妮娜的朋友么?和我們在一起,不合適吧。」

那雌性把頭搖成了波浪鼓,眼中氤氳道:「我和妮娜不是朋友,只是她是完美雌性,而我和桑迪一樣只是區區的半獸雌性,如果不聽她的話,就會被她欺負。我不想再被欺負了,求求你,讓我也留在你身邊,可以么?」

顧萌萌對聖納澤的人了解的不多,所以將目光投向了桑迪,問她的意見。桑迪拉了拉顧萌萌的手,用略帶祈求的目光看向顧萌萌,大抵對這個半獸雌性是有同病相連之情的。

顧萌萌想,多個朋友總好過多個敵人,即然別人主動釋出善意,她又何必拒人千里?更何況,這個雌性雖然一直跟在妮娜身邊,可除了自保也沒做過什麼傷害桑迪的事情,即然桑迪都求情了,還有什麼不能答應呢?

於是顧萌萌朝著這個雌性伸出一隻手道:「你好,我叫顧萌萌。」

那個雌性雙手握住顧萌萌的手,然後屈膝下跪,然後匍匐在地……這姿勢,就和剛才妮娜的伴侶向萊亞求饒的時候一模一樣。

顧萌萌一愣,想將那雌性拉起來,卻發現她的體重根本不是自己能夠負擔的,拉了兩下她紋絲未動。

顧萌萌:「你這是幹什麼呀? 重生軍嫂猛於虎 快起來,快起來。」

萊亞的手輕輕搭在顧萌萌的肩膀上,側著臉微笑道:「她在向你表示忠誠,你摸摸她的頭,她就起來了。」

顧萌萌的唇角抽了兩下,特么交個朋友怎麼跟訓狗似的? 逑婚 什麼忠誠不忠誠的……

可看著那雌性趴在地上不起來,顧萌萌也無可奈何,只好摸了摸她的頭,算是接受了她的忠誠。

那個雌性一抬頭,已是滿臉淚光,感激涕零地望著顧萌萌道:「我叫瑪雅,從今天起,我就是你的人了。」

顧萌萌的太陽穴突突的真跳,「從今天起,我就是你的人了。」這句話特么怎麼聽著這麼彆扭呢?

「瑪雅,朋友之間的關係是平等的,我並不凌駕在你之上,所以你不用這樣。」顧萌萌說著,往萊亞的懷裡一倚,看著萊亞的側臉笑道:「而且,我不能讓你當我的人,我的人……只有他。」

------題外話------

恩,首先謝謝群里幫我取名字的小寶貝,你們給我的名字我都存起來了,會在文中慢慢出現。就像今天的瑪雅一樣,下一個會是誰取的名字呢`~~

另外,感謝在QQ閱讀打賞我的小寶貝「馨雨」和「抉擇」。

咱們的文截至到我存這章節的時候,已經排在了第510名,這個成績太讓錦兒欣喜了,這都是大家的功勞,謝謝寶貝們不厭其煩的幫我投票和刷留言。謝謝大家的支持和厚愛,我會繼續努力的~~ 顧萌萌這話,讓萊亞覺得十分受用。

暫且,就讓他享受這個「唯一」吧,就算不能長久,但這一刻,一定會是他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

萊亞攬著顧萌萌的肩,用看情敵似地眼神看著瑪雅道:「怎麼?你也要和我爭一爭?」

瑪雅嚇了一跳,整個身子往後一仰,一屁股摔倒在地,惶恐的看著萊亞道:「沒……沒有,巫醫大人,我不是那個意思……」

「那就好。」萊亞傲嬌地昂著頭,擁著顧萌萌從瑪雅身邊走了過去,這幾步,走得格外風騷。

博德那邊的魚骨頭早就熬成了奶白色,顧萌萌都聞得食指大動,就不要說桑迪和瑪雅了。

顧萌萌蹦躂著走到鍋邊,將切好的姜先放下去,又煮了一小會兒,又將魚肉放下去,再煮大約五分鐘左右,顧萌萌一拍手道:「成了!」

伸手往旁邊一摸,顧萌萌才發現這悲催的獸世啊,特么的碗筷都沒有。燒烤的時候能捧著樹枝吃,特么魚湯難道端著石鍋喝么?

顧萌萌四下張望,萊亞不明所以,但也跟著顧萌萌四處張望,一邊看一邊問:「找什麼呢?」

顧萌萌大概的形容了一下碗和筷子的樣子,萊亞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然後在顧萌萌的額頭上輕輕親了一下道:「我知道哪有類似的東西,我去給你取,你等著。」

「恩。」顧萌萌乖巧點頭,藍朋友什麼的……還真是可靠呀。

桑迪和瑪雅一左一右的圍著顧萌萌,三個小腦袋都探在鍋上聞著香味咽口水。就在她們幾乎忍耐不住的時候,萊亞終於回來了,可是一看他手裡的東西,顧萌萌如遭雷劈,當場石化。

只見萊亞左手拿著半個老虎的頭蓋骨,倒放著,齊著眼睛處削成平口,兩個毛茸茸的耳朵還在滴水,顯然是貼心的萊亞在取了這個頭之後還很認真的去清洗過。可是,特么滴著水的老虎頭也很嚇人好嗎?

還有他的右手,那兩根疑似老虎肋骨的東西是什麼……

顧萌萌下意識的後退,險些撞上了身後的石鍋。萊亞一個健步沖了上來,用拿著老虎棒骨的手一撈顧萌萌的腰,她整個人便落入了萊亞的懷中。

「你答應過不讓我擔心的。」萊亞有些嚴肅的說道。

顧萌萌沒的牙齒沒出席的真打顫,結結巴巴地說道:「那……那那那什麼,你把你手裡的東西先放下……咱們有話好好說。」

萊亞不解,但還是照做了。

顧萌萌看著被萊亞放在一旁的半個老虎頭蓋和肋骨,拉著萊亞往旁邊走了幾步才道:「你不會讓我拿著那個東西吃飯吧?」

萊亞看了看第虎的頭蓋,然後竟然真誠的點了點頭。

顧萌萌一個趔趄摔進萊亞懷裡,扭著身子吭嘰道:「你的興趣能不能不要這麼獵奇啊……那個太嚇人了,我不敢用。」

萊亞忽而一笑,摸著顧萌萌在自己胸口磨蹭著的小腦袋安慰道:「食物而已,不用怕的。」

顧萌萌欲哭無淚地在內心咆哮道:你特么能不能不要用那一副神愛世人的表情說這麼可怕的話啊!

------題外話------

關於顧萌萌和萊亞的事情,大家不用太擔心,爾維斯官配CP的地位是不會動搖的。萊亞和顧萌萌,最多只是曖昧而已,結侶是不可能的。

萊亞目前戲份較多,是因為顧萌萌現在喜歡他,等到……恩……不能說,接著看吧,等我躲起來冒充自動更新君的時候,你們就知道了。

另外,聽說萊亞有個新昵稱叫「浪亞」?恩,很貼切,謝謝小寶貝給他取的外號,這個名字把我笑了半天。 萊亞看出顧萌萌是真的害怕,於是抱了抱她道:「你不喜歡,咱們就不用這個。我再想想有沒有其他的類似的東西。」

顧萌萌忙搖頭,她可不敢指望萊亞想辦法了,要不然等一會兒不知道又要拿著什麼頭過來了。

顧萌萌左右看了看,忽然靈光一閃地指著博德之前帶回來準備做柴火的樹枝道:「這個這個,我們用這個。」

萊亞順著顧萌萌的小手看去,一臉茫然的看著那不過顧萌萌手臂粗細的樹樹問道:「這個?」

顧萌萌重重的點頭道:「對對對,就這個。」

顧萌萌一邊說著一邊跑了過去,比劃著叫萊亞幫她切出大約十公分厚的一截樹枝,然後將木芯挖出來,便成了一個非常復古的簡約木碗,不過現代的木碗都是刷過油的,這個簡易的肯定得透水,而且直接用也會有木頭屑。所以顧萌萌直接從樹上摘了兩片大葉子,交叉著疊在一起鋪在碗底,然後又用另一個碗往這個鋪了葉子的碗里盛魚肉和湯。

顧萌萌習慣性的照顧別人,剛想把盛的魚湯遞給桑迪,卻整個人被萊亞一把抱起離開了鍋邊,找了一處空曠的地方坐下。

萊亞仍是化為半獸一般的形態用自己的大尾巴給顧萌萌當專屬沙發,自己則曲著一條腿盤坐著,手肘抵在曲起的膝蓋上,側著臉看著顧萌萌欣賞她吃東西的樣子。

顧萌萌用兩根細細的樹枝當做筷子,雖然彎曲著不太好用,但總好過老虎的肋骨什麼的。

夾起一塊魚肉送入口中,口感綿密鮮甜,吃了幾頓烤肉之後,這魚肉湯簡直就是一股清流。

顧萌萌又用筷子夾了一塊送到萊亞嘴邊道:「你嘗嘗,味道還行。」

萊亞將鼻尖湊到魚肉面前聞了聞,然後唇角一勾,看似要吃魚肉的嘴卻一偏,和顧萌萌用樹枝做成的筷子擦邊而過直吻住了顧萌萌的唇。

這一吻,淺嘗輒止,卻亂了顧萌萌心跳的節奏。

大家……都看著呢。

萊亞卻並不在乎別人的眼光,他只滿目柔情的看著顧萌萌的小嘴,舔了舔唇道:「確實,很美味。」

顧萌萌抿著嘴淺笑,低頭將筷子上的魚肉送進了自己的嘴裡,不敢看萊亞的眼睛,只能偷偷的吃著碗里的東西。

碗里的東西什麼時候吃沒的,她自己都不知道,因為滿耳朵只充斥著自己的心跳聲。

萊亞接過顧萌萌吃完東西的空碗問:「還要麼?我幫你去裝一碗。」

顧萌萌羞澀的搖了搖頭道:「不用了,我吃飽了。」

萊亞皺眉,心疼他的萌萌每餐竟然只吃這麼少。費了那麼多功夫烹飪的美食,竟然都進了桑迪和瑪雅的肚子。

想了想,萊亞附在顧萌萌耳邊小聲的說道:「可是,我還餓著呢。」

顧萌萌這才發現自己竟然把東西全吃了,一點沒給萊亞留,於是忙道:「那我再幫你去盛一碗。」

萊亞拉了拉顧萌萌的小手道:「我是聖納澤的巫醫,怎麼能跟雌性搶食物?」

------題外話------

寶貝們,記得把那個免費的票票送給我哦~

有打賞的寶貝們也請集中在今天打賞,因為今天是數據統計的最後一天了,過了今天的打賞就不算成績了。

然後留言什麼的,請寶貝們動動手指,幫錦兒和顧萌萌加個油什麼的,拜託了~~

錦兒第一次參加書城的PK,真的摸不清套路,現在兩眼一摸黑,全仰仗各位寶貝們帶路了~~ 顧萌萌看看為了那幾塊魚幾乎要打起來的桑迪和瑪雅,有些遲疑道:「那……」

「你去給自己盛一碗,然後分我一些,好么?」萊亞道。

顧萌萌點頭,做為一個稱職的女朋友,當然不能讓自己的男友餓肚子呀。於是顧萌萌端著碗直接從萊亞的尾巴里跳了出來,衝到鍋邊硬是從桑迪和瑪雅的夾擊中搶了一碗魚肉回來。

魚肉的蒸汽氤氳著顧萌萌的小臉,從萊亞的角度看來,她彷彿是這世界上唯一的顏色。

敞開懷抱,萊亞主動迎上了向他而來的顧萌萌,收起尾巴,用自己的身體將她抱住,感受著她在懷中的美好感覺。

顧萌萌這幾天似乎已經被抱習慣了,於是也不反抗也不彆扭,只夾起一塊魚肉來放在嘴邊吹了吹,然後送到萊亞的唇邊,像喂孩子一樣張著嘴巴道:「來,張嘴,啊~~」

萊亞不禁莞爾,卻用一隻手將筷子堆回到顧萌萌的嘴裡,在顧萌萌瞠著無辜的大眼睛看著他的時候,再度湊向她的唇,吻住了她的小嘴。靈巧的舌頭將顧萌萌嘴巴里的魚肉攪碎,然後意猶未盡的鬆開她的小嘴。臨退出前,又吮了一下她的丁香小舌,些許涎液順著他們分開的唇垂了下來,折射著太陽的光,晶瑩剔透。

顧萌萌臉色爆紅,這才明白了萊亞說的「分我一些」是什麼意思。

原來……還有這樣的分法么?

顧萌萌下意識的將嘴裡的魚肉咽了下去,卻怎麼也不敢再喂萊亞第二口了,直接將筷子遞到萊亞面前,羞澀的別開臉道:「你……你自己吃。」

萊亞愛極了顧萌萌這羞澀的樣子,尤其是她的小嘴,總是散發著誘惑的味道,讓他忍不住想要一嘗再嘗。

用修若梅骨的手指勾著顧萌萌的小下巴,萊亞一臉單純不做作的地說道:「我可不會使這兩根樹枝。」

顧萌萌將碗往萊亞手裡一塞,整個人逃命似地跑了開來,一邊跑一邊喊道:「不會用筷子就用手抓。」

看著顧萌萌逃開的背影,萊亞的心沉了一下:難道,他終究還是逼得太緊了么?

說是跑開,但顧萌萌也沒走遠,只是跑到桑迪和瑪雅身邊去而已。

這兩個平時在妮娜面前連大氣也不敢喘的小雌性,此刻為著一鍋魚卻倒生出幾分針鋒相對互不相讓的味道來。

顧萌萌走到中間硬是將她們兩個分開來道:「這魚小溪里有都是,不夠吃再捉兩條來切一切放進去就行了,湯是現成的,做起來也不費事,有什麼好爭呢?」

瑪雅對顧萌萌的認知全部都是她在暴揍妮娜,而她又是一個一直被妮娜踩在頭上的人,所以對於顧萌萌,她是渴望又懼怕的,如今顧萌萌發了話,她自然是不敢再爭的。何況現在吃的都是人家桑迪的伴侶找來的食材,就算她再怎麼是雌性,也不好意思搶得人家正主都沒得吃了。

於是瑪雅乖巧的向後退了一步,然後認真的看著桑迪問道:「桑迪,我可以讓尼桑進來么?我想讓他幫我再捉幾條水梭子過來,咱們一起吃。」

------題外話------

顧萌萌:萊亞,你自己有手有腳的,為啥要搶我嘴裡的東西?

萊亞:我那是在吻你。你說過,戀人……是當我想親吻你,就可以親吻你的關係。

顧萌萌:你還說你是聖納澤的巫醫,不能搶雌性食物呢!

萊亞:你不是聖納澤的雌性,你是我的雌性……

顧萌萌老臉一紅,扭身跑走。

爾維斯黑臉擋在欲追的萊亞面前:她是你的雌性?你當我死了? 桑迪點頭,表示同意。瑪雅便招了招手,有一匹狼便躥了進來。

顧萌萌還是下意識的向後退了一步,儘管這匹狼明顯比爾維斯小了將近一半,顏色也只是普通的灰色,見過了爾維斯的本體,這隻灰狼看起來就有些像小區里的哈士奇。可就是這樣,人類對於猛獸天生的懼怕還是讓顧萌萌的心懸了一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