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男人緊接著又化為了人形,沙啞著聲音道:「還有問題嗎?」

「確實是真的妖獸,而非人類冒充,」侍衛點了點頭,「你叫什麼名字?」

「虞翊。」

「虞翊公子,這事我會稟報王,還請你先回去等待,等三日之後,你再前來妖城,我自會給你一個答案。」

侍衛拱了拱拳頭,聲音都不再似之前的冷漠,反而是帶著友好。

虞翊微微點頭:「那就勞煩兩位了。」

在說完這話后,虞翊轉身離去,可沒走多久,那兩個侍衛議論的聲音再次傳來。

「老大,現在真的要審查的如此嚴格不成?我覺得他妖獸的身份可以確認了,而我們妖獸也不可能和神界這些人為伍,所以……」

「我也沒辦法,這是王的命令,幾天前正因為我們沒有攔住太子殿下和小皇子出城,被王訓斥了一頓,如若這一次我們又犯錯了,恐怕離死期也不遠了,你都不知道王有多寵愛王后,要是由於我們隨便放任進來害的王后受傷,他必然會遷怒我們。」

小皇子?

正遠去的虞翎腳步一頓,眸光中劃過一道光芒。

推薦閱讀:天蠶土豆大神新書《元尊》、貓膩大神新作《》 若惜說過,妖界小公主決不能存在,如果妖界真的存在小公主,就必須殺了她。

可事實上,他殺的人很多,唯獨不願意去殺害一個無辜的孩子!

所以,聽到白顏生下的是個兒子的消息,虞翊的心頭悄然鬆了一口氣。

如此一來,他就不用違背自己的心,去傷害一個小孩。

那樣,恐怕他的良心,這一生都不會安穩。

兩個侍衛自然不知道虞翎心中所想,他們在虞翊離開之後,匆忙的前去了妖城的宮殿之中。

但因為他沒能見到帝蒼,就只能前去找大長老,把城門口所發生的事情彙報給了大長老。

偏偏這時候,龍炎從院內路過,碰巧聽到了侍衛的話,他不覺愣了一下,停下了腳步,眼中劃過疑惑的光芒。

「你剛才是說,風蝕鳥一族的人?」

侍衛自然知道龍炎是白顏的契約獸,所以對他的語氣也十分客氣。

「龍炎大人,他確實是風蝕鳥族的人,我縱然沒有見過風蝕鳥族,卻也曾經在古書上見過,不會有錯。」

龍炎心中一喜:「你確定沒有認錯?現在就帶我去見見那小子,說起來這風蝕鳥一族當年的族長與我關係不錯,沒想到那老小子居然還有後代可以留下來?不行,我得卻確認一下。」

「這……」侍衛一愣,遲疑了半響,說道:「龍炎大人,風蝕鳥一族的那位族人已經離開了,我讓他三日之後再過來,你看……能不能三日之後再確認。」

那傢伙現在已經走了,他們也沒有地方可以去找他啊。

龍炎皺了皺眉:「如此,那我三日後就守在城門口,必須見一見那傢伙,我也需要確認一下他的身份,如果真的是那老小子的後代,那必須讓他留在我身邊。」

他們龍神一族與風蝕鳥一族本就是為了保護妖界之王而存在,所以,如若他真的是風蝕鳥留下來的族人,就必須留在妖城。

可惜的是,龍炎註定等不到虞翊。

虞翊的出現,本就是為了確定白顏所生的是男是女,既然知道她生下的是個小皇子,那他自然也就放心的離開了。

不過,這件事,終究還是傳入了白顏的耳中,她在聽到風蝕鳥的時候愣了愣,眉頭輕輕一皺,腦子裡閃過一道什麼,差點就捕捉到了,最終還是從她的腦海中一閃而過。

「娘親。」

天天的小身子從白顏身旁的凳子上爬了上來,爬到了白顏的懷中,用小腦袋蹭了蹭她的胸膛。

白顏這才回神,微笑著撫摸著天天的小腦袋:「你沒有去和你大哥哥與妹妹玩耍么?」

天天低下了小腦袋,那小表情似乎有些委屈:「娘親,我是不是不可愛?還是不乖?」

白顏愣了愣:「你怎問這個問題?我的天天當然又可愛又乖。」

天天揚起了頭,淚眼汪汪的注視著白顏,可憐極了。

「那哥哥為什麼抱著靈兒講故事,給她喂吃的,她走路累了還背著她,又親親又抱抱的,從來不親親我也不抱抱我。」

推薦閱讀:天蠶土豆大神新書《元尊》、貓膩大神新作《》 所以,他才會覺得自己肯定沒有靈兒可愛,不然哥哥為什麼只寵著靈兒,一點都不寵他。

白顏失笑著說道:「天天真的長大了,還會吃妹妹的醋了,晨兒他是覺得你是男孩子,不能用來澆灌著,事實上,他也很愛你,但比起愛你,他更想把你培養成一個帝王,所以你需要自小獨立。」

「真的嗎?」天天歪著小腦袋,眨巴著大眼睛看向白顏,「大哥哥說,等我三歲的時候,就教我修鍊戰鬥,我現在就想要學,我想要保護娘親還有妹妹。」

「好,到時候我和晨兒提提,讓他早點帶你修鍊。」

白顏淺笑著撫摸了下天天的小腦袋:「靈兒是妹妹,你和晨兒的責任是一樣的,得保護好她,可明白?」

天天拚命的點著小腦袋:「大哥哥說我是男子漢,我一定會保護好妹妹,把任何想要拐走妹妹的男孩子統統打斷腿!」

在說這話時,天天的小表情帶著驕傲,讓白顏的臉色頓時一黑。

「這話誰教你的?」

「哥哥說的,他說想要接近靈兒的男孩子都是不懷好意,讓我看到了就打斷他們的腿,免得他們將靈兒騙走!」

他家靈兒那麼可愛,肯定有很多男孩子要拐走她。

所以,他會聽哥哥的話,護好靈兒,不給任何人可乘之機。

白顏的嘴角猛地抽了兩下,這些日子,晨兒都教了天天一些什麼事情?自小就培養他的暴力與護犢?

「天天,你日後不能如此想,靈兒總歸是要嫁人的,你們為她多觀察一下那個男人即可,她總不能一輩子不嫁人?」

她願意養著靈兒一輩子,但她也有追求幸福的權力,所以,她沒有資格把她一生一世都強制留在身邊。

「嫁人是什麼? 醜女如 可以吃嗎?」天天懵懵懂懂的抬起眸子,天真的問道。

白顏抬手摟住了天天小小的身子,將他從床頭邊抱了起來,讓他坐在了她的腿上。

「嫁人就是……日後靈兒會和娘親一樣,找個相守一生的人,她會尋個如同你爹那樣的夫君,疼她寵她一輩子,不是更好?」

天天如今年齡尚小,什麼都不懂,因此,她才需要將他的念頭給板正。

天天咬著手指頭:「我和哥哥也會疼她寵她一輩子的啊,為什麼靈兒還要跟著別人走?娘親,我不要,我不要靈兒離開我們。」

或許是想到日後靈兒要離開他們,天天眼眶一紅,急的都快哭了出來。

白顏嘆息了一聲,天天年齡太小了,現在和他說什麼他都不明白,所以,她應該先和晨兒好好的談談,靈兒不可能永遠不嫁人。

突兀的,白顏的心頭一跳,她的臉色瞬間變得煞白,眉頭緊緊的皺起,抱著天天的手也不由自主的一緊。

天天被她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往白顏的懷中縮了縮,他露出一雙怯怯的大眼睛看著白顏。

「娘親,娘親。」

就在這時,一道急匆匆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白顏抬頭望去之際,看到白小晨慌慌張張的跑入了房內。

推薦閱讀:天蠶土豆大神新書《元尊》、貓膩大神新作《》 他的小臉也是蒼白蒼白的,快速的奔入了白顏的懷內。

「晨兒,你怎麼了?」

白顏愣了一下,問道。

「晨兒不知道,」白小晨搖了搖頭,緊緊的捏著胸口,「剛才有一刻,我的心很慌,娘親,你說是不是小龍兒出什麼事了?還是小咪他們?」

小咪和青衣到現在還沒有回來,該不會出事了吧?

還有小龍兒……

雖然小龍兒並不是他真正的親人,但這些日子的相處,他早就把那小姑娘當做親妹妹一樣的存在。

一想到小龍兒可能出事了,他的臉色越發煞白,目光慌亂無比。

「小咪和青衣應該沒事,你不用著急,他們若是有事,我會感覺的到。」

白顏輕蹙眉頭,半響后才鬆了開來。

難道真的是小龍兒出事了?

「至於小龍兒,我之前讓妖界的侍衛跟著她,稍後我去問一下你爹,他應該會清楚。」

「好。」

白小晨點了點頭,緊緊的拉著白顏的手:「娘親,我不希望小龍兒出事。」

「放心吧,她一定不會有事。」

白顏緊著的眉頭鬆了開來,她把天天放在了地上,溫聲道:「天天,你去找靈兒玩,我和你哥哥需要去找下你爹。」

「哦。」

天天的大眼睛如同小鹿似得,無辜又可愛。

「那我能去廚房吃飯嗎?」

他縱然才吃過沒有多久,但肚子又餓了……

「你去吧,別吃的太多,會撐壞肚子,晨兒,我們走。」

白顏說完這話,拉住了白小晨的手,快步的向著門外走去。

天天茫然的目光看著白顏與白小晨離開的方向,他摸了摸後腦勺:「小龍兒是誰?難道是別人家的妹妹,被哥哥給誘拐回來的?」

天天越想越覺得很有道理,小嘴微微撇了撇。

沒想到哥哥是這種人,居然去誘拐別人家的女孩子,萬一人家的哥哥找上門來,打斷他的腿怎麼辦?

此刻,已經被白小晨洗腦了的天天,打心眼裡認為所有的哥哥都和他們一樣,不允許任何男孩子出現在妹妹的身邊,否則,一定會打斷他的腿。

「不行,我不能看著大哥哥被人打斷腿,我得勸勸大哥哥,不能去禍害別人家的妹妹。」

禍害這個詞,還是白小晨告訴天天的,沒想到被天天用在了他的身上。

若是讓他知道天天如今的想法,或許……半個月之內,他都不想再搭理他了。

……

白顏拉著白小晨離開房間之後,直衝書房,可她還沒有走到書房門口,房門就被退了開來,一身紫色長袍的男人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她停下了腳步,正欲開口,男人無奈的聲音突兀的響起。

「顏兒,我正打算去找你,沒想到你就來了。」

白顏心臟一顫,緊緊握著拳頭:「你實話告訴我,是不是小龍兒出事了?」

帝蒼心有不忍,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白顏的容顏蒼白:「你說吧,不用顧忌我,我能承受的住。」

「顏兒,」帝蒼沉吟了半響,說道:「小龍兒失蹤了,我派去暗中保護她的那些人,也失去了聯絡,現在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出了什麼事。」

推薦閱讀:天蠶土豆大神新書《元尊》、貓膩大神新作《》 白顏嘴唇輕顫:「你說小龍兒失蹤了?她怎會失蹤?帝蒼,你告訴我,小龍兒是在什麼地方失蹤的?」

帝蒼的眸光沉了沉:「具體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龍兒最後一次出現的地方,是龍聖山。」

龍聖山!

白顏緊緊的攥著拳頭,良久,那緊攥著的拳頭方才緩緩的鬆了開來。

「帝蒼,我與晨兒去一趟這龍聖山。」

她說的是她與晨兒,而從未提及帝蒼,所以,帝蒼的眉目不覺一沉,抬手將白顏拉入了懷中,手指輕撫著她的青絲。

「我陪你一起。」

「帝蒼,你應該明白,神宮的人現在想要抓走靈兒,若是你走了,誰能保護靈兒?我帶著她也不放心,只能讓她留在這個地方。」

如今在此處,唯有帝蒼能護好靈兒的安全,所以,她不能讓靈兒離開帝蒼半步。

「顏兒,我放心不下你,失蹤的不僅僅是龍兒,還有妖界派去的那麼多的侍衛,如此能夠遇見,龍兒到底是遭遇了怎樣的危險,我不願你也承受這樣的險境。」

說實話,對於小龍兒,帝蒼倒是沒有太多的感情。

他所有的情都給了白顏,哪怕是他的子女都分割不了太多。

但是,小龍兒是白顏收的義女,出於愛屋及烏,他才會如此友好的對待她。

更甚至派去了妖界諸多高手暗中保護她的安危。

可沒想到,小龍兒還是出事了,他又怎能放心的讓白顏也前往那險境之處?

「帝蒼,我不能不管龍兒。」

白顏睫毛輕顫,抬起眼眸,凝望著面前男子的盛世美顏。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第一次看到那丫頭的時候,我就很喜歡她,不然,我也不會將她留在了身邊,我知道你擔心我,我同樣也很擔心她,不管前方多危險,我都必須前去!」

帝蒼沉默了下來。

他修長的手指始終輕撫著她的秀髮,鳳眸中蘊含著讓人無法看懂的光芒。

良久,男人終究是鬆了口,紅唇噙著惑人的笑容,傾城一笑亦不過如此。

「好,我答應讓你前去,晨兒,不管你娘去什麼地方,你都必須跟緊了她,我不在她身邊,你就是唯一能保護她的男人!」

他對白小晨用了男人這兩個字,也讓白小晨的心情更為澎湃。

「壞蛋爹爹你放心,晨兒是男人,一定會好好保護娘親,不讓她受到任何傷害。」

帝蒼輕笑一聲:「我帝家男兒本就當如此!如今,我就將我的妻子交給你,希望你別讓我失望!」

他一直都明白,白小晨並不是普通的孩子,他自小就什麼都明白,是以,他方才會用這種語氣說話,這語態,顯然是將白小晨放到了與他等同的地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