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玲兒咬了咬牙,俏臉滿是擔憂,狠狠看著鹿羽。

放心?

這怎麼能放心的下來!

「你有把握?」

程濤走過來站在鹿羽面前,認真的說道:「蒼天玄可不是郭雲這種貨色,一旦簽下生死狀,命……不由己!」

微微的笑了笑,鹿羽沒有說話,伸手在程濤肩膀上拍了兩下,輕聲道:「他想要我的性命,我何嘗不想要他的性命。」

鹿羽也有自己的打算。

雖然現在實力相差很大,但是,鹿羽的手裡,底牌多著呢。

況且,天元丹能讓現在的鹿羽,服用之後,直接突破至三元化形境。

除此之外,還有一枚破元丹,可以讓鹿羽再度提升一個境界,達到四元化形境。

加上諸多手段,完全不懼蒼天玄。

只不過,那破元丹,能不用,則盡量不用的好,化形境之內,越是實力強大,服用破元丹,提升越大。

「鹿羽……實在是有些莽撞了啊。」

「竟然連生死狀都要簽,這真的是不死不休了。」

「鹿羽……他那裡來的自信?」

這一刻,任何人都覺得,鹿羽太過魯莽,根本就沒有多考慮。

那些血氣方剛的人,也不過是接受挑戰,有一腔熱血,卻也不說生死狀的事情。

望你而不得 可是鹿羽……竟然如此輕描淡寫就說要簽下生死狀。

這到底是真有底氣,還是完全憤怒沖昏了頭腦,亂了分寸?

沒有人知道鹿羽到底哪裡來的面對蒼天玄還要簽生死狀的勇氣和底氣,眾人都緩緩閉上雙眼,深深嘆息一聲。 眾人七嘴八舌與鹿羽說話間,那蒼天玄生怕鹿羽反悔,便直接自己先去簽了生死狀,將紙帶了回來。

「小子,簽!」

蒼天玄雙指夾著白紙,屈指輕彈。

「刷!」

明明只是一張紙,卻彷彿利刃一般,對著鹿羽爆射而去。

伸出兩根手指,微微用力,將那紙夾在手指之間,鹿羽將紙攤開。

卻見那紙上,已然寫著一些字。

「今日,藍月城,演練場,蒼天玄,挑戰鹿羽,拳腳無眼,刀劍無情,在場諸人皆可見證,特立此生死狀,生死有命!」

在這行字的左下方,有著一個名字——蒼天玄。

而且,字體都是一樣。

「你還真心急,自己迫不及待就立下了生死狀。」

淡淡的瞥了一眼上面的內容,鹿羽有些譏笑的說道,取來一支筆,在其上的右下方,寫上自己的名字——鹿羽。

「廢話少說。」

蒼天玄冷笑一聲道:「將生死狀交給你們藍月城的城主,身為一城之主,我想你不會不知道,這生死狀,一旦簽訂,便不可更改。」

得意之間,這蒼天玄,竟然連對安泰和說話,都這般的不客氣。

這可是與他父親蒼雲海平起平坐的人!

「怎麼做,還需要你個毛頭小子教我不成?」

安泰和漠然抬頭,掃了一眼蒼天玄,冷笑道:「便是你父親蒼雲海,也不敢這麼對我說話,信不信我現在就能把你留在這裡?」

這地方,畢竟是安泰和的地盤。

尋常挑戰,安泰和沒有辦法插手插嘴,但若是有人對他不客氣,這已經是以下犯上,尤其還沒有徹底大打出手,撕破臉皮的時候。

「是我錯了!」

蒼天玄聳然一驚,暗怪自己有些得意忘形,急忙的低頭躬身說道。

這是藍月城,並非血靈城。

若是已經撕破臉皮的話,怎麼說也無所謂,但若是還維持著表面上面的風平浪靜,就絕對不能對一城之主無禮。

安泰和沒有說話,只是將那生死狀拿在了手裡,另外一隻手背負在身後,卻是在微微的顫抖,若是鹿羽戰敗,結果只能是死亡。

如此一來,藍月城之內,最天才最強大的兩名武士就全部死亡了。

這對於藍月城來說,絕對是一個巨大的損失。

安泰和的心裡,也很是緊張。

蒼天玄與鹿羽兩人,來到了那擂台之上。

既然是挑戰,那麼有現成的擂台,自然要在擂台之上進行。

「生死狀是你提出來的,我會成全你,讓你死在這裡的!」

蒼天玄冷眼望著鹿羽,手掌微微一抖,一柄勢大力沉的刀,便是出現在其掌心之中。

這刀的刀刃之處,纖薄無比,而刀背之處,則是足有一指寬大。

這樣的刀,極其沉重,砍在人身上,也更加深入,幾乎一擊便能斃命!

而且,這刀……

也是一柄,仙器!

只不過,這仙器之上,並沒鑲嵌內丹罷了。

身為血靈城的少主,並且是血靈城之內第一天才,堆砌在其身上的資源,肯定不少。

獨孤伽羅不孤獨 有仙器,並不奇怪。

當初大鷹商行拍賣會的時候,蒼雲海爭奪五元化形境內丹,也是為了給自己的兒子用。

只可惜,被鹿羽拍走,所以,蒼天玄的仙器之上,並沒有內丹。

「此刀,名為斬魄,一刀下去,但求魂飛魄散,乃是仙器,希望你能抵擋的住!」

蒼天玄冷眼望著鹿羽,體內靈力,緩緩運轉開來,灌輸到斬魄刀之中,令得刀身之上泛起一陣灰色的光芒,低沉無比。

「刷!」

手掌一揮,鹿羽身後的潮汐劍,便被他握在手裡,靈力灌輸其上。

「嗡!」

劍柄之上的內丹,微微顫抖一下,一股能量自其內湧現出來,與鹿羽的靈力,緩緩匯聚在一起,湧入到劍身之內,頓時泛起一陣碧藍色光芒,波光流轉,煞是好看。

「此劍,名為斬狗,只有在與狗對戰之時,方會出鞘。」

漠然抬頭,鹿羽淡淡的說道,彷彿在說一件事實一樣,雙眸之中,一片認真之色。

聽得此言,蒼天玄臉色陰沉,雙眸之中,一片陰鷲。

他自然聽得出來,鹿羽實在嘲笑自己,罵自己是一條狗。

「只會逞口舌之利的廢物,看我將你誅殺於此!」

一道暴喝,蒼天玄率先出手,腳掌在地面上猛地一踏,宛如一抹殘影一般,沖著鹿羽飛馳而去,舉起斬魄刀,其上灰色光芒大放,狠狠的揮砍下去!

《踏星步》!

腳尖在地面上輕點,鹿羽身影驟然暴退開來,宛如流光,速度極快。

他深知,自己在實力方面,與蒼天玄有著不小的差距,不能硬碰硬,只能用技巧型的戰鬥方式,先是騰挪躲避消耗,找準時機,發動雷霆一擊!

「刷刷刷……!」

轉眼之間,蒼天玄手裡勢大力沉的斬魄刀,便接連揮砍出去數十次,刀光閃爍,其上靈力洶湧,令得擂台之上,都出現了一道道橫豎交錯的刀痕。

這擂台,既然是戰鬥擂台,自然用特殊材料製造,堅固無比。

但仍然被砍出了刀痕,可見蒼天玄的實力,不容小覷!

「嗖嗖嗖……!」

鹿羽的身影,也在剎那之間,進行了數次騰挪,每一次,都堪堪躲避開來蒼天玄的斬魄刀,身影閃爍,上一刻在這裡,下一刻便去到了那裡,就是不與蒼天玄進行碰撞。

「小子,你便只會閃躲么?!」

接連數十次,每一次都無法砍在鹿羽身上,讓蒼天玄耐心漸漸消失,怒吼一聲,手掌之中的斬魄刀,在瞬息之間,迸發出來令人心悸的灰色光芒。

刀意,在醞釀著!

「轟!」

一刀,瞬間揮砍而至,勢大力沉,兇猛的靈力,自刀刃之處激蕩開來,空氣之中,似乎產生了一陣雷霆的轟鳴一般。

斬魄刀之上,靈力揮斬,對鹿羽攔腰砍去。

若被砍中,必然被直接腰斬!

「嗖!」

腳掌在地面之上狠狠一踏,腳底之上,有青色光芒湧現,身軀宛如炮彈一般,倏地彈射而起,將那攔腰一斬避開。

此乃《踏星步》,踏星之勢! 「咔咔!」

刀意洶湧,宛如潮水一般,鋪天蓋地而去,在擂台之上,留下一道道的刀痕,擂台的檯面,竟然都寸寸龜裂起來。

要知道,這擂台乃是特殊物品打造,堅硬無比!

由此可見,蒼天玄這一刀,究竟多麼兇猛!

幸虧鹿羽身軀騰空而起,堪堪躲避開來,否則,不死也要重傷!

「刷刷刷……」

身軀在空中一個詭異的轉身,鹿羽手腕輕抖,潮汐劍挽出一個漂亮的劍花,劍身通體碧藍之色,煞是好看,宛如青蓮綻放一般。

「吃我一劍!」

雙眸之中,寒芒一閃而過,鹿羽輕喝一聲,腳朝上,頭朝下,手掌之中,潮汐劍直指蒼天玄腦袋而去。

「嗡!」

潮汐劍通體碧藍,其上光芒四溢,發出陣陣嗡鳴之聲。

「倏!」

鹿羽墜落速度極快,潮汐劍上的劍意,更是兇猛無比,彷彿無堅不摧一般,鋒利無比!

「來得好!」

抬頭一看,蒼天玄瞳孔微縮,旋即冷笑一聲,手掌之中的斬魄刀,本是在斬出的姿勢,很難調整過來,但他手掌輕旋,斬魄刀便以一種詭異的姿勢,旋轉了一圈,正好橫置在頭頂之上,形成防禦之勢。

「叮!」

潮汐劍激射而下,狠狠的點在那斬魄刀之上。

「不好!」

強大的反震力道,令得鹿羽臉色微變,只感覺,在那斬魄刀之上,竟然是有著一股力道,順著潮汐劍,湧入了自己的雙臂之中。

「噗!」

那反震之力,進入雙臂還不算完,又直接順著雙臂,湧入身體之中,鹿羽只覺得胸口一陣翻滾,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身軀倏的倒飛出去。

「砰!」

身影在空中一個翻轉,重重的落在地面之上,單膝跪地,以鹿羽為中心,四周蔓延出來一道道碎裂的痕迹,潮汐劍深深的刺入了擂台之上,方才支撐住自己的身影。

「好強!」

心中暗道一聲,鹿羽驟然抬頭,望向蒼天玄的位置,雙眸之中,閃過一抹訝然。

不愧是五元化形境的實力,硬碰硬的話,即便是自己主動進攻,對方只是防禦,自己也吃了一個不小的悶虧。

幸虧有潮汐劍,使得兩者的實力,相差不是太大,不然的話,能不能堅持下來這一招都是兩說!

「廢物就是廢物,主動出擊,這等攻擊力道,也不過如此!」

蒼天玄冷笑一聲,目光泛著寒意,盯著鹿羽:「現在該我了!」

「砰!」

腳掌在擂台之上,狠狠的一踏,身軀宛如炮彈一般,爆射而出,蒼天玄手裡的斬魄刀之上,寒光大放,灰色光芒,竟然是有些刺眼起來。

「嗤!」

刀意迸發,斬魄刀還沒有來臨,但那等兇猛的刀意,已經令鹿羽的衣服之上,出現了一道道細小的刀痕,肌膚都有些刺痛。

「媽?的!」

望見此幕,鹿羽咬牙暗罵一聲,臉色有些難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