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雲天,茫茫地,冬色連波寒煙白。君在身旁,更在萬裡外,黯鄉魂,追情思,好夢留人睡,卻是相思淚。

"我有告訴他我不是劉寧衣,我是柳凝雨的這一天嗎? 我和你來日方長 有的,一定會有的……"

柳凝雨眼神漸漸堅毅與閃亮。

她堅信幸福的那一天定然到來。

雪花,在夜晚里飄著,同樣也在白天里飄著。

雪花仍在飄灑,然後夜晚離開,白天到來,但白天又離開,夜晚又來了。

坐了將近十二個時辰的方昊天仍然沒有睜眼,但他突然開口說話。道:"薛黑衣絕對不甘心,如無意外,他養好傷定會再找上門來。"

"他敢?"

在一旁一直守護著柳凝雨頓時怒叱。

"他的傷比我輕。"方昊天說道,"而且他再來自然不會一個人來,他肯定有辦法將你從我的身邊引開。"

"不可能。"柳凝雨說道:"這世上沒有任何事情能讓我離開你。"

方昊天猛的睜開眼,盯著柳凝雨的眼睛看。

柳凝雨意識到話中出現了破綻,將臉別開,說道:"你別誤會。你是我元武堂的堂主,現在你身受重傷,我身為元武堂的人,怎麼能離開你的身邊?只要我活著,就沒有人能動你分毫。"

方昊天有點失望,索然道:"沒想到你這麼忠心。"

"那當然。"柳凝雨不敢回頭看方昊天,說道:"忠心,每一個元武堂人都很忠心。"

方昊天聽到此話為之一笑:"包括方威?"

柳凝雨怔了怔,訝異道:"你懷疑這一次針對你的計劃跟方威有關?"

方昊天說道:"不是懷疑,是肯定。"

"那現在怎麼辦?"

柳凝雨想到薛黑衣的實力,忍不住有點擔心。

雖然薛黑衣在她和方昊天的聯手之下打成了重傷,她卻不敢有半點輕視。要知道她利用北斗玄將盤襲擊,是屬於偷襲。再加上薛黑衣當時應該也沒想到方昊天居然還能發動那麼強大的反擊,所以他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那種情況下,薛黑衣不但化解了危機,最後還全身而退。

這樣的人物,誰敢輕視?

更何況現在情勢有點換過來。

柳凝雨和方昊天處於明處,薛黑衣則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出現,會有什麼樣的手段安排,是處於暗處。

有心人算無心人,薛黑衣一旦發動攻擊,也許柳凝雨一個人護不了方昊天。以方昊天現在重傷的情況,一旦遭到近身刺殺,後果不堪設想。

柳凝雨越想越害怕起來。

方昊天卻是淡然一笑,道:"你不用擔心,只要我的身體比薛黑衣先一步恢復,何懼之有。"

柳凝雨眼眸一亮,隨之擔心道:"但我們現在都沒有什麼能讓你短時間內恢復的……"

"我們沒有,但別人有。"方昊天說道:"我剛才已經得知雪老城有人採到了一株萬年血雪蓮。只要我得到此物,只需一半就能讓我的身體恢復到全盛狀態。"

"那馬上去。"

柳凝雨一聽就站了起來,伸手就要拉方昊天。

至於方昊天就在她的身邊是如何得知此事,她沒有驚訝,因為方昊天擁有超強的感應力她是知道的。

當然,就算不知道她也不會多想,反正方昊天說了知道那就是知道,她不需要問。

不得不說,柳凝雨雖然實力現在也已經站到了蠻獸封境巔峰層次,是屬於巔峰人物的存在。可是她對方昊天仍然有著一種盲目。

因為喜歡而盲目。

也怪不得有人說戀愛中的女人是世上最愚蠢的人。此話說的有可能絕對,但若是你真喜歡那個人,確實會以他為中心,覺得他就是你的一切。

看到柳凝雨比他還要迫切的樣子,方昊天擺了擺手,微笑道:"我剛才也是無意中聽到有兩個傢伙談論此事,但並沒有提及那採蓮者在什麼地方,所以我們想找到對方可能需要花點時間。在找的過程中以免有其他的麻煩,比如說薛黑衣的人。所以我們最好喬裝打扮,改變樣子才行。"

"好。"

柳凝雨沒有任何的考慮,反正方昊天說什麼就是什麼,她當則轉身入房。房門關上后她的聲音傳出來:"你換好了衣服叫我。"

等方昊天叫她出來時,她臉上的薄紗消失。

這是她第一次不以薄紗蒙面示人。但方昊天知道,他此時看到的並不是她真實的臉。但不管是不是真的,在方昊天看來,她這張臉很驚艷,說是絕世美女並不為過。

可是更讓方昊天注意的是他對她真的有一種很熟悉很熟悉的感覺。於是他盯著她的臉,說道:"你真的給我有一種很熟悉很熟悉的感。 重生后我總想弄死九千歲

柳凝雨內心輕顫,表面上卻是淡若笑道:"我們又不是第一次見面,難道還不熟嗎?"

方昊天呵呵一笑:"也是……他已經換了一套黑色衣服,然後當著柳凝雨的面施展幻面術改變了樣子。

"我們從後面走。"

方昊天要自已從長椅子上下來。

柳凝雨還是伸手攙他,攙著他走到後面的那一個窗戶。

"我帶你下去。"

柳凝雨說道。

方昊天現在雖然能自行走路,但仍然艱辛。如強行提氣從三樓跳下去的話說不定會加重傷勢。

所以他也沒有逞強,點頭應下。

……既然改變了樣子,自然就不想被一些有心人看出身份,比如薛黑衣的人。

雪狼團是雪原中一個大勢力,要說雪老城中沒有雪狼團的人,方昊天和柳凝雨是怎麼也不會相信的。

既然為了掩飾身份,方昊天就不能再讓柳凝雨背著。

可是方昊天自已走路的話,距離短倒是沒什麼問題。但現在要找一個人,需要走的路可能很多,那就不能全由方昊天一個人走路了。

於是兩人扮成了情侶,手挽手走路。

方昊天開始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但柳凝雨表示不介意。

她介意什麼?

能如此光明正大挽著他的手,是她的一種幸福。哪怕現在是"扮情侶",她也心滿意足。

兩人緩步而行,像是夜晚出來散步的情侶。

如果盲目找,換了是別人在偌大的雪老城中找一個人無異於大海撈針。

但方昊天魂武感悟道意已經進入天人層次,擁有了萬米的大感應範圍能力,所以對他來說在一座城中找一個人並不難。更何況那採蓮者找到一株能起死回生,活肉生骨的萬年血雪蓮之事已經傳開,時不時都有人談論到此事,所以方昊天僅花了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便找到了那採蓮者的所在地。

https://tw.95zongcai.com/zc/38255/ 當然,從不少人的談論中,方昊天對那採蓮者找到萬年血雪蓮的事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

採蓮者名叫牛長青。他的父親是雪老城一家藥鋪的採藥人。一次爬上一面千丈懸崖峭壁的中間採藥時發現了萬年血雪蓮,因為一時激動便脫手摔下。當時竟然沒有死,是被採藥隊的人抬回到家裡才斷的氣。

他臨死前將此事告訴了當時只有四歲的牛長青兒子,希望他日後有能力就將那血雪蓮采了。他是採藥人,看得那血雪蓮年份許久,定能賣出一個好價錢。他兒子若有能力採到,日子便會無憂。

牛長青當時雖然僅是四歲,但卻將此事牢牢記住。今年已經十九歲。沒有人見他有拜過什麼師傅,也沒有人見過誰教他修鍊,但竟然也讓他成為了一名玄武者,擁有玄力境四重的修為。

這樣的修為在雪老城自然不算什麼,是弱小的不能再弱小的存在。但攀崖採藥卻沒問題。可是牛長青不傻,他知道以他的實力採回來也保不住那血雪蓮,打算等自已實力強大點再去採摘。

可是一件事卻讓他坐不住了! 胡成是一家名叫"百草堂"的藥鋪的大掌柜。

牛長青父親以前就是幫這家藥鋪採藥,所以牛長青很小的時候就認識胡成的女兒胡散枝,兩小經常在一起玩。

牛長青的母親早早去世,當他父親死後他孤苦一人在雪老城流浪,東討一口飯西討一碗粥過日子。若不是胡散枝暗中接應,牛長青可能不知道流浪到什麼地方或是早早餓死了。

牛長青活了下來。而且他摸索著修鍊在路邊撿到的那半本修鍊功法,居然讓他成為了一名玄武者。

成了玄武者,人也長得更加壯實,力氣也大。 鯤鵬吞噬系統 只是他不願意去給那些為富不良的大戶人家當看家護院什麼的,一直在城中干點苦力過日子。

雖說當苦力,但也算比以前當乞丐時有了安穩的日子。

隨著長大,牛長青和胡散枝由兩小無猜的好友漸生情愫變成了情侶。但因為胡成嫌棄牛長青只是一個貧窮的苦力,無人無物,牛長青和胡散枝只能暗中來往。

可前不久胡散枝告訴牛長青,說她父親要讓她給一大大幫派的幫主當妾。

牛長青頓時急了。可是他想娶胡散枝的話拿什麼娶?

牛長青想到了那一株萬年血雪蓮。於是他跑去跟胡成說他跟胡散枝兩情相愛,他要娶胡散枝,聘禮是一株萬年血雪蓮。

胡成當時根本沒想到牛長青能採到這種價值連城的稀世之物,為了打發他便應下、說牛長青要真能送上一株萬年血雪蓮就答應將胡散枝嫁給他。

結果牛長青將萬年血雪蓮採回來后胡成不但反悔不願意將胡散枝嫁給牛長青,不讓胡散枝再跟牛長青見面,居然還想將萬年血雪勞佔為據有。

幸好牛長青當時長了一個心眼,並沒有將萬年血雪蓮帶在身上,這才免了人財兩失。但此事卻被傳開了。

血雪蓮本就稀缺,萬年血雪蓮更是稀之又稀。

傳聞中,萬年血雪蓮只需服用一小片便能活肉生骨,再重的傷都能治好,這對武者來說是致命的誘惑。試問哪一個修武之人敢保證自已不會有受重傷的一天?

這段時間也正逢雪老城召開比武大會,武會薈聚。此事一傳開,馬上就有大量的高手尋找牛長青,上門索要萬年血雪蓮,將牛長青堵在了家裡。

也幸好這些高手中並不是人人都是強搶的主。其中有一個高手跟牛長青達成了協議。只要那高手能保護牛長青見到胡散枝見面,牛長青就將一半的萬年血雪蓮送給那高手,然後另一半送給胡散枝。

那高手實力彼強,連殺了十一個硬闖牛長青家的人後便無人再敢強闖。最終有他守在牛長青身邊,牛長青才活到現在。

但那高手卻也沒足夠的實力帶著牛長青闖出包圍圈帶他去跟胡散枝見面,於是乎現在雙方形成了對峙狀態。

那高手在牛長青的屋子裡守著,其他的高手則是在外面堵著。

今晚,上門索要萬年血雪蓮的人又多了一個病怏怏走路很慢的男子和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子。

男子正是方昊天,女子自然是柳凝雨。

要到牛長青的家就得先通過一條狹窄陰暗的巷子。

牛長青的家就在這條巷子的盡頭。

當方昊天和柳凝雨接近牛長青家門口不足三十米時,巷子右側那棟房子之頂突然有一道陰冷聲音響起:"兩位最好不要再向前走,不然的話可別怪我出手無情了。那株萬年血雪蓮我要定了,誰敢上前我就殺誰。"

方昊天和柳凝雨還沒回應,四周暗處就已經有數聲冷哼聲起,顯然對那人說的話不以為然或是表示憤怒。

嗖!

一道人影突然從上面飄身而下,正好站在了牛長青家門口正中。這是一名神情冷厲的中年人,手中長劍已經出銷。他正是剛才說話之人,先是目光緩緩的掃視了一圈四周然後才落到方昊天和柳凝雨的臉上。

"你的女伴很漂亮。"中年人一開口便對方昊天說道:"這樣的女子肯跟你,你應該好好珍惜。萬年血雪蓮雖然很珍貴,但她應該更珍貴,你不應該讓她喪命於此。"

方昊天和柳凝雨同時皺了一眉。他們不覺得眼前這個人是一付好心,對方是在威脅。而對方那種高高在上,有種說教也帶著威脅的口吻更讓兩人不喜。

柳凝雨冷笑:"滾,否則死!"

整條長巷的氣氛都一下子變得肅殺。

那中年人直接就動手了!

咻!

只見他身形微動就站到了柳凝雨的面前,長劍已經如毒蛇一般刺向柳凝雨的喉嚨。他的眼神透著憐憫:"若是在別的地方,像你這樣的美女我只會好好的疼愛,但萬年血雪蓮我勢在必得,所以只能殺……"

"殺了你。"

柳凝雨替中年人說話,然後她直接伸出手,兩隻手指將劍尖捏住。接著說道:"本想留你一命,但你剛才的話卻是自已找死。"

話音落下,她的手微微一震,中年人手中的劍一下了碎開。劍的碎塊倒射,全數射進了中年人身體。

中年人呆在當場,一臉不敢置信,嘴唇動了動就要說什麼。

咻!

柳凝雨手指輕彈,捏著的劍尖射進中年人的眉心,連對方最後說話的機會都不給。

撲通!

有著元陽境三重修為,今晚在這條長巷所有人的實力足可排名前三的中年人被輕易殺死。

長巷的肅殺氣氛一下子減弱九成,瑟瑟聲同乎同時響起,暗中不知道多少人在退後。

方昊天笑了笑,他知道柳凝雨此舉志在立威。不得不承認,她這威立的確實很夠。他說道:"從現在開始,誰動手就殺誰。"

他是對柳凝雨說,也是對暗中那些人的警告。

沒有人再阻攔,所以兩人通行無阻的站在了牛長青的大門口前。

"前輩,你只是元陽境五重的修為,不是我們的對手。"方昊天說道,"但沖你沒有強搶豪奪,反而守護牛長青這一點上,我們不殺你。牛長青答應給你一半萬年血雪蓮,那我只需要你那半的一半。"

一道蒼老的聲音傳出來:"我拼了這麼久的命,最後才得到一小半,你們一來就要一小半,憑什麼?"

方昊天輕笑道:"憑我們的實力。憑我們只要想就能殺你的實力,憑我們可以帶牛長青活著離開這裡去見到他心愛的女子。當然,你若願意跟著,你也能活著離開這裡。"

一年輕的聲音跟著就響起,是牛長青的聲音:"前輩,如果你也不是他們的對手,就答應給他們吧!"

蒼老聲音沉默了些許,說道:"我們如何信得過你們?"

"這個你沒有選擇。"方昊天說道:"但你應該知道,如果我們想將所有血雪蓮搶走的話,你覺得區區一道木門就能擋住我們嗎?"

房間里的人沉默許久。

一會,門"吱"的一聲打開,皮膚黝黑的牛長青探出頭來。

咻咻……!

他的頭剛探出,突然數十道寒光同時向他射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