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翹唇角微微一翹,「這事情,你不是早就看出來了嗎?」

容淵看著少女那半張臉,突然覺得,那個「丑」字是如此的礙眼。

「你臉上的這標記,你沒想過去掉嗎?」

連翹歪了歪腦袋,「想啊。只是,我暫時還打不過那個人,就留著好了,免得再受第二次罪。」

以南溪那傢伙的脾氣,真的很可能會抓住自己再來刻第二次的。

容淵面色微沉,不再說話,轉而將視線投到了那緩緩冒著泡的岩漿上。

連翹也沒有閑情搭理他,心內只暗暗地焦急。

火靈進去之後,一直沒有出來,這讓她不由得懷疑,自己是不是判斷錯誤了。

忽然,容淵皺起了眉頭,將目光投向了連翹的左邊。

連翹下意識地看了過去。

什麼也沒有。

「你在看什麼?」

容淵的臉上閃過一絲疑惑的神情,剛要扭頭,卻忽然察覺到了什麼,一把就將連翹拉進了自己的懷裡,「小心!」

然而,還是遲了。

連翹的小臉在剎那間變得通紅,雙眼翻白,竟然就這麼暈了過去。

容淵臉上的血色頓時便褪了個乾淨。

這還沒完,連翹的身體忽然便得滾燙,他們肢體接觸的地方甚至都傳來了一股烤肉味。

那火,燒的是容淵。

容淵的英俊的面容頓時便得異常扭曲,那水光蕩漾的桃花眼此刻也變得通紅。

可不知道為何,他卻死死地抱著連翹,怎麼也不肯鬆手,即便他的手掌,已經燒得脫了皮。

「放……開……」

昏迷的連翹忽然睜開眼睛,看著容淵扭曲的面容艱難地說道。

容淵抿唇,牙關緊咬,一言不發,抱著連翹就要轉身離開。

「轟——」

連翹身上的火焰頓時變得大了一倍,瞬間就將容淵的一頭黑髮燎去了一半。

「放我下來,不會……有事……信我……」連翹的面容也在扭曲,可即便如此,她的眼中,卻絲毫沒有一絲的痛苦。

容淵看著連翹的眼神,微微一怔,下意識地鬆了鬆手。

「刷!」

說時遲那時快,連翹的身體頓時如同射出去的箭,直接飛了出去,鑽入岩漿中消失不見。

容淵下意識地就想追,可剛撲到那平台邊緣,一個無形的薄膜便將他遠遠地彈飛。

他進不去!

「呀——」

容淵面色冷凝,手指卻顫抖著瘋狂地將全身的鬥氣全部輸出,直接打在了那層薄膜上。

https://tw.95zongcai.com/zc/9307/ 「轟!」

一道手臂粗的紫色雷電脫體而出,然而,下一秒,它突然就在空中發生了折射,直接轟擊在了容淵頭頂的岩石上。

頓時,幾大塊石頭就落了下來,隨之而來的,還有無數的細屑。

容淵沒有躲,下一秒,整個人就被那幾塊石頭砸倒在地,然後,那些被轟擊下來的石屑便將他的身體淹沒。

只有他知道,方才的那一下,他已經完全脫力,別說挪動了了,眨眼都變得一場費勁。

不知道過了多久,容淵終於艱難地扒開那一堆石頭,慢慢地爬了出來。

看了一眼那沒有絲毫動靜的岩漿池,容淵眼中光芒黯淡,將那醞釀許久的詭譎隱藏在深處。

連清理都沒心情,容淵就隨便找了一塊還算乾淨的地面,席地而坐,靜等結果。

而另一頭,岩漿池底下,連翹正盤膝而坐,身體隨著岩漿浮浮沉沉,一絲絲的火氣便轉入到了她的身體里。

連翹的面容沒有絲毫的輕鬆,依然糾結在一起,這種被動的吸收火氣,讓她痛苦不堪。

更讓她痛苦的,卻是腦海里的一場戰爭。

重生之六界尊主 火靈,還有一團透明火焰扭曲在一起,不停地在連翹的識海里翻滾。

連翹只能被動地費力將那些金色絲線給挪開。

火靈想要融入那透明火焰里,而透明火焰則千方百計地想要驅逐火靈。

這就好像一塊完整的磁鐵,從中分開以後,就很難再修復完全了。

而且,連翹隱隱察覺到,那透明火焰里,似乎還有著一個微弱的靈體。

「要我幫忙嗎?」連翹異常艱難地說道。

「嗚哇!」火靈頓時雀躍地叫了一聲,力量倍增,竟然又融進去了一分。

連翹卻猶豫了。

火靈竟然叫她用精神力鎮壓那透明火焰!

她剛才好不容易才將那些精神力給挪開,怎麼早點不說?

而且,連翹還有著另外一個顧忌。

精神力,太脆弱了,這透明火焰方才只是灼了一點點精神力,就讓她痛得立馬陷入昏厥。

還好她精神力強大,這才在容淵被燒死前睜開眼睛。

如果用精神力鎮壓,難免……

忽然,連翹想到了自己一直存放在記憶深處的一本馭火訣,《天機》!

《天機》修鍊成功,可盡收天下異火。

眼前這透明火焰,毫無疑問,是那《異火錄》上的幽冥詭火無疑了。

但是,她沒有忘記,第一次使用這馭火訣時,對火種的要求。

她那未成形的獸火,作為火種,實在是勉強,可眼前,如果火靈失敗了,毫無疑問,自己將會被燒得渣渣都不剩。

「嗚哇!」

火靈忽然慘叫一聲。

連翹頓時清醒,抬眸一看,頓時心急如焚。

火靈居然被擠出來了大半,只剩下一點點還在那幽冥詭火里。

來不及猶豫了!

連翹連忙捏出手勢,將那背誦了許多遍的口訣念了出來,她的指尖,漸漸地聚集出了一團金色的光芒。

連翹發現,自己挪到遠處的那些金色絲線,居然漸漸地聚集了過來,形成了一個金色光球。

這……竟然是一個收集精神力的口訣!

一團青火憑空出現在驚駭的連翹面前,不停地跳動著。

連翹不及多想,下意識地就將指尖的金色光球融進了青火里。

金色光球脫體,連翹頓時覺得一陣睏倦襲來。

「嗤嗤——」

微弱的聲音響起,連翹連忙強打著精神,將青火里的金色光球散開。

「噼啪——」

青火突然跳動了一下,然後,漸漸地就染上了一層金色,變得璀璨奪目。

而另一面,火靈的身體已經只剩下一絲還在裡面了!

「成敗在此一舉!」連翹凝眸,手掌一推,那金色火焰便閃電般地撲向了透明火焰,瞬間將其包裹住。

「吱——」

一聲慘呼,連翹終於露出了一絲微笑。

這聲音,是那透明火焰里傳來的,顯然是那個非常弱小的靈體受了嚴重的創傷。

火靈立刻抓住機會,只一瞬間,大半的身體便融合進去了。

隨著金色火焰越來越小,連翹發現,那被火靈融合了的部分火焰竟然已經變成了黑色。

而那炙熱的溫度,也隨著顏色的改變,便得陰冷飄忽。

「吱吱吱——」

那弱小靈體的聲音越來越小,終於在金色火焰消失的剎那,也銷聲匿跡。

火靈終於徹底地鑽了進去,那火焰也在瞬間便成了一團漆黑的火焰。

陰冷的氣息散發開了,將本來已經快要昏厥的連翹凍得一個激靈,瞬間清醒。

然而,還沒等連翹仔細觀察,那黑色火焰忽然漸漸變淡,然後,徹底消失不見。

但是連翹知道,它就在那裡。

忽然,連翹便感覺有什麼東西離開了自己的識海,順著經絡,鑽進了自己的丹田中。

「呼——」

連翹的視線也跟著轉移,這才發現,丹田裡充盈了紅色的鬥氣。

隨著那看不見的東西進入丹田,那些鬥氣竟然慢慢地褪了顏色,漸漸的,整個丹田竟猶如廢了一般,看不見任何的東西。

此刻如果有人來查探的話,只會覺得連翹身體半點鬥氣都沒有。

要不是感受到身體里的力量,連翹怕是也要被嚇一跳。

心念一動,紅色再現。

連翹頓時欣喜地睜開眼睛。

一睜眼,她便看到了滿眼的岩漿。

但是她卻沒有絲毫被灼燒的感覺。

仔細一看,她這才發現,緊貼著身體的地方,有一層淡淡的薄膜將那岩漿隔絕在外,保護著她的身體。

誘妃再嫁 顧不得欣賞這難得的奇景,連翹壓抑著自己的興奮,如同游泳一般,浮出了岩漿,目光慌亂地尋找著那個身影。

驀然,連翹轉身,剛好對上了那少年眼裡的淡淡欣喜。 飛身而起,連翹一身紅衣,如同火焰女神,踏著岩漿一步一步地走近石台。

容淵的眸中帶著淡淡的笑意,施施然地起身,長身而立。

「等我多久了?」連翹臉上笑意盈盈,心情極好。

容淵卻將目光定在了她的臉上,久久不能移開。

「怎麼了,臉上有花嗎?」連翹被看得有些發窘,下意識地伸手去摸了一把。

觸手光滑柔嫩。

「咦?」連翹頓時驚疑地從納戒中取出一面銅鏡,這才發現,臉上那個「丑」字,竟然不知何時已經消失無蹤。

就連那一直沒有完全消退的毒斑,也沒了蹤跡。

銅鏡中的少女唇紅齒白,梳著歸雲髻,面上未施粉黛,卻紅里透白,那秋水剪眸微微轉動,一縷靈動滿溢而出。

挑了挑如煙細眉,連翹將手中的銅鏡收起,並未露出多大的欣喜來,「本姑娘恢復容貌的時候,倒是蠻漂亮的嘛。」

容淵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方才的一絲驚艷也在此刻煙消雲散。

「你這容顏,可配不上你的臉皮。」

連翹彎了彎眸子,權當誇獎了,「我天生臉皮厚,倒是你,翩翩少年怎麼弄得一聲狼狽?地震了啊?」

瞥了一眼旁邊的那堆碎石,連翹調侃道。

「差不多吧。」容淵並不想多談,也完全沒有邀功的打算。

方才她突然的消失,在他心裡,確實如同地震一般,讓他驚惶。

連翹取出水囊來,想了想,又取出一套衣服來,「清理清理吧,這模樣,實在難看。」

也不知道是這岩漿的光芒太甚還是什麼原因,連翹似乎看到容淵的面容更加紅了幾分。

但是定睛一看,又沒有太多的異常。

「出去再說,這裡,太熱。」

連翹摸了摸已經開始發熱的水囊,點了點頭,與容淵並肩行了出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