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絕對是凶獸屆的恥辱!

火雲玉獅子瞅瞅墨九卿,再看看月千歡。只能安慰自己,好歹這個女人身上有股讓它感覺很舒服的力量。如果一直在她身邊,傷勢能癒合的更快。

火雲玉獅子想了很多,但實際實在眨眼兩下的功夫。

它微抬著斷腿,有些不舍的開口:「好吧。只要你們放過我,我可以帶你們去波莫山脈的藏寶地。那裡面的東西,對你們而言絕對是寶物。」

波莫山脈中的藏寶地?

月千歡詫異挑眉。她和墨九卿對視一眼。墨九卿冷戾開口:「什麼藏寶地。」

「是你們修士的墓地。你們闖進波莫山脈,我們只吃肉。對你們身上的東西不感興趣,所以都統一堆積到了一個地方。」

這樣形容起來,很像是破爛堆。毫無吸引人的地方。

火雲玉獅子支吾著,又修飾了一下開口:「那些修士多是被我們『王』級凶獸殺死的。所以,修為怎麼也是二階武皇或者三階武皇。」

潛台詞,比你們厲害那麼多。身上的東西,肯定更寶貴!

這樣,總能吸引月千歡和墨九卿,換它一條小命了吧?

「歡歡想去看看嗎?」墨九卿問月千歡,語氣溫柔。

月千歡眯眸思忖,她點點頭。「去瞧瞧。到時候要是沒什麼好東西,再殺了它也不遲。它落入咱們手中,還怕它跑了嗎?」

「好。那就這樣決定了。」

火雲玉獅子聞言,身體都僵硬了。

火雲玉獅子直勾勾盯著兩人,又說:「你們得發誓。我帶你們去藏寶洞,你們得放了我。」

「可以。」月千歡漫不經心開口:「只要你所言不假,我們可以放了你。但你騙我們的話,還是難逃一死。」

火雲玉獅子鼻息噴出火苗。它心底燃燒起熊熊怒火。它都屈尊降貴願意帶這兩個人去藏寶地了,他們竟然還想殺它?

咬牙切齒,火雲玉獅子低下頭。它暗暗想著,到時候它的傷勢肯定沒多大問題了。到時候它一定吃了他們,哼哼!

火雲玉獅子還不知它的想法,早就被月千歡和墨九卿一眼看穿。

勾勾手指頭,將火雲玉獅子隔空抓過來。月千歡提著它后脖子,勾唇冷笑開口:「現在,先帶我們去找豹尾墨麒麟。」

既然殺火雲玉獅子只有五五分的幾率。那他們就不能放過另一頭『王』級凶獸。誰知道錯過這一村,下次還能不能好運碰到身受重傷的王級凶獸。

對這個決定,火雲玉獅子是舉四爪贊成。它立馬指了個方向,「往那邊走,從山洞出去就能到達豹尾墨麒麟的領地。」

「好。」

他們剛準備要走。忽然腳步一頓,月千歡和墨九卿對視一眼,眸光暗沉。

凌天戒備,告訴他們有人來了!

月千歡冷哼,「沒想到來的還挺快的。」

她將火雲玉獅子丟進袖子里。「當個玩偶,別發出任何聲音。否則你的死活我們可不管。」 火雲玉獅子也察覺到有人來了。不像是月千歡和墨九卿悄無聲息進來,來者煞氣騰騰,實力強悍到並沒有因為有一頭『王』級凶獸就遮遮掩掩。

這足以證明,來人很強!

如果他們發現了它。火雲玉獅子絲毫不意外,月千歡他們可能把它丟出去解決麻煩。畢竟他們已經知道豹尾墨麒麟的下落了。

想到這兒,火雲玉獅子不禁後悔。早知道它就晚點說了。躲在月千歡袖子里,火雲玉獅子將自己變得更小,蜷縮起來減少存在感。

踏踏的腳步聲傳來。

一個人當先出現在月千歡他們視線中。

輕狂傲慢的聲音傳來,「找到你們了!你們以為用傀儡就能欺騙我嗎?簡直天真!我倒要看看是誰……」

聲音戛然而止。來人瞪大眼看著月千歡和墨九卿。

安靜的山洞中,清楚聽見吞咽口水的聲音。

然後那個聲音音量拔高:「月千歡!你在這兒。這個人又是誰?」

月千歡面色微冷,一雙眼眸更是冷漠看著來人。沒錯,來的就是幻靈族公西臣。

在公西臣之後,芷心他們走進來看到月千歡和墨九卿也是齊齊一愣。沒想到會在這兒碰上。

公西臣全然收起來剛剛話語里的張狂和傲慢。他兩隻眼睛閃閃發亮,盯著月千歡和墨九卿挪不開眼。「哇!」

沒想到還有跟月千歡一樣好看的人!雖然是個男人,但也很好看啊!

絕世武魂 要是能把他也納入收藏品中。他一定是幻靈族中的人生贏家!整個下三重還有誰能跟他比?

想著,公西臣激動的口水都要留下來了。

墨九卿看到公西臣的那一刻,眼神就冷了下來。 初戀被摧毀:總裁太霸道 再見公西臣直勾勾盯著他和月千歡垂涎的樣子,墨九卿身周黑氣翻滾,殺意錚錚。

這殺意驚人。三個傀儡護衛立馬散開護在公西臣身周。

公西臣有些驚訝,「你很厲害。你是誰?你怎麼跟月千歡在一起。你們是認識的嗎?」

「這跟你有什麼關係。」墨九卿鳳眸蘊含殺意。

眼見氣勢飆升,劍拔弩張起來。

月千歡忽然伸手握住墨九卿的手。頓了頓,墨九卿回頭看向她。「歡歡?」

讓我來。

月千歡沖墨九卿笑了笑。抬頭看向公西臣時,嘴角的笑容瞬間消失了。她開口:「公西臣,我們的關係沒必要告訴你。不過我們也不用瞞著任何人。他是我的男人,現在你還有什麼問題?」

「你們是一對!」公西臣瞪大眼。

芷心臉色一瞬間鐵青。他們竟然是一對!絕色妖孽,傾城無雙。這一對,簡直能令世間所有人妒忌。她也不例外。

唯有墨九卿,因月千歡的那句『我的男人』,心情分外的好~~

月千歡皺了皺眉,「公西臣,你們來此不是為了我們。而是想要找『王』級凶獸吧。」

月千歡故意沒說出火雲玉獅子的名字。她在詐公西臣他們知不知道火雲玉獅子。

「沒錯。我們追蹤王級凶獸而來。凶獸呢?你們看到在哪兒了嗎?」公西臣問。

「公西大人你何必問他們。一定是他們私吞了王級凶獸!」 這山洞其他地方他們都找遍了。只剩下這裡。現在過來除了地上還殘留有王級凶獸的鮮血,只有月千歡和墨九卿在這兒。

芷心臉色陰沉不定,她言語犀利刺耳。「公西大人,他們私吞了王級凶獸,現在還想騙我們呢。你可千萬別上當!」

「你們私吞了王級凶獸?」公西臣眨眨眼看著兩人。

月千歡握著墨九卿的手,慵懶靠在墨九卿胸膛前。她挑眉冷冷斜睨一眼芷心。芷心撞上她的目光,身體一僵沒忍住後退了兩步。停下回過神,頓時又惱羞成怒起來。

月千歡開口:「凡是得有證據,證據呢?」

「證據?你們在這兒難道還不是證據嗎!」芷心瞪著月千歡,「月千歡,我勸你乖乖交出王級凶獸。這可是公西大人的任務,你們這種卑賤的新生。不夠資格擁有王級凶獸。」

「閉嘴!我要你說話了嗎?」

「公西大人!」芷心不可思議的看著公西臣。

她沒想到,公西臣竟然會反過來呵斥她。難道不是他要來獵殺王級凶獸嗎?

芷心絕對想不到。問題出在,她低估了美色在公西臣心底的地位。美色當前,公西臣耐心非常好。

他看向月千歡他們開口:「王級凶獸沒了就沒了。還有另一頭。不過我也想知道,這裡的凶獸呢?你們能告訴我嗎?」

公西臣語氣是詢問,但也不失言語中冰冷的威脅。

「我們來時,王級凶獸已經不見了。我想是我們暴露了行蹤,讓王級凶獸有所察覺,所以逃了。」

「逃?這不可能!就憑你們兩,給王級凶獸塞牙齒縫都不夠。它怎麼可能會逃?」芷心反駁。

月千歡勾唇,輕蔑看著她。「既然王級凶獸不怕我們。為什麼不留下來,吃了我們?」

「這個……」

「我們給王級凶獸塞牙縫都不夠。又怎麼可能私吞王級凶獸?」

火雲玉獅子藏在月千歡袖子里聽著,它都驚呆了。這兩個人明明很兇殘的好嗎!它都被追殺的投降了。

「我……」芷心被堵的,臉都青了。

她說不出話來。被月千歡給套進了坑裡。

可芷心覺得自己沒有說錯,不過是個兩個新人,怎麼可能跟王級凶獸對抗?但她直覺告訴她,王級凶獸不見了,肯定跟他們有關!

她急忙看向公西臣。然而公西臣看都不看她,他摸摸下巴。「有道理。看來這王級凶獸是逃了,我們只能去追另一個人。」

「公西大人你就信了他們的話?!」

「不然呢?那你把王級凶獸找出來給我瞧瞧。」公西臣鄙夷看向芷心,芷心噎的說不出話來。

公西臣又看向月千歡他們,「月千歡,現在你們要跟我組隊嗎?我可以帶你們去找另一頭王級凶獸。等殺了它,我要獸丹。其他的隨便你們挑。」

王級凶獸渾身都是寶。公西臣這樣割讓,可以說很大方了。

芷心氣的胸膛急劇起伏。可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氣的直勾勾瞪著月千歡他們。

墨九卿正傳音,語氣傲慢邪佞。「歡歡,我們也要去找豹尾墨麒麟。避開他們有些困難。不如殺了他們。」 墨九卿想殺了他們。月千歡抬頭,目光落到公西臣身上。她又看了眼芷心兩人和後面的傀儡。

月千歡沉聲傳音,「殺他們可以。但我們底牌盡出,全力以赴才行。」

公西臣還不知月千歡和墨九卿已經在暗暗交流動手殺了他們。他面帶笑容,耐心等待兩人的回答。他有自信月千歡和墨九卿會答應他的!

有時候,有自信是好事。

月千歡深深看了公西臣一眼,她傳音。「暫時還是不要暴露實力。」

「好。聽歡歡你的。」墨九卿收斂殺意。

公西臣的邀請,月千歡並不打算答應。雖然他們也要去找豹尾墨麒麟,很有可能會和公西臣他們碰上。但那又怎麼樣?

月千歡開口:「公西臣,我不能答應你的邀請。」

「為什麼?」公西臣驚訝不解。

「我們也要王級凶獸的獸丹。最終獸丹歸誰,我們各憑本事。誰殺死王級凶獸,獸丹歸誰。」冷眸微眯,月千歡補充。「你們要搶,也儘管一試。」

「哈!你們好大的膽子。竟敢和公西大人爭搶獸丹?還有,你們以為你們是誰?就憑你們,也想殺王級凶獸?白日做夢,笑話!」芷心見縫插針,嘲諷說道。

墨九卿冷眸嗜血看向芷心。芷心瞬間身體僵硬,毛骨悚然的顫慄感爬上心頭。

墨九卿:「想要獸丹,各憑本事。是不是笑話,試試就知道了。」

「那我們就各憑本事!不過有句話你們可別不高興。」公西臣驕傲挺起胸膛,「有我在。那顆獸丹板上釘釘是我的。你們要是拒絕我的組隊邀請,到時候可是連王級凶獸身上一片鱗甲都分不到。」

公西臣說著,眼珠子直勾勾盯著月千歡和墨九卿。他在等月千歡他們收回那句話。

看在他們的美色上。只要他們收回去,他還是會大人不記小人過,仁慈的同意他們組隊。看吧!他們會知道,跟他組隊才是最好的選擇。

然而,公西臣註定失望了。

月千歡只丟下兩個寡淡的詞,「隨意。」

公西臣驚呆。這怎麼跟他想的不一樣。忍不住開口:「月千歡,你們真的以為就憑你們兩個一階武皇,就能殺了一頭『王』級凶獸?」

「沒錯。哪怕那頭王級凶獸身受重傷,也不是你們能對付的!」芷心狗腿的接著公西臣的話說。

「這就用不著你們擔心。外面夜深了,我們就在這裡休息。明早出發。你們隨意。」

「歡歡,來這裡。」墨九卿朝月千歡伸出手。

他貼心溫柔的在洞穴一角鋪上了毛毯,升起火堆。公西臣他們看去,只見毛毯上楠木小桌,美人榻,暖爐。一應物品,要啥有啥。

再看看他們自己。他們也準備了吃的用的,但是完全比不上墨九卿。一對比,他們像是貧民窟,那邊富麗堂皇,舒適的跟在家裡一樣。

公西臣一時心痛。跺跺腳,冷哼:「我們去另一邊。」

距離拉遠點,眼不見心不煩。但公西臣剋制不住,頻頻往月千歡他們那邊看。美色誤人啊! 公西臣的目光太過炙熱,難以忽視。芷心躲藏在他背後,用陰鷙妒忌的目光瞪著對面,就顯得隱晦多了。

不管是炙熱的,還是隱晦的。都被月千歡和墨九卿一一察覺,無所遁形。

月千歡手中捧著茶杯,慵懶靠在墨九卿懷裡。她懶散的抬了下眼皮,看向對面。「那個女人看起來,活像要吃了我們。」

「我並不認識她。」墨九卿沉眸。

「我也不認識。」月千歡聳聳肩,「所以我們什麼時候有仇了?」

「無關緊要的人而已。歡歡不用在她身上費心思。我們該想想明天怎麼甩掉那兩個人去找豹尾墨麒麟。還有這個東西怎麼處置。」

墨九卿鳳眸微眯,目光落到面前的暖爐上。他伸出手指在上面瞧了瞧。暖爐的蓋子往上頂了頂,似乎在抗議墨九卿的行為。

暖爐中沒有炭火,而是有一頭火雲玉獅子藏在裡面。

月千歡也看了眼暖爐,淡淡開口:「就讓它在裡面呆著吧。取了豹尾墨麒麟的獸丹,再處置它。」

「鐺鐺」暖爐蓋子碰撞出細微的聲音。

月千歡勾唇:「我知道,我們答應過你。但這是你沒有撒謊的前提下。帶我們去藏寶地,不能有任何差錯。」

暖爐不出聲了。

火雲玉獅子蜷縮著蹲在暖爐了。它變得太小,這暖爐內的空間對它而言就寬敞了一點。火雲玉獅子現在正在磨牙。

這兩個狡猾奸詐的人類!魔族!

不一會兒,火雲玉獅子停止了內心腹誹詛咒兩人的行為。它站起來,趴在暖爐的邊緣。一雙眼睛透過暖爐雕花鏤空的縫隙,看向月千歡和墨九卿。

墨九卿似有察覺,輕描淡寫的瞥了它一眼警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