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一旦掄在他們身上,那可不是靈氣護盾可以防護的。

別說他們那根本不算是護盾的一點點靈氣外蘊,就算真的是三階鬥士境的高手靈力外放產生的護盾,那也不夠看啊!

只是看看地上那被狼牙棒砸出來的一個又一個大坑,他們就能想象這個大個子的力氣有多大!就能想象這狼牙棒到底有多沉!

他們都在心裡猜測。

恐怕這個大個子在一階煉體階段,已經超過了一百層!

一百層啊!

那可是傳說中的超級勢力,對弟子門人的最高要求。注意,是到達一百層,而不是超過一百層!

一百層,

那是一道巨大的分水嶺!

對於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來說,是一輩子都不可能在一階煉體階段超過一百層的!

而如果那些大勢力,非要要求弟子煉體要超過一百層的話,那麼他們恐怕很難再招到弟子了……

可以想象,一百層以上的煉體者,那是多麼的珍貴!

別說別人,就算是此時的葉長龍,都是有些後悔了。

為什麼就不能再忍耐一下呢?

這可是一個在煉體階段可能超過一百層的人!

而且還是個毫無勢力的平民!

這樣的底層人,只要給他點好處,他就會為你賣命!是最好招攬的!

作為上位者,自己不計較他的頂撞,已經足以讓他覺得法外開恩了!

應該就會對自己感激涕零!

自己如果再忍忍,許之以地位,然後拿出實際的好處,再說些好話給足他面子。他肯定就哭著喊著給你效力啊!

這樣的天才如果能被自己掌握!

那自己以後的家主之路,豈不是會平坦很多!

至少多了一份與葉中原對抗的砝碼!

王府空房候嬌娘 試問,即使他葉中原天賦再好?能好到哪裡?

煉體百層以上啊!超越了那個分界線的男人!

整個葉家這樣的人物也沒幾個。

那被整個葉家傳頌為天才的葉菱兒的父母,不就是煉體超過了百層才如此受家族重視嗎!

即使那兩個人對家族事物從不關心,但是家裡的老傢伙還是想讓他們回來管理家族。

這就是武力的震懾力!對於家族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要是自己能收這樣一個人當手下!那豈不是說明自己更厲害?!

葉長龍在心裡幻想了數遍收服岳山的畫面!

只可惜

現在後悔已經完全來不及了。

離弦的箭是不可能再收回來的。

看著那還在戰鬥著的岳山,葉長龍心裡暗暗咬牙!

既然我得不到,那我也不能讓別人得到!

天才是嗎?那我就在他還未成長起來之前毀了他!

也絕不能便宜了別人!

葉長龍恨恨的咬著牙,右手輕輕抬起,跟在他身後的一位中年人往前邁出了半步,就要越眾而出。

「大哥且慢!」

遠處突然傳來一聲呼喊。兩道人影逐漸進入人們視野。

一個二十七八歲的青年,一身華麗長袍,手中卻拿一把摺扇,文雅又不失風度,如同一位算命先生,又有些柔弱的彷彿風吹即倒。

他走在前邊,正在加快腳步朝著葉長龍而來。剛剛那聲大哥正是他叫的。

在他身後跟著的是一位十七八歲的少年,俊朗帥氣,卻沒有一絲家族子弟的傲氣與輕狂。那般文質彬彬,讓人忍不住親近。

他跟在摺扇青年身後,目光看著的卻是遠處的葉菱兒。

這位正是葉菱兒的兄長,六少爺葉長空。

他在看著葉菱兒並無什麼大礙之後,鬆了一口氣,當看到那正在戰鬥的葉塵時,明顯微微一愣。

特別是看到葉塵一個人與兩位二階高手爭鬥,更是有些吃驚!

果然,這個人還是那般深不可測。

廢掉?簡直是個笑話。

優秀的人,永遠不會被埋沒,不管經歷什麼,會一直優秀。

更何況,這個人,又豈是一個優秀能夠形容。

看著葉塵的目光,不禁變的更加深邃。

雖然看上去葉塵是被葉家兩個高手壓制的毫無還手之力,完全沒有岳山那邊那麼暴力直接!

但是葉長空卻看得出來,那詭異的步伐,與他揮手間莫名其妙躲過兩位二階高手攻擊的手段,都表示他還一定未盡全力!

恐怕這個人全力出手,這兩位家族所謂的高手,早就完了。

想想五年前那個恐怖的少年。

即使真的他這三年毫無寸進。甚至後退了不少。

那也不是一些蝦兵蟹將可以對付的。

而這些細節的東西,卻是之前包括葉長龍在內,都沒有人發現的。

這說明葉長空這位六少爺,也是有些非同一般的天資!

只是他怎麼還會出現在這裡?還和葉長龍的侍衛打了起來。

葉長空有些疑惑。

他很了解葉塵這個人,即使是以前年少輕狂,視天下人為無物,他也是涵養很深的人,絕不會主動惹是生非。

眼睛瞥了一眼葉菱兒,葉長空心裡多少明白了點。

可是這禍,是自己這無法無天的妹妹惹起來的!

葉塵這是在為她擦屁股呢!

葉長空腦子不斷的轉著,也加快腳步跟著朝葉長龍走去。 葉長龍身後的中年人看到趕來的兩位少爺,用詢問的眼神看了一眼葉長龍。

葉長龍略作沉吟,揮揮手讓他暫且退下。

並且沖著遠處戰鬥的幾人抬了抬下巴。

然後就轉過身來,看向快步走來的兩個人。

那中年人退後一步,再次站在了葉長龍身後,接著微微拔劍,一道璀璨的劍芒直奔戰場!

這倒不是什麼攻擊手段,只是葉家真正高手的一種特殊命令。

看到這劍芒,還在戰鬥中的四個人連忙退下。

特別是與岳山對戰的兩個人,這要是再不下令,恐怕自己這二階高手的一世英名就真的要丟盡了!

岳山還想追上幾人戰鬥到底,虧著葉塵眼疾手快閃了過去攔住了他。

看到葉長空過來,葉菱兒當即就紅了眼圈,掉頭就迎著葉長空跑了過去。

看到兄長嚴厲的眼神,她像是個做了壞事的小孩一樣,低著頭不敢看葉長空,但是委屈的淚水卻在眼圈中打轉。

她對葉塵是懷著一些不一樣的感情的,所以有的時候會刻意的去注意一些東西。

但是對於自己的親哥哥,她卻是完全將自己釋放出來的了。根本就沒有一點掩飾。

父母常年不在身邊,她是跟著哥哥長大的。所以對於哥哥的依戀,遠超常人。甚至還要遠遠超過她的父母。

看看身邊眼圈通紅的葉菱兒。

根本不用詢問,大體情況葉長空也能猜到。所以直接喝令道:

「快去道歉!自己做了什麼你自己最清楚。該怎麼做也不用我再教你了!」

「我……我道歉了……」

葉菱兒低著頭,眼淚在眼圈裡打轉。

今天發生這些都是因為自己,要不是自己任性,怎麼會這樣?葉塵哥哥如果真廢了的話,那多危險啊?

想到這裡她就一陣后怕。心中更是懊悔不已。

那位摺扇青年看了之後,走過來伸手溺愛的揉了揉她的頭,悄悄在她耳邊說了一句:

「菱兒乖,先去後邊等著吧,一切都有二哥和哥哥在呢。我們會處理好的。放心吧。」

葉菱兒低埋著頭,微微點了兩下,哽咽著應了一聲:

「是,二哥。」

然後也不敢再看自己的哥哥,轉身朝著後方走去。

這位如同文人般的摺扇青年,正是葉家六位少爺中的二少爺葉長勝。

重生八零致富記 外界稱他為葉家第一智者!說他的智慧甚至已經超越了家族中的長輩。

對他的研究,甚至要超過葉長龍。

只見他三兩步來到葉長龍身邊,輕輕踮了踮腳,趴在葉長龍的耳朵上,悄聲耳語了幾句。

「當真?」

葉長龍本來還沉浸在對葉塵二人的仇恨中,結果卻因為葉長勝的話瞬間變了臉色。

葉長勝沉吟一下,再次附在他耳朵上又說了一陣。

葉長龍皺著眉頭,顯然也意識到了葉長勝所說之事非同小可。

卻是不知何事,讓他此時已經完全忘記了不遠處的葉塵與岳山。

葉長勝看看這位大哥,又看看不遠處的葉菱兒。略一思索,接著又輕聲說了一句什麼。

這次葉長龍直接控制不住叫出了聲來:

「什麼?連老祖宗都驚動出來了?會議什麼時間開始?」

「應該就在下午。」葉長勝認真的點點頭回應道。

「走!快回家族!」

葉長龍大手一揮,大踏步朝葉家方向走去。

哪裡還顧得上葉塵幾人的事。

那剛剛返回他身邊的四位侍衛其中一位剛想問葉長龍該怎麼處理葉塵等人,就被葉長龍身後跟著的那位中年人制止住了。

一行人也不敢再有耽擱,快跑幾步連忙跟上已經走出去數十米遠的葉長龍。

見這葉家大少爺走了,四周的人才都鬆了口氣。

這個人實在是太可怕了。

那種眼神,彷彿要擇人而噬!讓人心驚膽戰。

那四少爺五少爺也是在角落裡走了出來。

「二哥。」

兩人自知做錯了事,也不敢抬頭,來到葉長勝面前,低著頭叫了一聲。

而葉長勝卻是只看了他們一眼,點了下頭,一句話也沒說。

對於有的人,真的是多說一句話都是在浪費時間和生命。

對於他這樣的智者來說,對於人性,特別是自己從小長大的幾個兄弟,簡直是看得太透徹了。

與其此時對他們說教,還不如回去和他院子里的蝴蝶毛毛蟲什麼的聊聊天。

看著遠去的葉長龍,葉塵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直到葉長龍的身影消失,人群漸漸散去。葉塵才收回目光,走向那二位少爺。

「二哥,長空。」

葉塵向二人點了點頭,打個招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