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部尚書搖頭失笑:「吳太傅,下官並非懷疑太傅的能力,但新月帝國有百萬妖兵,以一當十,那就相當於千萬兵力,就算吳太傅有著過人之能,又如何能夠扭轉戰局?」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陰謀詭計都是沒用的,禮部尚書說得也有道理。

禮部尚書接著說道:「陛下、太后,微臣願意作為使者,先去探探新月帝國的口風,到時候對方有什麼條件,咱們也好討價還價,萬一新月帝國很好打發呢?試試總是沒有壞處的。」

雖說神隱率先發起議和有失顏面,但現在也不是考慮面子的時候了,而且慕容晴不願讓吳安到前線冒險,所以就同意了禮部尚書的提議:「那就有勞王大人了。」 退朝後,吳安心頭非常不是滋味,並非說慕容晴沒有支持他,吳安也知道慕容晴是考慮自己的安危才不讓他前往前線坐鎮的。

主要是好不容易把徐監國扳倒,什麼事情都走上了正軌,結果突然躥出來一個強大的新月帝國,把吳安的計劃全盤打亂,心頭難免是不舒服的。

太上掌門這幾天也滄桑了許多,畢竟太上宮經營這麼多年,全部押寶神隱王朝,結果神隱王朝被新月帝國欺負成這個樣子,所有心血都付諸流水,比吳安還慘。

吳安想著反正有太上宮墊背,心頭又莫名輕鬆起來。

呵,人吶。

等吳安回府,卻見門口有一行人等候,並非什麼陌生人,而是春秋十三重樓的南宮柔。

「小柔,你怎麼來了?」吳安招呼著眾人進府。

南宮柔面露憂色:「吳叔叔,我來是有重要事情要通知您,關於新月帝國的。」

春秋十三重樓的情報體系天下第一,連天子劍都不是對手,南宮柔神色凝重,必然查到了一些驚天秘密。

吳安不敢怠慢,屏退左右,將南宮柔帶到密室,這才問道:「到底什麼消息?」

南宮柔說道:「新月帝國的李慕雪,以往在神隱疆域搞小動作的時候就被我們重樓盯上,但他後來消失不見,重樓也就沒再注意他,算是我們的疏忽。」

「這次新月帝國異軍突起,取代北狄王朝,重新引起了重樓的注意,我們派了很多人手進入北域……」說到這兒,南宮柔的小臉有些白,她喝了一口茶水,繼續說道,「正如民間傳聞的那樣,北域已經淪為妖國,數以億萬計的妖魔充斥著大街小巷,如同平凡百姓一樣生活其中,朝堂之上,妖魔為臣。北域原本的人口,或被奴役,或被妖魔吞噬……」

吳安聽到這兒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強自振作心神,連忙問道:「李慕雪是瘋了嗎,他建立帝國,卻把治下百姓都殺了?」

沒有人,建立再強大的帝國也沒有意思,不合常理。

「這正是最可怕的一點。」南宮柔頓了頓,「李慕雪他本身就不是人。」

哪怕之前新月帝國派遣百萬妖兵進攻神隱,吳安和其他官員也都只認為是新月帝國培養的妖魔兵種,畢竟神隱王朝也養了不少妖獸,只是沒有這麼數量龐大,譬如鎮國神獸原則上來說也是妖魔嘛。

可南宮柔帶來的信息,說李慕雪本身就不是人,這讓吳安無比震撼。這中間有什麼差別呢?這麼說吧,倘若李慕雪是人,他飼養妖兵打仗,無非是為了成就自身的霸業,帝國與王朝的爭執,終究是人族之間的內鬥。失敗的一方只需要融入到勝利的一方即可,統治者換了,百姓們照舊過著原本的生活,。

但李慕雪不是人,他麾下的妖兵才是他的臣民,與神隱的爭鬥就上升成為了妖族與人族的種族戰爭,任何一方的獲勝都會以另一個種族的滅絕為代價。

南宮柔見吳安已經明白了事態的重要性,沒有再過多贅述,繼續說著關於李慕雪的信息:「我們深究過李慕雪的來源,因為北域淪為妖國,我們的人手也不好滲透,只能推出一個大概。」

「荒古大帝曾經一統荒域,建立了荒古帝國,其實荒古大帝本身沒有這麼強大的實力,他當時拉到了一支盟友,便是妖聖一族。」

「等到荒古大帝建立了荒古帝國,就將屠刀殺向自己的妖聖族盟友,那些妖魔被屠戮殆盡,只有極小部分逃走。史書都是勝利者書寫,所以這段歷史不為人知。」

「李慕雪,可能就是當初被荒古大帝背叛的妖聖族後裔。」

吳安聽完,苦澀不已,李慕雪覆滅北狄,成立新月帝國,然後又對神隱不宣而戰,擺明就是向全人族復仇而來的。荒古大帝背下的債,卻要讓幾千年後的人來償還,什麼破事啊。

至於李慕雪以前假借復辟荒古帝國的名義為禍荒域,不過是想讓人族內耗,以便於後續覆滅人族。

「那你們可有克制之法?」春秋十三重樓傳承悠久,說不定有什麼法子能對付這些妖魔,吳安連忙問道。

南宮柔苦笑著搖了搖頭:「妖族在暗中積蓄了數千年的力量,而人族在這期間不斷內耗,又失去了天境之上的傳承,沒有任何辦法戰勝他們。只能想辦法凝聚全荒域人族的力量,讓人族火種延續。如此浩劫之下,春秋十三重樓也不能置身事外,願意傾盡全力幫人族渡過難關。」

吳安打了個寒顫,春秋十三重樓見證了無數次的王朝更替、歷史變遷,現在卻得出這麼一個結論,認為只能想辦法讓人族火種延續而不是戰勝新月帝國。而且春秋十三重樓一直都是歷史的看客,現在卻願意出世幫助,可見事態已經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吳安又與南宮柔討論須臾,立刻進宮面聖,將李慕雪的事情說了,太后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但她對吳安無條件信任:「太傅認為要怎麼做?」

「神隱王朝,應該主動放棄大面積領土,縮短防線。妖族雖然強大,但其成長緩慢,只要我們抵住妖族前幾輪進攻,繁衍生息,就能以數量去消耗妖族,人族就可以延續。」吳安拿出了一張疆域圖,講解著應對策略。

慕容晴立刻傳書各大封國,要求放棄原本的疆域,組建新的防線。

「對了,禮部尚書出發了嗎?得把他們追回來。」吳安忽然想到了禮部尚書去當議和大使了,提了一句。

慕容晴眉頭一蹙:「妾身這就派人去把禮部尚書追回來。」

話說禮部尚書帶著使節車隊一路狂奔,一點都沒有戰敗國的沮喪,反而有些興高采烈。畢竟一旦議和成功,禮部尚書就立下了大功,實在不行,禮部尚書覺得自己也可以投靠新月帝國,到時候在新月帝國那邊賣主求榮,同樣能成為高官,百利而無一害啊。

萌妻擒拿酷總裁 不多時,帝都方向追上來了一支人馬:「禮部尚書,太后懿旨取消出使新月帝國,立刻返回帝都。」

禮部尚書接過懿旨看了看,面露不悅,心道慕容晴那傻娘們到底在想什麼啊?仔細一打聽,聽說是吳安勸說的太后,禮部尚書嘴都氣歪了:「太傅撈不著這個功勞,就知道在背後傷人。」

禮部尚書覺得吳安在阻他前程,惡向膽邊生,直接下令將傳旨官殺了,隨後越發迅速的向著新月帝國行去。 話說回來,傳旨官沒有死透,躺了一會兒活了過來,捂著傷口連忙返回帝都稟報情況。

慕容晴氣不過,就要派金吾衛去追殺那禮部尚書,吳安在旁邊說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

「縱容禮部尚書叛投新月帝國成功,勢必會讓其他官員升起二心……」慕容晴有些遲疑。

吳安嘆息一聲:「我倒希望他能成功。」

按照春秋十三重樓提供的線索,新月帝國妖魔當道,朝堂上沒有一個人類大臣,難道北狄王朝就全是錚錚鐵骨的硬漢嗎?肯定有人選擇投靠新月帝國,但新月帝國沒有接受,屠殺了所有人類,實施的是滅種政策。

吳安讓這禮部尚書回來,就是不想他去送死,結果這禮部尚書不領情,那就怪不得誰了。

……

神隱王朝的新命令已經下發,各個封國動員起來,開始遷移,就在這個期間,王朝的禮部尚書披荊斬棘,終於來到了新月帝國的疆域。

遙遙看見一支敵軍隊伍,禮部尚書就像看見親人似的搖旗吶喊:「嘿,對面的小哥看過來!」

敵軍隊伍發現禮部尚書,呼嘯趕來,等靠近之後,禮部尚書發覺這支敵軍並非人類,而是一群狼頭人身的妖魔,可現在騎虎難下,禮部尚書只好說道:「我是神隱王朝的使臣,想要求見新月帝王,這些是我們帶來的誠意。」

禮部尚書帶了一支車隊,裝著大量的金銀珠寶,禮部尚書正想詳細介紹這些珍寶時,那些狼頭人身的妖兵直接撲了過來,將禮部尚書及其隨從撲倒在地,就地啃食。

禮部尚書被啃食的時候還在痛吼掙扎:「兩國交戰不殺來使,我要見新月帝王,我要為新月帝王效命……」

暗地裡有不少雙眼睛盯著這禮部尚書,既有來自封國的王族,也有神隱王朝的權貴。

神隱王朝先前要求封國放棄領土,凝聚力量縮小防線,拱衛王朝直轄地,那些封國起先磨磨唧唧的。現在親眼看見禮部尚書一行人被妖兵啃食,王公貴族終於明白人類沒有了退路,帶著百姓迅速向王朝直轄地匯聚,一天的效率抵得上過去十天。

慕容晴也明白吳安為何要放禮部尚書走了,完全是殺雞儆猴嘛。

一個月後,出雲國和真武國最先帶著民眾撤退到神隱王朝劃定的區域布置防線,吳安來神隱王朝一年有餘了,再也忍不住思念之情,當即放下手中事務,來到了出雲國區域。

新劃定的出雲國區域很大,足以容納億萬的出雲國百姓居住和耕種,雲從龍身為國主,卻沒有半點架子,正領頭幫老百姓蓋房子,一年不見,雲從龍留了鬍鬚,看起來成熟穩重了不少。

吳安將一塊木材遞了過去,雲從龍起先沒注意,繼續釘著房子,忽然反應過來是吳安,愣了許久,上前就搗了吳安一拳:「吳老魔,你丫不是追求長生之道嗎,結果到神隱王朝就當了太傅,怎麼的,本王可有對不起你的地方?」

吳安揉著胸口,面色訕訕,他拋棄了出雲國,來神隱王朝做官,的確不厚道:「有些難言之隱,一時半會兒也說不清。」

雲從龍就發個牢騷,也不是真的生氣,和吳安來了個熊抱:「這次你回來,一定得多住幾天。」

吳安笑道:「行,到時候你別攆我。」

這時余花娘提著一籃子吃的來探班,看到吳安后也是驚訝不已:「吳安,你什麼時候過來的?」

「喲花娘嫂子啊,好久不見。」吳安想到當初安寧城瘟疫,和余花娘的認識過程跟拍恐怖片似的,也是感慨莫名。

敘了會舊,余花娘打開籃子,她說道:「還沒吃飯吧,我做了些餃子,不嫌棄的話一起吃吧。」

「好嘞!」吳安也不客氣,徒手抓了幾個餃子就吃了,邊吃邊讚歎:「想這一口好久了,真是好吃不過餃子,好玩不過嫂子……」

吳安話未說完就被雲從龍黑著臉拎走了:「吳老魔,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啊,大舅哥的便宜也敢占?」

以前開玩笑無可厚非,但自從雲霓裳和雲從龍親兄妹相認,雲從龍可就是吳安的大舅哥了,吳安氣勢一弱:「我就是誇餃子好吃。」

「滾一邊去,找你自己媳婦兒玩去。」雲從龍攆走了吳安,看來早就忘記先前說留吳安多住幾天的話了。

「真是個不講信用的男人。」吳安笑罵了一句,嘆息離去。

雲從龍回來,繼續吃著自家媳婦兒包的餃子,嘴裡還罵罵咧咧的,若是不把吳安趕走,他哪夠吃啊。

吃著吃著,雲從龍在盤子里找到一粒丹藥,他拿在手中打量許久,呼吸突然急促起來,因為這粒丹藥,叫做化生丹。

傳說化生丹能將妖物褪去妖體,變為人身。余花娘是幾百年前的屍妖,雖說雲從龍不嫌棄,但余花娘卻總是自卑不是一個正常的女子,因此一直不答應與雲從龍成婚。

但若有了這化生丹,這一切都不是問題了,雲從龍看著吳安離開的方向,眼中淚如泉湧:「你大爺的,放餃子里做啥,若不是我眼尖,差點被我吃了……」

吳安背著手,優哉游哉,其實那化生丹也沒有傳說中的那般神奇,將妖物變成人是不可能的,但讓余花娘能生孩子是沒問題的。吳安一路走馬觀花,查看出雲國百姓新建的城市,不多時就來到了玄天宗的宗門駐地。

如今的玄天宗,已經成為了出雲國的鎮國之宗,可能高手少了點,但有出雲國的扶持,實力還是不錯的,宗主雲霓裳已是天境高手,在出雲國的江湖上更是闖出了霓裳仙子的美名。

吳安正要進入玄天宗的駐地,背後有個聲音酸溜溜的:「老娘猜得果然沒錯,你當真先到玄天宗了。」

吳安心頭一動,轉身就將身後的女孩攬在懷裡,聲音溫柔道:「其實這是對你的測驗,你果然找到我了,沒有讓我失望。」

李文嫣坐鎮麒麟衛,自然能夠輕易發現吳安的蹤跡。

李文嫣本來有些氣呼呼的,被吳安這麼一說又有些高興起來,她把頭靠在吳安懷裡:「就喜歡你這無皮無臉的樣子。」 十二封國和王朝軍慢慢構築了新的防線,新月帝國的妖族大軍進攻過幾次,但都被神隱聯軍防線一一擊退,甚至還殺了不少妖兵,百姓們緊繃的心態放鬆下來,在新的環境下繼續生活。

世界沒有吳安也會正常運轉,吳安就在出雲國的駐地住下,上午睡玄天宗,下午睡麒麟衛,為人族的繁衍生息做貢獻啊!

本以為這樣的安穩日子會持續很久,不曾想妖族大軍增加了很多新的妖魔——根莖發達的樹妖從地底偷襲,力量巨大的象妖和牛頭妖以蠻力撞毀防禦工事,速度敏捷的虎狼妖魔突襲暗殺,蛇蟲類妖魔見縫插針常常越過防線傷害平民……

各式各樣的妖魔都出現在了戰場,看來新月帝國也知道需要速戰速決,不想和人族長期消耗,所以妖兵傾巢而出,晝夜不息的進攻聯軍防線。

聯軍損耗加劇,保守估計每天都有十幾萬正規軍犧牲,為了讓正規軍的數量保持在安全線上,聯軍不得已將還未訓練好的新兵、江湖高手派上戰場,以自殺式的消耗來抵禦妖族大軍的進攻。

除了戰士們拚命,防線內的百姓們也不遺餘力的支援著戰爭,或捐獻物資,或幫將士們縫補衣裳,做著力所能及的事情。

可就算萬眾一心,沒有人知道聯軍防線還能堅持多久。

這樣的情況下吳安也不可能安然休假了,他到防線上看過,吳安經歷過南北戰爭,卻也被現在的種族戰爭震撼,地面上妖魔和聯軍的屍體交織在一起,分不清誰是誰的,紅色的人血和綠色的妖血並不相融,但條條血線纏繞在一起,好似延續著生前的戰鬥。

短暫的中場休息后,無盡的妖魔踩著同類的屍體再次向聯軍防線發起衝鋒,神隱聯軍箭雨傾盆,射倒一批妖魔,但更多的妖魔躍上城牆……

防線就像絞肉機一般,不管是人族妖族,男人女人,高手普通人,統統絞碎成肉醬。

吳安看過一場戰鬥,就再也吃不下半點肉食,實在餓了,喝點稀粥果腹。

他也重新投入工作,指揮聯軍作戰,可在這樣的戰爭規模下,任何戰術陰謀都是沒有意義的,有吳安或者沒有吳安結果都一樣。

如此過了半個月,抽獎輪盤又一次刷新了,吳安抱著一絲希望查看獎品,想要看看有沒有東西能結束這場戰爭。

但很可惜,依舊沒有什麼能停止戰爭的物品,吳安失望著準備關掉系統,忽然眉頭一蹙,盯著一個叫做化形卡的道具若有所思。

這個化形卡沒有特別逆天的作用,只能讓使用者改變形象,類似於易容,不過化形卡的效果是從根源上發生改變的,無法復原。

吳安忽然想到一個計劃,當即跑去找到雲霓裳,纏綿了三天,在無量佛體和修鍊資源雙重作用下,吳安突破天境六階,獲得了等級獎勵抽獎命中符,然後鎖定獎項,成功抽到了化形卡。

吳安的計劃便是使用化形卡這個道具,將自己變成一個妖族,然後打入新月帝國內部。不是說以此活命,而是吳安覺得自己的惹禍能力必然會給新月帝國帶來災難性的後果,只要自己足夠努力,人族的壓力必然減輕,甚至可以擺脫滅種危機。

只是吳安一旦成為妖魔,他這輩子都不可能重新變回人身了。吳安也想過用人皮面具假裝妖魔,但身上一點妖氣都沒有,很容易被識破,所以只能用化形卡,讓自己脫胎換骨,成為一個徹頭徹尾的妖魔。

吳安思前想後,下定決心還是要去做,畢竟不這麼做,人族可能就會被妖族滅絕,到時候自己的朋友、愛人都會死,吳安必須背水一戰。

只是在這之前吳安覺得有責任告訴李文嫣和雲霓裳:「我研製了一種丹藥,可以讓我變成妖魔,我想藉此打入敵後,伺機破壞。」

李文嫣和雲霓裳從來不會反對吳安的決定,但她們想要和吳安一同前往,也好有個照應什麼的:「吳安,我們也想去。」

吳安倒是想帶二人一起去,畢竟扮作妖魔打入敵後比在這裡安全多了,而且把雲霓裳和李文嫣變成兔女郎什麼的一定很可愛。只可惜吳安只有一張化形卡。

吳安嘆息道:「那種丹藥我只練成了一粒。」

雲霓裳和李文嫣無奈,只好叮囑吳安萬事小心,吳安應了一聲,準備動用化形卡,可他一想到自己即將成為妖魔,有些事情不做就太過遺憾了。

所以吳安又對李文嫣和雲霓裳說了句悄悄話,二女臉色一紅,嚴厲拒絕。但又想到吳安此行一去,險象環生,覺得還是應該滿足一下,二女相視一眼,便乖乖鑽到被窩裡了。

吳安激動得渾身發抖,可算有機會大被同眠了,他嗷了一嗓子就撲了過去,此處省略好幾個時辰。

吳安意猶未盡,但他得走了,便發動了化形卡,與此同時吳安問道:「兩位娘子,你們覺得哪種妖魔形象好一點?」

兩位佳人有些乏力,而且想著先前的出格舉動尤為羞赧,聲如蚊蚋道:「你喜歡就好。」

吳安琢磨著,要說妖魔當中最帥的,肯定是齊天大聖孫悟空啊,那可是吳安的偶像,吳安發動化形卡,準備變成一隻猴妖,結果發現化形卡並不是說你想變什麼就能變什麼的,只預設了幾種形象給你選擇——機器貓,凹凸曼,互擼娃等等,吳安看了只想罵娘,這樣會被妖魔嫌棄的好吧?

看來看去,只有個豬頭的形象勉強符合妖魔,我擦,豬八戒啊?

吳安不想當豬八戒,所以他就不準備去了,可兩個嬌滴滴的媳婦兒一副鼓勵支持的神色,吳安便宜都佔了,又不好意思打退堂鼓。

加上人族實在迫在眉睫,吳安只好含淚選中了那豬頭,發動了化形卡。

光華一閃,吳安變成了一顆大豬頭,嚇得李文嫣和雲霓裳花容失色:「好大一隻豬啊!」

吳安心頭滴血,不過能嚇到兩個媳婦兒說明變形是成功的,他摸了摸自己的豬鼻子:「兩位娘子,咱們最後親一個,為夫就要走了。」

二女那是打死都不讓現在的吳安親的,把吳安推出了房間:「夫君一路順風!」 吳安來到了出雲國防線的西面,這裡妖魔稀少,守衛也不多,吳安準備從這個口子離去。

離去前,他回頭看了一眼當今的神隱王朝,心頭有些放心不下,只願自己離去的這些時間,人族防線能夠堅持住。

另外,吳安除了和李文嫣、雲霓裳打了個招呼,其他朋友都不會知道吳安的離去,吳安怕這一走,有的人就再也見不到了。

但他不能去一一辭行,畢竟此次行動需要保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不然妖魔那邊探查到自己變成豬妖,所有付出都會功虧一簣,所以吳安只能不辭而別。

吳安又仔細感知了一下自己的妖魔體質,他面露苦澀,化形卡只讓自己變成了豬妖,卻並沒有將玄士的修為轉化為同等的妖力,換句話說,在妖魔眼中吳安妖氣薄弱只能算一頭實力墊底的妖物,這給他的滲透行動帶來了一定的阻礙,當然,他的玄士修為也還在,只是不得輕易使用,否則就會被其他妖魔發現吳安這不倫不類的東西,遭到群起攻之。

吳安也想過把小倉鼠這凶獸中的凶獸帶著一起上路,就算後面行動失敗也不至於有生命危險,但小倉鼠和那四爪真龍天天膩在一起,像找到了真愛似的,怎麼都哄騙不來,吳安都有些吃醋了。

「哎……」吳安嘆息一聲,他摒棄了自己腦海里的胡思亂想,這一步終究是要跨出去的。

就在吳安即將離開人族防線時,一聲爆喝傳來:「防線外面危險,速速退回。」

棄女多謀 一支甲胄軍士刷拉拉開來,這是防線的巡邏軍士,因為吳安胡思亂想耽擱了時間,被巡邏軍士碰上。

領頭的那名將領吳安也不陌生,當年青州的戍邊將領常士忠,後來被吳安提拔為青州牧。

吳安回頭看了一眼,沒作理會,跳出了防線,向著北方飛縱,常士忠等人大驚,當即展開追擊:「站住,否則格殺勿論!」

吳安如今的玄士修為在天境六階,差不多整個神隱王朝都能排進前百,又專註於逃命的身法,常士忠那哪能追上。

不過人族善於製造各類寶器,常士忠攆不上,就下令放神機弩射殺吳安。神機弩威力巨大,只需要投入一點點玄力,就能發揮超強的殺傷力,人族能夠抵禦龐大的妖魔,很大程度上依靠了這神機弩。

吳安感受著身後的箭雨,心頭苦澀,自己若是動用冰魄神劍或者虛空拳什麼的阻擋箭雨,真實身份就會泄露,不利於後續行動,所以吳安只能硬著頭皮,左突右閃,避讓箭雨,顯得狼狽不堪。

忽然,一道利箭將吳安的頭巾射飛,露出了他碩大的豬頭,常士忠大吼一聲:「是妖魔,不能讓他逃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