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牧卻已經來不及看背後的那道爆發出最絢爛金色光暈的雲團,他已經著急的帶著小禾,用金丹境的境界,滑水行走,如同在結實的冰面上溜冰一樣,在渾濁又鬆軟的水面上,滑水而行,去找小禾的娘。

雨還是太大了,根本找不到人。

「小仇,尋寶符咒!」

還是要用神通。

「是,主人。」

石牧是見過小禾的娘的,那麼,尋寶符咒,就可以也用來尋找小禾的娘了。

尋寶符咒,從來就沒有讓石牧失望過。

這回也是一樣。

漆黑的雨幕之中,一道閃爍著巨大亮光的棋子標誌,標示了小禾的娘的地點。

那是,一道往運河排水的水溝里。

「危險!」

石牧趕緊抱著小禾,快速滑水往那裡趕去。

這場暴雨,幾十年一遇,小禾的娘,也都沒有想到,洪水會下來的這麼急。

等到她在扒開田堤的時候,突如其來的洪水,一下就是把她衝倒了。

水勢太急,她就算是一個大人,都不能夠再站起來了。

就這樣,只能夠被洪水,從水田裡,直接衝到了這個往運河排水的土溝里。

本來,土溝不大的。

現在,土溝已經被洪水沖刷的很大了。

但是,也因為此,讓她幸運的可以抓住被洪水沖刷出來的大樹的樹根,暫時可以支持住,沒有讓她直接就是被沖入運河之中,然後性命就是沒了。

還有幾個鄉親,也是跟她一樣,心裡捨不得水田,所以出來扒堤放水,然後,也跟她一樣,被洪水沖走了。

這些人,就這樣在她面前,一下就是消失在漆黑一片的水面之上,什麼也看不到了。

這會兒,小禾的娘,李秀秀,可顧不得害怕,擔心別人。

被洪水衝來的樹枝雜物,不斷的沖刷著她的身子。

樹枝雜物,砸的她的身子好痛。

衣服,也早就被撕扯開了。

皮肉,也早已經被劃出傷口了。

但是,這會兒,她依舊是拼了命的在拽住樹枝。

她早就該放手,乾脆讓自己淹死算了,這樣就不用再受苦了。

但是,她是放心不下女兒啊。

她死了,女兒一個人,還要怎麼活啊。

早知道會是這個結果,那天,還不如把小禾送給那個好心的石家人家呢。讓人家好好待小禾。

現在,她要是死了,小禾就一個人了,她還小,沒有了爹娘,誰人會管她死活啊。

她拼了命的拽住樹根,想要活下去。

但是,畢竟是一個女人,體力早就透支,此刻已經是在靠著精神在支撐了。

精神的力量也是有限的,樹根的承受程度也是有限的,此刻,她已經無力回天了。

一股大浪衝來,終於要帶走了她。

李秀秀一下絕望,放心不下的在洪水之中大喊著女兒的名字:「小禾!小禾!」

沒有喊到第三聲,突然一隻大手,牢牢的把她從洪水裡給拽住,把她從被衝擊的洪水之中,給救了下來。

「娘!」

與此同時,一個熟悉的小聲音,也讓李秀秀激動的不敢相信。

「小禾!」

女兒沒事,真是太好了。

一道金光光團,漸漸也把她籠罩在光團之中,這下,她終於看清女兒的容顏了,也看到了抱著她女兒的人,就是那天那好心人家的公子,已經離開定城的那位少爺。

不知道他怎麼又回來了。

「娘,你流血了。」小禾伸手摸了摸娘的胸口。

感覺到疼,借著金光亮光,小禾的娘,才是發現她自己,身上跟沒有穿著衣服一樣了。

因為洪水沖刷,上半身的衣裳,早就被沖刷成布條,然後衣不蔽體了。

現在的她,就是裸著上身在小禾和那位公子的眼前了。

在微亮金光的照耀之下,她一個年輕婦人的結實又白皙的上半身,一覽無遺。

相信,那位公子,也是早就看到了。

這讓李秀秀非常緊張,不過這會兒,能夠活著見到女兒,比起身子被人給看了,根本無關重要了。

李秀秀故作不在意的,只是伸手從石牧的懷裡,抱走了小禾,然後抱在了她的懷裡,這樣,多少,能夠遮擋一下自己此刻衣不蔽體的尷尬。

「救命,救命啊!」

在洪水裡,還有人的呼救聲。

石牧二話不說,直接又讓小仇,用尋寶符咒,把這些人都給從洪水中給救了出來。

石牧知道他救不到所有的人,但是,既然遇到了,那麼能救幾個,就救幾個。

神通救人,就方便多了。

囂張老公無敵妻 又多救了幾人,這會兒,緩雨符的效果,也終於明顯了。

瓢潑大雨,開始不見了,綿柔的細雨,開始出現了。

雨小了!

驚慌未定的水邊居住的小農們,都是高興的敲著瓦罐,激動相告,雨小了。

雨開始小了,就會讓人覺得,有得救的希望了。

大河東流,只要雨勢開始減小,洪水的猛烈勢頭,就有機會跟著排水下去了。

他們,也就有機會得救了。

石牧帶著小禾娘倆回到她們的家。

屋裡的水,還在慢慢上漲。

不過,這是因為洪水水位有延後性的緣故。

讓洪水的洪峰過去,之後的水位,就會開始下來了。

外面的雨,已經在減小,暴雨之聲,也沒有了。

夜,又可以聽見外面的聲音了。

不過,這反倒更加讓人揪心了。

因為,不時聽到有房屋倒塌的聲音。

這些小民小戶,住的都是土坯房子,這種房子,最怕水泡。

水一泡,土坯牆就會變得鬆軟,說倒就會倒。

會沒有任何預兆的,轟然一下就是倒塌,人就會被砸倒在裡面。

聽到房子倒塌的聲音,石牧立即一下揪心,然後馬上對小禾母女道了:「你們兩個先在屋子裡呆著,不要亂走了。小禾有護身符,就算是屋子塌了,也不會砸到你們。我去外面救人。」

說完,石牧就是人著急的衝出門去了。

小禾的娘,都沒有來的及說上一句話。 「小禾,這位少爺不是已經走了嗎?怎麼會又突然回來,救了你。」得救了,劫後餘生的李秀秀心疼女兒不已的跟她說話。

差點就是要跟她天人永隔了,怎麼能夠不怕。

小禾很是激動的跟娘比劃道:「大哥哥說過,只要我有危險了,他就會出現救我。娘出去,一直沒有回來,我害怕,就喊了大哥哥。大哥哥一下就是回來了,抱著我,出去找娘了。」

聽了女兒的話,李秀秀也還是一頭霧水,還是不知道石牧是怎麼回來的。

不過,女兒還小,能夠把話說得這樣清楚,就已經是很難得了。

她不會多奢求了。

只是高興的抱著女兒,哭了起來,高興她還能夠抱著女兒。

小禾家附近的鄉親,還有不少認得石牧這個富貴人家少爺的。

這回,她們有人的房屋倒塌,有人被埋在裡面,都是石牧猶如天神一般,彈指一揮間,就是給救的。

還有一個那天也跟小晴兒一起做遊戲的小孩子,被砸傷的非常重,她的家人,都以為她已經死了。

可是,石牧還是使用神通,把她救了回來。

這讓那家人,簡直就是把石牧當做了天上專門救苦救難的神仙。

雨勢減小,已經有一會兒了,洪水漲了一下,現在終於開始見退了。

原本到腰的洪水,現在開始退到大腿根了,雖然還是很深,可是對這些靠天吃飯的百姓而言,只要看得見洪水退去,就會覺得是看到希望了。

洪水開始退了,石牧也就放心了,叮囑他們一番,小心自救,然後便是先回來小禾家這裡來了。

「大姐,家裡發水了,先到我那裡住一晚吧。」石牧進來,對小禾的娘道了。

小禾的娘,已經換上了衣服,面對石牧時,也可以從容一些,不用那麼尷尬了。

雖然身子已經被石牧給看了,不過,受石牧救命之恩,她不會跟石牧計較。

只是會知道避嫌的跟石牧道了:「多謝公子搭救。不過,去公子那裡,就不用了。俺們娘倆,就留在家裡就行了。家裡還有一些吃的。洪水也在退了。」

石牧明白,這是她們娘倆不想打擾人的想法。

石牧笑著對她們道了:「就過去住一晚上就行了,明天,你們再回來。我有神通送你們過去,來回不麻煩的。就這樣決定了,你不要多說了。小禾,來,咱們走,我帶著你去見小晴兒。」

不由分說,石牧一下抱著小禾,伸手拽著這李秀秀,直接就是用了飛天符,回去他停靠在保城運河碼頭的樓船之上。

石牧回來了,一眾妻妾都在等著了。

娘和妹妹,也在等著。

見到小晴兒這麼晚,為了等他,還沒有睡,真的是為難這還小的妹妹了。

石牧一回來,看到妹妹,馬上就是笑著對妹妹道了:「小晴兒,看,我把誰給帶來了。是小禾。」

「小禾!哥哥把你帶來了!」見到小禾,石晴兒一下就是高興起來了。

小禾面對小晴兒,很羞澀,但是,卻主動伸手,拉住了小晴兒的手,然後開心的望起了石牧。

石牧笑著,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然後對她道了:「去跟小晴兒,去外面玩去吧。」

「走。」小晴兒已經開心的拉著小禾,去看她的房間了。

復仇千金:奪吻1001夜 石牧也順帶著跟娘道了:「娘,你帶著小禾的娘,先給她安排個房間吧。她家淹水了,水最深的時候,都快到胸口了。她們家裡什麼都被淹了,肯定今晚不能夠住人了,今晚就讓她們跟咱們這裡住一晚吧。」

「牧兒,你什麼都不用說了。娘知道該怎麼辦的。」柳如煙也不是小氣的人,肯定願意照顧一下小禾的家人一晚,便是馬上對小禾的娘道了:「大妹子,跟我來,我帶你先安頓住下。哎,下這麼大雨,你們受驚了。其實,我們也跟著擔驚受怕的。河裡漲水,我們住在船上,也不是多安全。」

跟小禾的娘,說著家常話兒,娘柳如煙帶著小禾的娘出去,先去安頓了。

安頓了她們娘倆,石牧才是鬆口氣,先一屁股坐在房間里的椅子上了,媳婦齊韻,也已經馬上給石牧端來茶水了:「牧哥哥累壞了吧。」

石牧笑著,喝了茶水,然後跟媳婦道了:「是累到了。定城的水,比這裡大,不少人的房屋都被沖刷的倒塌了,我救了不少人。從河裡也救了不少。不過,其他地方的人,我就照顧不到了。」

聽了這些事情,齊韻的心裡也跟著難過。

不過,她聰穎的安慰石牧道了:「牧哥哥用神通消雨了,現在雨勢小了,不知道已經救了多少戶人家了。雖然難免會有些人已經遇難了,不過,這也是天災所致,這不怪牧哥哥。牧哥哥已經儘力了。誰也不可能想到,這次的雨,會是這麼大啊。聽娘說,她這輩子,都是沒有見過這麼暴,這麼急的大雨呢。牧哥哥也應該看到了,那颱風雨團有多麼恐怖了。如果不是牧哥哥,用神通消雨,不知道要多少個州府跟著遭災呢。」

「謝謝韻兒。你這麼一說,我心裡好受多了。讓你們這些媳婦,也都擔心了。詩文,若男姐,明月,仙兒,還有你們,也都擔心了。現在好多了,雨勢小了,你們可以先安心休息了。我呢,還要再去跟爹說一下,讓他不能掉以輕心。上游的雨下的非常大。咱們現在是在下游,用不了多久,洪峰就會下來,咱們現在飄在河上,還是有危險的。」

「對啊,牧哥哥想的及時。一定要告訴爹,不能夠讓咱們家的人覺得雨小了,就安全了。還有洪峰要下來呢。」齊韻也突然意識到了,至少她們的危險,沒有完全解除的。

「夫君,咱們能夠趕在洪峰到來之前,趕到京城嗎?」很聰穎的媳婦齊若男,跟石牧商量起來。

石牧道:「倒是有可能。定城的洪峰過來,最快也得一夜的時間吧。那才是大洪峰。咱們附近上游的洪峰,要比定城的水,下多了。咱們小心一下,還是能夠應對的。這樣,明天天亮,咱們船隊就即刻啟程去京。不在路上耽誤時間了。到處都受災了,我和你們也都沒有心情遊山玩水,晾著那個皇帝了。咱們這回就稱他的意一回吧。儘快進京。」

「夫君做主就行了。」一眾媳婦,也都是這個想法了。這次雨下的這麼大,哪怕是想要去名山大水採風的尚明月,都是因為附近州府的百姓都要受災,而沒有了遊覽景色採風的心情,都同意直接儘快進京了。 現在雨勢減緩了,的確一下麻痹了不少人的警惕之心。

見到雨勢減緩,難免覺得這下就安全了。

這是因為他們並不能像石牧一樣知道,在上游上的雨,比這裡還大。

石牧過來,告訴了爹石戰,上游應該會有洪峰下來,所以,現在還不能夠掉以輕心。

夜裡一定安排足夠多的精壯男人,整夜值班,監測水位變化。

然後,明天一早,天一亮,就馬上安排啟程。

儘快進京就會安全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