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他融入的太神境規則需要領悟才能發揮出大作用,但是要成為真正的太神境,卻是千難萬難,需要的不僅僅是資源天賦和悟性,而是一種飄渺的,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

君不見,有多少天賦超絕的天才卡在與太神境只有一線之隔的地方,直到隕落都沖不過去。

大部份玄修只能妥協,成為偽太神境,比如聖窟的掌管者三大聖袍老祖。

玉芙蓉沒有逗留,身形一閃消失在洞府之中。

那被天羅地網包圍的隕石之上,突然出現了一道光門。

肉瘤女精神一振,出來了!

「所有人準備攻擊。」肉瘤女發出了命令。

「找死!敢在本尊洞府撒野。」一個清冷的聲音轟隆響起,玉芙蓉顯出身形,她沒有任何動作,那些毀滅般的攻擊通通在她身前數丈的範圍內就自行煙消雲散。

肉瘤女臉色刷的一下慘白,流露出無比的震驚與恐懼,玉尊者不是在聖子山的洞府閉關嗎?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個洞府中。

「玉尊者饒命……」肉瘤女跪伏下來求饒。

只是,她話沒說話,就看到自己飛了起來,看到了自己的身體,那無頭的身體正在噴著鮮血,也看到了一百多顆黑衣人的頭顱同時飛起。

真是壯觀啊!

肉瘤女腦海里閃過這麼一個感受,然後再也沒有了意識。

玉芙蓉就像踩死了一片螞蟻,看也不看,直接消失。(未完待續。)(就愛網) ?正文第746章做了壞事

楚南睜開了眼,神魂一時恍惚。。:。

一會兒之後,他才回過神來,伸手『摸』了『摸』脖子,又『摸』了『摸』嘴『唇』。

楚南起身,體內氣機流動,他在一瞬間甚至以為自己與整個世界都融為一體了。

揮手間,楚南的神力噴薄,凝成種種異像,這是融合太神境的規則帶來的質變。

只是,真正的太神境規則可以演變萬象,一個念頭直接能化為實質,如同憑空創造,不需要融入神力來引動種種攻擊手段。

&n,bsp;楚南檢測一番后,興奮不已,他的實力再度邁上了一個新台階,離真正的太神境固然遙遠,但卻離太神境又近了許多。

很快,楚南興奮的情緒又低落了下來,他張開手,手心一團銀焰竄起,搖曳不定。

他本身銀焰入體,每個細胞中都擁有靈火之力,小銀靈識脫離時,也留下了靈火之種。

但是,那都不是小銀。

對於楚南來說,小銀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人,她是與他休戚與共的生命共同體,但現在,他卻失去了她。

「不對,小銀並沒有消失,它還在『玉』芙蓉的神魂中。」楚南想起了『玉』芙蓉要致他於死地時瞳孔出現的銀焰光芒,若不是小銀,『玉』芙蓉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他。

楚南輕鬆了一些,只要小銀沒有真正的消失,總會有辦法的。

那麼現在,他得想辦法從這裡出去。

這時,楚南想起了喬千雙三『女』,『玉』芙蓉不會對她們下殺手吧。

這個融煉陣法已經完全被毀,楚南直接往上就沖了出去。

血腥的地廳也直接坍塌了,他再度出現在那片芙蓉『花』海前,只是,這一大片芙蓉『花』,卻都已經完全枯萎,這讓楚南有不祥的預感。

「該不會……」楚南皺著眉頭,心中的不安越來越強烈。

就在這時,整個『洞』府都震顫了一下,四周的空間中,出現了一道道裂縫。

很顯然,『洞』府要塌了。

「這個臭娘們。」楚南咒罵了一句,焦急的看向四周,喬千雙三『女』怎麼還沒出現。

「轟隆」

幾聲巨響,這裡面的空間倒塌了一大片。

而就在這時,三道身影從不同的方向****而來,正是喬千雙,許紅桃與葉晴。

「走。」楚南拿出令牌,打開通道,四人電一般沖了出去。

就在四人衝出去的那一瞬間,整個『洞』府爆裂開來。

四人衝出去后,就看到那正被一群異獸啃食的屍體,而後面的這塊巨大隕石已經猛烈震顫起來。

這一群異獸吼叫著四散逃開,四人的身影也瞬間消失。

「轟」

隕石從內部炸開,一些跑的慢一些異獸直接被衝擊『波』粉身碎骨了。

四人找了個地方,設下了隔絕禁制,始鬆了一口氣。

「楚南,你實長又見漲了啊。」葉晴盯著楚南半晌,開口道。

喬千雙與許紅桃亦是回過神來,在那隕石爆裂的瞬間,『洞』府里的所有禁制陣法崩潰引發了恐怖能量,若不是楚南在那一瞬間帶著她們瞬移開來,怕怎麼也得受點不輕不重的傷,而這樣的能力,楚南之前應該是沒有的。

此生只對你鍾情 「哈哈,一般一般,是漲了點,不過你們也一樣啊,別以為我看不出來你們在『玉』芙蓉這臭娘們的『洞』府里得了不少好處。」楚南笑道。

三『女』齊齊一愣,看怪物一樣看著楚南。

臭娘們?

楚南提起『玉』芙蓉時不自覺地帶著怨氣,而且聽著有一種和她打過『交』道,在她手裡吃過虧的感覺。

楚南自覺失言,乾笑兩聲,沒有說話。

喬千雙三『女』各自對視一眼,也沒有再問。

「『玉』尊者的『洞』府好好的怎麼突然毀了,到時她不會將帳算到我們頭上來吧。」喬千雙道。

「應該不會吧,毀都毀了,她應該不知道我們進去過吧。」許紅桃道。

「楚南不是說了,『玉』尊者閉死關,還不知道能不能出來,就算出來也是幾百上千年後的事了。」葉晴道。

楚南乾咳兩聲,他可以說實話嗎?『玉』芙蓉這臭娘們已經出關,而且已經是真正踏入太神境了,估計不久之後,聖地就該召告天下,南嶺再出一尊聖尊了。

「楚南,你喉嚨不舒服嗎?」葉晴揶揄的望著楚南,又道:「還是說,你有事瞞著我們。」

楚南想了想,決定還是說實話好了,便清了清嗓子,將遇到『玉』芙蓉的事情說了一遍。

聽他說完,三『女』張大嘴巴,『玉』芙蓉真的出現在這個『洞』府里?

雖然楚南說的比較含糊,細枝末節一律略過,但是,這並不影響三『女』為之震驚。

誰能知道,號稱在聖子山第九層閉死關的『玉』芙蓉,竟然會出現在葬月星海的『洞』府,並且成功踏入了太神境。

據楚南所言,『玉』芙蓉雖然晉陞為太神境,但是能量失控,她將能量強行灌輸給他才轉危為安,但卻害得他差點爆體而亡。

只是,為什麼感覺事實沒有這麼簡單呢?

其實楚南自己也不明白,到底是他的闖入引發了能量徹底失控還是她自身的原因。

這兩個原因造成的後果,責任人可完全不一樣。

如果是前者,那麼他就罪魁禍首,被殺了也不冤,如果是後者,那麼他還要算『玉』芙蓉的救命恩人。

當然,楚南只認後者。

「這『玉』芙蓉也『挺』好的,她肯定看到我們在搜刮她的東西,竟然也沒有阻止。」葉晴道,對末謀面的『玉』芙蓉似乎頗有崇拜感。

「那些東西對一個太神境強者來說無關緊要了吧。」 太子殿下你正經點 楚南哼道,雖然他沒有死,但對於想要置他於死地的『玉』芙蓉自然沒有好感。

「就算是無關緊要,那也是屬於她的,況且,我們算是強闖她的『洞』府了,她可以隨手滅殺我們的。」葉晴道。

喬千雙卻是笑意盈盈,道:「楚南,就算『玉』芙蓉害得你差點爆體而亡,可不是差點嗎?你還因此融合了太神境規則意境,這本是可遇不可求之事,說來你都佔大便宜了,你對她如此憤怒,難道她長得很醜?」

楚南還沒回答,許紅桃就咯咯嬌笑道:「『玉』尊者在聖地美『艷』無雙的名頭可是楚南告訴我們的,我看他肯定是對『玉』芙蓉做了什麼壞事,然後被教訓了,所以耿耿於懷。」

楚南啞然無語,他看光了『玉』芙蓉的身體,還零距離接觸過,當然那是在她要他的命時,當時人都快死了,自然不會有什麼感覺,現在一回憶,似乎喚醒了身體本能的記憶。

「我說你們到底要不要去那片『混』沌星域尋找彼岸『花』空間了。」楚南急忙轉移話題,想起他還收藏了人家的原味褻衣『褲』,他有些心虛了。。 ???葬月星海的邊界十分明顯,如同兩幅畫拼接在一起,感覺不可思議。◢隨◢夢◢小◢.lā

此時,楚南一行人已經到達了葬月星海的邊界。

也不知道是因為什麼規則使然,葬月星海里的異獸不能跑出邊界,而混沌星域的異獸也進不來葬月星海,唯有玄修以及外來異獸可以自由通行。

楚南在邊界感悟了半天,也沒能感覺到這裡有什麼規則,普普通通,就跟別處一樣。

「沒用的,這裡就算是太神境強者來也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喬千雙道。

「有沒有感覺這就像是兩個空間,被人硬拼湊在了一起?」楚南道。

「咯咯,楚南,你還真敢想,這是真實的世界空間,不是那些創造出來的小世界,真要能移換星空,那起碼得是……超過太神境的大能吧。」許紅桃咯咯笑道。

超過太神境,估計天靈星界都沒有這種大能吧,那是想也不敢想的境界。

修鍊就像大浪淘沙,當你在一個境界以為自己是天才時,才知道天外有天,從玄兵到玄聖,從虛神到太神,越是爬的高,才越知道自己的渺小。

「有什麼不敢想的,修鍊無止境,我還在想整個宇宙星空是不是只是某個生命的身體之內,我們玄修可能只是人家身體內的微小生命。」楚南道。

三女齊齊張大嘴,這也太腦洞大開了吧。

「哈哈,走吧。」楚南笑道。

四人出了葬月星海,進入這一片籠罩著濃淡不一霧氣的混沌星域。

一進入這裡,四個人都微微一驚,將用以防護的神力增強了數倍。

在星空之中,每個玄修都需要調動神力進行防護,這算得上是基礎消耗了,一下子多出數倍的基礎神力消耗,這可不是小事,而是直接影響到戰鬥力。

這一片混沌星域,充滿著荒涼神秘的感覺,這裡有著暴虐駁雜的能量,並不能被直接吸收,想要吸收入玄脈之中,需要花時間去煉化。

但顯然,花這個時間去煉化這裡的能量,是十分愚蠢的辦法,因為這樣的速度還遠不如吸收能量晶石來得快。

不過,楚南倒是發現,這裡暴虐的能量通過他的混沌丹田過濾,雖然比起外面吸收能量要少得多,但這裡的能量密度極高,提純之後品質極高,算來也並不外面差多少。

也就是說,楚南在混沌星域的戰鬥力與持久力,要佔據相當大的優勢。

當然,這是對比其他的玄修而言。

對比這裡的異獸,自然是不能比的,這裡的異獸同樣能吸收這裡的能量,並且長年累月之下,比起其它地方的異獸要厲害得多。

此時,數十隻三眼獨角獅圍住了四人,並不畏懼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恐怖威勢。

四人很輕鬆的將之斬殺怠盡,不過,很快他們又遇到了一頭金甲巨犀,此後又遇上了各種混沌星域的異獸。

一路過去,一路血戰。

「這裡的異獸不同於其它地方的,它們不懼威勢壓迫,甚至越強的威壓越是會挑起它們的凶性。」葉晴不可思議道,這世界本就是強者為尊的世界,畏懼強者應該是一種本能,但這混沌星域的異獸卻不一樣,它們似乎都喜歡去挑戰比它們更強的生命。

「或許這裡的異獸之所以這麼強大,不僅僅是因為能吸收這裡暴虐的能量,還因為有這種敢於挑戰更強者的勇氣。」楚南道。

「勇氣?咯咯,這裡的異獸雖然強橫,都是無法化形的普通異獸,哪有你說的那東西啊。」許紅桃嬌笑道。

楚南笑了笑,道:「好吧,讓我裝下逼都不成,話說,彼岩花空間到底還有多遠?」

「還有一段距離,在這混沌星域的核心地帶。」喬千雙道。

楚南是有些懷疑的,因為他神魂之中那朵柔弱的彼岸之花並沒有任何反應。

不過既然來了,那怎麼也得去瞅瞅。

轉眼間就混沌星域呆了一月有餘的時間,他們一路拼殺過來,也不知道斬殺了多少異獸,同樣,他們也被一些領悟了太神境規則,又成群結隊的恐怖異獸攆的屁滾尿流。

按理來說,異獸達到了一定層次,一般都是獨立成行,不太可能成群結隊,但在這混沌星域,這樣的觀點被打破了。

四下急速降落在一個小型星球上,都有些狼狽。

雖說四人都是天神境巔峰強者,楚南更是領悟了不少的太神境規則,但也架不住這裡恐怖的異獸群。

「前路行不通了,那是一群幻魔蟻的老巢,一隻只個頭比我們還大,數量無窮無盡,太神境強者都不知道能不能對付,反正我們四個進去那肯定是渣都不剩的。」楚南道,他身上的衣裳破破爛爛,都是因為斷後被啃的,那些幻魔蟻,連陣法都能啃噬。

葉晴遲疑了一下,道:「可是彼岸花空間應該就在這些幻魔蟻的老巢里。」

楚南三人一滯,一個個沉默無語,這彼岸花空間要真在幻魔蟻的老巢里,那就是鏡中花水中月了,無法觸及。

「就這麼算了?」許紅桃不甘的道。

「命要緊啊,桃姐。」楚南道,這種明知送死的事情,他幹不了。

「或許能想想辦法,幻魔蟻肯定有弱點的。」喬千雙道,來都來了,當然不想放棄。

「是不是能再引一隻強大的異獸過來,讓它們自相殘殺,我們就能得漁翁之利了。」葉晴道。

「不太可能。」楚南搖頭道,之前引那隻星空巨鱷是因為它只是單個個體,又正在孵化期,還要算上不錯的運氣。

而現在面對的是這一群無盡的幻魔蟻,不客氣的說,就算他能夠引來十隻星空巨鱷,也瞬間會被淹沒在幻魔蟻的海洋里。

四人愁眉不展的各自思考著,但一時間也是毫無頭緒。

就在這時,楚南突然仰頭看了一眼,道:「有人來了,我們躲一躲。」

四人很快隱匿了起來,而過了一會兒,一道身影直接衝破混沌,炮彈一般摔落在地,周圍堅硬的石塊紛紛炸裂。

而隨即,五道身影追來,將此前這人圍住。

起先的那道身影從一個深坑中衝出,這是一個很柔弱的身影,一頭直直的墨綠色秀髮垂在腰間,她抬頭,一張染著血跡的俏臉顯現,但她的目光卻倔強的如同石頭。

隱在暗處的楚南目光微眯了一下,掩飾他心中的驚詫。

「小丫頭,交出混沌離水珠,定不會傷了你性命。」其中一個戴著鬼面的高大男子沙啞著聲音道。

這少女堅定的搖頭,手中一根黑色的枝條虛空一晃,發出清脆的響聲。 ?剎那間,枝條上瀰漫出一絲一絲的黑氣,相互交纏,這片天地的溫度赫然感覺降低了許多。隨-夢-.l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