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天老卻沒有馬上回答紀羽。

強大的力量一時震懾著那位皇者,天老淡然開口:「老夫無意與人相爭,活了數百載,也不過一個弟子,如今,你想要我弟子的命,你可曾問過老夫可否答應?」

天老的聲音沒有任何的掩飾,而是在無限的擴散,傳到紀羽耳邊的時候,紀羽已經是淚流滿滿面了,對了,他是天老的弟子……他的確是天老的弟子!

「紀羽……記著,你的路,不簡單!這一次,老夫為你鋪平一條路,千萬別死了!」

說著,天老的力量升華到了一種極致的境界,徹底的將那位皇者給籠罩了。

不知天老的巔峰力量到底有多強大,但很快便傳來了那溫家皇者凄慘的聲音。

「不!不要!這樣你又有什麼好處!住手!住手啊!」

那位皇者發了瘋似的喊著,然而最後天老都沒有理會他……

紀羽感覺有些無力,是非常的無力,他踉蹌的半蹲在地上,林靈兒慢慢的走到了他的身邊,也沒有說話,她知道,羽哥哥現在很傷心,自己只有陪在一邊。

強烈到了極致的光芒爆發,天老抓著那位皇者,都消失不見了。

空中,零星零星的小點落下,像是雨滴,但卻古怪非常。

圍觀眾人好一陣安靜的時間,他們有些發獃……皇者去哪了?皇道氣息也不見了,皇者的威壓也消失了。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皇者大人呢?」

「不……不知道啊!好像不見了……」

「到……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許多人心中震驚著,最後,皇者不見了,大陸上的無上實力竟然消失了,他們不由得想起了剛剛的那一道白光,難道那是什麼神秘的力量?

「長老!」

溫家的人吼了出來,滿臉儘是擔憂,連身在皇者層次的長老都消失了,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

正片戰場上,此時只剩下紀羽,林靈兒以及有些奄奄一息的小玄,難道說……這場戰鬥,是他們勝利了?

對於這些,紀羽一概不知……現在的他只感覺到一種痛苦,有什麼重要的東西被剝奪了的感覺,天老……這一次似乎真的離開了。

他不敢去看令牌,那裡之前是天老一直拿來藏身的地方,若是天老不在了,他會怎麼樣,他自己也不清楚。

紀羽臉上,眼角的淚珠還在,現在……只感覺非常的痛苦。

「羽哥哥……羽哥哥!」林靈兒的聲音傳到耳邊。

紀羽轉頭看向這小丫頭,卻看到小丫頭此時正非常嚴肅的看著自己。

「羽哥哥……小星星說了,這是七星陣對你的救贖……他希望你能堅強起來,七星陣新的主人,想要面對的挑戰還有很多,你要活下去。」

此時此刻……紀羽呆住了。

七星陣的救贖?這就是……七星陣的救贖?

「去******救贖!有本事的話你就自己顯形來救我啊!讓我身邊的人去送死,有意思嗎!你在玩我吧!」

紀羽有些痛苦的朝著天大吼,沒有人知道他的話是什麼意思,但他們卻感覺到了紀羽那由衷的悲傷。

天老真的死了……是因為這所謂的七星陣的救贖?這……到底算什麼啊!

而就在他有些心灰意冷的時候,一股龐大的力量再一次出現在他的額升班。

「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夫還未曾死去!哈哈哈哈!老夫活下來了!死的人是你!是你才對!」

一陣大笑之聲傳來,皇者的氣息再一次籠罩了整片戰場!虛空破碎,一個熟悉的身影,又出現在紀羽他們的面前。

「羽哥哥……小星星說了,救贖才剛剛開始!」林靈兒此時也剛好對紀羽說道,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此時的半邊天空,空氣就像凝固了那般,一陣笑聲傳來人,然而許多人只聞其聲卻不見其人。

紀羽有些沮喪,因為那個傢伙沒死……那個,天老最後燃燒自己也要殺死的傢伙,竟然還活著!

他想在這空氣之中找到天老的氣息,但最後他什麼都沒有找到。

咔擦!咔擦咔擦!

就在此時,一陣破裂的聲音傳來,眾人猛然抬頭,則見到空氣開裂,空中,某一片空間開始裂開,而後,他們的視野當中,一個穿著長袍的手先伸了出來,有些蒼老,而後,越來越清晰,正片空間碎裂,一個強大的強者再一次出現在紀羽他們的前面。

溫家的皇者……竟然還活著!

砰!

猛地,紀羽一拳狠狠的敲在了地面之上,地面一陣輕晃。

「還活著……為什麼還活著!那樣天老不是白死了!」

紀羽有些憤怒的喝到,他實在不甘心看到這樣的一面,天老他的死算是白費了么?

「我還活著,你感覺很憤怒是嗎!」這時,溫家的皇者也感受到了紀羽怒火,但他卻表現非常的從容,高高在上飄於空中,低下頭冷笑著盯向紀羽,極像是一個上位者正在對他的手下訓話。

「是啊……你為什麼還活著?你怎麼能還活著?」紀羽強忍著心中的不甘,沉聲道。

「哼!我為什麼要死?就因為那老不死的一句話?他憑什麼要我死!老夫可是皇者!是這個大陸上最巔峰的力量,我怎麼可能會死!」那皇者一聲冷哼,皇道氣息發出,很多人都不覺中跪伏了下來,紀羽嘴角溢血,死死堅持著站穩了腳跟。

「對了,那老傢伙不顧一切也要保住你是吧?既然如此,我就要讓他馬上在那傳說中的輪迴見到你!哦,我忘了,他已經灰飛煙滅了,你們永遠也不可能見面了啊!哈哈哈哈!」

那皇者瘋狂大笑,似乎有意要打擊紀羽那樣,他慢慢的降臨到地面之上,冷淡的看向紀羽,似乎很想看看此時的紀羽到底會有怎樣的驚慌失措。

而此刻的紀羽,微微一怔,他想起了天老最後的話,一定要活下去!

他忽然想苦笑,活下去?他現在的確很想活下去,但他能怎麼做?面對一個皇者,他能怎麼做?

「怎麼了?你很慌亂是不是?你在想怎麼才能不死是不是?我可以告訴你啊,只要你聽我的話,交出魂印認我為主的話,我可以饒你不死啊!」溫家皇者不斷的大笑,笑聲攝入,若是他第一次出現的是氣勢震懾眾人的話,現在,眾人在他身上感覺到的是一種恐怖的殘忍。

「天老啊……我也想活下去啊!只是……現在我到底該怎麼辦呢?不是我沒信心啊,只是對手實在太強大,信心這東西……似乎不怎麼有用啊……」紀羽呢喃著,看著這皇者不斷的走向自己,那股氣勢不斷的壓在自己的身上,滂沱而巨大,讓他嘴角的血跡越來越多。

「羽……羽哥哥,我難受!」紀羽聽到身邊林靈兒這小丫頭的聲音。

小丫頭似乎也受到了皇者威壓,對於她來說,當然是難受到了極點的。

總裁女兒要上位 「不行啊,我還不能死……靈兒還在我身邊啊!」紀羽嘆了口氣,一把手將林靈兒拉到了自己的身後:「靈兒別怕……乖乖站好。」

小丫頭乖巧的點了點頭。

「死到臨頭了,還在想著保護人?放心吧,你死了之後這小丫頭很快也會下去陪你的!」

說著,皇者舉手,猛烈的力量彙集於一掌,想要就此將紀羽毀滅。

「不管怎麼說,我也要將你擋下吧,為了天老也好,為了靈兒也好!」

紀羽同樣匯聚起了一股強大的力量,直面皇者!

兩股力量霎時間爆炸衝突……而就在此時,一個劇烈的轟鳴之聲頓時讓在場的所有人臉色大變!

轟隆隆!轟隆隆!

一陣巨響,衝破天際,一股來自莫名的氣息忽然從空中爆發。

紀羽一怔,停住了動作,有些好奇的看向天空……

而皇者,此時他臉色卻有些不好看,憑藉著他皇者的直覺,他感覺到這轟鳴背後有股可怕的力量在操控著,這……到底是為什麼?

沉寂已久的天空,忽然發出一陣巨響,一陣氣息傳來,頓時讓人感覺像是墜入了無盡荒古。

「怎麼了?」紀羽抬頭,心中忽然無比的澎湃,他感覺自己像是來到了末日那般,這感覺……很是熟悉!

「羽哥哥……小星星說了,七星陣的救贖開始了!」靈兒的聲音傳到紀羽的耳邊。

紀羽微微一怔,想起了一些事情……靈兒給自己說了很多次七星陣的救贖,對自己的救贖?

他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了,只不過卻看到了一個恐怖的畫面。

所有人也都看到了,在畫面當中,呈現出來的是另外一個世界……

地動山搖,無數人都在逃難,無數人都在慘死,天空陷入了一片黑暗,似乎永遠也見不到光明。

無數人都在吶喊著,他們想要重新見到新的太陽……部落之中,許多的大祭司虔誠下跪祈禱,無數強者朝天怒吼,然而,這一切最後成為徒勞。

「這……這是末日嗎!」有人驚恐的道。

許多人都是沉默的,這個畫面實在是太壓抑了,完全沒有一點希望可言,在黑暗中摸索,無力的呼喊,最後讓自己陷入更深的黑暗,沒有一點點的機會。

最後,來了一群人,他們是來收割生命的,一群人從天而降,身穿黑色長袍,不斷地找到地面上的人,舉起他們的屠刀,男人女人,老的年輕的,最後屍橫遍野,甚至是強絕的人都無法躲過這一劫,全都死亡……

最後,這群殺人的人帶著他們的獰笑,一一離開,畫面之中的那個世界,變得死一般的沉寂……

下方,眾人皆是沉寂,心中感覺無比的沉重與壓抑,這……到底是什麼世界?看不到希望,充滿了黑暗,人命比草賤。

但紀羽卻非常的熟悉……他想起來了,這幅畫面……

咔擦!咔擦!

最後,天空碎裂,那副畫面消失不見,沒有人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他們都沉寂無比。

而此時……在一個不知何處的地方,一個沉睡的眼睛忽然睜了開來!

「末日?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會如此之快?」說罷,他化為一道黑影,朝著天的另一邊飛去。

另外一處地方,一個老者的忽然停下了腳步,他所在的大街,此刻忽然像是完全沉寂了一般,所有人都禁止不動了……

「小傢伙遇到麻煩了么?」他淡淡一笑,而後身影消失在某一個天際,大街恢復正常。

「唉!七星陣的力量啊!要變天了啊!」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天空破裂,無數的碎片化成斑斑點點從空中落下,那個畫面也被許多人記住了,那個黑暗,那種無助,有人感覺慌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而此時的溫家皇者臉色卻不大好看了,他是東方域的人,也是東方域的強者,自然也對一段隱晦的秘聞有所了解。

據說,每一段紀元都會有末期,他們這裡的紀元又叫做天段年,曾經他在一些古籍上看到過,每一個天段年的末日時,都會有許多不屬於這個世界的人出現,為的就是來收割他們這個世界所有人的生命,直到最後一個人……而後,一個天段年消失,再過很長的一段時間,才慢慢再出現人類,出現修士……

而這就像是一個死循環那般,在新的生命誕生百萬年之後,一切又會重頭開始,這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無疑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但,為什麼這個景象會出現在這個地方,天空中的投影又來自何方呢?即使是這位溫家的皇者,也是不得而知的。

紀羽的心情有些沉重,看著這幅場面,只會讓他感覺到一種悲涼。

七星陣的救贖,這就是么?

「小子,我沒有時間跟你再耗下去了!」兀然,皇者的聲音傳出。

「想殺我?」紀羽冷冷一笑。

此時忽然出現這樣的景象,只會讓著皇者的心焦慮不安,哪裡又會跟紀羽再說這麼多,他現在只想趕回東方域,將所見到的告訴家族中人,若是末日真的到了,他們還需要想辦法躲避。

小玄此時已經恢復了一些,他慢慢的跑到紀羽的身邊,又跟紀羽並肩而戰。

「尋死而已!」皇者冷冷一笑。

只見他手輕輕一揮,那股強大的力量瞬間便將紀羽跟小玄吹飛,最後重重的摔在地面之上。

「糟了,靈兒!」紀羽立刻爬了起來,林靈兒還在他的身邊啊,小丫頭哪裡受得住這樣強烈的攻擊?

「羽哥哥!你沒事吧!」

這時,一個有些焦慮的聲音傳來,赫然便是林靈兒。

紀羽一怔……剛剛皇者的一擊,他被瞬間掀飛了,但林靈兒似乎還是好好的,一點事都沒有啊!

怎麼回事!

很快,紀羽便發現了,林靈兒身邊那小星星在發光,七星陣的原陣魂保護了林靈兒。

這時紀羽才算是鬆了一口氣,起碼林靈兒是沒事的。

「咦?這丫頭有古怪!」然而,此時那溫家皇者的一聲輕咦之聲,又一次讓紀羽的心沉入了谷底。

「靈兒快跑!老傢伙,你要是敢動靈兒的話……我會讓你溫家滿門滅光!」紀羽怒吼,但他卻無力拯救。

在溫家皇者眼中,紀羽本來就是將死之人,說的什麼話跟他完全沒有任何影響,他現在的注意力集中在了林靈兒的身上,這麼一個戰士一二階的小丫頭,竟然無視了他皇者的威壓?

有古怪!他心中更是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啊!你幹嘛呀!快放開我!」

一個有些尖銳的聲音傳出,卻是林靈兒忽然被一陣力量席捲而開,下一秒,竟然便已經到達了溫家皇者的身旁。

「靈兒!」紀羽臉色一變,沒想到這皇者竟然真的下手了。

他咬了咬牙,勉強讓自己的身子爬了起來,七星陣的救贖……他完全弄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只知道現在林靈兒被抓了。

以這老傢伙的心狠手辣,紀羽可不敢相信他會做出什麼東西。

那溫家的皇者將林靈兒抓到手之後,先是非常奇怪的看向小丫頭,他想知道到底是什麼力量,讓著小丫頭無視了自己的威壓。

「你……你想做什麼!」林靈兒知道眼前這老人絕非善類,此刻也有些害怕了,畢竟還只是小女孩而已。

「呵呵,別怕,我只是看看你身上是不是有什麼東西……」

說著,溫家的皇者慢慢的朝著林靈兒身邊走去,一隻手慢慢的探下,想要尋找些什麼。

「媽的你給我滾遠點!」此時,紀羽強提戰氣,一下子衝到了溫家皇者的旁邊。

「砰!」

然而很快又被一拳轟開,實力並不在一個層次。

溫家皇者面色有些凝重,因為他發現自己有些看不透眼前這個小丫頭……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也說不上來,只是覺得其中似乎有什麼神秘的力量在阻止著自己那樣。

「不管了,這個帶回去再好好的研究吧,先將那小子給解決了。」最後,溫家皇者只有選擇這種方法了,紀羽總是給他一種不太安的感覺,原本他可以翻手解決此人,結果卻中途生出這麼多的意外,差點沒將自己給搭進去了。

想到這裡,他也沒有任何的保留,直接隨手將林靈兒打暈了過去,而後便一瞬間出現在紀羽的面前。

「你這螻蟻,實在是太吵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