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犢子已經有黑甲戰衣,千星給鶴王兄弟他們包括江憶起他們都有,這一次出門收穫很大,珍貴的黑甲戰衣都得來十幾套。

有了黑甲戰衣,他們幾個也都有半步四星,或者暫且稍差些的三星極境實力了,這樣也都是高手,無論是惡魔,還是地球這邊,三星極境依然是站在巔峰的高手。

四星鳳毛麟角,化境也很少,一般還都在更重要的地方。

這樣一來他們倒也能幫著壓得住場面,其實也不用壓什麼,來的都是擁護千星他們的,沒有爭什麼,一起提升,切磋交流,一起征戰,一起大碗喝酒,亂世豪情。

猿空本來在外歷練,也回來支援,這些曾經的南州老人們都有。

黑甲戰衣也就十幾套,自然是從功勞最大,最親近的人開始算。

除此之外,還有很多戰利品,都是以儲物袋算的,堆積如山,千星沒有吝嗇,有些稍低的他已用處不大,都分發下去,他用不到,對境界稍低些的人還是好東西。

總之是人人有份,大家共同進步,共同殺敵,出力多了,分的也多。

這些千星也沒多管,都交給江憶起和石鋒他們了,江憶起穩固提升上來,基礎紮實,實力也很強,本來就是混地下世界的,擅長和人打交道,講義氣,還是很讓人信服的。

滾犢子對此頗為幽怨,他最忠厚老實,兢兢業業,盡職盡責,應該交給他辦才好。千星看了一眼,決定還是不開這個玩笑,你忠厚老實?

去奶奶那裡后,千星去了肖教授那裡,把換來的一些資料裝備樣式等等都拿了過去,肖教授興奮的不行,這可是無價之寶,都沒空搭理千星,直接鑽研起來。

千星無奈,留下一些靈果,能強身安神延年益壽的。

之後又去葉鎮那裡,軍方指揮他都聯繫的葉鎮,也拿去一些物資。

千星猶疑,小飛還沒回來,雖然他距離遠些,但速度也不會慢什麼,該回來了,打了通訊儀之後,並沒有太大問題。

小飛路上一樣遭遇各種驚險,也並沒有阻礙多少,在路上和江憶起通過話,知曉千星回來,事情結束,他也有所懷疑,就放慢一些速度,看是否惡魔陰謀,到時候他也可與千星內外夾擊。

然而一直沒有什麼,反而在路上遇到惡魔小隊攻別的城,他順便去幫忙,就耽誤一些。

回到義氣盟,大家為千星接風洗塵,在自家裡,都是自己人,千星沒有排斥,滾犢子最為活躍,唾沫星子噴的,真是到哪哪亂……索貝克很喜歡吃,憨笑著吃個不停。

當歸老人也來了,看著熙熙攘攘的人才,老懷欣慰。

好不容易回來,千星也陪陪奶奶,去孤兒院幫幫忙,如今孤兒很多,都不容易,小依依也很厲害了,看到滾犢子還和小依依很熟,千星臉色有些黑,這貨帶孩子能好嗎?

見過一些故人,接下來時間千星也和大家交流論道,偶爾還切磋一二。

三星高手有不少,不過三星極境也都沒幾個,這也難進,半步四星除了有了黑甲的鶴王兄弟猿空等幾個,也只有一個壯年男人王通,他有機緣,本身就有個黑甲。

這都已經很厲害,放到哪裡都是讓人羨慕尊敬的高手。

千星都指點一二,很多人都很激動,豁然開朗,不同的境界,眼光就不同。他也同樣收穫不少,不同的手段,不同的方向,殊途同歸的武道。

大家共同進步,接下來就是開發城外的洞天,到時候來人越來越多,也能容納。

本來已經在開發,只是還沒大批遷移過去。

千星和人一起過去看看,剛要出城,一道凌厲的氣息快速臨近。

千星冷哼,手持戰槍,接著又笑了,閃身消失,下一刻便到了前面。

百里雲飛微笑,劍勢輕飄又凌絕難防,有激動有開心也有戰意,千星能夠理解,他也一樣,行走天下難有敵手的寂寞,一路上屢遭挑釁,還都戰的不暢快,小飛過來,這是想試試他?他一樣很有興緻。

這是把他當成親人,兄長,沒有掩飾情感,沒有客氣,就像孩子氣的鬧鬧,千星感應的到,淡笑出手。

他們兩個都掌握潛力的一種,雖然不同,天下之大,也只有他倆能夠交流。

天使系統說過月天使也是天驕之資,但也還並沒有掌握心魂力或者元魄力。

極速的交鋒,沒有殺機,只有交流,默契自然。

很快分開,千星微笑,片刻戰鬥,心中暢快,百里雲飛一樣,接著還又納悶。

「星哥你果然更厲害了,你是五星?要不要每次都這麼打擊我,我真的很努力了。」百里雲飛笑著走來,「星哥。」上來一個熱情熊抱,難掩激動,曾經羞澀大男孩可是不太會表達感情的。

「誰敢冒犯我老大……嗷嗚……納命來。」就在這時,一道威武神駿的身影從後面狼煙中衝出,滾犢子殺了過來,奔跑中還化作本體,行動如風,血氣旺盛,威風凜凜。

「哦,原來是你小子啊。」滾犢子看到百里雲飛,恬著臉笑道。

千星兩個臉色很精彩,尤其是百里雲飛,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再看看兩個,最後忍俊不禁,哈哈大笑起來,「星哥,你這是……二郎神?之前還沒發現,原來這才是星哥你的道。」

後面聞聲趕來的人都面面相覷,千星戰槍在手,凝立當場,孤傲瀟洒,身邊還有條狗……呃。

「嗷嗚,我是血狼王,老大更厲害……」

一起去看過洞天,上次他倆都來過的。

路上交流心得,談天說地,小飛很激動,之後回到家裡好好聚聚,又拉著千星交流,切磋。

現在也只有他們倆能交手,當然千星也稍微壓制些實力,就是這樣,看得下面很多人眼花繚亂,觀看高手交手,他們都很期待,會有收穫,平時哪裡有這機會。

之後百里雲飛有所感觸,又去閉關修鍊。

千星納悶,他很多都到了瓶頸,這段時間實力進步很慢,都有些不適應,以前進步都很快的。

這次也是來得急,月兒沒讓自己給小飛帶回來天使靈液,不然小飛應該也能很快上去的,千星隨意想著,在家裡過的也輕鬆愜意。

還沒閑暇一會兒,倏然千星又色變,驚怒,月兒遭遇生死危機,那個大型堡壘是找她去了?

****** 「哼哼,很愜意嗎,這怎麼行,來吧。」惡魔們冷笑。

千星已經出城,經過多方面證實,月兒真的遭遇了殺機,很危險,他必須要過去。小飛還在閉關,他也沒有通知。

荒野中極速前行,這次千星無法淡定,怎麼會這樣,月兒不是有天使翼嗎,那系統也厲害,據說還是惡魔的敵人,總能可戰可走。

還有戰偶呢。

看起來這次惡魔準備很足,不擇手段,這是要對付他,亦或他們三個一起對付。

千星想著,心中焦急,月兒的四星戰力是很普通的,若是遇到大型堡壘,還真不太夠,尤其若是惡魔大舉出動,應該也不乏化境強者。

呼!就在千星心亂,極致奔行的時候,前面忽然又出現殺機,千星沒有理會,一閃而過,還是嚇唬人的。

然而他剛剛穿過殺機地帶,正常人都要放鬆的時候,前面虛影閃動,出現一個龐然大物,正是大型惡魔堡壘,漆冷的猙獰,衝撞殺來,這次是真的。

千星眯眼,他可從來沒有放鬆過,無論是方圓視野天賦,還有氣息感應,藉助衝刺山河拳咆哮轟出。

面對偌大的堡壘,他只是小不點,卻毫無懼意,劇烈的碰撞,千星退出,瞬間便再次上前,連續轟擊,直殺的堡壘轟鳴顫悠,多處破損。

堡壘退出,在魔氣滾滾中消失不見。

「瘋子,這小子瘋了。」堡壘內的惡魔面面相覷,他們這堡壘是濃縮過的進攻防禦狀態,雖然主要還是運送和防禦,進攻稍差,但也不是這麼一個人隨便衝擊的。

千星冷眼如電,這些堡壘就是仗著這樣短暫逃跑速度,他多次都沒捕捉到,讓對手逃跑,這次近距離接觸,模糊感應到一些軌跡。

未必能跑出多遠,也未必能持續這樣跑,千星冷哼,只要速度夠快,還是可能追上的,他速度再進就可。

「不對呀,我們幹嘛要跑,這小子……嘿嘿,讓我下去逗逗他。」

「不可,我們只是損耗他的神力,讓他更心亂意亂,失去理智,不用出去冒險。」旁邊一老者道。

「你怕你在這兒,我可是手癢了,桀桀,說不定直接滅了這小子,哪用那麼麻煩,別忘了我們每次空間跳動都消耗多少星辰碎片,這些要都給我,我都能半步化境二變,到化境二變也指日可待,這麼浪費,真他娘的不爽。」粗壯惡魔哼道。

「你可別亂來。」

「桀桀,好吧,讓你知道也好,本座早已不是普通化境,都說這小子疑似四星極境,其實根本不是,摩天那小子也不是,我運氣不錯,得來兩顆道丹,已經化境極致,哈哈……這小子算個屁。」

千星神色淡然,依然極速行走,忽然前路再次出現那個堡壘攔擊,這一次千星手中戰槍,極速旋殺過去,虛空都在顫抖。

堡壘一角轟然爆碎,直接被千星輪迴寂滅毀掉,混亂中倏地又出殺機,嗜血狠辣的魔刀襲殺,粗壯惡魔獰笑著。

千星早有察覺,沒有過多表情,也沒有硬抗,閃步就到惡魔另一側,輪迴槍后發先至。

惡魔怒哼,想要回刀反擊,原本瞬息都可出無數刀,這一刻卻就差那麼一絲不夠,直接就翻退出去。

一旦退出,千星連殺,百兵之賊,招招刁鑽,惡魔的狂刀相對慢太多,總是防禦不全,瞬間已經中招多處,早已沒有囂張,只有驚怒慌張,接著再也沒有防住要害,被千星一槍滅殺。

整個過程出手多次,快如閃電,惡魔眨眼被滅,前面的惡魔堡壘,包括裡面的化境老魔想要反應都沒來得及,同伴已死。

「退。」老惡魔臉色變幻,難看的很,卻也不敢再糾纏。

「蠢貨,非要出去送死。」老惡魔咒罵,也很心驚,「此子明顯滿腹殺機無處發泄,這小子瘋了,這麼拚命,同是四星極境,竟然瞬殺……」

他不想拚命,心中驚顫,他還不知道,千星之前是特意發揮的四星極境實力,也是為自己留個底牌,免得還沒到地方,惡魔又再加殺招,不論還有用沒有,總是沒錯。

哪怕四星極境戰力,他意識超絕,速度極快,對付那個大塊頭,看似嗜血難敵,實則刁鑽殺招正好克制。

契約剩女 錯把總裁當奶狗 「意識反應這麼快,正好克制這個蠢貨,還不要命……」老惡魔也分析著,他看到千星也中刀,眼睛都不眨的,一步生死,敵我都是的瘋狂架勢。

想了想,他不想再回去,剛剛千星一擊竟然差點殺入惡魔堡壘,他實力遜色些,哪怕堡壘加持,殺陣,他也沒底,不想冒險。

千星中刀,不過並無大礙,只是避過的皮外傷,還有黑甲防護,給惡魔看的。

但他也知道,這次肯定不簡單。

很多都能想到猜出,無需多想。

千星無懼,意志堅定,氣勢飆升,刀山火海今日他也要闖一闖,好久沒有遇到敵手了,戰意升騰,他期待一戰。

越來越快的速度,浩瀚的激情,惡魔堡壘沒有再出現,感應到千星升騰的氣勢,老惡魔本來還有些猶豫,直接掉頭離去。

既然已經布下魔煞滅神陣,他只是出來擾亂,還是回去滅殺,不在這裡冒險。

無法飛行,千星比飛行都快,虛影難辨身後狼煙,已經感應出快到了,不可能掩飾什麼,也無需掩飾。

草木視野籠罩四方,如今他已經能夠感應方圓百餘裡外風吹草動,忽然千星心生警惕,他察覺到了,前面暗藏著殺陣,雖然很隱秘,他都產生危機感。

這次不同之前,見過太多假的,這次是真的,讓人心悸,不好對付。

雖然自信,也不能冒失入陣,千星極速中轉向,就要繞過,順便在外面查探魔陣破綻。

然而這次和血魔布置的也不同,他感應不到太多,能夠察覺到,還是他草木視野強悍,生死真力敏銳。

「這小子難道發現了,怎麼可能?五星,甚至傳說中的六星也未必能發現吧?」殺陣中一眾惡魔殺機騰騰蓄勢以待,忽然都納悶了,有種揮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覺,千星明明要徑直衝過,他們也要出手,卻忽然又繞開了。

「哼!」有惡魔首領冷哼,揮手間魔陣變幻。

千星皺眉,感應到魔陣異常,正要疾步遠離,他速度極快,然而跟著神色大變。他看到了,遠處魔氣滾滾,正在發生激戰,月兒在遭遇圍攻,天使翼都破損了,十分凄慘,岌岌可危,他看的心顫,眼中殺機冷。

百里夕月正在殺陣內,他有草木視野,能夠清晰看到,正是月兒無疑。

千星冷眼,轉頭回身。

****** 一路上早想到,這可能不止是針對一個人,至少針對他們三個,月兒小飛還有他,都是目前年紀輕輕就四星之上的,惡魔們很忌憚。

不會那麼容易,早有心理準備。

惡魔陣法隱匿著殺機,沒有散發,還以為他不知道。但這次激將法有用了。

沒有路走,不再多想,千星直接殺入,月兒隨時遭遇危險,耽誤不得一絲,殺陣又如何,再厲害也是看人的,龍潭虎穴也闖一次。

千星氣勢飛揚,一往無前,戰意如槍,銳利殺伐,極致的速度,巔峰的殺機,彷彿要把殺陣生生的衝出缺口,衝破開來。

陣內的惡魔本來還在冷笑,不少也都紛紛變色,這氣勢太強,哪怕化境,自認陣中優勢,也有種不想面對的感覺,未戰先怯。

「哼,還真來了,這些人類都是白痴,明知危險還乖乖跑來送死。本來還想著這小子不知怎麼發現不對,不會進來,得麻煩一些才能把他弄進來。這就來了,年輕人衝動啊,太沒意思……」之前變幻魔陣的惡魔首領冷笑,他的話讓一群惡魔都重拾信心,沒錯,他們是在強橫的魔煞滅神陣內,還有首領這個已經達到化境二變的強者,擔心什麼。

轟!蘑菇雲升騰,千星殺入,魔氣滾滾,山坡爆碎。

千星卻再次變色,他在外面明明看到月兒就在這邊,還有惡魔襲擊,他正是一舉要滅殺襲擊的惡魔,然而進來卻什麼都沒有,月兒不在,惡魔也沒有,空蕩蕩的,他撲了個空。

魔煞肆虐,他被侵蝕壓制著,十分不舒服,後面的路也都沒了,就在他進來的瞬息,魔陣再次變幻。

在這裡看不到太遠,意識感應更是沒用。他還有草木視野,在這荒郊野外,再破碎也有生命存在,頑強不折不撓。

即便這樣,千星感覺也被壓制很多,本來方圓百餘里,現在只有幾里模糊感應,而在這幾里內,有戰鬥過的痕迹,並沒有發現月兒。

這是魔陣搞的鬼,剛剛給他看到的是影射戰場,還是變幻挪移地方了?

不容多想,殺機已臨近,周圍魔煞滾滾,森冷猙獰,緩緩如實化作詭異魔身,一個接著一個,直直殺了過來,肆意嗜血,戾氣衝天,還和這戰場融為一體似的,只憑感應都難感應到,而如此級別的交手,正常更多都是意識感應。

正愁沒有對手,千星殺機更甚,直接殺過。

殺到沒人,看還能如何。

手中戰槍孤冷,目光更冷,千星不浪費任何時間,轟然已經交鋒到一起。

對面魔煞肆虐如刀,惡魔不用出手都得防禦,千星根本沒有防禦,就那麼直直殺入,不等惡魔怒罵嗤笑,這小規模的魔煞戰陣已經被千星凌厲沖開,千星直殺最前兩個。

他槍魂意境極高,無需感應太多都能鎖定對手。

兩惡魔威勢還能和同伴交融,相輔相成,這個時候也不太夠,被殺的連退,怒吼發狠,也是不夠。

「他不是四星,是五星……小心……」惡魔們大喊,後面的惡魔也在狂追過來,想要形成魔煞殺陣,一起對敵。

千星殺意正狂,根本沒有給他們任何時間,凌絕的速度,剎那間已經滅掉他鎖定的兩個惡魔。

兩個惡魔被戰槍貫穿,魔煞消散露出本尊,本身也都是化境惡魔,魔煞加持都堪比四星極境,還有戰陣聯手,依然被瞬滅。

殺掉兩個惡魔,千星血氣沸騰,不等後面惡魔怒吼殺過,逆轉主動迎殺過去。

剩下的惡魔驚怒,兩個同伴竟然死了,五星強者,還殺嗎?

有人猶豫,千星殺過,直接全部擊退,正要再次滅殺,有魔刀斬過,極其猛烈,千星格擋一下,竟然被擊退。

「化境二變?」千星冷哼,化境二變就和他五星一個級別,在這陣中魔煞加持,還要更甚。

「真的到五星了,不愧是天驕,進步真快……哼,可惜你進入我魔煞滅神陣,今日必死無疑。」惡魔首領特姆滿臉冷意,也不停留,揮刀便又殺上去。

千星無懼,戰意沸騰,久違的對手。兩者轉瞬極速碰撞無數次,千星愈戰愈勇,從開始的隱隱被壓制,有些不適,已經隱隱反壓制,一鼓作氣,沒有停歇,就是老惡魔特姆喘息的空隙,落了下風。

周圍惡魔反應過來,一起加入戰陣,和特姆聯手魔煞陣,有特姆正面進攻,他們並不擔心,一個個誓殺千星。

戰場飛揚,魔煞氣息無處不在,惡魔們加持,進入的人被侵蝕身心,一正一反,差距太多,不過千星不同,意志堅定,聖體強悍,不怎麼受影響,唯有對手加持。若是沒有加持,他早滅殺之。

惡魔們震驚了,殺機更甚,必須扼殺。他們準備很多,自從南州侵犯,千星極致回返,路上各種挑釁,就是讓千星疲於應對,回去后剛想放鬆,他們又出手,讓他心力交瘁,或許能一直綳著,但一旦停下來,想再活力更難,再次極致趕路,路上更消磨自身,一次又一次,身心的折磨,本以為千星到來早已身心俱憊,強弩之末,怎麼還能這麼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