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

蠟黃臉中年人第二個出手,他大袖飄飄,揮動之間一條劍氣長河浩蕩而出,朝著嵇命離席捲而去。

幾乎便是在同一時間,無論是正道聯盟的高手,還是三大邪教,乃至於幾個散修絕世王者竟全都出手攻向了嵇命離。

「看樣子都猜到我的身份了!」

嵇命離不屑的笑了笑,黑色烏雲匯聚在背後形成十幾根黑色的觸手,抽動之間彷彿連空氣都可以打爆。

陰暗而污穢,邪惡而冰冷,帶著一股恐怖的煞氣,嵇命離身體上散發的氣息節節攀升,彷彿化身為一頭上古惡魔。

砰砰…

嵇命離如魔神降世,獨自一人對抗十幾位絕世王者的圍攻,激烈搏殺,竟絲毫未落下風!



同時,另外一邊九尾天狐妲己看著血池之中不斷嘶吼咆哮的商紂王,雙目失神。

主神公敵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她無力的搖頭,不願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數千年的布置,滿心期待,到頭來卻發現只是一場幻夢,鏡花水月而已!

「商紂王已經死了。」

心靈深處響起淡漠的女聲,那道聲音的主人九尾天狐妲己十分熟悉,因為這道聲音正是這具身體的原主人蘇離。

她竟一直未被抹殺!

「你早就知道我只是一段回憶?」

「嗯!」

沉默了片刻,眼神複雜的望了一眼商紂王,九尾天狐妲己閉上了雙眼。

嗒!

一滴淚從眼角流出,順著光滑的臉龐滑落,掉落在地上綻開一朵小小的水花。

再睜眼時,九尾天狐妲己的眼神已經徹底不同,看向商紂王的目光再沒了多餘的感情,平淡而從容。

不!

更加準確地說,此刻的九尾天狐妲己已經與蘇離融合,而且還是以蘇離為主導。

「不愧是號稱天狐一脈有史以來第一天才,蘇妲己的真實實力怕是遠遠超過了所有人的想象。」

蘇離眼神深處還有著明顯的恍惚,那是九尾天狐妲己的記憶造成的影響,她不得不強行動用秘術,才勉強保持住了自我,沒有在記憶的衝擊下迷失。

事實上不同於其他人,蘇離這一次進入殷墟古都,目的正是為了這九尾天狐妲己留下的一段記憶烙印。

身為天狐血脈,半妖半人,蘇離卻有著極高的資質,才情無雙。

若是蘇離自己願意,早在從沉睡中蘇醒之後不久完全可以憑藉強大的積累突破成為極境王者,只是,她卻有著更大的野心!

融合一位神話時代人物的部分記憶,將來的成就將會更加不可限量!

不過,她的計劃還是出現了一些意外,最大的問題就是她遠遠低估了九尾天狐妲己這道記憶烙印對於復活商紂王的執念,以至於不得不讓這道記憶烙印操控自己的身體。

好在最後復活失敗,執念消散,自己成功地與記憶烙印融合。

說起來,之前青銅宮殿之外守護結界之所以突然破碎,完全是因為蘇妲己對於這種守護結界十分熟悉,十分清楚其破除方法。

為了儘快破開守護結界,其他人並沒有攻擊蘇妲己,包括狂魔與鬼七。

「按照之前的約定,擒下之後大家一起獲得情報。」

心念一動,蘇離周圍一圈無形的光罩急速收縮,貼在了皮膚表面。

她對著正在苦戰的眾人說道。

不過,顯然此刻已經逐漸落入下風的十幾位高手已經沒有精力回答。

她其實也很清楚這一點,只是提前把話說在這裡,畢竟有些人還是要臉的!

天狐鎖神域!

蘇離開周身綻開一圈淡淡的白光,那白光極速向著四周擴散,轉瞬間便充斥了整個青銅宮殿

這是神話時代的一門大神通,可以鎮壓處在其中的生靈的神魂,威力奇大!

換一個時間,換一個地點,蘇離都不可能將這招施展出來!

佔據了嵇命離身體的那道上古殘魂本質十分的高級,本不會受到蘇離施展的這半吊子天狐鎖神域影響,奈何如今只是一道殘魂,嵇命離的軀體更是才佔據不久,還未來得及進行煉化,根本保護不了靈魂!

他只感覺到四周的空間彷彿瞬間化作了泥潭,靈魂對於這副軀體的操控變得無比艱難與緩慢。

只見到原本大殺四方,打的好幾名絕世王者吐血倒飛的嵇命離突然身形一頓,那原本快如鬼魅的速度一下子就變得緩慢起來!

「好機會!」

邋遢老道眼神一亮,他很敏銳,第一時間就注意到了嵇命離的變化,抬手就劈出一道水桶粗的雷光。

「砰!」

雷光在嵇命離的背後炸開,大片的雷蛇亂舞,直接將嵇命離打得拋飛出去。

北禪宗的絕世王者施展出一門十分可怕的拳法,有降龍虎虎之威,他的整隻右手都化作了金燦燦的黃金色,在間不容髮之際打在了嵇命離的胸口。

神劍山莊與天山刀池的兩位絕世王者同時出手,劍氣與刀罡如江河席捲。

一道劍光刺入了嵇命離的左肩,一道刀光斬入了嵇命離的腰側。

幾乎就是在這一瞬間,原本還佔據上風的嵇命離連續被七八道絕世王者的大招命中,整個人簡直變成了血人,渾身都是傷口,十分的凄慘!

「砰!」

身體狠狠的砸在地面上,依舊不能完全卸去那股力量,他只感覺到被一股龐大的力量攜帶著,在地面上滑行出去數十米遠。

直到撞上自己之前布置下的防禦結界,嵇命離才終於停了下來。

「該死的賤人,早應該出手殺了你的!」

雙眼猩紅,嵇命離壓根沒看正在逼近的十幾位大高手,目光始終落在蘇離身上,滿是殺意!

「不知閣下究竟是上古的哪一位,到了如今不妨說出來。」

蘇離開口,聲音柔和,道:

「識時務者為俊傑,閣下苦熬數千年,今日若是葬送在這裡豈不可惜!」

「咳!咳!…咳!」

從地面上站起身來,嵇命離明顯受傷很重,每次咳嗽都會有大片的鮮血湧出。「若是當年,本尊一個指頭就可以摁死你們這些螻蟻。」

「不好!這傢伙要拚命,大家一起出手!」

邋遢老道人老成精,最先察覺到不對,他手中飛出一道雷電長矛,搶先向著嵇命攻去。

其餘眾人下一刻也反應過來,紛紛爆發全力,向前衝去.

不過終究晚了一點,嵇命離身體上一股詭異的氣息醞釀,整個人站在原地一動未動.

「哈哈!晚了!」

狂笑聲中,一根雷電長矛洞穿胸口,嵇命離被這根雷電長矛直接攜帶著定在了那層守護結界上.

那根雷電長矛貫穿了嵇命離的胸口,磅礴的能量直接將其心臟徹底絞碎,其生機開始迅速消散,竟快要死了!

然而,眾人臉上卻並沒有絲毫喜色,因為就在嵇命離被釘在守護結界上的時候,從其身體內一道道黑色氣息狂涌而出,直接滲入了那層守護結界之內。

那到上古殘魂竟然放棄了嵇命離的肉身!

那團黑色雲霧就是上古殘魂,仔細觀察可以發現,所謂的黑霧其實由一隻只比頭髮絲還要細小的黑色蟲子組成。

在上古時代,這道殘魂的主人機緣巧合下得到了上古異蟲之一的黑暗閻羅蟲,這種蟲子除開自身戰力驚人以外,更擁有著一些奇異的特性。

他將黑暗閻羅蟲煉入自己的魂魄之中,靈魂發生了奇異蛻變,從此他的靈魂便具有了藉助黑暗負面能量長時間獨立存在的能力。

這也是為什麼這道殘魂可以苟延殘喘到至今的原因! 同一時間,一直被困在血池中的商紂王只感覺到周圍突然一松,束縛解開了!

從誕生到現在,雖然只是短短時間,但是商紂王身體中那道嶄新的意識無疑成長了許多。

再加上被吸走了大量能量,導致商紂王的軀體變得沒有之前那麼恐怖,那到新誕生的意識已經初步可以駕馭現在的這具軀體!

「吼!」

腦子裡全是瘋狂與破壞的念頭,這支剛剛誕生的冥屍剛剛脫困就從血水中一躍而起,撲向了近在咫尺的眾人。

太突然了!

首當其衝一名絕世王者被冥屍抓住,轉眼間就被撕成了殘肢碎肉。

依靠著自身強大無比的軀體,冥屍對於那名絕世王者的攻擊從頭到尾都沒有管過。

這名絕世王者死的實在是夠憋屈了!

「殺!…死!…吼」

鮮血噴洒,空氣中滿是血腥的味道,冥屍的情緒越加興奮,咆哮著朝著其他人衝去。

嵇命離之前布置下的守護結界本來即將被攻破,眾人卻不得不頓住腳步,回頭應對!

就在十幾位高手被冥屍拖在原地,一時間沒來得及追上來的時候,由無數蟲子組成的黑霧直接朝著懸浮在半空中的空間通道衝去。

陳心蘭依舊倒在黑色祭壇上,雙眼緊閉。

「真是可惜了,天虹劍的本源,即便放在上古時代也是讓人爭搶的好東西,如今卻只能放棄了。」

眼看著就要衝入那如黑洞般的洞口,黑色雲霧中傳出了一股淡淡的精神波動,十分遺憾!

「咔嚓!」

冥屍與十幾位大高手的混戰,打的無比激烈,氣亂飛,霞光噴薄,繽紛而絢爛,終於將那守護結界徹底破壞。

「快攔住他!」

雖然在與冥屍大戰,但是眾人依然注意著上古殘魂的動靜,眼看著對方就要衝入空間通道之中,連忙出手阻止。

不過按照雙方的速度,那幾道倉猝發出的攻擊明顯追不上那到上古殘魂。

然而,意外就在下一刻發生了!

當那道上古殘魂一頭鑽入空間通道中時,竟只進去了小半個身體就被彈了出來。

就彷彿在那空間通道之中塞著什麼東西,根本擠不過去!

幾道霞光在黑色蟲子組成的霧氣中炸開,強大的能量湮滅了大量的黑色蟲子。

等到那團黑色霧氣再次聚攏,其體積竟然比之前少了近1/5!

離開了原先躲藏的老巢,又失去了肉身,如今的這道上古殘魂已經變得極為虛弱!

完全沒有任何戰鬥力,任何一位絕世王者只要有時間都可以將這道殘魂滅殺!

「怎麼可能會這樣!」

惹上總裁,妻子欠收拾 空氣振動,聲音尖銳而刺耳,話語中的氣急敗壞任誰都可以聽得出來。

上古殘魂放出冥屍拖住其他人,自己則準備趁機沖入空間通道中!

前半部分十分順利,然而到了最後卻出了意外,空間通道之中不知道有什麼,自己竟然擠不進去!

「該死!不會是那小子吧!」

出現剛才的情況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在此刻的空間通道另一頭正有東西試圖通過空間通道來道這一邊。

而且,那東西比自己更早的進入空間通道之中,所以才能把自己擠出來!

幾乎是瞬間,上古殘魂就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瞬間就做出了決定。

黑色的雲霧轟然散開,化作一大一小的兩團。

其中大的一團直奔正在人群中肆虐的冥屍而去,小上許多的一團黑霧則再次沖向了那空間通道的入口。

黑暗祭壇上空,房屋大小的黑洞緩緩旋轉,深邃而冰冷,彷彿通向無垠的宇宙。

突然,那黑洞旋轉的速度微不可察的加快了一絲,一道半黑半白的身影彷彿一枚炮彈,竟被這黑洞給吐了出來。

「我靠!哪個傻貨在這邊布置的陣法,竟然連個緩衝的功能都沒有!」

但黑半白的身影從地上爬起身來,張嘴就開罵,那熟悉的聲音,竟然是許久未見的二哈!

自從上一次在長白山深處的神秘空間中分別,二哈就再也沒出現過,趙天甚至一度以為這隻狗不小心那一處神秘空間中!

二哈來歷神秘,疑似與神話傳說中的哮天犬有關,知道許多的上古隱秘。

其在消失多日,具體在這段時間內幹了什麼,去了哪裡,都無人知曉,如今卻不知為何突然出現在了這裡!

難道上古殘魂拼了命也想要前往的那一處隱秘空間就是趙天曾經去過的遠古龍戰之地,又或者二哈…

心中滿是疑惑,趙天幾乎在同時也衝出了空間通道,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由於角度的關係,趙天在下落的過程中恰好看見,二哈一爪子將一團黑色霧氣拍的潰散。

那團黑色霧氣散發的氣息似乎有些熟悉,趙天突然反應過來,那股氣息不就恰好與嵇命離身體中那道上古殘魂所散發的氣息一模一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