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爆神獸無疑是神晶來源最快的途徑之一。

而且原始古林,神獸不減反增,隨著深入,越來越多,如一道巨大無邊的洪流,向原始古林深處涌去。

目的地在遠方,而且很遠很遠,不會有那麼快到達。

而深入到這裡,江寂塵便看到出現在這裡的有百萬頭的神獸。

無法象,直至涌到目的地時,恐怕會聚集了整個原始古林的神獸,到時恐怕要有億頭的神獸。

「寂塵,我感覺有人在盯著我們!」

楊雪瑤這時候傳音道。

「我早知道了,事實,從我們靠近神獸尾部後面的時候,有人盯了。」

「不止我們,所有的隊伍都被盯了。」

「這些人,應該是策劃這些神獸潮的人。」

「至於他們的目標,我大概也能想到了。不過,我們也不必在意,到時,他們自然會現身的。」

江寂塵神念傳音給眾女,臉露出了一絲森然、冰冷的笑意。

休息一陣之後,他們繼續前往,圈殺神獸,賺取神晶。

大概三天之後,他們已經進入到了原始古林的部。

出現在這裡的神獸開始變得更加的強大,基本都是四重天的神獸,達到了階。

到這裡,圈殺神獸開始變得困難起來了。

各個戰隊的速度都變慢了。

只有江寂塵,一如之前不變,不快也不慢。

無論低階,還是階神獸,對於江寂塵手的億斤沉岳來說,並沒有什麼區別,反正都是一拍爆,然後散落大把大把的神晶。

「靠,又遇見那小子,他……他還是沒有死,我去!」

「這怎麼可能嘛,天哪,這幾天太緊張了,我一定看到幻像了。」

「天道九重境的修士,竟然可以走入到這裡來。」

……..

正在江寂塵休息之際,驀然間又聽到一陣驚呼聲傳來。

來人竟然是望月戰隊,真是夠巧的!

此時再見望月戰隊,他們一個個身染血,傷口隨處可見,顯得有些兒狼狽。

而且,之前百人,此時只剩下八十多人。

顯然,這一路圈殺神獸,因為深入原始古林,神獸變得強大,他們便沒有開始那般輕鬆,甚至在戰鬥過程還有隊員殞落。

可是,前面那個天道九重境的傢伙是怎麼回事?

不僅他自己,帶的一群美女,也依舊是毫髮無損的。

此時,他們都是一臉輕鬆自在的樣子。

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望月戰隊一眾隊員,心暗想,皆感震驚。

而且,這種明鮮的對,只讓他們心感到極度的不平衡。

「沒想到,小兄弟,我們又見面了!」

年人隊長苦笑了一聲道。

江寂塵看了他們一眼,依舊是微微一笑的點頭,並沒有說話。

「隊長第二次跟他說話了,竟然都不理,還是這麼的狂傲!」

「氣死我了,真想去教訓他一頓。」

望月戰隊有隊員叫罵道。

但江寂塵並沒有理這些人,而是驀然抬頭,看向遠處的虛空道:「他們終於要來了!」

眾人聽到江寂塵的話后,突然感到虛空一顫,一股可怕的壓力蓋壓下來。

同時,一道聲音傳盪原始古林間。

「哈哈…….謝謝各戰隊為我們收集神晶,若能主動把所有神晶交出者,我們可以妄開一面,不予追究。」

「若敢反抗者,死!」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都來讀手機版閱讀網址:m. 種種跡象表明,這個可能性很大。那麼這關強子,關強子一家都是騙子不成。

天啦,這也可怕了。如果真是這樣,那她真是倒了倒霉了,居然遇到一個騙子團伙。

而這團伙,比徐奎口中的騙子公司還要可怕。徐奎口中的騙子公司只是騙錢,而這個公司得不到錢似乎會要了她的命。

這是她餓過三天後,得出的最終結論。想必,事實跟她想的也差不多。正規公司除了剝削勞動力,不會張口就要人的錢。

只是萬萬沒有想到,這關強子居然也是…。如果關強子是騙子一員。在公交站台的時候,他主動跟自己搭訕。其目的難道就是,想把她帶到這裡嗎?

難怪還有意走錯路,還說是走的另外一條路。後來又說是不認得路,所以走錯路。再後來就把她帶到了這裡。

自己那麼相信他。原來他一直欺騙他。原本她應該好好在廠里上班,就因為這關強子…才會受到這等罪,還很有可能丟失了工作。這一切的一切…都怪他。

再看這關強子的面孔,再一次看到他慈祥的微笑。突然覺得他的這個笑,讓她莫名的打個冷顫。再想想自己的處境,這心裡就氣不打一處來。

一瞬間,肚子里積滿了怨氣。氣呼呼,彷彿稍微再動怒一下就要爆炸。真恨不得,把這關強子祖宗十八代罵他一個遍。

可是理智告訴她,她現在沒有資格發火。現在還不是找他算賬的時候。如果現在發伙惹怒了他,說不定她的現在的處境會更加難堪。

而她之前,打過電話到宿舍。還打過一個電話給張陽斌,也不知道他們這裡的電話,會不會有記憶功能。

如果記住了她所撥打的號碼。真不知道,他們又會做出什麼事情來。已經都把自己害的進來籠子,現在還在這裡充當好人。

不過也好。既然他不說破臉,她也陪他一起充楞裝傻到底。好過跟他撕破臉,那他就更加肆無忌憚。

「關叔…我也想聽你的話,按照你們公司的要求來。可我實在是沒有錢,真的是無能為力。」

隨後,又試探性的問「如果我不按照你們的規定來,你們預備怎麼辦。直接把我關到這鐵籠子裡面餓死為止?

你真的忍心看到我,餓死在這個鐵籠子裡面?記得你說過。我們是一家人,我們是來自五湖四海的兄弟姐妹。不是嗎?」

「…這你就為難到我了。而且,不是我們要把你怎麼辦,這是公司的規定。我們也是沒有辦法而為之,請你理解一下。

我們也只是打工的都是老闆效力也是無可奈何呀。你也是打工的,你應該能夠理解我的心情。

我是真的不忍心。看你現在這樣受苦。我雖然沒有被關在裡面,但是我比你好不到哪裡去。心裏面我是一直惦記你。不然現在,也不會過來看你。

一邊是公司的規定,一邊是兄弟姐妹情。我真的很難做,真的很為難。如果你還認我這個關叔,你就聽我一句勸吧。

只要你肯聽我的話,以後都按照我的要求來。我現在就能求領導放你出來。現在,就等你一句話。」

出去還要條件,而這條件怎麼聽,都不會好到哪裡去。既然他是騙子,專門騙人錢財。

如果自己聽了她的話,那以後豈不是也要跟著他騙人?這騙人的事情,她可做不出來。有自己一個人在這裡受苦也就夠了。

「好吧…。既然是你們公司的規定,我也不想讓你難做。那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請你走吧,謝謝你能來看我。可是無論如何,我是不會去欺騙我的家人和朋友。」

心想「有我一個人倒霉鬼,陷入困境已經夠了。怎麼還會忍心。去騙其他的人來受她這個苦呢?」

他們這公司,怎麼看都像是非法營業。什麼都沒有,這裡的人,一天什麼都不幹。

什麼產品都沒有看到,就讓人掏錢出來入股嗎?正常人都不會這麼做?

特別是像她這樣一分錢巴不得分成兩份來用,更是不會這樣做。這些人想什麼呢,都當人家是傻子呢?

還是把自己想得太過於聰明。這騙人的技術真是不怎麼高超,一般人一眼就能識破。真不知道,這裡面的人怎麼還是執迷不悟。

「你不要傻了,怎麼理解的呢?這哪能說是騙呢?這是一種正常的營銷模式。當前社會最前衛,最有前景的銷售模式。

我們公司已經有很多人,在公司做出成績。現在個個都是大老闆。出門開豪車,住個大別墅的。你還想不想掙錢了呢?

光自己掙到錢,還不是多了不得的事情。如果能帶動親朋好友,一起掙大錢。帶動大家一起富裕,這才是真本事。

所以。才讓你介紹朋友過來,對他們百利而無害呀。這是你給他們指出了掙錢的道路,以後他們掙了大錢。第一個感謝的人就是你。你明不明白呀。

就像我。原本只有我女兒一個人在這裡上班,後來我老婆看到了這裡的前景,隨後也來了這裡。最後還叫我一塊加入。

如果。這公司不是靠譜的公司,我們一家人,又怎麼會一家人都來這裡上班。你也不仔細想想。」

「好了,你別說。不管你怎麼說,我都不會答應你們的要求。因為就算我嘴上答應,我也根本辦不到。那我還不如不答應。」

「小花呀,你不要執迷不悟,鑽牛角尖了。你就聽你關叔的吧,關叔一直把你當成親生女兒。

自己的父親,難道還會害自己的親生女兒不成?」

「不好意思,我自己有父親。我父親雖然已經去世了,但是他一直在我心裡。

我很愛我的父親。不管是現在還是將來,我都沒有要再多認一個父親的打算。謝謝你的抬愛,請恕我無法接受。」

「咳!咳!……哦!好!既然你執意如此。那你就只能,繼續呆在這鐵籠子裡面。

至於你所求。讓我求領導放你出去。對不起!請恕我,也同樣無能為力!」

頂點 聲音傳盪,眾戰隊皆可聽到,眾人不由得臉色大變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

「他們是誰?好囂張、霸道!」

「竟然要讓所有的戰隊把神晶交出來,這是明搶,真是好大的口氣。」

那一道聲音剛落下,眾戰隊的修士已經紛紛的開口。

然而,就在眾人說話之間,表達著自己的憤怒、不滿時,那一道聲音再次響起。

「看來,你們並不知道自己的處境,你們以為可以這般的圈殺神獸,是巧合、運氣?」

與此同時,十名修士飄然的出現在江寂塵的不遠處。

這十名修士,身上的氣息強大無比,竟然個個都是神道七重境高階神人。

這樣的實力,絕不可能是小戰隊可以擁有的。

看他們戰隊的服飾,竟然是天鷹、劍修、妖瞳等戰隊的人。

都是十大戰隊!

望月戰隊眾人看到這一幕,臉色皆是大變起來。

根本沒想過,十大戰隊的人怎麼會聯合在一起了?

這一刻,他們心中已經生出了不安與恐懼。

「難道,這神獸潮是你們引起的?」

望月戰隊中年隊長似想到了什麼,神色大變地道。

「不愧是望月戰隊的林望隊長,竟然這麼快就猜到了。」

「但是,你們可猜到了,我們十大戰隊已經聯合起來了,而且,我們只不過故意讓你們圈殺神獸群而已。」

「如此,就省去了我們很多麻煩與時間。」

「現在,也便相當於你們幫我們把神晶集合起來,我們只需要從你們身上收走神晶即可。這個計劃多麼的完美!」

「當然,你們也可以拒絕交出神晶,但需把命留下。」

天鷹戰隊的一名修士冷然的開口道。

他們此時飄立四方,把江寂塵、望月戰隊包圍其中。

眾人聽到天鷹戰隊那名修士的話,毫無疑問都被震撼到了。

大齡未婚 原來這一切,十大戰隊早已算計好了。

他們聯合起來,進行的動作恐怕很大,遠不止他們剛才說的那般簡單。

比如,此時出面打劫各戰隊,那只是他們計劃中的一環而已。

像這樣的情況,自然不止望月戰隊和江寂塵這裡,恐怕原始古林四方天地都是如此。

他們十大戰隊聯手,那必是每一個大戰隊中派出一人,以十人為一小隊,然後潛伏於四周。

直到眾戰隊收穫一定數量的神晶之後,便出來打劫。

「算計得真好呀,圈殺神獸,神晶雖然來得很快。」

「但再怎麼快,也比不上搶劫圈殺神獸獲取大量神晶的戰隊來得更快。」

楊雪瑤在一邊驚嘆地開口道。

而哪怕那十大戰隊的高階神人出現,她與若香眾女都沒有一絲慌亂、驚懼之意,與望月戰隊一眾人成了鮮明的對比。

江寂塵笑著應道:「就像是聚財,圈殺神獸,就相當於分店,而他們十大戰隊再把這些分店的財富集中起來,那神晶數量自然驚人的龐大了。」

「說白了,這十大戰隊先創造了神獸集聚的條件,然後再讓所有的戰隊為他們出力,收集神晶,最後自然便宜了十大戰隊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