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血脈濃度極高的,甚至不需要騎士魔葯便可顯化靈光,也有血脈濃度極低的,他們終其一生也無法激活自身血脈。

然而最普遍的事實是大多數平民甚至連血脈都不曾擁有。

當然他們照樣可以踏上騎士之路,甚至有些人在騎士之道上的天分超越那些血脈濃度極高的貴族。

但是沒有血脈靈光,光光依靠他們的劍術技藝以及肉體強度,想要與擁有血脈靈光的騎士抗衡,如同赤手雙拳與手持利器的人搏鬥,其中的差距可想而知。

也因此沒有血脈或者血脈微薄的青銅騎士,只能在雇傭兵中或者冒險團中生存,他們雖然在雇傭兵團以及冒險團中擔任首領或者團長,但是旦凡有一技之長的無不被貴族招收為雇傭騎士。

從侍從騎士極限晉陞為青銅騎士,兩個步驟,一個服用騎士魔葯,二是凝聚騎士生命種子。

生命種子和血脈靈光是構成騎士力量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生命種子是突破肉體極限的一剎那,藉由呼吸法的運作自靈魂中提取的特質,可以將它視為一種類似於特質化器官,也可以視為進化的階梯。

這種生命種子會在體內的某處器官上改造形成,生命種子凝聚后,騎士的體質會大幅度的提升,包括恢復力、神經反應能力、洞察力以及第六感的預判能力。

當然這些能力不是一蹴而就,而是根據呼吸法的深入,引導生命種子進一步的成長。

這就是騎士之道的第二步青銅騎士的涉及範圍了。

在第二步,擁有血脈的青銅騎士將會與那些普通的青銅騎士再次拉開距離,隨著騎士呼吸法將血脈進一步開發,血脈靈光會凝聚為血脈靈光獸。

血脈靈光獸契合自身血脈根源,化為種種魔素之獸,也就是蘊含魔力元素的獸類。

血脈靈光獸分為虛光和實光,達到虛光層,也就是中位青銅騎士,而達到實光層也就是高位青銅騎士。

在古老的貴族中會將擁有血脈靈光的青銅騎士以及普通的青銅騎士區分開來。

他們稱呼那些普通的青銅騎士為無血者,這種帶著羞辱意味的稱呼在貴族中流傳甚廣。

這讓那些普通的青銅騎士更加瘋狂的尋找融合血脈之法,在曾經一段時間內,騎士們擯棄心中的道德,淪為血脈的奴隸,那些掌握著血脈秘法的人成為這些騎士侍奉的主人,純血女士便是其中之一。

擁有血脈秘法的人衝擊著王國的貴族統治體系,貴族花費了巨大的代價聯合各個勢力將其清除。

自此他們再也不敢公然稱呼無血者這個帶有羞辱性的名詞,他們只能將那些不擇手段獵取血脈的騎士稱呼為獵血者。

亞當斯將整瓶靈魂金沙揣入懷中,絲毫不理會黑臉漢子的詢問。

黑臉漢子訕訕的笑著,他的目光隱晦的和幾位士兵交流。

亞當斯也不在意他們暗中的動作,無知者而無畏,沒有成為青銅騎士,永遠無法體會青銅騎士和侍從騎士之間的巨大差距。

亞當斯看著這處土洞,土洞中兩側一共插著十根綁縛著寄生夜光菟絲子的活死人。

他們身上生長的夜光菟絲子中花粉囊已經被波曼採集完畢,胸膛血肉中的夜光菟絲子種子也被亞當斯挖取出來,順便結束他們痛苦的生命。

三年來的軍中生涯已經徹底磨去了亞當斯那一點天真,在他的心中還保留著一處溫暖之地便是家族。

「窸窸窣窣!」突然鼠道中傳來一陣腳步聲,亞當斯和士兵趕緊潛伏四周。

幾顆柔和的光團飄蕩過來,依稀有兩個人影在那裡回蕩著。

亞當斯抽出背後的雙手精鋼劍,黑臉漢子還有士兵悄然抽出武器。

兩個模糊的人影慢慢的移動過來,亞當斯體表一層黑色靈光慢慢覆蓋住劍身,黑光在劍身上化為一層黑色鱗片。

亞當斯蓄勢待發,突然他感覺到腳下的土壤似乎有些異動。

「小心!」亞當斯大喊道。

一個巨大的怪物從腳下土壤中竄升出來,這怪物有著密密麻麻的細長節肢,身體好像精鐵打造,從地面竄升如同一賭鐵牆升上來。

劍刃劈砍在它身上摩擦起陣陣火花,亞當斯見勢不妙果斷後退,後面又升起一節巨大的的軀體堵住後路。

舊愛來襲,總裁的偷心寶貝 「亞當斯嗎?」鼠道內回蕩著那兩道人影詢問的話語。 攝政權寵:王爺太黏求放過! 「你們是誰?」亞當斯停止剛要發動的劍技。

周圍鐵壁化為一段段長著鋸齒的物體收束起土中,那兩個人影走近,兩位身穿光輝學徒袍服的少年走到跟前。

「哇哇!」恐懼寒鴉鷹隼般的身體在鼠道中笨拙的走動。

亞當斯立刻把這頭小波曼的動物侍從認出來了,儘管它的體型大了幾倍,但是那雙攝人心魄的雙眼讓任何見過恐懼寒鴉的人都忘不了。

「小波曼派你們來的?」亞當斯立即問道。

「是的!」亞克開口說道。

亞當斯收起雙手精鋼長劍走上前去,光團散發的柔和白光之下,顯露獅子般的金髮以及一身充滿爆發力的身軀。

周圍的士兵看到是自己人也放下心來,只有黑臉漢子面色陰沉,躲藏在陰影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太好了,我們有救了。」只是一會兒,黑臉漢子立刻換上一副笑臉走上前去。

亞克和克魯伊夫對視一眼,克魯伊夫右眼上連接外面偵測飛蟬的裝置一陣閃爍。

眾人只感覺到鼠道一陣震動,好像又某種巨大的怪物潛伏在地底蠕動。

不一會一個巨大的金屬蜈蚣頭從頂部土壤中擠了出來,它吐出幾具獸人屍體。

「獸人巡邏隊已經搜索到附近,我們得儘快離開這裡。」亞克說道。

「等等!周圍都是獸人營地,這樣出去瞬間就會被包圍。」亞當斯說道。

「土素鑽地蜈蚣Ⅳ型體會打通一條地下通道,讓我們離開獸人包圍圈。」克魯伊夫解釋道。

「恐懼寒鴉你回去告訴波曼,就說我們等待他的進一步的指示。」

恐懼寒鴉點了點頭,而處於孤塔商會的波曼感覺到和恐懼寒鴉之間的精神鏈接的異常。

撤去維持恐懼寒鴉身上的空間粒子,恐懼寒鴉被重新拉回到鴉巢林中。

而後波曼手掌上動物召喚的同心環體張開,自其中的水膜之上,恐懼寒鴉再次召回。

「哇哇哇!」恐懼寒鴉搖晃著腦袋叫著。

「已經找到了嗎!」波曼露出欣喜的笑容。

波曼趕緊把軍團突襲獸人大營帳的消息記錄在紙條上,並且寫著會有三個超凡者接應,一個在明,兩個在暗。

恐懼寒鴉吞下波曼手中裝著紙條上小圓筒,波曼摸了摸恐懼寒鴉的羽毛,「記住把消息送到亞當斯手上,另外你跟在他們身邊,有任何事情立刻牽動我們的精神鏈接。」

「哇哇!」恐懼寒鴉點頭表示知道。

「去吧!」看著恐懼寒鴉飛遠的身影,波曼心中放鬆不少。

在他身邊所有人中,亞當斯是他最放心的人,波曼的計劃一開始便以亞當斯為明面上的人,而波曼處於暗中操縱。

畢竟他教會人員的身份會引得塔林城商人的合力抵觸。

而亞當斯這個落魄貴族的身份更容易融入其中,帶領著孤塔商會一步步邁向塔林的頂端。

波曼安靜的帶著孤塔商會的議會室中,在他身旁馬克安靜的站在那裡,特納來回踱步,不時的拿起桌上的一杯紅茶灌入口中。

小法瑞推門而入,特納立刻問道:「怎麼樣了?」

「七人軍事會議已經得出結果,四人同意,兩人棄權,一人反對。

突襲獸人大營帳計劃通過,突襲時間在明日傍晚時分,霜龍軍團、帝國輕衛軍、塔林第四守備軍團沿多姆河北上,其它軍團從側翼掩護。」

七人軍事會議有七支來自塔特利王國七大城市的軍團的軍團長組成,他們響應國王的號召,履行他們作為塔特利王國統治階級的責任。

「另外七人軍事會議希望醫療團能夠儘快增加人手,各個軍團都表示可以對醫療團追加資源。

並且表示可以安排人手幫助加快醫療團的建設。」

波曼敲了敲桌子,塔特利王國的大貴族終於忍不住對醫療團下手了嗎!

說實話他們能夠忍到現在,已經是大大出乎波曼的意料。

軍團面對醫療團這個外來勢力,剛開始是保持冷漠觀望的態度的,其後體會到醫療團帶來的巨大好處之後,各個軍團長已經無法捨棄醫療團帶來的便利。

但是醫療團又屬於光輝與正義教會,各軍團礙於教會在塔特利王國的影響力,誰也沒有搶先伸手。

不過現在不伸手不代表日後不伸手,尤其教會現在的處境極其微妙,根本無法顧及波曼組建的這個能夠影響戰爭的醫療團。

這個影帝我不要了 在波曼的預想中,各個軍團背後的貴族勢力必定會趁著新聖地攻防戰的這段時間出手,尤其是現在摩多獸人之戰的勝利天平已經傾向於他們。

他們對波曼醫療團的顧慮多少會減輕一點,波曼一直在思考其中能夠爭取的利益。

面對足以代表整個塔特利王國的軍團勢力,即使是波曼背後的教會出手也不能斬斷他的伸出的觸手。

能夠等到現在出手,波曼覺得其中多多少少有伊斯米爾家族的阻攔。

「好,你去告訴各大軍團長,在這次獸人突襲戰後,我會舉行一場會議具體討論醫療團重組事務。」

小法瑞接受到波曼的指示,立刻出門去傳達波曼的意思。

……………………………

多姆河,這個唯一流經灰燼森林的河流,在整個灰燼森林中呈現一個巨大的彎鉤狀。

而獸人大營帳正處於中後段,那是一大片的白石河灘地。

此刻三支軍團整備行裝,沿著多姆河直抵獸人大營帳。灰燼森林中不易於騎兵行軍,所以只有善於近戰的塔林第四守備軍團以及帝國輕衛軍,以及精銳之軍霜龍。

帝國輕衛軍,被塔特利五世親自賜予軍團名號,帝國之名代表了這位國王的野心。

這一次的摩多獸人之戰,塔特利五世派出了這一支軍隊,可惜的是帝國輕衛軍雖然作戰勇猛,但是霜龍卻更是勇猛無畏。

原本阿姆·伊斯米爾只是名義上的七軍副統帥,但是由於七軍總帥里昂多,也就是帝國輕衛軍軍團長的不作為,導致摩多城形勢越發嚴峻,經過七人軍事會議決定,保留里昂多七軍總帥職務,而實際權力由阿姆·伊斯米爾執掌。

波曼此次帶領著隸屬塔林第四守備軍團的醫療團跟隨軍團北上。

整個大軍輕裝簡行,他們在灰燼森林布滿積雪枯枝的土地上行走,前方斥候不斷回報周圍獸人營地的情況。

「呼呼呼!」天空中一道道展開肉翼的飛龍急掠而過,帶起陣陣狂風。

「霜翼龍騎士團!」波曼不知道是羨慕還是嫉妒的說道。 霜翼龍騎士團,北地最傳奇的一支騎士團,它成立於塔特利王國建國初期,其後經歷過血禍、雙王內戰、藍湖之戰這些北地著名戰役。

它是與中部人類帝國莫高泰亞的帝魔像騎士團、中央大教區的聖舍勒騎士團以及南部溫尼伯亞城邦聯盟國的青銅銹騎士團並稱為人類四大騎士團。

當然北地還有塔特利帝都的金翎鷹騎士團,暴風教會的閃電戟騎士團,只是他們的威望名聲只局限於北地一隅,無法同霜翼龍騎士團那樣讓整個人類種族認同。

甚至一些貴族也嘗試著組建騎士團,不過騎士團的組建名額被塔特利王室牢牢限制著。

只是這種限制具體有多少約束力就不得而知了,不過北地倒是沒有出現其它人類騎士團出現在明面上。

波曼私底下猜測一方面塔特利王國方面確實給與了大貴族極大的壓力,另一方面騎士團的組建耗費資源超乎預料。

霜翼龍騎士團,每一個成員都是青銅騎士,每個人都帶有寒霜系的血脈。

這樣可以保證他們與乘騎的霜翼龍達到最高的搭配,並且每個騎士團成員都修鍊名為霜寒吐息的騎士呼吸法。

這種呼吸法只有常年在寒系亞龍旁邊吸收霜寒魔素以及龍之氣息,才能還夠快速提升霜寒吐息呼吸法。

這樣使得培養騎士團專屬騎士的資源大幅度下降,不過儘管如此伊斯米爾家族每年領土上稅金的百分之三十都需要消耗在霜翼龍騎士團上。

這些都是伊斯米爾公布在明面上的信息,這種種的苛刻條件讓多少貴族為之咂舌。

有霜翼龍騎士團在前面清理那些阻礙,大軍的行進速度極大提升。

在這灰燼森林中,軍隊只能徒步前進,不想剛剛走了一個小時,前方便發生戰鬥。

「全軍戒備,重甲兵頂盾,後方列隊上矛,弓箭手準備!」軍團長維西·派爾吼道。

一陣重盾壓地的聲音傳來,長矛如林架在盾上,弓箭手在後方張弓搭箭。由外向內依次為這三個兵種組成一個隊列,整個軍團如同一個刺蝟。

維西·派爾眉頭緊緊皺起,剛進灰燼森林就遇到戰鬥讓他不得不懷疑獸人是否真如阿姆·伊斯米爾所說那般。

來不及細想,前方樹林枝葉一陣晃動,當頭一個紅棕色皮膚獸人手持木棒沖了過來,接著無數的獸人踏著沉重的腳步咆哮著衝鋒。

儘管不知道多少次看到過獸人,甚至還親手解剖過獸人屍體,了解過他們身上的每一個構造。

但是看到他們赤裸著誇張的肌肉,每一步步都能夠使得腳底下土壤下陷幾寸,還是會為了他們的野蠻巨力感到震撼。

「放!」弓箭手蓄滿力道的長弓放開,密集的箭支在半空劃過一個漂亮的弧度,而後紛紛插進獸人的軀體之上。

第一個獸人帶著滿身的箭支撞在了幾位重甲兵的盾牌之上,強勁的力道讓這幾重甲兵的腳步生生后移,不過終究還是頂住了衝擊力。

「刺!」簡短有力的低喝聲在後面的持矛士兵嘴中發出。

斜架在盾上的長矛猛然刺出,直接洞穿獸人的皮膚肌肉,突刺和回收一氣呵成,轉眼間這頭獸人身上便多出幾個噴血的傷口。

更多的獸人直接撞來第一層的盾牌,化為血肉收割機在其中大肆殺戮。不過第二層盾牌很快頂了上去,長矛再次穿插。

維西·派爾一手持圓鋼檀木盾,一手持風刃烏鐵刀。

「準備好了嗎!」維西看著手底下的精銳塔林盾斧兵,這些才是塔林第四守備軍團的精銳兵種,每個都是身經百戰的士兵,他們將與獸人近戰肉搏。

「全體注意,開盾!衝鋒!殺!」維西一陣咆哮。

前方層層盾牌打開,露出一條通向前方的道路。

殺紅眼的獸人瘋狂從通道進入,想要衝到軍團的中心。

「鋼盾戰技·轉刃牛!」呼吸法的戰技使出,血脈靈光獸盾鋼毒牛自維西身上顯化,直衝盾道內的獸人們。

銀色牛身為空中旋轉,黑色牛角閃爍銀光化為片片銀刃斬斷絞殺獸人,維西·派爾當先一步衝去,身後塔林盾斧兵緊隨其後。

波曼此刻也指揮著醫療團開展救治工作,一個個傷兵被運到醫療帳篷之中,修女快速止血,波曼以及一個個牧師對傷口消毒,而後進行縫合處理,再由修女用紗布包裹。

這場遭遇戰一直持續到第二天的凌晨,獸人的攻勢遠比想象中的要強勁。

塔林第四守備軍團的陣形早已維持不住,每個人都拿起武器與獸人搏鬥,而往往三個士兵合作才能夠殺死一個獸人。

獸人甚至已經衝到後方的醫療團中,要不是有波曼撼殺攻過來的幾支獸人小隊,估計醫療團直接在這裡團滅。

白鱗大蛇在波曼身邊遊動,波曼雙眼中的白芒閃爍不定,八頭血魂鴉在波曼身邊揮動剃刀般的利爪,一具具獸人的屍體倒在周圍,血流滲透進土壤中,化開地上的積雪。

第一次深入叢林便遇到了獸人的軍隊,還是在叢林中,人類軍團的協同性無法完全發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